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thenorthwoodlairdownload

发布于2021/8/15 13:54:41 阅读 25
the northwood lair download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趴卧着的秀美婶忙是扭头,一看到他,不由得嗔怪道:“你个死 小川,怎么才来呀?都痛死你秀美婶我了,哎哟喂!” 杨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将他的那个木药箱给搁好,搁在了床头旁的那把木凳子上,问道:“没摔裂吧?”“哎呀,婶怎么晓得有没有摔裂呀?反正就是好痛啦!你是医生,你看看有没有摔裂不就成了么?”“那……”刚说个那字,就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微微的泛红了……面对个女人,他还是有些放不开。


  不过就秀美婶这个卧姿来说,也着实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


  秀美婶那个着急呀:“哎呀,你那个啥呀?你说咋整就咋整呗!婶配合你就是啦!”说着,她扭了扭屁股,又问:“是不是要婶把后面的衣衫掀开?然后把短裤往下放一放?然后你好检查尾巴骨?”“嗯。


  ”杨小川也只好点头应了一声。


  秀美婶便道:“哎呀,不就这点儿事嘛?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瞧你那脸红的,你还是不是医生呀?没有给女人瞧过病还咋地?”这一边说着,她就一边伸手到背后,将后边的衣衫往上一拽,然后直接就将她那条花短裤往下一拉……杨小川瞅着,呆呆的一怔,有种彻底被打败的感觉。


  这秀美婶的手法也忒重了,人家小川医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可她那一拽花短裤,貌似有点儿过了吧?这闹得小川医生是面红耳赤的,都呆(啊啊啊好棒)愣了好一阵子才愣过神来。


  完了之后,他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儿……可是这瞧了瞧之后,他的眉头就不由得紧皱了起来。


  她好像没有摔着哪儿呀,尾椎骨那一块儿没红没肿、没紫没青的,这压根就没啥事不是?于是,他 也就言道:“秀美婶呀,我看你这尾巴骨没事呀!”忽听这个,秀美婶暗自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又气又恼的,心想,他 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呀?都这样了,他还不明白呀?这村里还真有拴在树下的牛不会吃草的?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摔着那儿。


  用村里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她发浪了。


  因为打自春节后,她家 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这都六月份了,半年过去了,没沾过男人的边了,能不想么?见得这杨小川还真犯傻,她不由得言道:“哎呀,都痛死你秀美婶了,咋会没事呢?要不你摸摸,指定是摔着了哪儿?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痛呢?”可是杨小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傻, 他也是识破了她那点儿鬼心思,所以他便回道:“摸就不用摸了吧。


  反正这没红没肿的,也没紫没青的,没啥大毛病。


  你要是真说痛的话,我就给你开点儿草药吧,回头你自己捣碎了,敷在尾巴骨那儿就成了。


  ”忽听这个,秀美婶心里那个气呀,又是那个恼呀,真想干脆不装病了,真想直接爬起来把他小子给拽过来就给那个什么了。


  但,她又怕这事回头会被他小子给传出去,要是那样的话,那她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人呀?那还不得羞死哒呀?再说,这种事情,她也只能给予对方暗示,引得对方主动,才能商量着保密。


  可是她都这样了,杨小川这小子愣是不上钩,她哪有辙呀?为了再坚持一下,没辙了,她也只好媚声的冲杨小川问道:“要不要……婶再把短裤往下拉一拉?”谁料,杨小川便是回道:“不用了,该看的我都看到了。


  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我看秀美婶压根就没病,所以我就先走了吧。


  以后要是秀美婶有啥病的话,就去我那诊所吧。


  ”话毕,只见他小子背起他那个木药箱,扭身就出门了。


  气得秀美婶嗔恼的抄起个枕头就朝门口丢去:“你等着,老娘早晚要……”待从秀美婶她家出来后,杨小川仍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心说,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居然还差点儿就失了身,真是郁闷呀!就算我杨小川再怎么无所谓,但在这种事情上,也不至于饥不择食不是?也要稍稍的过得去不是?怎么也得稍稍年轻一点儿的,脸蛋凑合一点儿的吧?正在他郁闷的沿着村道往回走的时候,莫名的,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来:“小川叔!”杨小川忙是抬头瞧了一眼,忽见莲花正在朝他跑来,他也就问了句:“咋了,莲花?”“那个……”莲花忙是加快几步,跑到杨小川的跟前,仰着头、一脸无邪的 看着他,“小川叔,我妈妈要我问你,我们家那条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条公狗扯在了一起,分不开了,咋办呀?”“……”杨小川一阵汗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道,“那个……没事,等它们办完事了,就自然分开了。


  ”可莲花听着,两眼却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小川叔,啥叫等它们办完事了呀?”“……”杨小川又是一阵无语,然后说了句,“你回去将小川叔的原话告诉你妈妈,你妈妈就懂了。


  ”“哦。


  ”莲花懵怔的应了一声,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忽然 说道,“哦对了,小川叔,我妈妈还说……她不舒服,要你去我家帮她看看病。


  ”忽听她这么的说着,杨小川也就耐心的问了句:“你妈妈哪儿不舒服了呀?”“嗯?”莲花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回道,“我也不知道。


  反正我妈妈就说她浑身都不舒服,这儿也不舒服、那儿也不舒服,她就是要你去我家。


  ”听得这个,杨小川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这都是咋了?咱们这小渔村的女人咋都这样呀?想着,他也就对莲花说道:“那个……莲花呀,你回去告诉你妈妈,就说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


  ”“可是我妈妈说你能。


  她说你是医师,能治百病的。


  ”“但你妈妈的那种不舒服,你小川叔真治不了。


  ”“那我妈妈是哪种不舒服呀?”“……”杨小川顿时一阵语噎,又是一阵汗颜,然后只好解释道,“你回去跟你妈妈说,她知道的。


  ”“哦。


  ”莲花懵懵怔怔的应了一声,“我知道啦。


  ”完了之后,莲花也就转身跑着回家了……只是杨小川依旧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在想,看来老子作为小渔村唯一的留守青年,怕是真难以坚守这圣洁之身了呀?怕是早晚都会被咱们村里的这群母狼给吃了呀?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打工热潮逐渐兴起,到了九四九五年,逐渐的,村里的年轻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他们也都是要到过年那会儿才回来过个年,然后又走了,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妇女和小孩了。


  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也就杨小川了。


  这时间一长,身边没个男人,村里的那些女人们也得有些寂寞难耐了,所以呢……也都打起了杨小川的主意来。


  今日个不是这个肚子痛,明日个就是那个不舒服,都是要叫杨小川上门就诊,这等杨小川上门了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一个个都是猫闹春似的。


  可惜的是,咱们小川医生也不是那种节操掉一地 的人,也是有原则的,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是治不了她们的那种不舒服的。


  但她们老是那样,咱们小川医生在想……貌似有句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貌似咱们村里还有句话说……哪有牛拴在树下还不会吃草的呢?所以……躲得过初一,怕是躲不过十五呀?……这会儿,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沿着村道往回走着,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在想,沈玉芬咋就不闹那等不舒服的病呢?要是她闹的话,我杨小川倒是乐意帮她治治那病!他一边有些闷闷的胡思乱想着,一边沿着寂静的村道往回走着……一阵阵山风吹来,捎带着山间的草木腥味,还有田间稻香,令人闻着,沁心入脾的。


  这宁静的小渔村,好似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所谓小渔村,是因为村口有条河流经过,将整个村子给阻隔在了一个山角落似的,故名小渔村。


  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地势所致,所以也就导致了房屋比较分散,不是很集中,这边山头几户、那边山头几户的,零零散散的。


  别看村子不大,只有那么百来十户人家,但这山山水水的,看上去,风景还是挺美的,且四季常青,气候宜人。


  但,说实话,对于杨小川来说,窝在这个小村子里当名小医师,着实是没啥意思。


  有时候想想,他也想外出打工了,只是自己除了医术,也不会别的,所以也就只能是暂时的窝在这个小山村里。


  当然了,他也有着人类最伟大的梦想,那就是等攒点儿钱,娶个媳妇,生个孩子,为杨家传宗接代。


  因为杨家到了他这儿,也就是一脉单传了。


  按说,他也算是出身于医世之家,因为他也传承了爷爷的医术。


  他太祖也是以医为生。


  他爸也是跟着爷爷学医的,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过早离世了。


  后来,他妈耐不住寂寞,不甘守一辈子的活寡,所以也就改嫁了。


  那时候,他还小,还只有三岁,只是听大人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然后他妈就真的改嫁了。


  他爷爷为了保住杨家不断了香火,所以也就没有让他妈将他带走。


  也就是说,是他爷爷将他抚养成人的。


  原本他爷爷是不想让他再从医了,想送他去读大学,让他走出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


  只是奈何老人家年岁已高,也是力不从心了,最后也只能送他读到高中了。


  对于杨小川来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去年爷爷过世一事了。


  对此,他也是心存愧疚,因为他觉着爷爷将他抚养这么大了,而他却是没能让爷爷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爷爷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觉着愧疚。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传承爷爷的医术了……一会儿,待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回到家时,莫名的,只见村里的 菜花婶坐在他家堂屋门前的门槛上。


  这菜花婶忽见杨小川回来了,她就立马就诡异的媚笑道:“你个死小川,上哪儿去了呀?婶都坐这儿等你大半天啦!”见得菜花婶那样,杨小川立马就有些发毛的皱了皱眉头:“那个……菜花婶呀,你又哪儿不舒服了呀?”菜花婶则是没羞没臊的笑道:“还有哪儿不舒服呀?不就是婶的那儿有点儿痒嘛,来来来,快点儿吧,你快开门吧,进去帮婶瞧瞧!”听得这个,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就有些泛红了,但相当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一边打开堂屋木门上的铜锁,一边回道:“那个……菜花婶呀,瞧就不用瞧了,我直接给你开点儿药吧,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


  ”可菜花婶则是忙道:“上回你不就这样么?不就直接开了点儿药要婶回去熬水洗洗么?这不……没好不是?还痒不是?所以你还是帮婶瞧瞧吧,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杨小川轰然一声推开堂屋的木门,回了句:“菜花婶呀,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治不了了,你还是去镇医院瞧瞧吧。


  ”“咳!你这瓜娃子呀,婶不是不想去镇医院么?婶就是想在你这儿治不是?”“可是……我真的治不了!”“哎呀!婶说你能你就能!其实挺简单的!”说着,这菜花婶就一把拽着杨小川的胳膊,“来来来,上你家里屋,你就帮婶瞧瞧吧!”杨小川那个眉头紧皱呀:“菜花婶呀,你别急成不?你也得等我把医药箱给放下了吧?”“成成成,那你就快点儿吧!”杨小川则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将背着的木药箱给搁下,然后扭头冲菜花婶说道:“菜花婶呀,瞧就真的不用瞧了。


  我帮你把把脉就成了。


  你说上回没止住痒,可能是我下药没对症吧?”可是哪晓得这菜花婶扭身过来,又是一把拽着他的胳膊,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哎呀,把啥脉呀?你这瓜娃子呀,你帮婶看看咋了?婶都不怕羞,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的,还是医生,你说你还怕个啥羞呀?再说,你是真木还是假木呀,不是药就能止痒的,懂么?”杨小川这个无奈呀,眉头紧皱着,不是他不想帮她,而是他真没有那个胃口呀!想想,这菜花婶长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儿都一样大似的,且身上还有着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个男人还有那胃口的话,那也真是够令人佩服的了。


  见得她愣是要这样拉拉扯扯的,杨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开她的手:“我说,菜花婶,你能不能不这样呀?”忽见他小子这样,还急了,菜花婶不由得一愣:“哟呵?你这瓜娃子还装什么斯文呀?装什么大头蒜呀?别以为你爬 村长家的墙头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说你还装什么装呀?难道你就情愿爬墙头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门的我么?”听得这菜花婶这话都说出来了,杨小川又是眉头一皱,也就忍不住说了句:“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样好不?”“有啥不一样的?婶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婶没有呀?她沈玉芬无非也就是皮肤白一点儿,脸蛋好看一点儿,除了这个,哪儿不一样呀?”听得这话,杨小川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也懒得跟她扯这烂七八糟的了,便是话锋一转:“好了,菜花婶,你要看病就看病,别搁这儿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说,我杨小川也还是个没娶媳妇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这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呀?这被人家说三道四的,以后我杨小川还怎么娶媳妇呀?”“哟哟哟!还成何体统?”菜花婶不由得讥讽道,“瞧你个瓜娃子,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就搁婶面前拽词了是吧?告诉你,杨小川,你可别在婶面前假装正经了,可别埋汰婶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说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户么?搁村口那树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刘美丽么?就你,还搁婶面前假装正经呢?”听得菜花婶这一顿数落的呀,咱们小川医生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泛起了一阵阵囧红来……事实上,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


  那爬墙头、趴窗户、钻树林等等等,这等事,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


  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


  但,他也是有针对性的,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个所说,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过了一会儿,没辙了,他也只好说道:“我偷看也好,偷听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成了,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那么你就请回吧!你没事,我还有事呢!”“哟呵?”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


  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开,且还会软硬兼施。


  反正她是个寡妇,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


  别说是杨小川,就是村长,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


  见得实在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就说了句:“菜花婶,你要真这样的话,我可会报案的哦!”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你要报案就报案呗,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管得了偷,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杨小川彻底无语,一阵狂汗,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真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菜花婶,你就放过我吧!不管咋说,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将来还要娶媳妇呢!”可菜花婶则是忙道:“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再说,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还一套一套的说词,只要他一句话过去,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这时,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声道:“好啦,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


  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


  ”杨小川听着,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那……菜花婶呀,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


  ”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说……你个死小川,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没辙,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菜花婶瞅着,又道:“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你说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可是你个瓜娃子……你说婶都这样了,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趁机,杨小川忙是说了句:“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哪还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还扯啥呀?”趁机,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我也一样。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咋可能嘛?”说着,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可是婶告诉你,这女人呀,不论美丑,其实都一个样儿,没啥两样的!”说着,她话锋一转:“好啦,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也不吱声了,反正就站那儿不动。


  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这样,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杨小川还是不吱声,只是心里在想,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闷呀!随之,他又在想,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正在这时候,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喂—喂—喂—现在开始广播,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请速到村口去一趟……”还正在广播着呢,忽然,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药箱!赶紧的!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这又是广播,又是上门来叫人的,不由得,杨小川忽地一怔,忙是冲王老头问道:“村口那儿都咋了?”“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那个谁……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赶紧的!”“镇委书记?”杨小川又是一怔,一边急忙的拿上他那个木药箱,“您是说……咱们邬柳镇今年新来的那个 秦书记?”“对!”王老头急切切的点了点头,“就是秦书记!”“他……他怎么跑来咱们小渔村了呀?”“哎呀,你小子就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的吧!”“成成成!”杨小川连忙点头的同时,也就忙是扭身出门了……王老头则是紧忙的跟上了杨小川的步伐……这会儿,菜花婶瞧着杨小川那个死小子就这么的闪人了,她两眼一愣一愣的,那个郁闷呀,忍不住心说,这个死小川,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结果闹得老娘这回又没办成事,真是……唉……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个死小子磨叽了,直接将他小子给拽进里屋再说,老娘就不信他还真不会吃草?由于人命关天、情况紧急,所以村口的王老头进来后,也忘了看这菜花婶了,只顾急切切的拉着杨小川走了。


  菜花婶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又在想,刚刚要是那个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话,事情都办完了不是?咱们这小渔村如今连个男人都没有,还真够闹心的呀……待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赶到村口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河对岸的河滩上有几个老头围着蹲在那儿,还有村长也蹲在他们当中,他们一个个都一脸焦虑之色,都在焦急的瞅着河滩上躺着的那个人……貌似躺着的那个人就是镇里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瞧着那惊心怵目的一幕,杨小川没敢多想什么,只顾急匆匆的沿着河滩跑下去,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桥而去……当杨小川跑上了木桥时,村长忽听那‘咚咚’的脚步声,他忙是扭头去瞧了一眼,忽见是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来了,村长便急忙嚷嚷了起来:“小川,快点儿吧!”听着村长的嚷嚷声,杨小川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跑过木桥,然后扭身就朝河滩那方跑去了……待跑到跟前时,停下步伐,他不由得一阵气喘吁吁的:“啊呼……”没等他喘匀气,村长又是催促道:“那个……小川,你快点儿吧!”由于人命关天,所以杨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医药箱,给搁在一旁的地上,一边在秦书记的跟前蹲了下来……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书记的面色之后,不由得暗自一怔,这……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呀?此刻,躺在河滩上的秦书记好似已经没有了啥意识,只是一脸扭曲、痛楚的躺在那儿,好像之前他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挣扎,那脸色憋得乌青乌青的,两个眼袋也是乌黑乌黑的、鼓鼓的,整个面部已经浮肿了。


  根据杨小川的初步判断,应该是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要么就是秦书记自个想不开,想寻短见?暂且先不管是啥原因,还是救命要紧,所以杨小川扭身过去,就打开了他的那个医药箱,从中取出了一瓶乌黑乌黑的药液来……这是他自个用中草药熬制的祛毒散,能在短时间内缓解中毒的症状。


  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药液后,他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书记的鼻息,貌似还没死,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了,能不能救醒,还不好说?暂不管那么多,他只顾急忙冲对面蹲在的村长说道:“村长呀,你来帮个忙,帮我把秦书记的嘴巴给掰开!”村长听着,没敢含糊,忙是挪步过来,立马就用两手给掰开了秦书记的嘴巴……于是,杨小川也就将那一整瓶的药液一点一点的灌入了秦书记的嘴里……要是这药液不管用的话,那么恐怕还真就有点儿棘手了?因为秦书记貌似完全没有了意识似的,药液滴入他的嘴里后,他也没有下意识的往下咽。


  只能是等药液顺着他的喉管滑下去了,杨小川才继续往他嘴里滴入药液,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灌着。


  旁边那几个围观的老头见着杨小川已经在施救了,他们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于是其中的李老头忍不住问了句:“呃,老刘呀,你是咋发现秦书记躺在这儿的呢?”老刘回道:“我这不想去一趟镇上么?然后我在过桥的时候,也就发现了有一个人趴在河边上的水里,当时我还以为那个人想不开想要投水自尽呢!”于是,王老头忽然插话道:“也就是说……一开始秦书记还趴在河水里?”“对。


  ”老刘点了点头,“然后我不赶忙走过来看么?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就看见他的手还在微微的动,好像是在挣扎似的,我就感觉这个人可能不想死,所以我这不就赶紧的将他拖到了河滩上么?我这也老了,没啥力气,拖了好久才给拖上来。


  等我给反转过来一看,忽见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好家伙,吓了我一大跳!我这都差点儿被吓死过去了!”李老头听着,不由得皱眉道:“这事就怪佬?你说这秦书记……无缘无故的,他咋就……”王老头忙道:“得了!我们还是别瞎猜了吧!这事……估计也只有秦书记自个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书记了吧?”“……”一会儿,待杨小川将整瓶药液都给灌入到秦书记的嘴里之后,村长见得秦书记还没反应,他不由得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呀,你的这药……管不管用呀?”杨小川听着,也是担忧的瞅着秦书记,回道:“要是不管用的话……可能就……”一边说着,杨小川一边解开了秦书记的衣扣,然后用手在秦书记的胸口来回的搓揉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见得秦书记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的,杨小川不由得倍觉棘手的皱起了眉头来,想了又想的,在想还有啥办法能够尽快的缓解中毒的症状?想着想着,他也只能尽力试试了,忙是取出了银针来,赶忙的点着酒精灯,开始给银针消毒……村长瞅着,不由得疑惑的问了句:“这针灸法能管用么?”杨小川回道:“试一试吧。


  应该能排出一些毒来?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最后一招,也只能是采取内气疗法了,逼出秦书记体内的毒来。


  一会儿,待在秦书记的胸口及腹部给布了数根银针之后,杨小川又从药箱里取出了一瓶药液来,又要村长帮忙掰开秦书记的嘴,然后再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希望这样双管齐下,能见效?这回,待小半瓶药液灌入秦书记的嘴里之后,忽见秦书记的双眼眨动了一下……“有反应了!”王老头忽地惊喜道。


  “哪儿?”老刘忙是凑近了过来。


  “刚刚眨动了一下眼睛。


  ”王老头回道。


  “……”待杨小川继续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后,忽然,又见得秦书记喉咙有意识的哽咽了一下……忽地,李老头惊喜道:“有救了!看来小川这小子还真是传承了他爷爷的医术的精髓呀?”村长则是惊喜道:“小川,继续滴药吧!看来真见效了?”“……”等再过了那么大约半小时之后,渐渐苏醒过来的秦书记忽然惊慌失措的一颤,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渔村的村长后,只见忽地一把攥紧村长的手:“老马,救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否则我死定了!”村长先是被吓得一颤,然后待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是一时不知所云?于是,他也只好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秦书记他没事了吧?”“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杨小川回道,“但还得药物治疗,因为他体内的毒还没完全的排放出来。


  若是不继续药物治疗的话,秦书记可能就会慢慢的变成疯癫状态。


  ”听着杨小川在说话,秦书记扭头怔怔的看着他,问了句:“是你救醒我的?”村长忙是替杨小川回道:“对,是他。


  他是咱们小渔村唯一的医师。


  别看年龄不大,但医术很好。


  ”秦书记听着,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杨小川,然后忙是说了句:“谢谢!”完了之后,秦书记扭头冲村长说道:“老马,我暂时在你们村躲一躲吧。


  你看……你能给安排个住的地方不?”看得出来,此时的秦书记有点儿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听得秦书记这么的说着,大家谁也没敢问,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家都猜想到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


  村长暗自想了想,怕是安排秦书记住他家不合适?因为村长在想,上回秦书记来小渔村视察情况的时候,就对他家女人眉来眼去的,这要是等他病好了,精神了,无聊了,怕是又会惦记着我老马的女人?于是,村长也就对杨小川说道:“小川呀,这样,就让秦书记暂时住在你家吧。


  反正秦书记还要继续治疗不是?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再说,反正你小子现在也是一个人不是?所以住你家也方便。


  ”听得村长这么的说着,杨小川有些不悦的愣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心想,格老子的,你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书记惦记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虽然心里这么的想着,但是杨小川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那就让秦书记住在我家吧!”听得这话,秦书记那个激动呀:“谢谢、谢谢!等以后我一定会重谢的!”可杨小川则是心说,得了吧,等以后你要是当了县长的话,都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老子?就你这种人,老子又不是没见过,真是的!以前我爷爷就帮镇上的一个什么主任治过病,当时他还说以后一定会报恩的,可结果呢?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去年我爷爷死的时候,他也没来送葬,真是个忘恩负义!……之后,在村长和那几个老头的帮助下,也就将秦书记送去了杨小川他家。


  待刚到杨小川他家的门口,就只见一条大黑狗从屋旁的草堆里蹿出来,冲着秦书记就是一阵狂吠:“汪、汪、汪汪汪……”吓得秦书记紧忙往后退步,心里那个低落呀,心想没想到如今连一条狗都欺负他?杨小川忽见自家的那条旺财冲秦书记一阵狂吠,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貌似感觉到了一种不妙,看来这位秦书记是位不速之客呀?想着,他忙是冲旺财说道:“旺财!好了,回去呆着吧!”没想到那条大黑狗听了杨小川的话之后,也就不吠了,显得乖顺的看了看主人,摇晃着尾巴,然后也就扭身回它的草堆了。


  完了之后,杨小川也就将秦书记安排在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里住了下来。


  虽然他爷爷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但是关于他爷爷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他一直都没有动过,只是时不时的进来扫扫尘而已。


  因为这样,他感觉他爷爷还在似的,还没死似的。


  显然,不难看出,杨小川跟爷爷的感情很深很深……不过想想,毕竟是他爷爷将他带大的,所以爷孙俩的感情很深,这很正常。


  其实,他一直不大愿意外出打工,还是因为他惦念着爷爷。


  因为在他看来,爷爷从来就未离开过似的。


  ……这将秦书记在杨小川他家安顿好了之后,村长和那几个老头也就离去了。


  这会儿,也是晌午饭时间了,于是杨小川也就进堂屋后方的厨房里去弄吃的去了。


  想着还得照顾病号,所以他也就特例为秦书记熬了些米粥。


  完了之后,他又去药房给捡了一付中草药熬给秦书记喝。


  这一顿忙活下来,不知不觉的,也就下午三点来钟了。


  待终于忙活完了,他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气来,然后心说,娘希匹的,村长那个狗日的真是个人精呀,这把秦书记安排在老子家,这不是尼玛折腾老子么?无缘无故的,老子这突然还得伺候那么一个玩意,真是郁闷呀!再说,还不知道秦书记这医药费怎么算?想着这医药费的问题,他小子心想这会儿也没事,没有谁来瞧病,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走去了……因为他的药房就设在他家堂屋里,所以也是方便。


  待他来到爷爷生前的里屋后,见得这会儿秦书记正躺在床上看书,他可是不由得有些不爽的问了句:“秦书记,您……手头上那本书是从哪儿拿的呀?”忽听这个,秦书记忙是笑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然后回道:“哦,我在床头边上这个抽屉里拿的。


  ” 林少城觉得有点悲哀又有点幸福。


  他看着眼前的这四个人,暗暗发誓,我林少城认定了,你们就是我永远的兄弟!对,永远的兄弟! 林父站在门口,火药味十足地说道:“哼,我跟你说,你要是继续着他们一起游手好闲,早晚得去监狱里蹲着!”林父说着一顿,又道:“我告诉你,现在人家把你开除了,你?虐。


  〔幌肷峡问遣皇牵?茫∫院竽愣疾挥蒙峡瘟耍 “不上就不上!”林少城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里。


  “你这什么态度,老子生了你还管不了你!”林父气冲冲地走进房里,“不上课,不上课我养你在家玩啊!要不是附近的工厂不收初中没毕业的学生,我早把你随便扔进一家工厂了!”林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让你读书你还嫌读书累!明天跟我去莆闽中学,我可告诉你,我就供你到初中,以后你就给我上班去!好的学校你不上,那去莆闽中学,我看那些混混怎么打死你!”林少城看了一眼桌上的转学证明,他可以想象的出父亲又是怎么卑躬屈膝地向他们乞求这一张东西了(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


  林少城说道:“我又不是不想读,就是读不会啊!”“不会不会,那人家怎么读的好?啊!”林父又是一巴掌打在林少城的后脑勺上面,“你就跟那几个小流氓混在一起会读书啊!,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说了,不许你说我的兄弟!”林少城抬起头大声说道,他根本不去理会后脑勺灼热的疼痛感。


  “啪!”又是一巴掌。


  “打啊,你再打啊!你除了打和骂还会什么!”林少城怨恨地看着父亲,眼里噙着泪水。


  “你说……”林父挥起手掌看见了林少城的眼泪,瞬间,心似乎被什么击到了似的。


  林父转身离开了林少城的房间,“砰”的一声带上了房门。


  晚上,林母回来的时候听了林父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来到了林少城的房间。


  林少城双眼盯着天花板,为什么父亲要生我?为什么要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少城,你没事吧?”林母坐到了林少城的床上,她看着林少城手臂上的伤口,“你说你,唉,好好的怎么就跟人打架!”“他们欺负我,我不还手还让他们打不成?”林少城说着坐了起来。


  “怎么不报告老师?”林母看着林少城手臂上的淤血,大声埋怨道,“送你去什么学校啊,还不如就在这边读书了!”在大厅喝茶的林父听到这句话就又火了起来:“你就宠,就是被你宠坏的!是,你把他当皇帝,当皇帝养着!”林少城看着母亲,他恨父亲,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娶了母亲又总是对他又吼又叫的?可母亲啊,你为什么又总是一副默默承受的样子!林母打开带进来的红药酒,倒了一点在手上,双手搓了搓,给林少城擦了起来。


  这一夜,林少城只是愣愣地看着窗外的月亮。


  星期一,林少城来到了莆闽中学,初一2班。


  林少城是和班主任一起走进教室的,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秃发,带着一副眼镜。


  “同学们啊,从今天开始,这位同学就是大家的同班同学了,因为他是新同学嘛!所以,你们要多多关照一下。


  ”班主任带头鼓起掌来。


  林少城斜视着这个班主任,父亲没偷偷塞红包之前趾高气扬的,塞了红包就又是另一副嘴脸。


  鼓掌的人寥寥无几。


  “来来来,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班主任笑呵呵地说道。


  “我叫林少城!”林少城说完就往末排的一个空位走去。


  教室里末排身着奇装怪服的男生用不屑地看着林少城。


  “靠,耍什么帅!”“挺?诺陌。


   初一2班是年级里比较好的班级,紧挨着最好的班级1班。


  林少城却一点没感觉出来,他看着班级上课的时候,班级里面的情况,看漫画的,看小说的,睡觉的,除了没有弄出声响什么都有。


  而末排靠里的几个男生更是玩起了扑克。


  班主任呢,显然是害怕被那些不良学生报复,假装什么也看不见。


  林少城看见了也有几个学生认真地听着课,而其中有两个 女生是他的小学同学,只不过,他们早已把林少城归类为流氓。


  一个打牌的男生看见林少城看了他们一眼就对身旁的人说:“那插班生看着很碍眼啊!”“好好打牌,下课再教训他!”说话的人眼睛很小,但是俨然是几个人之中的老大。


  一下课,那三个男生一起走到了林少城身后。


  “哥们,走啊,出去聊聊!”那小眼睛的人说道。


  林少城站了起来,扫视了他们,看出了他们的来者不善。


  “嘿嘿,对,走走!”小眼睛的人嘿嘿一笑,将手搭在林少城的肩膀上,拉着他去了走廊尽头的厕所。


  林少城由着他们带自自己走出去。


  厕所,永远是学生解决各种问题的最好地方!“你上课看什么呢?”小眼睛的人一进厕所就将林少城一推,“我们玩牌你看鸡吧啊!”小眼睛说着拍了拍林少城的嘴巴。


  当林少城从教室站起来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都是火了,为什么,为什么在哪里都有人来找我的麻烦!小眼睛的人继续拍着林少城的脸颊,“你说话啊!你一来就?鸥黾Π砂。


   旁边的一个小子点起了一根烟,“我跟你说,他是我们力哥,从今天开始,你就得叫他力哥!”“不是少城来学校了吗?怎么一来就不见影了?”这声音从厕所的门外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林少城听出了是方 一清的声音,不过,他没等他们进来就自己动手了。


  林少城膝盖一起,重重顶撞了小眼睛的腰部。


  小眼睛吃痛一下子就弯下了腰。


  旁边的两人一愣,马上起脚。


  林少城不顾一边的,用后背去顶了一脚,这一边则是抱起那人的脚,一下子放倒了他。


  再转身踹了小眼睛一脚。


  那个踹到林少城的人一脚没踹倒林少城,心里一惊,林少城就冲了过来,朝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


  “来啊,起来再打啊!”林少城吼道,似乎要将全部的不顺都吼出来!方一清 吴天 陈翰南和周 金宝听到了厕所里传出林少城的声音,马上冲了进来。


  “李力,尼玛的!知不知道他是谁!”方一清上前将小眼睛提了起来。


  “谁啊,这人太?帕税。


   崩盍?刮孀哦亲印“他是我们的兄弟!”方一清瞪着他说道。


  厕所门外几个想上厕所的,看着这一幕都不敢进来。


  “什么?他也是……”李力看了看林少城又看了看方一清。


  “对啊,小眼睛!”陈翰南说道,“少城,你也真是的,怎么不跟他们说一下,他们可是一清新收的小弟啊!”“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能混。


  ”林少城看着门口看热闹的几个人,说:“走了,走了!”“城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李力不停地道歉。


  “城哥,城哥!对不起,对不起!”跟着李力的两个人也是惶恐地说着“不用道歉啦!你们的城哥不是会记仇的人!”吴天说道。


  走出厕所后,几个人又在走廊外面聊了一会儿,李力三个人自是不断地示好林少城。


  直到铃响后才一起往教室走去。


  走过楼梯的时候,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着装朴素,长相清秀的女生急匆匆跑了上来。


  就在这一刻,林少城觉得,她就是自己喜欢那种的女生。


  这就是少年的一见钟情,亦或者说,爱情总是来的如此之快!那女生很规矩地在门口喊了一句报告,在老师点头后才走了进去。


  林少城一直看着那女生坐到了座位上。


  “城哥,下节课是地理课,那老师脾气暴躁,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李力献起殷勤来。


  林少城只是看着那女生。


  那女生正打开书听课,她隐约觉得教室外有人看着,她的眼睛一转,看到了正看着自己的林少城。


  对于她来说,林少城身旁的那些人全是认识的混混,所以,林少城马上也被她划分为混混。


  “少城,走啦,看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陈翰南说道。


  “我们先走啦,西徐肯定没什么美女,就让少城多看两眼啦!”吴天笑道。


  “肥仔,你看什么,走了!”方一清踢了周金宝一脚。


  林少城大声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没错,大声只为了吸引那女生的注意。


  李力追上去,说道:“城哥,那女生叫沈萱。


  ”“沈萱……”林少城说着又从窗户往教室里面看去。


  “你们哪一班的,还不去上课,在这做什么!”1班的老师走到了门口。


  “跑啊!”林少城大喊一声。


  对林少城来说,和兄弟们又在一起上学,虽然没在同一班,但,这些足以让他感到快乐!上午放学的时候,将军一伙一起到自行车停放场取车。


  “少城,这种感觉真好啊,又能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上课了!”方一清越想越开心。


  “一清,你这话今天说不下十遍了吧!”吴天打开自行车的锁匙。


  “我还想再说一百遍,少城!”方一清朝林少城喊道。


  林少城因为早上是和父亲一起来的,车就停在了另一边。


  林少城牵着车走了过来,“什么事?”“能有什么事,一清又是想去喝酒了!”周金宝说道。


  “肥仔,看来你已经是一清肚子里的蛔虫了。


  ”陈翰南骑上了车。


  林少城笑着大声喊道:“好啊,走!喝酒去。


  ”五个人骑上车像飞一样地下了学校门口的陡坡,即使校门外就是陈来车往的马路。


  在校外附近的一家商店,五个人停下车,买了五罐啤酒,坐到后座上喝了起来。


  “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女生就是阿鬼的女朋友!”陈翰南说着指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超短裙,腰如柳枝,酥胸微露的女生。


  方一清看着那女生,突然觉得全身有点燥热,他一连喝了好几口酒。


  “你们说,她是不是早被阿鬼……”陈翰南继续问道。


  “浩南表弟,你可以上去问问啊?”吴天说道。


  “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周金宝呵呵笑道。


  “肥仔,那你去,你敢,下周的饭我请了!”陈翰南说道。


  说话间,阿鬼走上来一把抱在了那女生的腰上。


  林少城暗暗留意,这个前额留着长长刘海的就是阿鬼了!方一清看着阿鬼摸了一下那女生的臀部一下,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生气。


  “你们看,那个,那个,那个是7班的班花!”陈翰南说着指着一个长相姣好的女生说道。


  “你是不是想追啊?”吴天说道。


  “追不来啊,看看就可以了!”陈翰南摇摇头。


  “装吧你就,是你追不到吧?”周金宝说道。


  “开玩笑,要不是她上次看见我们和陈强他们打架,迷上了一清……”“翰南!”吴天打断他。


  “怎么回事?你们又和陈强他们打架了?”林少城问道。


  “这个……”陈翰南自知说漏嘴了。


  方一清说道:“都是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上一周的事啦,那天陈强又带着7个人来堵我们!”“哈哈,虽然是被偷袭的,每个人挨了几棍子,但是最后还是把他们打跑了!少城,你不知道,一清厉害啊,一挑三!”陈翰南伸手比划道。


  “一清,你这武功是越来越厉害了!”林少城笑道。


  “我让他低估咱们,不露一手,每次都是叫几个来骚扰,烦都烦死了!”方一清只想着能惊动阿鬼他们,好彻底在莆闽中学扬名立万!林少城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不告诉自己,肯定是不想在西徐的自己担心,有兄弟如此,此生何求。


  “你们很不讲义气啊,下次再遇到什么情况不告诉我,可别怪我翻脸啊!”“我们是被堵的,也不知道,真打电话给你,你还没回来,我们也把他们全解决啦!”陈翰南说道。


  “好啦,好啦,这事都过啦。


  来,干!”方一清拿起酒来。


  “刚才说到哪了?”陈翰南说道。


  “说到那女生迷上一清了!”周金宝嘿嘿笑道。


  “肥仔,你什么时候跟浩南表弟这么的一唱一和了?”方一清问道。


  “兄弟们,我先走一步!”林少城一饮而尽,骑着车就往外走。


  “少城,少城,你听到说完啊!”陈翰南恨不得一把拉住他。


  “你们看,那是谁?”吴天指着林少城骑去的方向。


  “沈萱!”林少城骑到沈萱身旁就减速下来:“你叫沈萱是不是?”当林少城骑过来的时候,沈萱就认出他是早上盯着自己看的那个人了。


  沈萱并不搭理他,抱着书继续往前走着。


  “我叫林少城,双木林,少年的少,京城的城。


  ”林少城索性下了车,牵着车。


  沈萱还是不说话。


  在路边的将军一伙看这情形就觉得很不妙。


  方一清说道:“少城估计要很受挫了!”“嗯,沈萱是出了名的冷啊!不过,沈萱除了好看点外,其他的都不凸出啊!”陈翰南俨然一个选美大师。


  “突出?他学习很好啊!”吴天说道。


  “阿天,你装纯洁是不是,是凸出。


  ”陈翰南用手比划了一下胸前。


  “尼玛的,谁知道你一脑子都是少儿不宜的内容!”吴天踢了陈翰南自行车的轮胎一脚。


  “走吧,我们也回去吧,肚子饿了!”周金宝摸了摸肚子。


  “‘肥仔,你少吃点啦,都胖成什么样了!”陈翰南说道。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cnxx

下一篇: 僕を飼うのは巨乳魔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