愛之谷官方商城

絲襪 美女 a 片

發布于2021/9/13 12:34:11 閱讀 15
絲襪 美女 a 片


  停了下來,他轉過頭去,看向遠處另外一條偏僻的山路,剛剛他 看到了幾個影子從那里快速沖過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隨著修煉本源道經,視力也變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話,他不會注意,關鍵是看到了一個大 麻袋,以及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 林曉東心中升起一絲疑惑。


    朝著那著那個(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方向走了過去,走過山的轉角后,看到了三個人大漢,其中一個背著一個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裝的什么。


    幾人鬼鬼祟祟的,不時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別人發現了。


    林曉東找個東西躲了起來,他覺得事情不太對,那幾個人他認識,其中一個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惡霸,有他出現的地方肯定沒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們到底在干什么,林曉東悄悄地跟在他們的身后。


    一路尾隨,林曉東小心的跟著他們,很快他們三個人就停了下來,看到四周沒人,便進了不遠處的屋子里。


    看到這個毛 房子,林曉東心中疑惑,這是光棍劉 老實,按道理劉老實不可能跟這些個惡霸混在一起呀。


    沒有多想,林曉東立馬靠近了過去,來到屋子外面,偷聽里面的動靜。


    本源道經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強,里面的細微動靜都聽的一清二楚。


    “咯,這是你要的貨。


  ”這是郭正明的聲音,似乎在談生意一樣的。


    “我看看,等下給你錢。


  ”劉老實的聲音響起,聲音中明顯十分的激動。


    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劉老實的驚喜的一直感嘆,好像十分的滿意。


    林曉東聽的疑惑,他們在交易什么東西。


    在屋子周圍找了一圈,他找到一個窗戶,雖然是關著的,但是通過細小的狹縫還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進屋子里,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了林曉東一跳。


    在那個麻袋里面,居然是一個人,還是一個 女人,不過此時的她是被迷暈了,躺在地上,沒有動靜。


    看到這個,林曉東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感情這幾個玩意在綁架販賣人口呀,膽子真是不小。


    這劉老實取不到媳婦居然打起了這樣地主意,還真看不出呀。


    劉老實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滿意,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果斷的把錢拿了出來。


    “給你。


  ”  郭正明興奮的接過錢,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滿意。


    房子外的林曉東站了起來,一樁骯臟的交易就發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們運氣不好,碰到他了。


    林曉東直接一腳踢開了緊鎖的房子們,一步跨了進去。


    巨大的動靜讓屋子里面的幾個人立馬受驚了一樣的看向門口,這可不是什么能見光的交易。


    “我說,你們幾個做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曉東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 女子,說。


    看到林曉東一個人,郭正明三人對視了一眼。


    “跟你有關系嗎?林曉東,你老老實實回去教你的書,少在這里多管閑事。


  ”郭正明語氣不善的說:“最好他媽別給我多嘴。


  ”  笑了笑,林曉東說:“遵紀守法,人人有責,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錯再錯呀。


  ”  “趕緊滾,否則……”郭正明威脅道。


    郭正明揮了揮手,其他兩個人將麻袋又拉了起來,想要放到里間去。


    林曉東踏前一步,但是立馬被郭正明給攔了下來:“還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見了,今天,你也別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著一個棍子,一棒子飛速的朝著林曉東砸了過去。


    劉老實在一旁還是很害怕的,這種事情被發現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辦。


    林曉東嘴角微微翹起,正好拿你們練練手,這些天修煉了本源道經,都還沒機會發揮呢。


     看著迅速砸來的棍子,林曉東 身體微微一偏,輕松的躲避了過去,緊接著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劇了。


    林曉東雖然沒有用全力,但是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給打脫臼了,不僅如此,牙齒都掉了兩顆,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滿嘴都是血,有些嚇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雙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嗚咽叫著。


    看了看自己的拳頭,林曉東有些驚訝。


    另兩個沒想到剛轉身郭正明就倒了,趕緊放下麻袋,來到郭正明身邊,扶起他。


    恰好在這個時候,麻袋突然自己動了,里面的女子醒了過來,自己掙扎著弄開了麻袋口,林曉東看到了。


    此時,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著林曉東,讓他們兩個一起上。


    兩人對視一眼,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兩人同時夾擊, 一般人不可能擋的過。


    可林曉東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輕松的接住了他們兩人的拳頭,并且抓住,輕輕一捏,兩聲慘叫聲立馬在屋子里響了起來。


    “啊啊”  剛掙脫開麻袋的女子看到這么暴力的一幕,頓時驚呼出聲,驚恐的看著自己周圍的環境,不知所措。


    解決了這兩貨,林曉東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驚呆了,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林曉東,這什么戰斗力。


    見林曉東的目光看過來,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兩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邊驚呼的女子,都顧不上疼痛的下巴了,從后腰抽 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邊,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可就殺了她。


  ”郭正明色厲內荏的威脅道。


    女子又是一聲驚叫,臉上充滿了驚恐和迷茫,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曉東頓了頓,停了下來,看了女子一眼,雖然他覺得郭正明不敢這么輕易的殺人,但是萬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貿然行動,害了別人。


    女子看向林曉東,剛剛這個 男人的戰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別一錯再錯了,要是殺了人,你這輩子就完了。


  ”林曉東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這些呢,看到林曉東不敢動了,內心慢慢地恢復了原本的狠心,刀鋒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劃了兩下。


    “你別動,要是敢動,我立馬殺了她。


  ”  他的兩個手下站了起來,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曉東的雙手,林曉東面不改色的一動不動,任由他們擺布。


    挑了挑眉,林曉東看到郭正明后面驚慌的一句話都不敢說的劉老實,突然說道:“喂,劉老實,你想要干什么?”  聽到他的話,郭正明立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轉頭的一剎那,林曉東嘴角微微翹起,雙手雙腳瞬間發力,一下子甩開了鉗制住他的兩個人,下個瞬間出現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識到別騙,郭正明就想要動刀,但是已經晚了,林曉東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摟住女子纖細柔軟的腰肢,帶到自己的身邊。


    沒想到郭正明的反應相當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臟。


    還好林曉東的反應快,躲開了,不過依舊劃傷了手臂,吃痛的一腳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沒有留手的一腳直接將郭正明踹出老遠,砸在墻上,站都站不起來了。


    “媽的。


  ”林曉東暗罵一聲,太大意了,身手還有待提升。


    女子驚慌中抱緊了林曉東,當站穩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睜開了眼,看到了現在的情況。


    郭正明的兩個手下跑到他身邊,扶都扶不起,他感覺身體都要裂開了:這特么什么怪力。


    “給我滾。


  ”林曉東冷聲道,既然女子沒事了,他也沒必要和郭正明他們計較,在這么個偏僻的村子里,報警是沒用的,警察來黃瓜菜都涼了。


    郭正明的兩個手下背著他趕緊跑了。


    他們走了之后,林曉東放開了懷中的女子,看著自己流血的手臂,傷口還挺深的。


    “你受傷了。


  ”女子情緒穩定了下來,看到林曉東的傷口,主動上來要幫他包扎。


    沒繃帶?女子把自己的裙擺給撕了,她的裙子材質很好,比繃帶強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著說:“好了。


  ”  之前還沒仔細看,現在近距離觀察下,林曉東發現這女子確實挺漂亮的,笑起來格外好看。


    “謝了。


  ”林曉東說。


    “我還沒謝謝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現在會被怎么樣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說。


    林曉東笑了笑,沒有說什么,而是看向了劉老實。


    劉老實一看到林曉東的目光,整個人向受到了驚嚇一樣的,整個人都彈了一下,顫抖著說:“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受郭正明的蠱惑,求你不要打我。


  ”  這突然的反應,讓林曉東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對視一眼,笑出聲來。


    沒有和劉老實計較,林曉東和她離開了這個地方,林曉東帶著她去學校了。


    “看你的樣子,你也不像是這附近的人,你怎么會被剛剛那群家伙給綁架了。


  ”  路上,林曉東問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雖然他對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從這女子的裙子的材質就知道這衣服不便宜,還有身上的氣質,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聞言,女子頓了一下,隨后笑了笑,說:“這件事說來話長,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過我命還算好。


  ”  林曉東聳了聳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說,他也不會追問到底。


    “對了,我叫錢 思妍


  ”女子笑著對林曉東伸出了手,這是主動示好的意思。


    “林曉東。


  ”握了握錢思妍細膩的小手,林曉東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說真的,在農村好久都沒看到過這么有氣質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著也不像是農村人呀。


  ”錢思妍仔細的打量了林曉東兩眼后,看到他驚訝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對了,笑著說:“我看人很準的。


  ”  “不想待在那個地方了,換一個環境。


  ”林曉東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氣。


   突然襲擊歌手伍佰唱的《突然的自我》相信會給你真正的一種突然的快感,同樣,在接吻中( 名人哲理故事)追求突然,有些時候也會給對方帶來意想不到的欣喜收獲。


  已經結婚3年的北京白領趙先生說,一次在和很多老同學唱KTV的時候, 妻子中途讓我出門幫忙給大家點餐,沒有想到出了包廂的門之后,妻子上來就抱著我狂吻了幾下。


  然后害羞地跑向了點餐房……我當時都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事后想想,越想越覺得妻子那天特別有意思。


  在回味的興奮之余, 我經常會被妻子那次“突然的吻”逗笑,我覺得那次的吻特別有意義!濕吻 耳部有經驗的 男士一定知道,吻 女性的耳部會對她產生一定的刺激作用。


  有些女性甚至會在被親吻耳部之后瞬間“癱軟”下來。


  殊不知,其實男人的耳部也非常敏感,男人也 非常喜歡被人親吻唇部以外的其他 部位


  3種吻技讓男人跪倒腳下 都說三十女人豆腐渣,大多三十歲的女人可能都生二胎了,可是 陳苗卻不是,她皮膚又白又嫩,身材高挑,前凸后翹,蜂腰肥臀,特別是穿職業裝的時候,那對水滴一樣的渾圓,仿佛要把襯衫給撐開了一樣。


   大波浪頭發增添了幾分嫵媚,五官美艷,她應該就是別人口中的美少婦。


   聽 我媽提起過,說她是個夜店經理,怪不得她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野性又誘人的味道。


   乖兒子,你干嘛呢,給媽看看。


   這天我正打游戲,陳苗走過來一把將手機給我搶走了,一臉壞笑的看著我。


   我今天剛十八歲,她跟我媽十多年朋友,幾乎是看著我長大的,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個小孩兒,沒事兒就喜歡作弄我。


   被她搶走手機我還是有些懊惱的,可是看見她今天的穿著打扮之后,一時之間顧不上手機。


   她今天穿著件無袖旗袍,領口是黑色蕾絲的,能看到她兜在了罩罩里頭,被擠壓出一條肥嫩溝溝的巨大,再繼續往下看,修身的旗袍包裹住了她的細腰,那點短得可憐的布料堪堪遮住大臀,穿著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涼鞋,她筆直的腿看的我都想親一口…… 今天她準備跟我媽去逛街,可我媽那慢性子估計挑衣服加化妝要個把小時。


   我看她得意洋洋的樣子,立刻回過神來了,急忙掩飾似的伸手去搶:誰是你兒子!再瞎說小心我修理你!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不好好學習玩起游戲來了!就不給你!叫我媽我就給你,怎么樣? 陳苗握住我手機的纖纖玉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眼看著游戲就要輸了,我哪兒還顧得上那么多,說了句叫屁,上前一步就要搶,陳苗察覺到了,急忙往后退,誰知道她一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茶幾。


   眼看著就要摔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把人給拽了回來,誰知慣性太大,我一下子跌坐回了沙發里,而她站立不穩撞到 了我身上。


   因為我是坐著的,她是站著的,這體位很尷尬,她那對富有彈性又滑嫩如豆腐的一對直接壓在了我的臉上,我只覺得軟綿綿滑溜溜的,還帶著一陣馨香,美得我差點窒息。


   陳苗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她扶住沙發站穩了,有些生氣的指著我鼻子道:小子,翅膀硬了,敢這么對我說話? 我剛才看她穿的那么騷的時候就已經有些反應了,這會兒又被她那一對揉了一遍我的臉,我只覺得血都沖到底下去了,看著她那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我本來對她垂涎已久,這時惡向膽邊生,對她挺了挺腰說:我就是硬了。


   陳苗氣的臉紅,看樣子還想要罵的,但是突然察覺到我好像哪里不對,低下頭看了一眼,那股潑辣的氣勢頓時散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支棱起來的褲鏈處。


   你,你……你這孩子哎!我不管你了,我上樓找你媽去! 游戲輸了我本來心情就不好,加上她在不經意之間一直挑逗我,我當下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狠狠把人拉進了懷里,陳苗大驚失色,想要推開我,可我卻狠狠的頂了她的臀一下。


   陳苗驚叫一聲,可我哪兒還能管得了那么多,我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我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對,那種彈性十足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打了個顫。


   你不是一直想當我媽嗎?當媽的是不是得給孩子喂食?嗯? 陳苗好像是被我嚇到了,我大著膽子一手抓住她的一只,另外一只手順著透明的肉色絲襪滋溜一下滑入了她的裙擺底下。


   陳苗有些害怕的問我:你干嘛! 你說呢?我膽大包天,一邊用漲的不得了的碰著她的臀,一邊觸碰她的柔軟。


   陳苗力氣小,掙脫不開我的禁錮,我伸手一把將她的裙擺拉了上來,那圓潤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這肥美我咕咚的一聲吞咽了一口唾沫,陳苗絲襪里面穿著的是肉色的蕾絲內褲,那兒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這樣的極品不用來后入就太可惜了!我瞬間上腦,一把將人摁在了沙發上,陳苗這會兒沒法動彈了,只好低聲讓我住手,聲音哆哆嗦嗦的說:我可是你的長輩! 我哪兒還能顧得上這些,一把扯爛了她的絲襪,她現在是撅著對著我的,看到那破了的絲襪我頓時獸性大發! 陳姨,你好騷啊,你是不是想要了! 就在我要撥開陳苗的內褲提槍的時候。


   周明! 她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神,她竟然反手一把打在了我那兒上,一瞬間我仿佛聽見了蛋碎的聲音…… 我疼的腦袋一片空白,捂住蹲了下來。


   你你,你這個! 陳苗被我剛才的作為嚇到了,可是現在看見我一幅動彈不了的樣子,頓時害怕了起來。


   你沒事吧?后面那句轉為了擔憂。


   我也不是頭一回蛋疼了,這會兒哪還有什么心思,她上前來要查看我的情況,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媽的聲音從二樓傳了過來:陳陳,你上來給我拉個拉鏈! 我們兩同時嚇了一跳,尤其是我,心里既害怕又覺得刺激。


   陳苗也嚇得不輕,慌忙上樓,趕緊應了一聲往樓上跑去。


   看見她上樓了,我也就知道這件事肯定是不成的了。


  頗有些戀戀不舍,可我也不能讓我媽看見我這個樣子,否則肯定要被罵個狗血淋頭。


   思來想去,我還是捂住還在發隱隱作疼的襠部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我一樓的房間去了,陳苗剛才下手還真是狠啊,我到現在還覺得疼的慌。


   陳苗和我媽下樓的時候,她上去一會兒之后,就裝作很鎮定一般的下了樓來了,下樓的時候看了一眼四周,沒看見我后似乎松了一口氣,可她不知道,我當時正躲在門框后面看著她。


   見陳苗跟我媽走了之后,我也沒有心情了,急忙脫下褲子檢查了一下自己,確定沒有壞掉后,我這才是松了一口氣。


   雖說剛才沒有真的辦了她,但是我手上的觸感卻十分的強烈,這會似乎還殘留著那滑嫩嫩的感覺。


   說實話,我老早就想這樣對她了,要知道我做夢的對象可都是她。


   疼過了之后我又想著陳苗那滑嫩,雖然沒進去,但是我的手指還殘留那種香味,我聞著想著,伸手進褲襠里滑動起來,一邊玩著一邊幻想著陳苗被我壓在身下的場景。


   沒啥事情做,我在家里覺得悶得慌,也疼的厲害,沒辦法,我只好躺在床上幻想個不停。


   要不是我媽叫了一聲,就算疼我也肯定要把她壓在沙發上,用我那兒狠狠的貫穿她。


   陳苗看起來應該很久沒那啥了,不然怎么會那么饑渴,只是被我碰了幾下就顫抖個不停。


   那軟柔滑嫩的觸感包裹著我的話,肯定會特別的舒服,我越想越覺得興奮,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加快了不少。


   弄了好一會兒,只覺得頭腦一陣興奮,身體哆嗦了一下,我就出來了,之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感覺到有只柔軟的手貼在了我的面頰上,我迷迷糊糊的就醒了過來,一看身邊坐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陳苗! 我睡醒的時候陳苗就在我的床邊用細嫩的小手撫摸我的臉,陳苗見到我醒了,急忙把手給收了回來,咳嗽了一聲,說道:兒子,你沒事吧? 我看的出來陳苗還是放心不下我的,就算是我做了那樣的事情,她逛街回來了也一樣是擔憂我今天是不是出事了。


   我知道陳苗心軟,但如果再加上今天色令智昏,我確實頭腦也混沌了許多,要是陳苗把這事兒告訴給我媽知道的話,那我肯定會被我媽揍個半死。


   我不能讓我媽知道這件事,可是面對陳苗我還是賊心不死,于是我裝作很痛苦的樣子說:被你打了一下,我特別的疼,感覺快死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演戲的天賦,總之我做出來的樣子很像,陳苗聽了之后更擔心了,著急的問:那怎么樣了?有沒有受傷? 嗯……很疼,而且我下午的時候還嘗試能不能起來,可是都沒用了,我是不是壞了……我可憐巴巴的看著陳苗,陳苗果然是愧疚了。


   你,你別胡說八道!就那么一下怎么可能就出事兒呢!這話前半部分說的底氣十足,可是后半部分就顯得不太對了。


   陳苗想了想,還是憂心忡忡得說:要不,我帶你去看看醫生? 不用了,我可以讓我媽帶我去,不勞煩你了。


  我搖搖頭,說完就下了床,陳苗趕緊拉住了我的手,那柔軟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別提有多舒服了。


   你可別去!陳苗臉紅了紅,可能是為了今天的事情覺得有些羞恥,也擔心這件事讓我媽知道了之后三個人的關系就這樣破裂了。


   可我不能讓你帶我去看醫生。


  我搖搖頭。


   陳苗見到我那么堅定也有些生氣了:這怎么就不行了啊?好歹我也算你半個媽呢! 我可從來沒有想要認陳苗做我媽,屋子沒有開燈有些暗,外面的路燈投影出來了一些亮光,勉強照亮了我們兩個人,我直勾勾的看著她。


   我色瞇瞇直勾勾的看著她,她似乎是被我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了,慌忙后退了一步,看樣子是想要把自己的手給抽回去的,可我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我可從來沒當你是我媽。


   我這眼神意味深長,陳苗慌了,臉蛋上起了一陣紅暈,我也不是沒有談過戀愛的人,知道不管是什么年紀的女人都會有這樣少女的嬌羞的。


   她們渴望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能得到足夠的關懷,這會讓她們很快就淪陷。


  而且陳苗已經離婚好幾年了,都說三十歲的女人猛如虎,我就不信陳苗自己沒欲望! 我心想我早晚要把她拿下!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不能告訴你媽!你也知道你媽的脾氣,到時候非打斷你的腿!聽話吧,我帶你去 醫院看看!陳苗十分堅定。


   我當然也不想真的把這事告訴我媽,于是半推半就的點了 點頭


   陳苗把我帶了出去,臨出門的時候看見我媽在客廳看電視,她說:姐,我帶兒子去玩,遲一點就送回來。


   我媽對我基本上都是放羊式的教育,正在涂指甲的她頭也不抬,聽見陳苗這樣說,便點了點頭:去吧,玩的開心點。


   我和陳苗兩個人出了門,外面停著陳苗的車子,我坐在副駕駛上。


  陳苗帶著我上了車,平時都是我坐后邊兒的,這會兒我卻坐在副駕駛上去了。


   陳苗發動了車子,我看著她還穿著今天出去的那身旗袍,坐下來之后這旗袍朝上拉扯了一些,露出了大半截的大白腿。


   我今天粗暴的扯爛了她的絲襪,從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屁股那里肯定已經是爛掉了的,沒想到陳苗竟然還穿在身上! 我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起來,當然了我說我不能起來的這話,根本就是假的。


   我瞇著眼睛看著她那細嫩白皙的大腿,手拿起一瓶水擰開了瓶蓋,就在車里發動的時候我裝作不經意,把水撒了出來,正好撒在了陳苗的腿上。


   哎喲!你這孩子!陳苗趕忙要去擦。


  我抽出來了幾張紙巾,一把握住了陳苗的大腿擦了幾下,我的動作很慢,手指在陳苗的大腿根部滑動。


   我摸到里面那一片熱乎乎的,絲襪爛掉了,所以伸手就是大腿根部的軟肉,也是女人很靈敏的地方,我故意特別的輕柔來回挑逗。


   陳苗的呼吸急促了起來,連忙推開我:你干嘛啊! 陳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還生我氣?我只覺得手下的大腿光滑細嫩的,包裹在絲襪里,滑溜溜的,這雙腿要是纏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滋味兒呢! 沒有沒有。


  陳苗眼神閃爍,隨后發動了汽車開往醫院。


  ,所以我看了一眼就趕緊移開視線了,生怕自己起了反應被陳苗察覺。


   這次我要讓陳苗對我心中有愧,所以打定了主意,待會去了醫院我不能老老實實接受檢查的,得裝病,讓陳苗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我暗自的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盤來了。


   很快我們就到了醫院,可陳苗也不知道男人那個部位要做什么檢查,一時之間有些犯難,站在我邊上可憐巴巴的看著醫院四周的人,實際上我覺得陳苗那著急的模樣真可愛。


   她咬了咬紅唇:這,這應該是要去看男科吧? 我搖搖頭,又表現出特別害怕的樣子:我不想去了,我怕檢查出來我廢了,要不我們回去吧…… 你個傻孩子!廢什么廢,要看了醫生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陳苗有些生氣。


   我害怕了,我不去了,我丟不起這個人!我硬是不去,陳苗著急的就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見她馬上就要上套了,我心里暗喜,又說道:陳姨,我真的不想被別人嘲笑,要不我們回去,你私底下再幫我看看? 陳苗聽見這話,臉立馬就紅了,見我就是不肯,只好似乎也沒有什么辦法了,于是在醫院晃一圈之后就帶著我走了。


   我們兩個人坐在車上時,她車子還沒開出去,為了緩解她的情緒,我就問: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嗎? 陳苗的工作是晚上去的,在夜場做經理,來錢快,見識的人也多。


  我以前跟我媽去過好幾次,不過我知道這可是很正經的夜店。


   但是我也看的出來陳苗的客戶多,像陳苗這樣的離異女人,長的又那么好看,身材也好,肯定有很多男人爭相追求的。


   休假了,小明,你真的不去看看嗎?陳苗問我,言語之中還是十分擔心。


   陳姨,我真不想去了,我覺得太丟人了。


  還有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你就當我是豬油蒙了心。


  都怪我那些同學,上次給我看了那些小電影,我才會色膽包天的。


  加上你又那么好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現在也算是受到了懲罰了,我知道錯了,陳姨你就不要怪我了好嗎? 我十分誠懇的說出來了這樣一連串,可能是因為我下面都不行了,她也不好再說什么了,只好擔憂的點了點頭。


   當然我是故意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咎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能讓她感覺我是真的誠懇認錯了。


   事實上我怎么可能真的死心? 陳姨,要不你現在幫我測試一下?我賊心不死,陳苗聽見我這樣說有些的疑惑,問我怎么測試。


   那個,男人要是摸女人的胸,好像是很有感覺的,我可以摸一摸嗎?我眼巴巴的看著陳苗。


   胡說什么呢!陳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那對柔軟。


   是我錯了,陳姨我沒有別的想法的,你不肯就算了,真的。


  我縮在了一邊,耷拉著腦袋很可憐的樣子。


   陳苗好一會兒才問我:你說的(我的男友一千歲)是真的嗎? 我立刻點了點頭:當然了!陳姨我不騙人的! 那,那好吧。


  陳苗松開手,我看著那對挺翹,當下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要是不愿意的話也沒事的。


   別廢話了快來!陳苗看我墨跡,于是直接握住我的手貼在了那對上,隔著柔軟的布料,我感覺到了那體溫和觸感,還有微微凸起的,我的手用力了一下,身體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盤著著這對東西,我那也蠢蠢欲動了,我揉搓了幾下,特別是摸那小豆子,陳苗面色紅潤,被我揉的相當舒服,身體也忍不住扭動了起來。


   再這樣下去我就要在車上辦了她的! 怎么樣,有感覺嗎?陳苗嬌喘著問我,我哪里還忍得住,當下要化身為狼!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手電打過來:喂!這里不能停車!那,那要不咱們觀察幾天,這要是真的出了事就趕緊的去醫院,可不能這樣了知道嗎?陳苗拿我沒辦法,嘆了一口說道。


   這可把我們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我的趕忙收回了手,陳苗則是驚慌的對著那保安說:我現在就開走。


   車子開出去之后我平復了一下心情,對陳苗說:陳姨,沒,沒反應。


   陳苗吃了一驚:那,那怎么辦? 我聽說看那些小電影可以,我這里沒有,陳姨你能借電腦給我看看嗎?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要怎么觀察啊?你又不肯幫我看看,要不我再去看一些小電影嗎?我可憐巴巴的看著陳苗。


   陳苗也有些苦惱了,聽我這樣一說,臉蛋跟著紅了紅,可還是不肯答應幫我觀察:那,那你就看看,然后告訴我怎么樣了? 我當然也想看啊,但是我手頭上面根本就沒有這些小電影,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我和那個同學之前鬧掰了,我現在也不好去問,哎,陳姨,你那里有嗎?我試探性的詢問著說。


   陳苗聽見我這么問,當下臉就紅了一片,她胡亂的搖了搖頭,但眼神卻十分閃爍,我當下就知道她說謊了,這離異之后的女人怎么可能會沒有那方面的需求呢? 她絕對也存有這方面的小電影,只不過比較羞恥,不肯承認罷了。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4936461.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5469968.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244027.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263144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3112905.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325569.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72226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380243.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4474091.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7582832.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三上悠亞內衣

下一篇: 小茉莉a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