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nickeyhuntsman

发布于2021/8/12 21:58:24 阅读 21
nickey huntsman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发出一阵娇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着叫着,桃花的脸便红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针,他挺纳闷,桃花的反应怎么是这样,好像是在干那事? 犹豫了片刻,祝少杰担心会有什么不良反应,便将银刺抽了出来。


   啊——— 桃花再次发出一阵长吟,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惊,赶忙将桃花扶起,连声问:你怎么样? 桃花身软如骨,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还想要,还想要。


   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坚决地叫桃花赶紧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 看着那枚银针,陷入沉思。


   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丽,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丽的 身体好些了没。


   虽然她已嫁于他人,但毕竟曾经爱过。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医书,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声音很轻。


   请进。


  祝少杰头也没抬,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医书上。


   少,少杰。


  娇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是秦美丽的声音。


   美丽,你怎么来了?祝少杰很惊喜,连忙站起身拉着秦美丽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丽的面前。


   上午还在挂念着她,没想到她下午就来了。


   少杰,我是过来看病的。


  秦美丽捧着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丽平时总是白皙红润的脸上,此刻已是惨白一片,却意外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皱着眉头,语气里满是急切,美丽,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许多,甚至少了生气。


   听着祝少杰的问话,秦美丽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扑在祝少杰怀里。


   眼泪不断从发红的眼眶中溢出,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可怜。


   少杰,我这两天老是感觉浑身发冷,那寒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每次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


  秦美丽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这些天,她被折磨的没有睡一个好觉。


   温软在怀,哪个男人还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压制住心底的骚动。


   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自从袁克良死之后就这样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觉。


  每每睡一觉,身上就会出现一个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说的话,秦美丽甚至把后背的衣服掀起来。


   一个乌黑的手掌印浮现在秦美丽白皙的背上。


   因为秦美丽掀开的比较大,甚至连她穿的背心都露出来。


  紫色的亵衣映衬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显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起反应吧。


   祝少杰不动声色地压下已经起了反应的分身,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搭在秦美丽的背上了。


   祝少杰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美丽,你快把衣服放下来吧。


  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


   闻言,秦美丽把自己的衣服放下来。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忍不住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美丽,袁家的人没有欺负你吧? 秦美丽摇了摇头,没。


  这手印不是人留下来的,没人碰过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无缘无故出现手印,实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说:要不,你回娘家吧,别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丽想过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让,说是怕她谋夺袁家财产。


   而他们结婚之前也确实说过,结婚后,她不准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会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妇村的诅咒。


  他把秦美丽送到门外,看着秦美丽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她述说的过程。


   难道,是老人常说的鬼压床? 忽然,天上飘起了细雨。


   祝少杰打了个寒战,发现秦美丽已经走远了,转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没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


   晚上,房门被人推开了。


  祝少杰打开灯,本以为可能是贼,没想到居然是秦美丽! 美丽,你怎么来了?秦美丽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带,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两坨若隐若现,风光无限。


   许是感觉祝少杰的目光太过火辣,秦美丽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紧。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头却看见她那比早上还要惨白的脸。


   祝少杰刚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丽却从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两个柔软紧紧地贴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让祝少杰心猿意马。


   少杰,他又来了。


  总是在暗处盯着我,还摸我,我……我们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传来一阵湿热,秦美丽又哭了。


   祝少杰长叹一口气,把秦美丽箍着他腰的手掰开。


  转过身,面对着秦美丽,美丽,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我们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


   这一刻,秦美丽像是彻底没有的希望,整个人都像没了魂一样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这里吧,我帮你守着。


  看着秦美丽,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把秦美丽扶到床上,自己则是打算去诊断台上面凑合一夜。


   看着秦美丽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好,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转身出去了。


  自己还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饭准备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况。


   想着昨晚秦美丽哭得惨兮兮的脸,祝少杰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她。


   这边的寡妇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毙,只要自己搜索足够的资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轰隆一声,昭示着马上就会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脚步,雨却突然降临。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个地方躲雨,心里想着,怎么会这么巧合。


  自己刚刚想要了解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急。


   忽然,耳畔传来一声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细辨别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着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顾不得想着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处,等到山洪从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过去后,便纵身一跃。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来。


   自己的体力并不是多好,必须尽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断地在洪水中躲避着那些杂物,仔细寻找着袁小玉的身影。


   终于,游到袁小玉的旁边。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带着她一块游回去,可是她却紧紧搂住了祝少杰。


   虽然有软香在怀,祝少杰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体力逐渐不支,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块拖入水中,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应秦美丽 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说人在死之前可以回忆到很多 东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应秦美丽的事情。


   终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过,祝少杰的手还死死地抓着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久,祝少杰醒了过来。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转动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来了。


  是山洪暴发了,自己是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连忙爬起来,向四周看了一下。


  发现,袁小玉就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祝少杰连忙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颈动脉摸了摸。


   心跳已经很微弱了。


  看着袁小玉的样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呛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开,露出一片光洁的皮肤。


   看着袁小玉紧闭的双眼,祝少杰终于下定了决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软软的触感让祝少杰一阵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劲按压了两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开,给她渡了一口气。


   唇上的触感让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将舌头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着她嘴里清甜的琼浆玉露,依依不舍地从她的唇上离开。


  继续给她做心脏复苏。


   终于,在祝少杰重复了十来次之后。


  袁小玉终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过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发现天已经快要黑了。


  必须得找个地方过夜!要不然,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起来估计就起不来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来,因为她的身材娇小,所以并没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为一天没有吃饭,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经没有力气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终于,发现了一个废弃的茅草屋。


  刚刚走进去,祝少杰就累得瘫倒在地上。


  因为袁小玉在自己的怀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压在身下。


   祝少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手却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袁小玉的额头。


   好烫! 糟了,她可能是发烧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虽然是医生,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无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朴的物理降温,而袁小玉身上的湿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须脱下来。


   只是,自己是个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经过一番犹豫之后,祝少杰还是脱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还在青春期,身体还很青涩。


  就像是一个青苹果一样,让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尝一下她的风味。


   看着袁小玉的身体,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发直,有了强烈的反应。


  祝少杰不由得唾弃自己,怪不得总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过会,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额头,还是滚烫!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条亵裤。


   轻轻地把袁小玉搂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她降温。


   肌肤相触,他感觉更兴奋了,那个活儿直冲冲地顶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


  分身还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然后起来再看看袁小玉的烧退了没。


   半夜,袁小玉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热,她的手开始止不住的上下乱动,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动起来。


   祝少杰感觉到怀里有个东西在不断扭动,摩擦着自己的身体。


  忽然,有个东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脑子彻底空白了,偏偏那个东西还在不断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应。


   祝少杰在迷糊间褪去了自己最后的亵裤,让它在那片冰凉上不断磨蹭。


   有个东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轻抚,嘴巴也不闲着。


   而身下的阵阵娇吟则是彻底让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让祝少杰清醒了一点,看着眼前的场景,头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犯下了大错了。


   祝少杰静下心,将袁小玉已经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则是守在门外,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长舒一口气。


  幸好没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门,就踢中一个东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忽然有个东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惊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着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吗?袁小玉睁大眼睛问道。


   蝗。


  祝少杰点点头,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们就赶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点了点头,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围住,嘘寒问暖。


  趁着袁小玉被众人关慰的时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诊所。


   下午,袁小玉却来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脸来我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着问道,自己还是把袁小玉当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当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个医生,平时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这里帮帮少杰哥。


   其实,祝少杰本来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着自己炫亮的眼睛看着祝少杰,满脸期盼。


  祝少杰转念一想,平时如果有女患者过来检查身体,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是不合适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听到祝少杰的答复,袁小玉高兴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职了。


   这个孩子还真是活泼,祝少杰无奈地摇了摇头。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祝少杰连忙起身出去。


   门口停着一个救护车,从上面下来一个人。


   想必你就是祝医生了,我姓陈,你叫我 陈医生就好。


  那个人一下车,就来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陈医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医院那边派我过来协助你进行工作的。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


   祝少杰微笑起来,看来这个新同事还不错,以后肯定可以相处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来了。


   少杰哥哥,我来(我的男友一千岁)帮你了。


  这个小妮子穿着短裤,披着长发,笑呵呵的,一脸地阳光,年轻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锐不可挡。


   祝少杰摇了摇头,小玉,帮忙的话,可不能穿这些。


  一边说,他一边找了一个白大褂递给袁小玉,你把这个换上,顺便把头发扎起来。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换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说道。


   祝少杰点了点头,去吧,去吧。


   袁小玉冲祝少杰嘿嘿一笑,转身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旁边的陈医生看袁小玉对祝少杰这么热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错啊。


  撩到这么正点一个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闻言,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说。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吗?你是她的好哥哥。


  陈医生自以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来。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说啊,我来这里最大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村里寡妇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陈医生抛给祝少杰一个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气闷,但是也不能直接开口说,毕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陈医生看祝少杰不开口,以为祝少杰是默认了,唾沫横飞,我跟你说,我看上了一个叫 小莲的寡妇。


  你是没看到她,前凸后翘。


  那一双长腿,一看就非常带劲。


  我今天就找机会,去她家试试。


   祝少杰拧着眉头,重新给陈医生下了一个定义,这个人不能多接触。


   等小玉出来时,陈医生已经找到借口,去小莲家了。


   少杰哥哥,那个陈医生呢?眼睛里满是单纯,让人不忍玷污。


   陈医生他出去给病人检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头发,还是没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离他远点。


   袁小玉睁着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晚上,陈医生从外面回来了。


   我跟你说,那妞实在是太骚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陈医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实在不想和陈医生谈论这种问题,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说。


   约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谈论这个话题,陈医生也在说了一会得不到祝少杰的回应后,停了下来。


   半夜,祝少杰被一阵吵杂的声音惊醒,拿着一把手电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了客厅才看到,一个人影悬挂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惊,连忙把灯拉开,发现那个人影竟然是陈医生! 祝少杰吓得冲上去,赶忙把陈医生抱了下来。


   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陈医生的脸上,不知道被谁刻上了禽兽两个字。


  他的脸已经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


   祝少杰连忙打了120,等把陈医生送到医院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等到抢救过来,我才又看到陈医生,极为不解而又生气地问道:你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陈医生有些迷茫,显然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上吊。


   我这是怎么回事?陈医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脸上裹满纱布。


   我半夜起来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来一看,你的脸还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抚-摸着太阳穴,颇有些头疼。


  既然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这里好好养病。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房门。


   医疗点里没有别人,而陈医生也不会自己划破自己的脸,更不会自己去上吊。


  难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来,必须得尽快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阳下,迸发出一种名为坚定的光彩。


   回到医疗点,祝少杰现在只想倒头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祝少杰不耐烦地起来,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来。


   打开门一看,却发现门外的是小莲。


  想着陈医生今天说的那些话,他感觉自己没有办法视她。


   你有什么事吗?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没事就赶紧走吧。


   嗯,有事。


  说完,一个柔若无骨的身子就钻进了祝少杰的怀里。


   祝医生,我来找你查病啊。


  说完,贴得更紧了。


   不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我没有义务为你查病。


  祝少杰断然拒绝道。


   闻言,小莲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肆了,一双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规矩地乱动。


   你就给我检查一下又能怎么样,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样吧,既然你要检查。


  而且你还是一个女孩子,那我就找一个女孩子来帮你检查吧。


  说着,就要打电话给袁小玉。


   小莲看着祝少杰的动作,一下子急了,她是过来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检查身体的,要是被人发现了可不好了,想到这里小莲脸色立马变了。


   我想起我家里还有一点事,下次再约,下次再检查。


  说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着小莲的背影,摇了摇头。


  她估计是再也不敢来自己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来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赶到祝少杰的面前。


   没什么,刚刚有个女患者要检查,本来是叫你过来帮她检查的,既然她已经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觉。


  说完,眼闭着就要走回卧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顿住了,有什么明天说不可以吗? 我就要今天说。


  袁小玉的态度显得很强硬。


   好吧。


  祝少杰无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对面,说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 嫂子和好吗?你们还能在一起吗?我是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在一起。


  说着,袁小玉又顿了顿,嫂子,这几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整日以泪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着袁小玉,像是想要透过她看出什么,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小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既然她当初放弃了我,选择和你哥结婚。


  那么她现在所承受的,就是结果。


  万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惊讶地望着祝少杰。


   我打算,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后,就离开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来就医本来就是为了秦美丽,而她现在嫁人了。


  虽然成了寡妇,但是,到底不是属于他的了。


   夜里的时候,祝少杰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头低下枕着鬼医十三针,可是脑海里还是在想着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这里不仅是寡妇们自己的丈夫会暴毙而亡,同时也不允许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陈医生一样。


   “那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到时候你要是不还,可别怪我不客气,虽然杀人做不到,但是让你们缺胳膊少腿还是可以的。


  ”     王大伟撂下狠话后,带着手人直接离开了李家。


      张大龙看着 张翠花他们三人,眼里有着深深地恨意,特别是张翠花。


      如果她要是答应了王大伟的婚事,自己就不会挨打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从王大伟那里获得更多的钱。


    “你这个贱人,给我等着!”张大龙暗暗的骂了一句,然后一瘸一拐走了。


      看着王大伟他们一走,张翠花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手里的剪刀也掉到了地上。


      李海连忙跑去房间拿了药棉出来给张翠花止血。


      “嫂子,你以后别在这么冲动了,大不了我们报警好了。


  ”    “没用的,就凭王大伟他爹的关系,只要不出人命他都能摆平。


  ”    张翠花知道之前也出了人命,王大伟他爹都给摆平的事,所以也不想事情闹大。


      “兔崽子,谁让你答应帮忙还钱的,你拿命去还?”    罗 桂花走到李海身边,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看着满身伤痕的李海。


      “妈, 海子也是帮我,这个钱我会想办法的。


  ”张翠花走到罗桂花面前,低头说道。


      “ 你个扫把星给我闭嘴,要不是你我们家会这样?这件事我是不会管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罗桂花狠狠的推了一把张翠花,对着她怒骂道。


      “妈,你干什么?这不是嫂子的错!”李海在后面接住了快要摔倒的张翠花。


      “这是他们张家的事,跟我们家没半点关系,你也不能管!”    看到李海还在帮张翠花,罗桂花气的胸口疼了起来,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胸口。


      “妈,嫂子是我们李家的人,才不是张家人。


  ”    李海可是一直把张翠花当成自己家人看待的。


      “兔崽子你是被她吸了魂魄吗?你要是真想女人了,就好好赚钱自己娶个媳妇回家!”    罗桂花气的头昏脑涨,仿佛一下老了十几岁,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


      张翠花此时一脸苍白,不知道是流血过多造成,还是被罗桂花的话刺激到了。


      “海子,你受了伤,等会还是去卫生所检查一下吧。


  ”张翠花看着遍体鳞伤的李海,心里一阵刺痛,都是因为她才受的伤。


      “嫂子我没事,妈的话你别在意,她的脾气你知道的,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不用操心。


  ”    李海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也是犯愁,他也没什么手艺,怎么去赚这10万?    “放心,我不会生婆婆的气的,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    张翠花最终没有再拒绝,她知道李海的个性,不想伤他的自尊心。


      李海看着张翠花走了后,整个人的精神也放松下来,觉得浑身上下骨头和散了架一样疼痛。


      自己擦了点药油,想着王大伟踩在自己脸上的画面,心里恨得牙痒痒,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要双倍奉还给他。


      中午李海也没什么心情,随便做了几个菜便去叫她们出来吃饭,等了半天罗桂花也没有出来。


      李海不放心推开门进去一看,只见罗桂花躺在床上,一只手捂住胸口,满脸的痛苦之色。


      “妈,你怎么了,别吓我呀。


  ”李海心里有点害怕,握着罗桂花的手说道。


      “怎么了?还不是被你们给气的!”罗桂花有些气急的说道。


      “对不起,妈,我只是不想嫂子有事。


  ”李海看到罗桂花的样子,一阵心疼。


      “哎……”罗桂花看到李海的样子,也不好受,心也软了下来,“我只是老毛病犯了,刚吃过药,家里没药了你去帮我开点药。


  ”    “妈,你先好好休息,我这就去给你开药。


  ”    李海心里过意不去,明白罗桂花完全是被自己气成这样的。


      他也没心情吃饭了,和张翠花打了声招呼就往卫生所走去。


      走在路上遇到两个村名走了过来,看李海的眼神也是带着玩味。


      “哟,这不是海子吗。


  ”    李海压根就没心情理会他们,继续往前赶路。


      “嘿嘿海子,你嫂子这么极品,味道肯定不错吧,玩起带是不是也很带劲呀…”    “对啊对啊,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李海你嫂子到底好不好吃啊,哈哈哈哈”。


      说着他俩就笑了起来。


      “放你妈的狗屁,老子干死你们。


  ”李海直接冲了过去。


      那两人看到李海真要打人,赶紧跑了。


      李海也没追,只是想到嫂子以后出门,会有更多的闲言闲语,眉头就皱的更紧。


      来到卫生所门口,李海正准备走进去,却发现大门紧锁。


      他伸手准备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对男女的吵闹声,当即隔着窗户看了过去。


      “王大伟,你疯了吗?我男人回来了一定把你打死!”    此刻的孙美丽,全身只剩下了一套紫色内衣,人倒在病床上不停的后退,一脸的惊慌之色。


      “嘿嘿,你吓唬别人可以,吓唬我没用,你信不信老子当着你男人的面,让你欲仙欲死。


  ”    王大伟竟全身光的,淫笑着看着孙美丽。


      李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想到王大伟这么胆大,主任的老婆他都敢碰。


    “啊,不要,王大伟你个畜生,你放开我。


  ”    孙美丽虽然平时够骚,但是也是要看人的,对于王大伟她是打心底里鄙视。


      “你叫呀,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


  ”王大伟直接朝着孙美丽压了过去。


      “啊,啊,不要,你,你放开我。


  ”    孙美丽嘴里虽说讨厌,但是就这么挨着王大伟,本能的起了变化。


      “嘿嘿你个骚货,上边说不要,下边可是比你诚实的多呀。


  ”    王大伸手一摸,然后然后把手指放进了嘴里。


      “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孙美丽身上反抗不了,只能嘴上叫骂。


      此刻的她只期待着有人经过,把自己救下来。


      “好了,我们玩点更刺激的吧。


  ”王大伟淫笑着,然后伸手拉孙美丽最后的那点障碍。


      刹那间春色盎然……    外面的李海看的喉咙发痒,那里也早早就抬起了高傲的头。


      王大伟突然转身,从旁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竟要对着孙美丽拍摄照。


      “王大伟你要干嘛?你个混蛋你还是不是人?”孙美丽这次真是害怕到了极点。


      对她来说被王大伟玩了也就是一次的事,但如果被拍照在被他威胁,那这辈子就完蛋了。


      “嘿嘿小骚货,我要把我们的第一次,拍成视频留作纪念呀。


  ”    王大伟打开摄像功能,直接放在了一旁,直接对着病床上拍摄。


      “畜生,你个畜生。


  ”孙美丽看着王大正在一点点的接近,拼了命的挣扎起来,对着王大伟的手就是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你个婊子,你敢咬我,老子弄死你。


  ”    王大伟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然后收回了被咬的手臂。


      看着上面一道血口,王大伟更是兽性大发,连续两个耳光甩了过去。


      孙美丽被打蒙了,嘴角带着血丝,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知道今天逃不出王大伟的魔掌了。


      “嘿嘿,小骚货你敢咬我,等会我把视频拍好了就发到网上去,让你出出名。


  ”    王大伟越来越兴奋,看着这诱人的身躯,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好好品尝一下。


      想着王大伟给自己家造成的伤害,李海就一肚子气,必须破坏王大伟的好事。


      “王大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做这种缺德事!”    李海大吼一声,然后跳起来对着大门踹了过去。


      农村的大门本就没有多结实,李海力气又大,一脚就踹开了。


      王大伟本都准备开始了,突然被外面的喊声吓了一跳,等顺着声音看去的时候,就看着李海冲到自己面前。


      “强、海子,救,救我。


  ”孙美丽看到李海进来,连忙推开了王大伟。


      “王大伟你个畜生,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都做的出来!”    李海一脚把王大伟给踹下了病床。


      “啊,李海又是你小子,你给我滚,别多管闲事!”    王大伟吃痛,连忙退到了一旁,看着气势汹汹的李海。


      “你还不给我滚,信不信我现在把村民叫来看看,你说他们看到你这样会怎么对你?”    李海也知道王大伟不好惹,想着破坏他的好事就行了。


      看着王大伟被李海给吓到了,孙美丽连忙穿上内衣,扑到李海的怀里痛哭起来。


      “嘿嘿,我说你怎么(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这么好心,原来你们也有一腿是吧?”王大伟嘲讽道。


      “放你妈的狗屁,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卑鄙下流吗?”    李海直接把孙美丽扶到一旁,拿了病床上的被子给她披了上去。


      “我可没你这么下流,专门喜欢搞破鞋,先有李玉兰,现在又来了个孙美丽,最厉害的是你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    王大伟一边嘲讽,一边大笑起来。


          “你再说一次看看!”李海的双眼赤红,一步步的朝着王大伟走去。


      “你要干嘛,我说了又…”看着李海凶神恶煞的样子,王大伟也有点怕了。


      现在身边可没带帮手,他又打不过身强体壮的李海,被打了也是白打,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孙美丽慢慢缓了过来,抽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突然跑到病床上拿起了还在拍摄的手机。


      “你个婊子,你给我放下。


  ”王大伟一看手机被拿了,立马激动的要冲过去。


      “你给我回去。


  ”李海直接一脚又把王大伟给踢了回去。


      孙美丽立马把里面的摄像记录删了个一干二净,这才把手机丢给了王大伟。


      “王大伟你还不滚?我现在就给你村长打电话,看他是不是同意你这么做?”    李海说着就拿出手机准备拨打。


      “你有种!你们两个狗男女给我等着瞧,总有一天我要你们好看!”    王大伟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叫骂着离开了卫生所。


      看着王大伟离开,孙美丽一脸娇羞的跑回了办公室,片刻后穿着白大褂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衣服早被王大伟给撕破了,此刻白大褂里面只有内衣而已。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renatosex

下一篇: analdildo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