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nikki next

發布于2021/9/12 5:23:04 閱讀 12
nikki next


老李是個老中醫,退休之后,無所事事只能在自家院子里種種瓜果蔬菜。


  這天他想給自家地松松土,想起家里 鋤頭壞了,就找隔壁鄰居借工具,一敲門老李愣住了,開門的不是 張成,而是他娶得新媳婦兒,叫做 劉春鈺。


  劉 春鈺今年二十三,剛嫁進村里的時候,引了不少人去看,整個村子的 男人都羨慕張成娶了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


  “李 大爺,您有什么事兒么?”劉春鈺扶著自家門,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問道。


  老李不到五點就起了,劉春鈺顯然也才剛醒,睡眼朦朧,渾身上下就披著一件睡裙,扣子還有一粒沒有扣上,老王居高臨下正好能看到那一片雪白,還有那性感的小肚臍。


  二十三歲的劉春鈺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那身材用句流行的話來講,可真是老霸道了!特別是那雙修長渾圓的大腿,更是引人注目。


  村子里不少閑漢背地里都說過,要是能和這樣的 女人成為一夜夫妻,給個神仙都不換!老李今年剛好五十,老伴年輕的時候就沒了,單身多年火氣憋了不少,見到這場面,頓時血流加速,呼吸都帶著灼熱的氣息,一個激靈頓時來了感覺。


  “春鈺啊,你們家張成不在家?”老李往前走了兩步,因為張家門口略微有些狹窄, 身子和劉春鈺差點就貼在了一起,即便是這樣,兩人之間微微一碰,也弄得老李心頭有些異然。


  本來還有些困倦的劉春鈺,與陌生的男人側身而過,正是初嘗禁果的年輕少婦, 身體敏感的驚人,頓時如同過電一般,整個人都清醒了。


  她也沒多想,只是把身子退回去,順勢將老李讓進門來:“張成昨天就去城里打工了,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了。


  ”“這小子也還真舍得。


  ”老李打了個哈哈,可心頭卻是猛地一蕩,這么說這小娘皮就剩下自己在家了?“啊,對了,我想來借把鋤頭,春鈺能不能給我找一把?”“叔,您先坐著,我去給您找找。


  ”說完劉春鈺轉過身,就去給老李找鋤頭去了。


  老李坐在院子中的凳子上,眼睛卻始終盯著劉春鈺的翹臀上。


  劉春鈺走 到了墻根,低下身子似乎在翻找鋤頭,這么一彎腰,老李鼻血都差點沒噴出來。


  劉春鈺此刻穿著的睡衣,本來就蓋的不嚴實,她這一彎腰,挺著臀,本來就不長的裙擺直接扯了上去,裙下的風光一覽無余,即便老李離得有些遠,都能清晰的看到她穿著的款式夸張的貼身衣物,看不出來劉春鈺還有這種愛好。


  “李叔,您要的鋤頭 我給您找到了。


  ”拿著鋤頭,劉春鈺笑盈盈的對老李 說道


  老李趕忙將視線從下方轉到別處,尷尬的笑道:“春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雖然咱年紀不小了,可也才剛剛五十,這身體比起小伙子還要壯, 你這么叫豈不是把我給叫老了。


  ”劉春鈺一愣,笑道:“那我管您叫什么?”“叫哥! 李哥!遠親不如近鄰,以后你就是俺妹子,俺得照顧你啊!”劉春鈺俏臉一紅,沒想到老李還有這么一出,說道:“行,以后要是不當人面,我就叫您李哥!”“您這大早晨也沒吃飯呢吧?”劉春鈺突然想起什么,拉著老李進了屋里,轉身進了廚房,“您在這里等著,早上我下完面條,您別嫌棄跟著吃點。


  ”還沒多久,就聽著廚房里傳來劉春鈺的聲音:“李哥,進來幫我從柜子底下拿桶油。


  ”老李應聲進去,蹲下身子從柜子里拿油,一抬頭就看見劉春鈺微微彎腰,渾圓雪白的大長腿就在眼前,裙下風光似隱若現,老李看的漸漸出了神,可畢竟年紀大了,蹲了一會兒身子就止不住的晃悠,老李一個沒(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小心直接一頭栽向前去……年輕的氣味,年輕女人的氣息讓老李感到愉悅,就在他即將貼上去的時候,還是撐住了自己的身體。


  突然劉春鈺一抬身子,后身猛地懟在老李的臉上,這一下來的突然,老李還沒來得及享受那柔軟,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李叔,你 沒事兒吧?”劉春鈺急忙低下身子。


  老李不疼那是假的,可剛一抬頭,他直接就愣住了,劉春鈺穿的本來就是寬松,這么一低身子,奪人眼球的風光徹底暴露出來。


  一切美好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眼下的美麗景色。


  “疼疼疼!”老李慌忙掩飾,劉春鈺也沒把之前自己被襲臀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緊張的把老李扶了起來:“我扶您去那邊坐坐。


  ”姣好的身子貼著老李的胳膊,他心頭早就蕩漾起來,還回頭寬慰劉春鈺:“沒事兒,沒事兒,你李哥這身體不比年輕人的差,這一下算什么。


  ”劉春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面的慌張也減輕了許多,看向老李也多了幾分歉意。


  老李坐好后,劉春鈺也不敢放松,一雙嫩手在老李腰間摁來摁去,生怕老李出點什么問題。


  享受著劉春鈺小手的撫摸,老李舒服的差點哼出來,說道:“沒事兒,就是摔得肉有點疼,沒什么大礙。


  ”“要不我給您揉揉?”劉春鈺看到老李呲牙咧嘴的,也覺得不忍心。


  “這怎么合適,我這一個糟老頭子。


  ”老李推辭道。


  “別說這個了,您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這日子以后可沒法過了。


  ”劉春鈺讓老李趴在了他們的婚床上,“您躺好了啊,我給您揉揉腰。


  ”老李躺好后,劉春鈺就在他的后腰上揉揉捏捏,弄得老李好不快哉,身體的反應越發強烈起來,“真好,春鈺你這手的勁兒可真巧,要是跟我去學推拿醫術,一定厲害。


  ”“壞了!李哥,你還說沒事兒,你這兒都腫起來一個包!”劉春鈺的手摸到了前面,這猛地一碰,老李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女娃子到底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這東西能隨便碰么?老李連忙打了個哈哈:“沒事兒,沒事兒,我這都是老毛病了,回頭我貼上幾貼膏藥就好了。


  ”他可不敢繼續留在這里了,褲子里的端倪,要是讓劉春鈺發現了,那就不好了! 看著老李執意要走,劉春鈺也只能同意,看著老李夾著腿走出去的模樣,她心里還很擔憂,畢竟老李一把年紀了,剛才那一下,真要是撞出個好歹,村子里還不定怎么傳她閑話呢!看著老李離開的背影,劉春鈺瞇起眼睛回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李還在回憶剛才的美妙瞬間,興奮地同時又覺得可惜,不過來日方長,張家就劉春鈺在家,自己就守在劉春鈺的家門口,一個初嘗禁果的女人,那里會忍得住,到時候也許就是自己的機會。


  老李正準備回家,老遠就看到一個女人站在自己家門口,老李的臉色瞬間起了變化。


  老李退休前在鎮子里的中醫院當大夫,平日里就很好心,退休之后,賦閑在家時不時的給人看看病,收一些診金,平日里用來交租金。


  老李的房東是個近四十歲的寡婦,姓蔡,村里的人當著面叫蔡姐,背著就叫蔡寡婦,別看她今年快四十了,但保養的還不錯,細皮嫩肉,身材也不算太走樣,對別人雖然不假顏色,但總是似有若無的勾引老李。


   陳 月月最近很苦惱,她覺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 部位還很羞恥。


  這事兒得從一個月前說起,一個親戚回村時給她買了一輛自行車,不知道為什么,每當騎上這玩意兒,一蹬一蹭時,下邊某個位置就癢的厲害,有時候還會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東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沒怎么上過學,山里信息又比較閉塞,出現這種情況后,就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恥,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訴家里人,這天她實在忍不住了,便朝村東頭的黃大爺家走去,尋思讓黃大爺給自己瞧瞧。


  黃大爺名叫黃有仁,今年五十歲,之前在城里當醫生,老伴兒去世后,兒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開起了診所養老。


   老黃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搖著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著小茶,抬眼間便看到了走進院里的陳月月。


  陳月月今年十八歲,雖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發育的很好,應該是還沒開始戴胸罩的緣故,里邊那對兒雪白的柔軟隨著邁動的雙腿上下擺動。


  “月月,怎么有工夫來看我這個糟老頭子了?” 瞧見眼前長的漂亮,胸前的飽滿還上下擺動陳月月,老黃心頭略有些浮想聯翩,眼神不著痕跡的在她飽滿隱約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黃大爺,俺聽說你之前在城里的大醫院當醫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黃回村后,給了她不少從城里帶來的稀罕玩意兒,讓她對老黃印象很是不錯,說話時客氣的微微彎著腰。


  “大本事談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災大爺倒是能瞧,是你爺病了嗎?”陳月月上身的T恤比較寬松,彎腰時又正對著老黃的面部,衣領中露出的雪白飽滿盡收老黃眼中,或許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見這么一幕,老黃下邊猛然間有了可恥的反應。


  “不是俺爺病了。


  ”陳月月心思單純,對于老黃的反應渾然未覺,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臉色黯然了下來,猶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個小病消災,就覺得羞恥,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還是自己那個部位,陳月月俊俏的臉上莫名的浮現出一抹紅暈,羞答答的模樣十分可人。


  “你放心說,大爺不但不笑話你,還 幫你保密咧。


  ”“黃大爺,說出來你可不許笑話俺,俺這病有點兒怪。


  ”來的時候陳月月騎的自行車,路難走,顛顛簸簸的,說到這她下意識夾了夾雙腿。


  “大爺怎么會笑話你呢。


  ”老黃咧嘴一笑,瞧著陳月月扭捏的樣子,以為這姑娘有啥難言之隱。


  陳月月父母都在外邊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歲數的爺爺作伴,本來還不好意思說,看黃大爺很關心自己的樣子,人也不錯,略微咬了咬牙關。


  “別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兒病了,快跟大爺說說。


  ”老黃強忍著心頭的躁動,和藹的詢問。


  之前還想著自己年紀輕輕的,得了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時老黃的承諾卻讓她放心了不少。


  潔白的牙齒輕咬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黃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她這幅摸樣,老黃莫名的有點興奮了起來。


  陳月月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鼓起勇氣,手指逐漸指向了自己的那個地方。


  “這里,可癢嘞……”指到了自己羞恥的部位,陳月月的臉蛋突兀的就紅了。


  老黃順著方向一看,緊身牛仔的包裹,依稀還能看到褲子映出來的輪廓,陳月月的話又讓人浮想連篇,讓他下身的反應更加強烈了許多。


  “這是咋回事,快跟大爺好好講講。


  ”老黃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黃是村里唯一有本事還會看病的人,平時對自己還不錯,陳月月見他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講了出來。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從騎了俺叔給俺買的自行車,俺就病了,不光癢咧,有時候還會流出一些黏黏的東西。


  ”一聽這話,老黃樂了,這哪兒是病了,分明是陳月月到了動情的年紀,山里的路顛顛簸簸,自行車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兒在凳子那處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覺。


  瞧著陳月月窘迫著急的模樣兒,老黃本想告訴她實話,可望著她那年輕的身段,水蛇般的細腰,似乎對生理一點兒都不懂的樣子,好久沒碰過女人的老黃心里頭突然產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體還健壯的很,好多年沒有碰過女人的他最近總想找個地方發泄,眼前這個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釀,不正是個機會嘛!拉著陳月月坐到身邊的位置上,老黃回屋內拿出一個聽診器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黃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陳月月的胸脯上,陳月月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陳月月的呼吸,老黃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黃的聽診器都在陳月月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黃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陳月月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黃大爺……還沒好嗎?”“小蘭吶,你這怕是得了陰病,搞不好會要命嘞。


  ”老黃皺著眉頭,一臉為陳月月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違心的說道。


  瞧見老黃凝重且嚴肅的表情,心理年齡還是個孩子的陳月月頓時慌了,忙上前摟住了老黃的胳膊。


  “黃大爺,陰病是啥啊,這病能治嗎?你可別嚇唬俺,俺才十八,還沒嫁人嘞。


  ”陳月月的動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對兒寶貝狠狠的撞在了老黃的胳膊上,又大又軟和,讓他心里樂開了花。


  明知道騙陳月月這種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對的,自己還是長輩,可自從老伴兒去世后,他有三年沒碰過女人了,都快忘記女人的滋味了。


  終于,老黃還是狠了狠心,決定抓住這次跟陳月月接觸的機會,擺出了一臉嚴肅。


  “咱山里頭陰氣重,你騎個自行車整天跑來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陰病,哎,你這娃兒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聽老黃這么一講,雖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覺很嚴重的樣子,陳月月著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黃大爺,你在城里當過大醫生,肯定有辦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黃,她實在想不到村里還有哪個能人可以瞧這怪病,摟著老黃的胳膊直晃蕩。


  “這孩子,你甭著急,大爺也只是猜測,到屋里來,大爺給你好好瞧瞧行嗎?”老黃被陳月月蹭的心神晃蕩,看她著急的模樣略有一絲不忍,語氣緩和了不少。


  陳月月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小基啄米般點著頭,跟著老黃來到了屋里。


  來到屋里后,想到陳月月的懵懂無知,長的還勾人,心里的邪念愈發濃重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后,他決定做一次惡人,大著膽子將手伸向了陳月月的褲子。


  “大爺,您這是干啥?”瞧見老黃伸過的手,陳月月有些疑惑,抓了過去。


  此時,老黃滿腦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臉上忙堆起了和藹的笑意:“大爺給你瞧病呢,這不脫褲子我可看不了。


  ”黃大爺要看自己那個地方,她娘說過,這地方是不能隨便給男人看的,陳月月糾結了一下,但想到黃大爺這是在給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這應該可以吧。


  “俺自己來吧。


  ”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拖褲子,陳月月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望著陳月月牛仔褲子慢慢褪下后,逐漸露出的卡通圖案小褲褲,老黃激動的心都快跳了出來,細細一看,那小褲褲上隱隱還有陳月月說的那種怪病的殘留,這個發現讓他立馬有了強烈的感覺。


  而且老黃還能夠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為過來人的他非常清楚這是什么味道,這讓他內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這樣行了么?”陳月月低頭抿著嘴,將小內內掀起了一個空隙,不知道為什么,接觸到黃大爺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發作了,突兀的癢癢了起來咧。


  “可……可以了。


  ”老黃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變了有些急促,慢慢湊了過去。


  “嗯……別摸,這地方可臟咧。


  ”觸碰到老黃的手指,陳月月像觸電了似的,打了個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說。


  “俺這地方光禿禿的,俺娘說,男人碰了晦氣。


  ”陳月月擔心對老黃不好,善意的出聲提醒。


  這陳月月下邊分明是沒經過男人的澆灌,發育的不太完善,聞言老黃停下了動作,語重心長道:“大爺一把年紀了,只要能給你把病瞧好,大爺啥都不在乎。


  ”說著,老黃又將手伸了過去,借著瞧病為由,占起了便宜,同時心頭的那種渴望也越發強烈。


  “俺這病有的治嗎?”被黃大爺的手碰著,陳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聲,忙出聲問道。


  不過說來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騎自行車的時候下邊才會癢,不知道為什么,被黃大爺的手蹭著,竟也出現了那種感覺,又癢又難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黃大爺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樣的,陳月月心里有點兒感動,主動將大腿分開了一些,好方便黃大爺瞧的仔細。


  “嗯,還好不太嚴重,就是治療起來有點兒麻煩,大爺我有一個快速見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試試?”仗著陳月月對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著自己又好久沒碰過女人,老黃心里打起了壞主意。


  開始老王對眼前的小姑娘邪念還不太重,咋說也是一個村的,自己不能干禽獸不如的事兒,可摸索了這么一會兒,他實在忍不住了,內心深處就像是住進了一個魔鬼。


  “什么方法?”陳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氣,疑惑的問道。


  老黃下邊憋的厲害,陳月月大腿根兒又若隱若現,屬實想要找個發泄口,可這姑娘雖然哪方面的知識不太懂,但腦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來,而且裝的還得像那么回事兒。


  “其實你這也就是陰氣入體,只要用陽氣比較重的藥物涂抹上去,把陰毒排出來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這藥我這里倒是有,只不過……”說到這兒,老黃故意裝的有些為難。


  “是 治病的藥比較貴嗎?”想到家里的情況,陳月月臉色黯然了下來。


  “你這孩子,給你治病大爺怎么能要你錢呢。


  ”老黃義正言辭的說。


  “只不過涂抹也是講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爺獨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處在那個地方,大爺還得幫你涂抹好一會兒,是擔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來不是因為錢的問題,陳月月松了一口氣同時,繼而糾結了起來。


  剛剛只是被黃大爺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覺得這下邊癢的要人親命,現在卻要讓黃大爺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長時間,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黃大爺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錢,而且此時下邊正癢的厲害,再耽擱恐怕真的會出事了,陳月月索性將牙一咬:“只要你不嫌棄俺那地方臟,俺就愿意。


  ”說話間,陳月月主動將小褲褲褪到了膝蓋處,將那地方面向給了老黃。


  “大爺這就去拿藥!”瞧見這一幕,老黃激動壞了,扭頭就朝平時放藥的房間走,心里暗暗尋思,這山里姑釀就是好騙,只要慢慢激發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這塊兒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爺這就幫你排毒了啊,你忍著點。


  ”重新回到房間的老黃,耐著性子將藥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顫抖的湊向了陳月月的大腿根兒,說是藥水,其實就是一些無副作用的護理液,涂抹在皮膚上還帶點刺激性的,能引起陳月月更強烈的反應。


  “嗯,謝謝你大爺。


  ”陳月月紅著臉羞臊的說著,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卻還是乖巧的分開的雙腿,讓自己的羞恥盡收老黃眼中。


  不知道為啥,當觸碰到老黃沾滿藥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種觸電般的感覺,奇怪的是黃大爺的手指還往里邊鉆,有種被螞蟻啃咬的感覺,不光難受,還焦躁的很。


  “嗯……”那種奇怪的感覺讓陳月月忍不住想叫兩句。


  但想到黃大爺是在給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著牙忍耐。


  老黃一笑,這小丫頭未經人事,被自己用手疼愛著下邊,才這么一(兒童益智故事)兩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實話告訴大爺,這里是不是也漲漲的?”老黃興奮的披著治病的外衣在陳月月下邊進進出出的弄著,一會兒后,突然 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飽滿的部位。


  被他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邊都會有所反應。


  陳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這么一問就羞澀的點點頭回應了。


  “唉,你這孩子,陰氣入體,怕是形成了陰毒流遍全身了,大爺得盡快幫你排出來才行。


  ”說話間,色上心頭的老黃立馬將手伸進了陳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團雪白,借著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來。


  “啊……”被老黃極具技巧的挑逗著,上邊的一對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陳月月忍不住叫出了聲。


  要說陳月月對男女之事確實懵懂,被老黃這糟老頭子襲擊了胸部,竟也沒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許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緣故,身上兩處禁忌都被老黃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幾乎一下子就軟了,有些喘不過氣來。


  “月月,大爺也不想碰你這里,可是你的陰毒已經流到上面來了,只有兩邊一起排毒,陰毒才能在最快時間排出來,大爺都是為你好,你不會怪大爺吧?”察覺到陳月月強烈的反應,生怕這小丫頭產生反感,老黃語重心長的說道,手上的動作稍微變慢,輕輕摩擦著她的肌膚。


  明明自己是下邊難受,黃大爺卻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陳月月雖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聽老黃這么一說,頓時就明白了。


  原來黃大爺是為自己好啊,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黃大爺說的似乎確實有道理,上邊也被抓住之后,下邊的傳來的尿意是變的強烈了,應該就是刺激到了體內的陰毒。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 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https://twasgasjg.weebly.com/1232500.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5383518.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803802.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7378809.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367652.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2456483.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7524091.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381693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2776185.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7654436.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四驅兄弟

下一篇: 三上悠亞內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