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bella danger

發布于2021/8/2 9:16:30 閱讀 71
abella danger


大清早。


  少婦 孟婉晴又開始渾身難受了。


  不到五點就醒了,從床上爬起,開始折騰起 丈夫王立群來。


  如狼似虎的年紀,需求極為旺盛,可哪知,丈夫沒幾下,就不行了。


  干巴巴的,渾身不是滋味,剛來了點 感覺,丈夫就泄氣了。


  “哎,又不行……”孟婉晴眼神哀怨,媚眼如絲,望著丈夫,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忍不住,她從抽屜里拿出了玩具,自我滿足了一番。


  感覺是有了,不過那種空虛感卻越來越強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一個威猛的 男人,征服自己啊!她是一名師范大學的老師,外表端莊賢惠,可骨子里十分奔放。


  也許是玩的太嗨了,竟忘記了上班的時間。


  火急火燎的出門,連小褲都忘記穿了。


  “終于趕上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滿為患,好不容易關上門,孟婉晴被擠在角落里,貼著冰涼的 電梯,涼颼颼的,屁屁上來了一股寒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輕微的小摩擦讓她來了一點感覺。


  “嗯?怎么有種溫熱 東西戳著我?”還沒緩過神呢,孟婉晴感覺到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她本能的往旁邊挪了挪,卻沒想那東西也順著跟了過來。


  電梯很擁擠,她沒有躲閃的空間,隔著白色短裙,那東西片刻不離的戳著自己。


  該不會?狹小的電梯空間,緊貼在自己身邊的男人,這讓孟婉晴立馬意識到,有色狼!正打算呵斥時,卻突然發現電梯反光鏡上那張熟悉的臉。


  那……那不是自己教的 黑人留學生 詹姆斯嗎?電梯色狼竟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孟婉晴臉瞬間通紅起來,隔著單薄的白裙,被他拿東西頂著,恰好她又發現自己太匆忙,小褲也忘記穿了,這……這?腦子一陣混亂。


  呲呲……砰!一聲巨響,電梯強烈晃動,正運行的電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狹小擁擠的電梯空間,人群開始慌亂起來。


  “停電了?”“什么破電梯啊,怎么總是出故障?”“快點打求救電話……靠,沒信號啊……”一陣嚷嚷中,孟婉晴突然到屁股上襲來一雙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 溫度順著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沒從丈夫那得到滿足的她,原本就燥熱的厲害,突然更想體驗一番這厚實的溫度。


  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啊!可被他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真的羞死人了!面對這香氣逼人的 女人,被摸得一點抗拒都沒,電梯里又是一片漆黑,詹姆斯膽子慢慢大了起來,手順著裙擺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蕪,暢通無阻……因為小褲沒穿,詹姆斯一手……“我靠,這女的真奔放,出門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著方才見到的那張修長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著肆無忌憚的弄一次,那 真的是爽死了。


  當然,詹姆斯對電梯上偷摸這種事情早已輕車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更何況這次的“獵物”還蠻聽話。


  孟婉晴感覺到對方貼著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練的活動起來。


  “嗯!”孟婉晴皺著眉頭,渾身一個哆嗦,那手指很順溜的就進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不行,不能再這么讓詹姆斯繼續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沒兩下,她身子就有點發軟。


  強烈的羞恥感涌上心頭。


  低著頭, 身體情不自禁的來了感覺,跟丈夫結婚二十年來,她還從未體驗過竟還有如此厲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覺到面前女人身體在顫抖,心底不禁一陣冷笑。


  “這女人,反應可真不小啊,以前可從來沒遇見過,就這么兩下,就成這樣了……”他猥瑣邪笑,瞅著電梯一片黑暗,這女人又沒抗拒,豈不是天賜良機。


  想到這,他邪惡的將自己褲衩的拉鏈給解開。


  呼……孟婉晴的裙擺很短,單薄,明顯感覺到里面的溫度提升了幾分,她很快意識到,這個黑人留(少兒益智故事)學生肯定是將褲襠的拉鏈解開了。


  孟婉晴前幾日還看過歐美小電影,黑人的那兒,恐怖的無法想象。


  那東西就這么貼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動兩下,就能進入。


  此時的孟婉晴腦子一片混亂,竟想嘗試這黑人的厲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學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斷的在后面對女人屁股磨蹭。


  他輕輕掀開裙擺,彎腰的同時,假裝腳沒站穩,往前一頂,竟直接竄了進去。


  “唔……”突然被毫無阻攔的闖入,孟婉晴渾身一漲,忍不住發出了絲絲嗚咽。


  身體竟感覺到強烈的暢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學生詹姆斯啊!她咬著粉嫩的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輕輕的往前一動,孟婉晴就徹底失了力氣,腳底都軟了。


  不行不行!詹姆斯剛想壯著膽子,嘗試進去一下,可胳膊突然就被面前的女人給抓住。


  他嚇了一跳,心底一沉,完了,被抓現行了。


  “詹姆斯……”軟綿綿,嬌滴滴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這聲音怎么如此熟悉?聽到聲音的詹姆斯渾身一愣,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是大學里教自己文學史的老師孟婉晴!當即他就懵了,趕緊把拉鏈拉上,但電梯里人實在太多,擠的人貼著人,一時半會也不好弄,孟婉晴整個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一鼻子香氣,他怎么也冷靜不下來。


  孟婉晴倒在詹姆斯寬敞有力的懷抱里,臉火燙的厲害,那玩意好不容易出來后,她竟滿心的失落。


  天哪,怎么會有這種感覺啊?呼呼,真的羞死人了喲。


  這要是讓自己老公知道,可怎么辦?正想著,電梯燈亮了,恢復正常運行。


  一分鐘后,電梯門打開,趁著人群散去的功夫,孟婉晴趕緊將凌亂的衣物整理一番,快步的朝外走去。


  “孟老師。


  ”孟婉晴剛走出去沒兩步呢,突然身后傳來詹姆斯的聲音。


  她愣了愣,俏臉滾燙,想了片刻還是停下了腳步,眼神竟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詹姆斯的褲衩,那對方還挺著在呢。


  “詹姆斯……”一聲軟綿綿的嗓音,聽得詹姆斯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火辣辣的目光勾著她裙擺下,粉嫩嫩的長腿,咕嚕一聲,渾身難受。


  詹姆斯心底也有點膽怯,孟婉晴總歸是老師,在電梯里弄出了這樣的事情,總要找點借口。


  “孟老師,剛才真的是一場意外,對不起,我沒控制住……”孟婉晴面對詹姆斯的歉意,竟一絲埋怨都沒,心底深處甚至有點渴望,能真刀實槍的嘗嘗黑人的玩意。


  “我知道了。


  ”“嗯,不過老師,以后你最好不要穿這么火辣,性感的小短裙,男人看了真的會受不了的。


  ”詹姆斯繼續 說道


  孟婉晴聽后,下意識的扯了扯裙擺,手指竟在大腿邊上,碰到了一坨坨白色黏糊糊的玩意,有點腥味。


  很快,她就意識到了是詹姆斯的那個,突然間有點反胃。


  “以后公眾場合,注意點形象,知道沒?”孟婉晴嘆了一口氣。


  詹姆斯萬萬沒想到孟婉晴竟一絲責怪語氣都沒,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好呢,孟老師,那我先走了啊。


  ”詹姆斯神情復雜的瞥了一眼孟婉晴那修長筆直的美腿,轉身離開了現場。


  他怎么也沒想到今天占便宜的女人,竟是自己的老師,而且在電梯里差點就把她給弄了,想起她在課堂上溫婉端莊的樣子,黑人詹姆斯猛地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火焰升騰。


  到了學校辦公室,孟婉晴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腦,開始做教案。


  可她發現自己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腦子里一直在浮現電梯里被黑人學生詹姆斯弄的畫面。


  甚至開始幻想他那里到底是什么樣子?各種被他弄得畫面,竟然不斷的在腦海里呈現,不斷的沖擊她的心理。


  想到最后,她感覺到了椅子上一涼,她竟然……她沒想到自己反應竟然這么強烈,頓時羞紅了臉。


  “天哪,自己這到底是怎么了?這可是自己帶的留學生啊,怎么可以有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太羞恥了。


  ”可真的好難受啊……‘她見辦公室里沒人,實在忍不住,一團邪火急需要發泄,就在網上找了一個網址,打算看小電影發泄一下。


  點擊進去后,封面圖的男主角竟是一個黑人,長得還真有點跟詹姆斯像呢。


  突然她有點迫不及待了,連呼吸也變得急促。


  打開播放,第一眼,孟婉晴眼珠子都驚呆了。


  這也太厲害了吧,跟自己老公比,那簡直不可比擬,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這么恐怖,自己能受得了?孟婉晴猛吞了口口水,越看越亢奮,以至于一只小嫩手情不自禁 她一邊說著,一邊好奇的想著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進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無聊的,進去看看也好,他點點頭拉著 小雅走了進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開始試探的向著山洞里走了進去,兩人一開始本以為里面會是漆黑一片,但是沒有想到卻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寫的那樣,仿佛若有光。


    兩人懷著好奇心沿著亮光走了進去,很快狹小山洞變得開闊了起來,到了盡頭兩人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就看到面前是一個寬敞的區域,四周的鐘乳石造型各異的樹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間的地方有兩米見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時正值盛夏,天氣熱的不行,看到這般清涼的水池,小雅馬上開心的走了過去,脫掉了鞋襪,把雙腳放了進去。


    就在那一剎那,小雅頓時覺得身體一陣清爽無比,她開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劃動著,對著楚南說道:“楚南,這里好涼快,你來試試。


  ”  楚南也是酷熱難當,走了過去看了看,這池子里的水應該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淺,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點。


    楚南正捧著泉水洗了洗臉,小雅就開始使壞的用池水潑楚南,但是當她看到楚南的壞笑的時候,頓時發覺不好,啊的叫了一聲,起身想要逃走。


    楚南哪里會放過她,跑過去一把摟住了小雅,在一陣女孩子的尖叫聲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進了池子里。


    當小雅再次站起來的時候,深吸了一口氣,抹了一下臉上的水珠,有些責怪的 看著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濕了,我們怎么回去?”  楚南聳聳肩膀,把T恤一脫,仍在一邊:“怕啥,現在這么熱,一會就干了。


  ”  小雅看著楚南壯實的肌肉,小臉就是一紅:“你可以曬,我又不能。


  ”  楚南切了一聲:“有啥不能的,這里又沒有別人,要不我幫你脫?”  小雅看著楚南略帶猥瑣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漣漪,但還是矜持的向后退了兩步:“我警告你,別胡來。


  ”  楚南哪里是會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開,小雅開始覺得小臉發燙,嬌嗔的說道:“楚南,別這樣,我冷。


  ”  楚南聽了繼續的打開了她后背上內衣的暗扣,輕輕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內衣扯了出來,楚南自覺地胸前多了兩團的溫熱。


    雖然說,這里四下無人,但是小雅依舊羞的無以復加,把頭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邊輕聲調戲到:“這樣不就不冷了?”  此時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熱的身體給他傳導的熱量,還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熱,小雅輕輕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經紅透了的小臉蛋,她濕漉漉的發絲上開始滴落著點點的水珠。


    那美麗的臉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帶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嬌羞的臉龐的時候,正巧低了一下頭,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著,那小鹿楚南堅實的胸膛擠壓成兩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這一切,讓楚南覺得熱血澎湃,看著小雅遞上來的紅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


    再這樣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徹底的開始奔潰,已經徹底的把前幾日的那劇痛的陰影拋在了腦后。


    很快的,原本平靜的池水開始激起了一陣陣的波濤,那響聲開始在山洞里回蕩。


    經過一番激戰之后,兩人有氣無力的穿上了已經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著天氣就要晚了下來,小雅挽著楚南的身體開始開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著哈欠說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過看著小雅嘟著嘴巴賣萌的樣子,他的心軟還是戰勝了腿軟,背著小雅開始想著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門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對著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著回家的方向走著,在路過劉 秀娥的小賣部的時候,就聽到里面有劉秀娥吵嚷的聲音。


    劉秀娥的小賣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門面房,在一排的貨架后面有一張小床,平日里劉秀娥覺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會。


    楚南偷偷的向著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個瘦的像 馬竿一樣的男人,正在對著劉秀娥動手動腳。


    楚南本想上去幫忙,但是仔細的一看,才認出這個男人其實就是劉秀娥的男人。


  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個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還真的替劉秀娥不值,正是應了那句話,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此時楚南只聽到里面的劉秀娥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個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來也不老實。


  ”  馬竿老公應該真的是喝醉了,咒罵道:“你這個臭婆娘,敢嫌棄 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誰會要你。


  ”  劉秀娥被這番折辱,氣惱一巴掌閃了過去,打在了馬竿丈夫的臉上,那馬竿丈夫被劉秀娥這一巴掌打出了無明業火,輪著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雖然劉秀娥的馬竿丈夫那細胳膊沒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畢竟是個男人,這么沒輕沒重的在劉秀娥打出了明顯的手印。


    畢竟劉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風,被自家男人家暴,頓時覺得自己的命運悲戚,開始哭泣起來。


    但是這眼淚絲毫不能讓她的馬竿丈夫心軟和自責,反而是覺得這哭聲心煩,開始咒罵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還沒死呢。


  ”  此時馬竿丈夫卻看到了由于劉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兩團鼓氣之物,在不安的晃動著,這讓馬竿男瞬間的來了興致,一下子把劉秀娥撲倒在小床上。


    劉秀娥現在哪里會有這樣的興趣,再加上她這馬竿丈夫一嘴的酒氣,臭氣熏天,更是讓劉秀娥厭惡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  她那馬竿丈夫哪里懂得溫柔是什么意思,粗魯的用瘦如雞爪般的手,一把把劉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開來,她胸前受了驚嚇的小鹿從衣服中蹦了出來,在空氣中慌張的跳動著。


    看著這如此香艷的情景,劉秀娥的麻桿丈夫頓時性質勃發,露出了一口的層次不齊的牙齒:“你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給老子乖著點,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  劉秀娥本就生性軟弱,被男人這么一恐嚇被嚇住了大半,只能逆來順受的任憑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撫摸起來,自己卻在內心中自怨自艾起來。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這個女人和自己的林林總總,瞬間有了一種想上去保護的念像,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現在去了反而對劉秀娥不好。


    他看了看劉秀娥的麻桿丈夫此時已經開始在(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劉秀娥的身上抽動起來,他臭氣熏天的酒氣,一次次的噴灑在了劉秀娥的胸口,讓劉秀娥有些想要嘔吐。


    此時的楚南有些為劉秀娥惋惜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這樣的折磨并沒有持續多久,也就約莫一分鐘的時候,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就在一聲舒暢的聲音中送完了牛奶。


    楚南張大了嘴巴,心中暗道這、這也太快了吧。


    不過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倒是沒有覺得有什么問題,心滿意足的倒在床上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劉秀娥做了起來,用大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她此時眼眶通紅,用力的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馬竿丈夫,攥緊拳頭想要打上去,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勇氣。


    楚南見狀,本想上去安慰安慰,但是看著她的男人就躺在床上,實在是不合適,于是偷偷的想要溜出去。


    他正在向后退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貨架,發出了聲響,劉秀娥緊張的問道:“誰在那里。


  ”  她一邊說著,一邊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走了出來,楚南站在扶著快要倒的商品,尷尬的看著劉秀娥:“劉姐,我我是來打醬油的,見你不在,就想進屋問問。


  ”  劉秀娥瞪著紅腫的眼睛看著楚南,悠悠的說道:“你爹今天已經來買過醬油和鹽了。


  ”  楚南此時已經把貨架扶正,盡量的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啊,我以為我爹沒有來過呢,他既然買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  楚南說完,轉身就要走,但是還沒有到門口,面前就閃過一個人影一把關上了大門,楚南驚訝的看著已經把大門插上的劉秀娥,此時她正靠在門背上,急促的呼吸著,看著楚南:  “你不能走。


  ”  楚南有些慌張的看著她:“劉姐,有話慢慢說,你放心,剛才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


  ”  劉秀娥聽到這里,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了下來:“你既然什么都看到了,就更不能走了。


  ”  她一邊說著,一邊向著楚南走了過去,楚南見狀吞咽著口水,有些忐忑的向后退去,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劉姐,你這是要做什么?”  劉秀娥一邊走動著一邊說道:“那個死男人,說除了他,沒有人會要我,楚南你會要我的對不對?”  楚南看著她如此卑微的樣子,心倒是軟了不少,此時的他已經被劉秀娥被逼在了墻角,楚南結結巴巴的說道:“劉姐,你是個好人,是你男人不懂得珍惜,你別傷心了。


  ”  劉秀娥噢了一下:“那你懂得珍惜嗎?”  說著她解開了衣扣,露出了白皙滑嫩的凹凸之物,在楚南的面前晃動著。


  雖然不久前,楚南才和小雅大戰過,但是這人氣少婦的誘惑還是讓楚南馬上狂熱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楚南也并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低聲的說道:“劉姐,你男人還在隔壁呢,明天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劉秀娥白了一眼:“你不用怕,他只要喝醉酒睡的就像死豬一樣,房子踏了都吵不醒他。


  ”  劉秀娥一邊說著,一邊拉起來楚南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嬌柔的說道:“你上次不是對里戀戀不舍嗎?來,姐姐幫你回憶回憶。


  ”  在劉秀娥纖細手指的帶動下門,楚南的大手在開始在兩座起伏的山峰上游走起來。


    楚南一邊緊張著隔壁的男人會不會醒來,一邊又在劉秀娥的身上舍不得離開,這種奇怪的感覺反而讓他的小帳篷早早挺立了起來。


    劉秀娥眼尖,已經發現了楚南的的變化,她嬌笑著把手伸進了楚南的褲襠,開始輕柔的撫摸著他那話兒,正可謂是堅硬如鐵。


    那話兒就像是在她就要熄滅的火上放上了一把干柴,迅速的點燃了劉秀娥身體里的烈火。


    劉秀娥微微張開了她干渴唇,嬌軟的在楚南的耳邊說道:“楚南,姐姐好渴,給姐姐好不好?”  此次的楚南已經被劉秀娥挑逗的扔掉了他僅存的擔憂,抱起了劉秀娥的一只大腿。


    劉秀娥看著楚南冒火一般的眼神,知道楚南已經整裝待發了,她一把脫下了楚南的褲子,放出了對楚南的禁錮。


    楚南此時也顧不上那么多,提槍便刺,劉秀娥此間似乎被抽干了空氣一般,迎合著楚南的動作,她明白,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沒有多久,劉秀娥開始發出了低吟生,像是十分滿足一般,楚南被這聲音激勵著,繼續在劉秀娥身上耕耘起來。


    這時候,在隔壁傳來了劉秀娥丈夫的聲音:“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吵得老子的美夢,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皮。


  ”  楚南此時被嚇出了一聲冷汗,動作也停了下來了,劉秀娥也是嚇得用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在出聲。


    不過,沒有多久,那男人的呼嚕聲再次傳來,劉秀娥拍了拍她的胸口,滿臉紅潮的看你這楚南:“好弟弟,繼續繼續,你比那個死男人強幾千倍幾萬倍,只有你能滿足姐姐,這是他自找的。


  ”  楚南看到這番情景,知道今天喂不飽這個人妻一定走不了了,于是開始更加賣力起來。


    劉秀娥為了防止在吵到她那馬竿丈夫,一直用手捂住嘴巴,眉頭緊皺,一下下的品嘗這偷吃的滋味。


    楚南好不容易才從劉秀娥的家中逃了出去,劉秀娥看著那睡得跟死豬一般無二的丈夫,哀嘆了一聲,她該怎么繼續和這個男人相處呢?  離婚她是沒有這個勇氣了,這村子里例會的女人不是沒有,但是大多都是有點本事的,或者娘家好的,她要是離了婚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她可不想回娘家受嫂子的閑氣,這叫她何去何從呢?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28098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707905.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44363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304628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21685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902683.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9531925.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15268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313339.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914038.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巨乳自拍

下一篇: titscompilation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