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口述:老公忘了结婚纪念日 我赌气和别人开房

发布于2021-07-28 18:43:19 阅读 4808


她被雷刚玩了,所以她的潜意识里是想找一个她能依靠的 男人,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我恰好被她选中,于是不该吃的醋她也吃了。

  第二天,我的鸡头生涯正式开始的日子。

  深市的夜总会一般下午两三点开始开门营业,四点钟我和 玲子一起去了 红粉帝国,见到了上次高老板和我说的老洪。

  老洪五十岁左右,穿着一套休闲运动衣在 场子里到处乱逛,我和玲子就跟在他屁古后面说 事儿

  他像是什么事儿都不管,但每一个见着他 的人都低头站立到一边,显出对他的尊敬。

  “你们去找大堂 王经理吧,就说我让去的,具体的事情他会安排你们。

  ”老洪在三楼转角平台处站住,半侧着身子撂下一句话。

  “等下见到王经理,说完咱们的事儿你就把你手里的黑包给他,记住了吗?”下楼的时候玲子交代我。

  我手里的黑包里是两万块钱,玲子拿出来的,但她说了,第一个月赚的钱就要先还给她。

  “玲子,用得着给他这么多钱吗?再说了,我是高老板介绍来的……”我磨叽。

  “别废话了!”玲子瞪我一眼:“高老板只是你的入场券,但进了这个场子,做咱们这行的就得孝敬大堂经理,他可以让你赚钱,也可以让你在场子里待不下去,自己滚蛋!”“有这么厉害嘛……”三十岁上下的王经理是个男的,他不要钱,色眯眯的眼光却一个劲儿的看着玲子鼓胀胀的匈。

  “你是……呃,浩哥对吧?行行行,你先回去等着,有些具体的事情,我想和她谈谈。

  ”王经理指了指玲子……玲子看着王经理脸色有些尴尬。

  我是个男人,我从 姓王的那双色眯眯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玲子的浴望……  “红粉帝国是我朋友介绍我进来的,王经理有话你对我说就可以了。

  ”我用挑衅的眼光,微微仰着头看着王经理。

  这是我的本色,在老家混的时候,我经常这样看着找我茬儿的人。

  王经理脸色冷了下来:“我这人有个毛病,说出去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要不这样好了,你俩都走吧,今晚带着你们的人进场就行了……”玲子笑着推了我一把:“去去,你先出去!说来说去王经理还是为咱们好,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

  ”一边推我,她一边对我使眼色。

  “嘿嘿,这才对嘛!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经营这皮肉生意了,最起码的规矩能不懂?”门关上前,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王经理这样对玲子说的。

  更让我纠结的是玲子随后发出一阵很浪的笑声。

  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心里五味杂陈。

  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

  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

  正胡思乱想着,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玲子走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门带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红粉帝国的大门我甩开了她的手:“你刚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显是想弄你……”“对,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去不被他上?”玲子歪着头看着我:“没吃过猪肉你还没见过猪跑?你难道 不知道这是做这一行的潜、规则?”每一个妈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台,那少不了打点场子里管事儿的。

  场子越大管事儿的越牛比,遇见个男管事儿的,看上哪个妈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净了去上他的床,否则,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给你的人派活。

  而且,场子里所有的 公关,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的,义务性质的被场子里的管事儿的送给那些能决定夜总会生意好坏甚至关门还是继续营业的有关部门领导玩一夜的任务。

  被选中免费服务的一脸痛苦,因为那些领导中据说很多都是变态的玩法;没被选中的公关也只是侥幸暂时逃脱,谁知道下个月会不会被选中呢?妈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脚下的玩物。

  我看着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对不起玲子,我,我没本事保护你……”没想到她却笑了起来:“咯咯,我刚才在屋子里你在外边就是这样想的?”我点点头。

  “算你还有点儿男人味!咯咯,告诉你吧,我没让姓王的得逞,他连老娘的毛也没摸到一根!”我瞬间有点儿方,看着玲子:“那她怎么会放你出来?我刚才还寻思怎么这么快就搞完了……”我俩边走边说,玲子告诉我,我出了门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搂住了她,顺势压在了沙发上。

  她却在姓王的耳边娇滴滴的说她的大姨妈正好来了,要是不怕“闯红灯”坏了运气那她现在就脱裙子给他。

  “张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当时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裙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来!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说。

  “就这,他就放过了你?”我有点儿怀疑。

  我这么一问,玲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答应他了,等大姨妈过去,给他!”“啊?你这……你这不等于还是要让他弄嘛?”我脱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过公关,但从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从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欢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几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忽然她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张浩,你说,咱们这样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搂着玲子,一股男人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但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

    晚上六点半,我开着玲子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一辆二手黑色商务车,拉着整整一车美女去到了红粉帝国。

  一波三折,从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我的鸡头生涯。

  红粉帝国属于高消费场所,一共三层,第一层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发户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领;第二层则是有身份的贵宾才能去。

  至于第三层,只有少数高层的客人,那种不适宜在公众眼中出现的人物才有资格上去。

  据说,层数越高,对公关的要求也越高,相应的,公关的生意也越好,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来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层服务。

  王经理告诉我们,第一层有五个鸡头的人,一共八十多个公关。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们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玲子身边走开的时候没忘记在她圆滚滚的屁古上轻轻摸了一把。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行业,这也是个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以及阴谋和圈套的行业,我跳进了这个坑,不知道我的未来命运如何。

  ……鸡头找好场子,妈咪领着公关进去做生意,在场子里和客人之间的事情,那就靠妈咪周旋了。

  玲子做这一行已经将近七八年,而且是从最(左手握右手)基层的公关做起,“实战”经验丰富,我很相信她。

   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发育阶段,对男女之事好奇的马婷婷,突然想着 妈妈一脸舒坦的表情,要是把妈妈换成自己,会是什么味道呢。

  很舒服吗?可这是不是也太……肯定吃不消吧?脑子里想起那种 画面,不禁一哆嗦。

  啊,不想了,太难受了噢。

  眼前的画面愈加的放肆,马婷婷看着汹涌澎湃,失了神。

   孙玉梅沉浸在迷乱中,几无意识,但 迈克却保持的很清醒, 目光很快就瞥到了门外有个人影。

  小马尾借着余光,摇摇晃晃。

  他眼前一亮,知道是婷婷放学回来了,对这个小萝莉,迈克可是垂涎已久啊。

  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马婷婷为了能看到更精彩的画面,微微探了个身子,目光正好与迈克的眼神微微碰撞了一下。

  砰!马婷婷猛地一怔,快速的退缩了回来,心跳都到嗓子眼了,被白人家教发现了,真是羞死人了哟。

  俏脸滚烫,羞躁不已,不敢再继续在门口站下去,转身从沙发上拿起书包,就从家里跑出去了。

  可她没走远,就一直躲在门口外,屋内的声音依旧在持续,而且越来越嘹亮,马婷婷久久未能平静。

  不自觉间,马婷婷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了。

  这边,孙玉梅压根不知女儿回来,而迈克发现了,却装作没看见,反而比之前更卖力了。

  迈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在她面前展示雄风。

  其实从第一天给马婷婷做家教开始,就对她有了想法,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哪知道竟跟她妈好上了。

  相比较孙玉梅,迈克更想要得到她单纯的女儿马婷婷。

  两人足足持续一个小时,才停歇。

  马婷婷站在门口,吓得都不敢进 家门,等里面动静消停后,过了好一阵,等他们结束,马婷婷才敢走进家门。

  “婷婷,你回来啦?你的外教老师也在,有什么英语难题一定要请教老师哦。

  ”孙玉梅温柔道。

  马婷婷没想到妈妈竟能转变的这么快,刚才在房间里可不是这幅样子啊。

  她难以启齿。

  “知道了,妈妈。

  ”旋即,目光 瞥了一眼迈克。

  那如狼似虎的眼睛,看的她俏脸滚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点礼貌都没……”孙玉梅感叹了一句,便去厨房烧菜去了。

  “小孩嘛,高三学业压力比较大,你就不要这么说了。

  ”迈克说道。

  孙玉梅叹了口气去了厨房,迈克可没闲着,赶紧起身,跑到了马婷婷卧室外,门并没完全关紧,他就一直站在门口。

  回到房间的马婷婷,躺在床头,那一幕始终在脑海里不断旋转,特别是迈那壮硕的 身体,给她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

  她开始在网上百度各种白人的资料,甚至还搜索了一个网站进去,找了一些白人爱情片看。

  几乎每一个女主角都很满足。

  可真的有那么舒服吗?马婷婷充满着好奇。

  慢慢的,马婷(上门女婿的三姐妹)婷浑身发烫,情不自禁的拉开校服的拉链,手攀附上了胸口……脑子里竟开始幻想起自己跟迈克得画面。

  须不知,这一切都被迈克看在眼里。

  “哇,真嫩啊!”这小萝莉比她妈可美味不少啊,迈克想着,一股邪恶的心思涌上心头。

  因为孙玉梅在家,迈克可不敢太乱来,始终在克制。

  吃完晚餐,给马婷婷补习的时候。

  “瞧你,刚才我说的这个单词怎么拼的?应该是这样……”迈克突然伸出手,捏住马婷婷的小嫩手,软绵绵的,在试卷上修改。

  被迈克一碰,马婷婷心跳加速的很厉害。

  毕竟他是家教嘛,马婷婷也没想太多,只能任由他捏着自己的小手。

  见马婷婷没拒绝,迈克有点扛不住了,靠的更近了,整个身子几乎都要把他给包裹住。

  马婷婷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异物,余光瞥了一眼,猛地一颤。

  天哪!怎么办?她心底特别挣扎,想反抗,但是身体就跟不听话一样,不住的往后靠。

  好羞耻哦!马婷婷涨红着脸,心思压根就没在试卷上。

  补习结束,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

  而这一切都在迈克的掌握之中,对付这样懵懂的小萝莉,必须要谆谆善诱,让她主动上钩。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