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ipx324

发布于2021/8/8 18:21:29 阅读 15
ipx 324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 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个澡,我就收拾东西,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结果,就 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门忽然开了,接着婷姐和 陈泽华走了进来。


  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身体笔直,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


  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说:“ 叶飞,我是为昨天 的事情,专程来给你道(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歉的。


  不瞒你说,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谁说都不听,长大还这样,我们都很头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肯定不敢再乱来了。


  ”陈泽华事业有成,为人处事方面,也足够圆滑通达,我就是心里有气,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踏入社会,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别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背景,如果没有,即便你被别人打死,也没有人可怜你。


  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说 陈总,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哪能让你赔礼道歉,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陈泽华将东西放下来, 笑着说:“叶飞,你虽然比 刘军年轻几岁,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记恨他就好,我麻烦不麻烦,都是次要的。


  ”说到这,陈泽华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问:“你这是?”这时,婷姐也凝眉看着我。


  我说:“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想换个环境。


  陈总,那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着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没影了。


  “叶飞,等等。


  ”陈泽华忽然叫住我,“看来你心里还记恨昨晚的事情呀,这也不能怪你,换做是我,我也过不去这道坎。


  叶飞,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还缺个 领班,虽然是个小职位,但却少不了,我想来想去,决定让你当这个领班,你看可以吗?”让我当领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陈总,这算对我的补偿吗?”陈泽华愣住了,显然没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破,几秒后,笑着点头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比较看中你这孩子,年轻人嘛,就应该多给点机会。


  叶飞,你不会不答应吧?”我沉吟不语,目光滑过婷姐的脸,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复杂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下,有一丝隐隐作痛。


  我说:“陈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拒绝呢,我在这里先谢过陈总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陈泽华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所以我答应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对一个没钱活下去的人来说,重要吗?陈泽华点头说:“好,这样最好不过。


  那你先休息几天,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说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来我依然拖着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间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点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 莉莉召集所有服务生,当众宣布了我当领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务生散尽后,夏莉莉笑着看着我说:“二十岁就当上领班,前途似锦呀,咯咯。


  ”夏莉莉穿着黑色的短裙装,美腿穿着肉色丝袜,打眼一看就像没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翘,丰满中不失弹性,腰肢纤细,胸部又特别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


  说话间,她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好像具有灵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赶紧摆手说:“夏经理,您就别调侃我了,以后还望夏经理多多关照才是。


  ”夏莉莉说:“我只不过是陈总手下的一名员工而已,哪有能力关照你呀,不过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去喝两杯?”我昨晚喝高了,现在闻到酒味就有些作呕,只好笑着谢过。


  “那行,以后有机会再喝。


  ”说完,夏莉莉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看着她那丰满的身体,我居然有种原始上的冲动。


  晚上八点多,酒吧迎来了客流的高潮期,几乎所有包厢都坐满了。


  不久,一个叫李兵的服务生过来说,有桌客人找我,让我过去一下。


  走进包厢,我才看到是昨晚动手打我的刘军,这家伙怀里搂着一个女人,正是叫莹莹的那个女人。


  除此之外,还有两三个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较另类,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睁,看到是刘军找我,气就不打一处来,说:“几位,有什么吩咐?”刘军扔掉烟头,一巴掌拍在莹莹的屁股上,说:“去,给飞哥道歉。


  ”听到这话,我诧异地皱了皱眉,给我道歉,这个刘军到底想干什么?莹莹扭扭捏捏地走过来,看着我说:“飞哥,昨晚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莹莹化着淡妆,穿着吊带和短裤,将火辣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面无表情地说:“用不着,只要以后别再给我找麻烦,我就烧高香了。


  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说着,我就准备走。


  哪想到,莹莹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说:“飞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说明你还记恨我。


  ”刘军也站了起来,给那两三个社会青年介绍说,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起的叶飞兄弟,以后但凡叶飞有什么麻烦,哥几个都得想尽一切办法帮忙。


  刘军的话,让我更加迷糊了,这家伙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叶飞,你就坐下来,陪哥几个喝几杯吧,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没准咱以后还能成为好兄弟。


  ”说话间,刘军就过来拉我,还说如果领导怪罪我喝酒,就说是他刘军的意思。


  我推辞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几杯,末了莹莹点了首歌唱起来,我忍不住问刘军,是不是陈泽华让他来给我道歉的,刘军冲我一笑,说道:“舅舅倒是说过,不过我来找你也不全是因为我舅。


  叶飞,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个漂亮女人,是你姐?”  我偷看水杯,药丸已经彻底化开,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罢了,让俺下地狱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举起,笑道: 村医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医接过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轻轻放下。


     我不渴,一会儿再喝吧。


  村医一笑,看向门框,示意我该走了。


     我心中着急,村医不喝水,我咋能放心离开。


     村医,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开始列举各种症状。


     村医不口渴,俺就与他说话,一直说到他渴为止。


     绞尽脑汁,我列了许多症状,与村医说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祷。


     村医瞄了眼水杯,却又把目光移开,我心灰意冷,像没气的皮球,但还强打精神与村医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医眼睛一亮,兴奋道。


     什么病啊?我有气无力回,症状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对才怪。


     心病。


  村医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对吗?放心说吧,这里没什么人。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气势。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说,和你说了,这计划就泡汤了。


     看村医炯炯的 眼神,我无所适从,感觉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话应对。


     还没想好时,村医眉头一皱,浑身开始颤抖。


     他站立不稳,跌在椅子上,用手捂着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医,你咋了?   心脏病。


  村医有气无力道,你去里屋取药,床头有个小瓶子。


     人命关天,我不敢怠慢,赶紧跑入里屋。


     床头果然有个小瓶子,我取出来,又递给村医。


     村医感激的看我,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艰难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药。


     我 脸色一惊,来不及思考,赶紧把水杯打飞。


     &ldquo(儿童智力故事);咔嚓一声,杯子碎在地上。


     村医正心脏病发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药水,万一刺激过度,可就一命呜呼了。


     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医脸色一变,惊讶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儿派……派来的。


     他为人精明,看见那个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万块长翅膀飞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儿闯入,兴奋道。


     她的到来,是实打实证据,我脸色难看,知道没法辩解了。


     我和王妮儿约定,只要村医喝药,就把杯子打碎,她听到声音进来。


  谁知道半路冒出一桩心脏病。


     王妮儿神色兴奋,慢慢也察觉不对,她看手捂胸口的村医,惊呼道:他怎么了?   心脏病发作,我不敢让他喝药,怕害死他。


  我脸色难看,无奈道。


     王妮儿感激看我一眼,柔声道:谢谢。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几分果断,取出一颗药,喂入了嘴里。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王妮儿吞服掉春药。


     他不吃药,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看我难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儿果决道,她找了一杯水,开始给村医服救心药。


        村医艰难抬手,把药推开。


     你宁愿死,也不肯要我吗?王妮儿身体僵硬,恨恨道。


     村医脸色苍白,无力再说一个字,但他坚决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我看这对虐恋,心思有些复杂。


     王妮儿脸色一变,突然用力掐住村医嘴巴,把药塞了进去。


     我这辈子,缠上你了,你别想跑。


  眼里有了水雾,王妮儿咬牙道。


     村医神色虚弱,大口喘气,药物已进入他喉咙。


     玉手轻移,王妮儿抓住村医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弯下腰,开始亲吻村医。


     村医身体还虚弱,无力拒绝王妮儿。


     我兴趣索然,马上能得到五万块,却有些不开心。


     扭头转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检查完了,怀孕三个月。


  门外,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我脸色一变,再听到芹儿声音,神色复杂。


     村医和王妮儿脸色,比我复杂几倍。


     王妮儿脸色惨白,像失血一样,僵硬在原地。


     我意识到话语内容,恍然一惊,村医 老婆怀孕,已经三个月了。


     神色难看的望王妮儿,对方老婆怀孕,她再插足,就是三个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恶,还伤害一个孩子,简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儿脸无血色,浑身颤抖。


     她艰难的松开手,脚步一晃,跌在我怀中。


     我忍不住了,你带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热气息,王妮儿颤声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拉着村医老婆,正开心的进门。


     看见屋内景象,村医老婆脸色一变,冲到村医身边,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儿眼珠瞪起,看见我抱住王妮儿,一脸醋意。


     我头皮发麻,感觉事情一团糟。


     嫂子,你别担心,村医心脏病发作,已经吃下药了。


  我安慰道,见村医老婆怀疑望王妮儿,我干笑一下,解释道:妮儿中暑,村医生病,我们就不输液了。


     王妮儿呻吟一声,肌肤冒汗,越发虚弱了。


     我担心王妮儿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张嘴,想说什么。


  但村医老婆招手,芹儿,你搭把手,帮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儿弯腰,与村医老婆忙活起来。


     我抱王妮儿离开,她已经忍受不住,手指开始乱摸,嘴唇也在我脸上乱亲。


     这旖旎场景,却让我有些着急。


     她亲我,俺当然乐意,但这是大街上,影响太不好了。


     我面皮发烫,忍受冲动,抱着王妮儿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无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讨不到媳妇了。


     一进屋,王妮儿整个人贴在我身上,开始撕扯两个人的衣服。


     我心脏乱跳,暗道终于能借种了。


     深吸一口气,我主动脱衣服。


     门外传来响声:刘二憨,你给我出来。


     我身体一呆,是芹儿的声音。


     看了眼王妮儿,我把她放在床上,还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儿。


     王妮儿脸色虚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门外,芹儿气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恼看芹儿,姑奶奶,王妮儿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儿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紧的。


  她还能比我重要?芹儿生气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头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顾好她,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现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儿撒娇,开始耍无赖。


     我闻言有些生气了。


     难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吗?我捏紧拳头,失望的看芹儿。


     芹儿眼睛红了,哽咽道:你凶我?为了别的女人凶我?我走了,你不追过来,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转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张了张嘴巴,郁闷甩头。


     要是追上芹儿,以芹儿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儿吃了药,我不管她,她肯定会出事的。


     叹了口气,我深深看一眼芹儿方向,转身回了屋。


     王妮儿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烂,玉体从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凉水。


     没用的。


  你过来,把我要了。


  王妮儿有气无力,勾人眼神注视我。


     我心里一颤,这是她头一次,主动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颤抖身体,朝王妮儿靠近。


     王妮儿肌肤白嫩,整个人贴过来。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凑上。


     我亲吻王妮儿,感受她嘴唇津液,身体飘然了。


     她发育成熟,像熟透的苹果,能与她爱恋,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儿的爱抚下,很快脱光了衣服。


     眼神闪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儿抱上床。


     在春药催动下,王妮儿格外风骚。


     她玉手滑动,在我身上抚摸。


     眼神魅惑,王妮儿勾人望我,露出娇羞笑容。


     来不及反应,我便看见王妮儿低下头,趴在我胯间。


     我整个人飘然起来,享受王妮儿的嘴唇。


     她技术极好,我身强体壮,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儿娇叫一声,我把她压在了身下。


     刺激的战斗来临,我像英勇的将军,奋力冲杀。


     王妮儿水蛇一样,用娴熟的技巧,带给我极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纵少妇,用尽全力释放。


     罪与恶,爱与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间交融在一起。


     床铺上到处是爱欲的痕迹,我快乐极了。


     春风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儿动人呻吟中,我们两人达到了巅峰。


     药效散开,王妮儿昏睡起来。


  我懒懒趴在她身上,十分满足。


     眼神发光,我开心的想,要是王妮儿怀上,五万块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儿,我像看到一堆钱币,幸福进入梦乡。


     梦里,我做了一个噩梦,王妮儿和芹儿都恨恨望我,一脸的失望。


  她们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惊中,走入了别人怀抱。


   不要走,不要。


  我惊醒了,浑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欢芹儿,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却辜负了她。


   我的手一动,胳膊肘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十分有弹性的东西,我侧头看去,竟是一丝不挂的王妮儿。


   王妮儿侧身趴在我旁边,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却是清晰可见。


   我这才忽然想起了我们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儿爬在我胯下,她那灵活的香舌弄的我几乎飞向云端。


   第一次给了这样的尤物,我还是赚到了。


   王妮儿呼吸均匀,只是脸上还有些红晕,可能是那还未散尽的药效。


   她半趴着睡着,要最好的风光都给遮挡在身下了,不过胸前的大白兔却由于挤压,露出来了一个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这手感,爽极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红印子,这肯定是我情动时给她种下的草莓。


   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把王妮儿给办了,五万块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着她睡一会,软玉温香在怀,就算是一会儿我要被她碎尸万段也不亏。


   可我的手还没碰到王妮儿,我眼前就浮现了今天下午时芹儿看着我那一副嗔怒的样子。


   我得赶紧去哄哄芹儿了,现在我生怕芹儿一生气同意了 村长给介绍的婚事去。


   屋子里没开灯,昏暗暗的,我循视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我的内裤。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内裤上,也正搭着一条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内裤。


   我用两个指尖捏起来看了看,咦,这想必是王妮儿为了村医特意穿上的,整个内裤才巴掌大点,除了兜那一块地儿,其他的都没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儿那么着急,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把这小内裤放在了床边,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来,就赶紧穿上衣服走了。


   我刚出门,正好碰上村长要进门,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白白净净,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长相也确实算得上仪表堂堂,可是长的还行,却不代表人品也行。


   这不是村长家那个侄子吗? 看起来他们这是在商量跟芹儿结婚的事呢! 芹儿她爹一向都比较倔强,如果是芹儿自己不想嫁给村长侄儿,那她爹绝不会答应。


   再加上村长拿帮芹儿她爹开店的事作为筹码,芹儿她爹更是铁了心。


   不行,我得赶紧去看一看芹儿。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们打照面,这小子从小我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给他表姐借种,那岂不是要被他笑死,还要被他传的人尽皆知了。


   我赶紧跑到村长家屋后,从院墙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儿家,可是没想到芹儿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个人。


   这傻丫头,会去哪儿呢? 我正准备转身离开,芹儿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没事就别老来找俺家芹儿了,俺家芹儿都是有婚约了人了,你大小子一个,传出去对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刚才村长带着他的侄子过来,都已经商量妥当了。


   我回头就看到芹儿她爹一脸愧疚的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旱烟袋。


   叔,你这老烟叶不好抽,赶明儿俺给你卷一袋新的。


   说完我就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来。


   我只是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可其实心里却很难受。


   我也只是不想让芹儿她爹觉得我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直纠缠着芹儿不放。


   不然他就该厌恶我了。


   可瞧这样子,芹儿难不成真的要嫁给村长他侄子了? 我这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们这场婚姻,村长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从小都跟明镜似的,就算芹儿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这件事,还是得拜托王妮儿了。


   我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说笑笑的。


   我有些纳闷,我家都已经算是村子里最穷苦的人家了, 婶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谁也没往我家跑,今天咋还有人来呢? 我一进屋子,就看到芹儿正坐在那里跟婶子有说有笑的。


   芹儿,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诧异。


   芹儿翻了个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儿能来,我就来不得了。


   哎呀,芹儿,你明知道俺不是那个意思嘛!我见芹儿不快,就赶忙解释。


   一听芹儿提到王妮儿,我有些心虚。


   婶子,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饭了,等我闲着没事了,我再来给您解闷。


   芹儿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了。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婶子,发现婶子正在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还对我示意让我赶紧追出去。


   婶子是看着我跟芹儿长大的,我们俩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赞同。


   芹儿,芹儿――眼见她要走,我就赶忙追了出去。


   可芹儿走的路,却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儿,你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这么晚了。


   我一路喊着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着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经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这么晚了,芹儿却一直朝着后山过去。


   终于走到山脚的地方,芹儿停了下来。


   二憨哥,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王妮儿了?芹儿嗔怪。


   你这说的什么话?芹儿,俺这心里从小到大就只装了你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跟芹儿从小一起长大,原本我从小就喜欢她的。


   那你咋还那么护着那王妮儿?今天下午不过中暑了还这么担心她? 我一听就知道,芹儿这是吃味了才不高兴了。


   你快说,你们俩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nickiminajporn

下一篇: kmhrs00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