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bikiniadultmovie

发布于2021/8/3 19:46:24 阅读 33
bikini adult movie


本文来源:( 南方周末)“这么多年,我栏目不换、老公不换、车也不换,可能骨子里我就不是一个寻求变化 的人


  ”—— 一丹我们当然需要打老虎,但是打老虎也需要条件;你还得问问自己,你是不是武松。


  ——敬一丹我们已经结婚33年了,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所谓的大款呢?我认识我先生的时候,他是一个党校老师,教经济学的。


  我后来还偷偷听了他的一堂课,他正在讲一把斧子换五只羊,讲货币的产生。


  ——敬一丹“我现在有点倒计时心态。


  每次进直播间我都会想这是倒数第多少次。


  ”敬一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叫“珍惜”。


  熟悉她的人都叫她敬 大姐,她也觉得这是最好的称呼。


  2015年4月,敬大姐要满60岁了,要从央视退休了。


  20年前《 焦点访谈》开播,敬大姐一年后进驻,19年来都没有离开过《焦点访谈》的主播台。


  “大家一看这张要出事的面孔,我还能去做什么 节目呢?”敬大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59岁敬一丹首谈富豪老公:结婚33年不是 改嫁19年前,打动敬大姐加盟最关键的原因是:居然能在国家电视台黄金时间每天播出一个 舆论监督的节目。


  “《焦点访谈》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栏目,它就是为了让人民保持痛感。


  ”敬大姐说,别人是“刺痛”,她选择“隐痛”。


  2014年初,《焦点访谈》曝光东莞色情服务业,当期节目的主持正是敬一丹。


  她走进演播室,看到大屏幕上,一排女孩儿站在那儿等待挑选,坚决要求换掉镜头;即使要用,也必须打上马赛克。


  当她确认看不出面目之后,才开始录制这期节目。


  “她们是这个事件的最末端,我们挖这事的根源,你不能最后打在这些女孩子身上。


  ”敬一丹强调。


  但是节目出来后,有的镜头并没有打马赛克,经营者有的反倒给打了马赛克。


  “那些女孩不是更应该保护吗?这件事让我特别难过。


  ”敬一丹对南方周末记者反复强调自己的难过。


  “你的每一个镜头,都可能会影响这个人的命运。


  ”敬大姐20年里,心里一直存着这个“分寸”。


  59岁敬一丹首谈富豪老公:结婚33年不是改嫁退休后的敬大姐也会很忙,2014年9月开始,她将在北京大学开课,继续她的中国传媒大学兼职教授,长期给国家部委领导干部培训班和新闻发言人培训班上课。


  “我是一个广播人,从看不起电视到加入电视,然后到电视的巅峰;在快要退休的时候,互联网崛起。


  特别有意思的过程。


  接下来怎么面对互联网这个强大的对手,让白岩松、水均益他们去对付吧。


  ”2014年7月21日,在北京央视旧台址附近的一家宾馆,敬一丹接受了南方周末的独家专访。


  “舆论监督节目居然能出现在中国电视上”南方周末:白岩松说,敬大姐狠不下心来,这是误解吗?敬一丹:不是误解,很多同事都觉得我心太软,我确实缺少一点锐。


  白岩松、柴静,还有更多的记者,我们很多同事很有锋芒。


  《焦点访谈》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栏目,我们这一行就是为了让人保持痛感,对社会机体是不是健康保持警觉。


  痛感有刺痛,也有隐痛,我可能就属于那种隐痛。


  我虽然没有那么锋芒,但也不是让人轻松的人,很多人都说,一看你就皱着眉头,好像有多少沉重似的。


  可能一个栏目,刺痛、隐痛都需要。


  59岁敬一丹首谈富豪老公:结婚33年不是改嫁南方周末:当时孙玉胜是怎么说服你去《焦点访谈》的?你当时是铁饭碗,他们是临时工。


  敬一丹:今年是《焦点访谈》开播20周年。


  我是《焦点访谈》一周年的时候加入的。


  筹备时,孙玉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话非常平实:现在准备办一个栏目,舆论监督性的,在每天《新闻联播》之后的黄金时段播出,想到了两个主持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北京电视台的方宏进,你考虑一下。


  这个短短的电话,给我提供了几个特别重要的信息,最让我兴奋和意外的是,国家电视台居然能在每天黄金时间播舆论监督。


  在这之前央视有点舆论监督色彩的节目是《观察与思考》,一周一次,有时候还要断顿,遭遇各种各样的阻力。


  那时我在《经济半小时》,做的也都是深度报道,也参加过《质量万里行》,典型的舆论监督节目,但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个栏目天天播出,这是什么力度?我那时候还不认识方宏进,我暗自比较了一下,我们两个人有相似的地方吗?为什么会首先想到的主持人是我和方宏进呢?59岁敬一丹首谈富豪老公:结婚33年不是改嫁没有下决心最重要的理由,是当时我正在办《一丹话题》,《一丹话题》是赵化勇点的题,当时他是经济部的主任。


  这里链接一下,当时我想办一个小节目《黄金书屋》,介绍经济界学人、经济类的书,好像一个书屋女主人那样。


  我和赵化勇谈这个想法,他说,你可以办《一丹话题》,你适合办言论性节目。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你适合什么,那是赵化勇对我非常重要的点拨,是我职业生涯中得到的非常重要的建议,于是就有了《一丹话题》。


  南方周末:但你还是去了《东方时空》。


  敬一丹:那时《一丹话题》正在办的过程中,就好像一个小婴儿,不能一下子就撒手。


  我一边办着这个,一边就注意着孙玉胜他们的准备。


  《东方时空》(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是一个孵化器,它一开办的时候,我们全台的铁饭碗都在关注,《东方时空》会是什么样子。


  开播那天,我是早上上了闹铃起来等着看的,那个时候早晨完全没有看电视的习惯,早上上了闹铃看电视这是第一次。


  59岁敬一丹首谈富豪老公:结婚33年不是改嫁刚播出的时候,先放一个《东方晨曲》,一个鸽子飞过来,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情景,一大早我们家就我一个人起来了,看着电视,我当时还不能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瞬间,但是我就分明觉得,和我们平常办的节目很不一样。


  后来再办《焦点访谈》,我就会想象:会是怎样的。


  南方周末:和你的判断有出入吗?敬一丹:我记得《焦点访谈》第一期,并不是我预想的舆论监督节目,很稳重地在谈国库券的发行,挺中性的。


  我观察了很久,它唤起 了我:这是央视黄金时间的舆论监督节目,如果我能身在其中,那真是赶上了。


   我叫谢正依,刚生出来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医院门口。


  幸好被我的养 父母收留,否则早就冻死街头了。


   养父母是一对憨厚的农民,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比我大六岁,我俩便以哥弟相称。


  在养父母家度过了欢乐的十六年后,我去了省外读高中,而哥哥则学成归来,在村里当了村官,又讨了老婆生下个女儿。


  就在我准备努力学习,回报父母的时候,他们却在镇上被一个富二代给撞死。


  那人的父母连夜找到我家,给了我哥哥一百万,才将这事压了下去。


  我得到消息后怒不可遏的冲回村里,可事情已然落定,无法改变。


  况且哥哥为了给他女儿上学读书,也花了不少钱,他对我再三做哀求,我才放弃追究。


  可也看破世事,不再回去读书,带着哥哥给我三十万离开了村子,四处流浪。


  天南海北,花天酒地的逛了几个月,钱也花去了一半。


  有一天我喝醉酒后走夜路,半路冲出来几个人要抢劫,打了我一顿,我宁可不肯交出钱去,就在危在旦夕的时刻,一个老道士冲出来把歹徒们打跑,救了我一命。


  他见我沦落天涯,很是可怜,就把我带到了附近苍翠山上的道观里,又熬药给我疗伤。


  我送他钱,他也不要,说了一番‘人生苦短’之类的大道理后,就让我留在道观里,做了他的徒弟。


  他其实也不教我什么,就让我给他干活,作为回报,他每隔一天就会熬制一种特殊的药让我喝下,说是可以强壮 身体,对男女合欢之事也有辅助的奇效。


  过了一年,老道长留下一封信离开了,信中将那药的配方给另外,让我按时服用,等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能下山去了。


  转眼又过三年,我已然是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


  也不知是否那药起的效果,现在的我身高提拔,面容英俊,星目剑眉,有时望着道观后院里的那口古井,我甚至会对自己的倒影发痴,真是太帅了!至于我的 小兄弟,也确实粗壮坚硬,只可惜一个人在山里待着,实在寂寞,它再威武也无用武之地,好几次差点憋不住冲下山去。


  这一天,便是我的二十岁生日。


  天刚亮,我就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吃了特意准备的野味当早餐后,我收拾好行囊,仰天疾呼一声,“花花世界!我回来了!”下了苍翠山,我一路南行,到了附近镇子后坐车先去了县城倒车,然后又坐大巴颠簸了五个小时,才终于回到了我长大的地方,‘望龙村’。


  望龙村在望龙山上,虽然环境怡人,但条件十分的艰难,交通不便,村里自然穷困无比。


  坐着摩的来到望龙山边,那司机说什么也不肯给我送上去了,说这山路泥泞难行,怕把摩托车干报废了。


  到天将黑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村子口。


  在村口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心中充满了怀念,这就是我梦里的故乡啊。


  走进村子,借着路灯找到养父母的家,我犹豫一番后,正要敲门,那门却吱嘎一声,自己开了。


  “你是?”开门的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少妇,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略显丰腴,但样貌极是精致,可说是风韵犹存,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正依?谢正依?”“嫂子!你还记得我!”我和嫂子其实相处不多,可她却还能记得我,让我着实有些感动。


  嫂子点点头,将门让开,与我一起进到屋里大堂中坐了下来,她眼睛有点湿润,“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哥总让我打听你的消息,可是一个女人能有啥能耐呢?”我听到这话,心中有点沉,当初若是不是哥哥贪财,我也不至于赌气离开。


  他如果想找我,亲自找就是了,何必让老婆替他帮忙,难不成还怕找我会耽误了他的仕途?嫂嫂见我脸色发阴,摇头叹气,“正依,别怨你哥了,他并不是贪钱,只是想给美洁找一个好学校,你走后,他一直很愧疚。


  况且···”嫂嫂说着,眼泪滴落下来,“你哥去年因为犯错,已经被抓去坐牢了。


  ”“坐牢?我哥怎么了?”我大惊,毕竟是兄弟,急忙发问,嫂嫂才告诉我,哥哥收受贿赂,被人举报了,要蹲六年的牢。


  “嗨!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你刚回家,嫂嫂给你做点吃的去。


  ”嫂嫂说着,急忙向厨房走去。


  正这时,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梳着马尾辫,眉眼和嫂嫂颇为相似,应该是他们的女儿, 谢美洁


  嫂嫂年轻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谢美洁打小也是个美人坯子。


  只是我离开的时候,她还才是12岁的丫头,这四年过去了,想不到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了,我差点不认识她。


  她看到我先是一愣,脸上有些警惕,但旋即发觉我有点眼熟,再加上我这颇为不俗的外貌和迷人笑容,她打消了不少警惕,笑声问道,“你是谁呀?”“美洁,他是你谢正依叔叔,快打个招呼,去给他倒杯水!”嫂嫂从厨房走了出来,对女儿道,又皱眉,“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之前还准备出去找你了。


  ”谢美洁喊了我一声‘叔叔好’,又低声道,“在学校做了会儿作业。


  ”说完像怕嫂嫂再问,急忙把书包放到一边,给我倒了杯白开水来。


  记得以前哥哥当村官时,家里常备茶叶来招待客人,想不到现在却只有白开水,估计他坐牢后,家里也没什么客人来了。


  我谢过美洁一声,一边喝茶一边唏嘘着。


  “叔叔,我还记得你呢!”谢美洁打量着我道。


  我喝着水,笑了笑,“是吗?记得我什么?”“你带我去后山摘过野果子,去河边钓过鱼。


  ”听着她的话,我陷入往昔岁月中。


  时光如此美好,只是永远无法停留。


  过了一阵,嫂嫂做好饭菜端上来了,我也确实饿了,当即大口吃了起来。


  “正依,慢点吃,锅里还有呢!”嫂嫂见我吃的香,她也很开心,不停给我夹着菜。


  吃过饭,嫂嫂让美洁去做作业,以备高考,她则去厨房洗碗。


  我也过去帮忙,她就问我这几年去什么地方了。


  我便把这四年多的时间经历,和嫂嫂说了一遍,她听完后欣慰的点点头,“和一个老道士过几年也好,就当修身养性了,总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苍翠山的道观里,猛地惊醒,才想起我已经回到故乡了,不由欣慰。


  过了会儿,我又睡了过去,但很快又被一阵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发现我不止想尿尿,连下身也硬如钢铁,想起刚才做了个梦,梦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张床上,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该死!怎么会做这种梦的?我暗骂自己一声,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但因为下体挺直着,便弓着腰行走。


  因为刚醒来,睡眼朦胧,走到卫生间时发现灯亮着,也没多想,推开门就拉开了裤子,小兄弟蹦了出来。


  “啊!”卫生间里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惊,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细看,却见嫂嫂正在卫生间的蹲坑上,穿着一身简薄的纱衣,胸口的两大团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两点深红。


  她此时正手捂着嘴,满脸的惊恐。


  我呆了半响后,急忙捂住眼睛,“对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我急忙转身出门。


  想回房间去,可发生了这种事,不解释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况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紧,若是回房间,怕是一晚上都别想睡着了。


  正踌躇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嫂嫂一脸绯红的走了出来,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别说了。


  ”嫂嫂打断了我的话,“不怪你,这卫生间门坏了一直没修,好了你赶紧进去上吧。


  ”我点点头,急忙钻了进去。


  站在蹲坑上,我却无论如何也尿不出来。


  小兄弟实在太坚挺了,而且满脑子都是嫂嫂的身体风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苍翠山的风景,总管尿了出来。


  走出卫生间,却惊讶发现嫂嫂正站在门外。


  “嫂嫂,怎么还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隐隐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犹豫着开口,“那个···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不然弄出误会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气,心中的失落转眼即逝,“放心吧,嫂嫂,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她点点头,轻手轻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她和女儿隔壁两个屋,怕把谢美洁吵醒。


  望着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荡漾,少妇对少年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我自然也是。


  可想起刚才卫生间的一幕,我那因兴奋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对着嫂嫂···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间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着,睁眼闭上都是嫂子那轻纱包裹的酮体。


  终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起床,也不穿鞋,蹑着脚向嫂嫂的房间走去。


  来到嫂嫂房间门口,我本打算在门缝里偷看她两眼,却发现她根本没锁门。


  想来也是,以往都是母女两人在家,何必锁门。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远远的看她一眼,以缓解心中火热就算了。


  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热了,她以一个侧躺的姿势在凉席上,身体就像群山一样起伏,线条优美。


  她正均匀的呼吸着,我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两步,终于与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仔细端详看着她胸前那两点。


  虽然她已是少妇,但那两点却还如少女一般粉红。


  她突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子。


  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急忙又蹑脚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动了半个小(俩性故事)时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细检查了会儿床,发现没有留下证据,才放心的去卫生间洗漱。


  谢美洁正在洗脸,和我笑着的互相打了招呼。


  嫂嫂听到我的声音,让我过去吃早饭。


  我和谢美洁洗漱完毕,来到桌前,嫂嫂看到我还是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为我俩盛粥。


  吃过早饭,谢美洁就拉上书包准备出门,此时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发现这小妮子发育的相当不错,前凸后翘,身材已是极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离开,见我盯着她身体看,面色一红,一跺脚跑出去了。


  “这丫头,撒什么疯呢?”嫂嫂无奈的看着谢美洁的背影,又对我道,“正依,一会儿咱俩去给你父母上个坟,你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我想起养父母对我的好,点了点头。


  先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些黄纸和蜡烛,再带了一瓶养父最喜欢的烧酒,去了后山的祖坟。


  来到坟前,嫂嫂烧纸,我给爷爷斟酒,和他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为当年没有坚持为他们讨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边抹着眼泪。


  我们在这里哭着,听到附近也传来女人的哭声。


  好在现在是白天,不然还真有吓人。


  我和嫂嫂烧完纸后,互相搀扶着离开,路过一个小墓,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粉红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边烧纸一边哭,她听到我们的声音,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去。


  这才看到这女人的面貌,长得真是不错,虽没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双凤眼格外靓丽,只是噙满了泪水,让人心疼。


  当她看到嫂嫂的时候,与她点了点头,又回了头去。


  我与嫂嫂走远一些,才向她打听这女人是谁?嫂嫂叹了口气,“她叫 韩婷燕,命比我还苦,之前跟别村一个 男人结婚,结果没几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来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时候,她又嫁给我们村一男人,结果两人还没来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个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为思念儿子,跟他前后脚走了。


  后来十里八村的人都说她克夫克婆婆,没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惨啊!”听了嫂嫂的话,我望着远处的韩婷燕,也对她万般同情,却也无可奈何。


  我和嫂嫂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想起附近田里还有些农活,便让我先回去,她去田里干完了就回家。


  我想帮忙,她也说不需要,坚持让我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前面有三个半大 小子与我擦肩而过,都一脸坏笑,勾肩搭背的说着什么,我随便听了一耳朵,“嘿!快走!小寡妇又哭坟去了!”“整天哭哭哭,有什么意思?咱们去和她说说,要实在憋得慌,咱三个就吃点亏,帮帮她!”我开始还没在意,走过一段路后,越想越不对劲,急忙往祖坟的方向跑去。


  刚到那里的时候,却看到那三个小毛头大笑着捡地上的石子,往韩婷燕老公的墓碑上砸去,韩婷燕急得都快哭了,左右跑着阻挡他们的石子,口中哀求,“求求你们了!别在这里调皮了!快走!”那三个小毛头嘴里不干不净,“韩寡妇,让我们瞧瞧你的奶子,我们就不砸你老公了!”我闻言心头怒起,不带这么欺负寡妇的!一个猛子冲过去,揪住其中一小子,抡着他向另一个小子砸过去,两人重重叠到了一起,在地上哀嚎起来。


  另外那个小子想跑,我抓起地上一石子照着他小腿飞去。


  他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把三人揪到韩婷燕老公的坟墓前,“跪下,磕三十个响头,磕一个道一个歉!”三人看出我的厉害,都哭丧着脸照做了,韩婷燕本来还想阻止,被我用眼神拒绝了。


  三小孩磕完头后,才赶忙离开了。


  “谢谢你。


  ”等这里没人了,韩婷燕才对我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道。


  我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叹为何老天要如此为难这个美丽的女人,连嫁二夫都死也就算了,还要被人说闲话,挨欺负。


  不用谢。


  ”我摆摆手,又道,“看不惯而已,再有人找你麻烦,去周清家找我,她是我嫂子。


  ”她咬着嘴唇,头微微一摇,似乎想拒绝,但想了想,又用力的点点头,“嗯!我记住了!”看着她那美丽的凤眼,似乎有别样情愫一闪而过,但我没多想,只当是谢意,转身离开了。


  又回去的时候,闲来无事,便去嫂嫂的田地里帮她忙活了一阵,到中午的时候,才跟着她一起回了村里。


  谢美洁已经回了家,嫂嫂烧好午饭后,我们三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


  吃过饭,我在村里溜达着散步,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和嬉笑声,回头就笑,“谢美洁,你跟着我干什么?”“嘻嘻,叔,你为什么比我爸帅,还比我爸高大威猛?”她走到我跟前,笑着问道。


  我因为怕多事,就没把老道长给吃药的事情告诉嫂嫂,此时自然也不会告诉她,便随口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爷爷奶奶收养的,天知道我原来父母是什么基因。


  ”说到亲生父母,我有点黯然,又道,“你的书包呢?怎么还不去上学?”“我···我不敢去。


  ”她也有些黯然,犹豫着道。


  我愣了一下,“为什么?”“我在学校得罪了个小太妹,她叫了几个社会上的混子,说下午见到我就打。


  ”她低声的道,一脸害怕。


  “岂有此理!”我顿时怒了,“这还是教育人的地方吗?敢欺负我妹妹!你带我去!”她先是一喜,“叔,你要帮我吗?”“不帮你帮谁?咱可是一家人!”我说着话,带着她往家赶去,“走,先去拿书包!带我去你学校,不信治不了这帮混子!”拿了书包,谢美洁带着我下了山,来到了附近一个学校门口。


  这学校其实就是小学,初中,高中三合一体,等于把附近农村的学生都集中到了一起。


  而此时正是午休,学校门口正有不少学生进进出出,有说有笑。


  “人呢?在哪?”我对谢美洁问道,心中居然还有些期待。


  我以前也是在这学校里念完了小学和初中,那时候在学校里就是出了名的刺儿头,到处打架惹事,差点被开除,后来还是养父母一家和我语重心长的谈了一宿,我才痛哭流涕的改变,成了个好学生,以优异成绩去了省外读高中。


  想不到兜兜转转几年,又回来和这里的混混打架,真是人生一轮回啊。


  谢美洁四处望了望,突然指着正向我们走来的六个年轻人道,“那里!他们过来了!”我往那几人看去,五男一女,只有那女的穿着校服,但也没个正经样儿,还特别丑,其他五男都穿着五颜六色的古怪衣服,一脸的流里流气。


  “骚货!还敢来!”校服女走到我跟前,指着谢美洁尖声骂道,“敢勾引我看上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啪!她的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身体转了一圈摔倒在地上。


  其他五个混混都愣了,其中一个嘴里的烟都掉在了地上。


  校服女捂着面孔愣半响,突然朝那五人又苦又叫,“你们是死人啊!我被那骚货带来的人打了,赶紧给我打啊!”那五人这才回醒,都怪叫着向我冲来。


  我这些年在苍翠山上修炼,平时就以打鸟捉兽为食,练得好身手,再加上那药的辅助,和我本来就有一股子力气,打起架来可说以一当十,对这几个‘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根本不在话下。


  那五人还没到我跟前,我就将脚边一块石头挑起,朝着其中一混混砸了过去。


  他哀嚎一声倒下了,另外四人愣了一愣。


  就在这当口,我已经冲到了他们跟前,也不用什么大身手,给了其中两人的肚子分别一拳头,顿时都捂着肚子躺下了。


  另外三个假装,扭头就要跑,我冲过去揪住其中两人的头发,用力一撞,二人头发晕的躺下了。


  看到最后一个,我阴恻恻一笑,冲过去照着他裤裆一脚,他连哼都哼不出来,夹紧两腿坐下了。


  我这一通打,引来了周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带着崇拜的望我。


  那校服女眼睁睁看着自己带来的五人被我一一击倒,早吓呆了,瞪大了三角眼看着我们。


  我走了过去,一把揪住那校服女的头发,猛然喝道,“脱!”她浑身一抖,“脱···脱什么?”“衣服!”她还想说什么,被我重重抽了一耳光,顿时要哭,又被我抽了一耳光,威胁她再哭再打,她才止住哭声,抽泣着开始脱衣服。


  刚脱掉校服,我就问道,“被人扒衣服的感觉不好受吧?以后认真学习,好好做人,再让我知道你欺负人,尤其是欺负我外甥女,老子弄死你!”她也没敢说话,强忍着泪水拼命点头。


  我带着谢美洁向校门走去,“行了,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烦和我说,不过你们这学校风气也太差了,你好好学习,争取到别的地方读高中去。


  ”她看着我两眼冒星,“叔!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啊!”我有点尴尬,“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了学校,这时候又听到那校服女‘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刚才也是估计在学校门口动的手,就为了让别人知道谢美洁有我这么厉害的叔叔,这样以来,即便她以后在这里读高中,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了。


  反正下山了,就在附近的镇上逛了逛,到傍晚的时候,才向村子走去。


  可在经过一个小院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水声,我无意看了一眼,却透过围墙上的破洞看到院子里那女人的面孔,正是韩婷燕。


  我想走过去和她打个招呼,却见她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急忙捂住了嘴,她居然在洗澡!我心跳加速,慢慢的向墙角破洞走去,看到她背对着我,正在脱掉内衣。


  看到她那洁白无瑕的后背,乌黑的秀发披在背上,黑白分明。


  她用旁边的木桶里用瓢舀着水往头上浇下去,然后开始用毛巾在身上擦着。


  我咽着口水,下面情不自禁的开始挺起,欲火也在心中燃烧,心中不停的想要拥有那美丽的身体。


  正看的激动时,却见她望了一眼瓢,然后犹豫的抓起它,用柄处慢慢放到了自己的神秘地区,然后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


  我惊呆了,她居然在···在做那个!可想来也正常,她毕竟年轻,谁能受得了夜夜空闺啊?我听着她那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感觉脸热得快要燃烧起来,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小兄弟上,心中斗争一会儿,还是对抗不了本能的开始动起手来。


  我和她,一个里,一个外,虽然是两种性别,但在同一时间做着同个性质的事情,这让我还是很兴奋。


  就在我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韩婷燕也身子一阵抽搐,估计要和我同时去。


  我却突然想到,若是我在这里留下东西,必然会引起怀疑,当即停下了手,同时浑身肌肉紧缩,那释放的冲动才有所收缩。


  那院子里面,韩婷燕竭力想压低声音,但还是发出了几记呻吟,又立刻压住了,我也算心满意足了,便悄悄的离开。


  回到嫂嫂家后,谢美洁已经放晚学回家了,嫂嫂正在烧饭。


  我来到卫生间里小便,脑海里却满身韩婷燕那充满诱惑的身体和声音。


  我的小兄弟又开始愤怒,我无意看到旁边放着个筐子,里面都是准备洗的脏衣服。


  我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心头一跳,谢美洁这年纪不会穿,那必定是嫂嫂的裤子了。


  我往外听了听,确定嫂嫂还在忙着烧饭,我急忙将卫生间门给锁上了,然后将那蕾丝内裤抓过来,又拉开裤子,将小兄弟释放出来。


  那裤子包裹着我的小兄弟,只感觉一股曼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那些年流浪四海的时候,也到处寻花问柳,但大都是露水情缘,第二天给了钱就走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尽管没和嫂嫂有肢体接触,但心中却充满了情欲和爱意。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goldwinpass

下一篇: 魚訊pt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