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臺北 約 妹

發布于2021/10/2 6:24:26 閱讀 11
臺北 約 妹


“我操, 趙燕,你快放開。


  ”這趙燕是真使上勁了, 劉小賀疼的汗都冒出來了。


  劉小賀被趙燕咬 出了真火,掰著趙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了她身后的車廂板上。


  “你他娘的瘋了,這么使勁咬我。


  ”劉小賀撩開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個深深的牙齦,血都滲出來了。


  “誰讓你占我便宜了?”趙燕雖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沒怎么疼,氣呼呼的看著劉小賀 說道


  “你……”劉小賀還想說啥但看到趙燕的胸口眼珠子頓時就直了,剛才他倆撕把那陣趙燕襯衫的扣子扯開了,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趙燕那十分良好的發育,被撐的緊緊的,看上去特別的誘人。


  被劉小賀盯著趙燕頓時就感覺出不對,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開了好大一塊,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劉小賀呸了一口。


  “劉小賀你亂看啥,個臭流氓,你等著,等忙完我弟 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趙燕臉上緋紅了一片,拿眼睛使勁的瞪劉小賀。


  估計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劉小賀給弄開,要不肯定還得給劉小賀來一口。


  把目光戀戀不舍的從趙燕胸口移走,也感覺胸口不那么疼了,劉小賀嘿嘿 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開?這事可賴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趙燕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兩個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時候趙燕把趙 傻子給叫了起來,趙傻子一百個不愿意,臉都耷拉的老長。


  “喲,這不是燕子嗎?這才幾天沒見,好像又漂亮了。


  ”劉小賀剛下車就見一個二十四五歲 的人朝趙燕走來,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趙燕往旁邊一閃躲過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對一塊來的人說了句進屋就帶著趙傻子朝屋里走去。


  見趙燕這樣那小子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陰著臉也跟著進了屋子。


  劉小賀在一邊看著心里有點不舒服,心說這小子他媽誰呀,一上來就想對趙燕動手動腳。


  大伙都跟著進了屋子, 新娘穿著印著喜字的紅衣服坐在床邊。


  一見到趙傻子就低下了頭,也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她不想見到趙傻子。


  而剛才那個小子就站在新娘身邊,同來的人告訴劉小賀說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鄭凡,是個混子。


  他妹妹本來是不愿意嫁給趙傻子的,就是被他給逼的。


  新娘叫鄭秀,長的不算漂亮但也絕不難看,一看就是那種比較老實的人,從劉小賀他們進屋以后她一句話的都沒說。


  接新娘的時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餃子的,然后有人會問新郎餃子生不生,新郎說生,意思是早點生孩子。


  可趙傻子缺心眼,吃完餃子人家問他生不生他說不生,把趙燕和新娘家那邊的人氣的夠嗆,趙燕直掐他,差點把趙傻子給掐哭了。


  后來趙燕又哄了一會才把他給哄好,騙了半天傻子才說了個生字,大伙都長出口氣。


  隨后就是要新郎抱著新娘上車,但這次趙傻子怕趙燕掐他,十分聽說,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機跟前連車廂板都沒用打開,直接把新娘給扔進了車斗里,差點沒把新娘給摔背氣兒了。


  大伙也都紛紛往車斗里爬,劉小賀本來不想跟趙燕坐一個車的,但看到鄭凡爬上了趙燕那輛車劉小賀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輛。


  回去車上的人都擠滿了,娘家客人跟過來不少,要不是娘家這邊也準備了一個拖拉機人都坐不下了。


  趙燕跟趙傻子一塊,鄭凡就在她旁邊,直往趙燕身上蹭,把劉小賀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還沒蹭著呢這狗日的就開始蹭,不行,不能讓他占了趙燕的便宜。


  ”劉小賀擠到趙燕跟前,往她和鄭凡中間一坐,趙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鄭凡就十分的不高興了。


  “我說你非坐這干啥,那邊不能坐呀?”本來鄭凡想趁著人擠占趙燕點便宜,沒想到劉小賀中間插了一杠子。


  “哦,那邊坐著太顛,這里好點。


  ”劉小賀隨意說道,雖然說這鄭凡是個混子,不過他劉小賀也不是熊包,上學的時候也是有一號的人物,他是不怕這個鄭凡。


  “小崽子,有點眼力見,別哪天缺條胳膊少條腿了才知道后悔。


  ”鄭凡也不傻,當然看出來劉小賀是故意想壞他的好事,所以說話也不客氣。


  “少他媽吹牛逼了,誰缺還不一定呢。


  ”劉小賀可不慣著他,他又不是嚇大的。


  鄭凡在這一片還是有些名氣的,沒幾個敢跟他這么說話的。


  今天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屁孩給卷了面子,鄭凡哪能不怒。


  “媽了個逼的小B崽子,敢他媽這么跟我說話,今天我弄死你。


  ”鄭凡抬手就要打,不過被旁邊的人也攔住了。


  “操你嗎的小B崽子,今個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媽就放過你,過了今天你別讓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殘廢你不可。


  ”這些沒營養的話劉小賀聽說不少,只輕輕的說了三個字,“我等著。


  ”鄭凡被他們家人給拉到了另一輛車上,趙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劉小賀,小聲說:“你還有點爺們樣,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劉小賀一撇嘴,“我還有更爺們的地方呢,改天讓你看看。


  ”婚禮十分熱鬧,菜肴也十分豐盛,劉小賀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補一覺。


   西瓜基本上都已經熟了,地里也沒啥活可干,劉小賀一覺睡到太陽快落山才被劉根生叫起來讓吃飯。


  “小賀,你看我抓著啥了?”剛進村里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拎著個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劉小賀就喊。


  桶里的水裝的挺滿,直往出漾水。


  “我說鐵柱啊,你今個結婚不在家里陪著新娘子還去撈魚呀?”劉小賀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個鄭秀了,嫁誰不好,偏嫁個傻子,你說這以后的日子可咋過呀。


  趙傻子不接劉小賀的話茬,提著破桶往劉小賀跟前湊,“小賀,你看這是啥?”劉小賀往桶里一看就樂了,原來趙傻子抓了個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縮一縮的。


  “鐵柱,你看著王八的腦袋像你褲襠里那玩意不?”劉小賀哈哈大笑,指著水桶里的王八問趙傻子。


  “嗯?你別說,還真像我褲襠里玩意,小賀你可真厲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長的像呢?”劉小賀笑的腰都彎了,拍了拍趙鐵柱的肩膀。


  “行了鐵柱,你趕緊回家讓你娘把這王八給你燉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趙傻子不是很明白劉小賀的意思,追著劉小賀問到底有啥用。


  劉小賀也不跟他解釋,只說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經黑了,劉小賀把油燈點上隨手拿起羊皮冊子又翻了兩遍,還是跟以前一樣毫無所獲。


  躺在床上劉小賀倍感無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劉小賀不由得樂了(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


  “這趙燕的也不小,摸著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趙燕身上看到的風景劉小賀下面頓時就有了反應,反正這里也沒人,劉小賀干脆把身上脫的精光透透氣。


  “劉小賀。


  ”一個聲音傳到了劉小賀的耳朵里,隨后一個影子就從門口鉆了進來。


  劉小賀還沒看清是誰就聽“呀”的一聲,隨后進來的人就跑到了門口,尖聲說道:“劉小賀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個流氓。


  ”劉小賀也聽出來這聲音是誰了,是趙燕,沒想到她這個時候能來。


  劉小賀一邊穿著褲子一邊說道:“你走路也不出個聲音,誰知道你來呀。


  再說是你看我,還說我是流氓,你講理不講?”穿完衣服劉小賀出了草棚子,見趙燕站在門邊上捂著臉,還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別捂著了,你干啥來了?”聽到劉小賀就在自己身邊說話趙燕慢慢的把手拿開,看劉小賀已經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婦娘家人今天不走,我來買兩個西瓜。


  ”隨即趙燕好像又想到了剛才的情景,臉上頓時就紅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劉小賀看不著肯定得把她給羞死。


  “ 你這人咋就不知道個羞恥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趙燕是生氣還是害羞的厲害,說話都有些喘。


  “我說趙燕,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關你啥事?再說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這么大虧都沒說啥你還有啥可說的?”現在劉小賀對趙燕已經沒那么懼怕了,早上的事讓他膽氣大了不少。


  趙燕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就不說了,拍了一下劉小賀,“去,到地里給我挑兩個好點的西瓜,家里人還等著吃呢。


  ”見趙燕饒開了話題劉小賀嘿嘿一笑,也就不說了。


  從趙燕手里拿過手電筒就進了地里,沒多大會就捧著兩個又圓又大的西瓜走了回來。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錢,啥時候你想吃了就啥時候來拿,全都免費。


  ”劉小賀把西瓜放在趙燕腳下,豪爽的說。


  “沒發現,你這人還挺敞亮呢。


  ”兩個西瓜太大,趙燕一次拿不起來。


  劉小賀從地上一下捧到懷里,說:“要不我給你送家去吧,這兩個西瓜太大,你拿不動。


  ”趙燕輕輕點了點頭,劉小賀屁顛屁顛的把西瓜給送到趙燕他家。


  劉秀的家人和趙大發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嘮嗑呢,鄭凡見趙燕和劉小賀一塊回來的臉上就有點不高興。


  “喲,小賀呀,還把西瓜給送來了,快坐會歇歇,先抽根煙。


  ”趙大發笑著給劉小賀遞了根煙,劉小賀伸手接過來自己點著,隨后說道:“不坐了叔,你們嘮吧,我還得回去看地呢。


  ”說完朝趙燕家人點了點頭,看到鄭凡的時候劉小賀眉頭皺了一下,不過沒說什么,轉身就出了趙燕家。


  “娘的,那個姓鄭的他媽老是跟我擰著,改天逮到機會非抽他龜兒子不可。


  ”劉小賀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劉小賀不知道的是,他沒抽成鄭凡,反倒讓鄭凡把他給抽的夠嗆。


  ……“小王八羔子,都幾點了還睡,趕緊回家吃飯去。


  ”第二天一早,劉小賀聽著劉根生的罵聲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幾點呀爹,你咋來這么早?”“早個屁,太陽都曬屁股蛋子了,快起來吧,今天鄉里有人來拉西瓜,我在地里看著就中,你今個可以玩一天。


  ”一聽這話劉小賀骨碌一下就從床上爬了起來,整天在這草棚里待著身上都要長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劉小賀高興的不行。


  “今天要去鄉里耍耍。


  ”劉小賀心里想著,走路都有勁,沒一會就走到了村里。


  一進村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被幾個圍著,笑嘻嘻的問他昨晚咋樣。


  趙傻子手里拎著個破桶,想走但被那幾個人拉著走不了,一臉的不耐煩。


  “啥咋樣,反正我摟著我媳婦睡了,過一陣子她就給俺生娃。


  ”“那你弄沒弄你媳婦?”問這話的是金龍,三十七八歲了還打著光棍,其他的幾個人只是在一邊笑,就他一臉猥瑣的追著趙傻子問。


  “弄我媳婦?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趙傻子悶聲悶氣的說道,金龍一聽這話更樂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婦,到時候你可別不讓。


  ” 看到 小麥媽有點出神, 夏雪改了話題,“ 嫂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小麥媽收回心思,臉一紅,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裝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讀書多,幫我看看這上面的說明書,這小東西咋用啊?” 唐浩東從床下悄悄探出頭,看了一眼,那個盒子竟然是小麥委托自己帶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盒子打開了,里面裝的東西竟然是——快樂器!老天,小麥怎么給他媽帶 這東西?難道 麥圈叔男性功能喪失了?夏雪看到這東西,大吃一驚,臉上一紅,“嫂子,你怎么拿個這東西?被大哥看到了,還不打死你?”小麥媽哼了一聲說:“就他那身子骨,還打我?被茍家兄弟這一頓爆揍,至少要躺半個月才能緩過來啊。


  說明書上說這東西是自動的,可我咋不會使用呢?”夏雪接過來看了看,撲哧一笑,“嫂子,這里需要填裝電池才行哦。


  這不是有開關嗎?裝上電池,就可以用了。


  ”小麥媽走后,唐浩東從床下鉆出來,跟夏雪又說了會兒話,也告辭了。


  從夏雪家里出來,想起麥圈挨揍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怎樣了。


  麥圈受了傷,渾身骨頭散了架,青腫部位不下十幾處,雖然涂了藥,但是渾身疼的下不了床。


  麥圈聽到有人敲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就朝另個房間喊道:“琴,有人敲門。


  ”小麥媽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關鍵時候,沒有聽到麥圈的說話聲,所以沒有回答。


  麥圈罵道:“你這敗家娘們,弄個假東西,自己捅得這么帶勁啊?有人來敲門,沒聽見啊?”麥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嘗試女兒買的那假東西去了。


  心中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這幾年自己身體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須解決生理問題。


  所以,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樣也好,免得她紅杏出墻,給自己帶了綠帽子。


  這一次,小麥媽終于聽見了,答應了一聲,趕緊下床來開院門。


  她以為,可能是夏雪抱著孩子過來了。


  誰料開門后,發現居然是唐浩東。


  “ 東子,是你?”小麥媽感到有點意外。


  唐浩東說:“是啊。


  麥嬸。


  麥叔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他。


  ”“那快進來吧。


  ”小麥媽領著唐浩東來到屋里,麥圈現在對唐浩東態度比以前好多了,“東子,是你啊。


  快坐。


  吃飯沒有?”唐浩東說:“麥圈叔傷勢怎樣?”麥圈說:“全是外傷,醫生給擦了藥,讓我躺著休息。


  只是,這渾身疼啊。


  ”麥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東子,聽說今天下午你把那倆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麥圈叔,咱們是鄰居,以后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我說。


  我打他個滿地找牙。


  ”唐浩東說道。


  麥圈欣慰地笑笑,說了一會兒話,因為傷痛,麥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麥媽就讓唐浩東來到自己那屋,“東子,你這次回來,就不回部隊了吧?是不是打算翻蓋房子,娶媳婦生孩子啊?”唐浩東淡淡一笑,說:“麥嬸,我暫時還沒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蓋房子還是結婚生子,都離不開錢。


  我現在還沒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們村藥材運輸承包下來。


  攢點錢再說吧。


  ”小麥媽贊成說:“這個想法不錯,多掙點錢,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們小麥做鄰居。


  ”唐浩東又問:“麥嬸,小麥和米自強結婚都兩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見小麥抱孩子?”小麥媽說:“他們小兩口,都挺有上進心,打算多攢點錢,先把買房子的貸款還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東又說:“我聽小麥說,她現在是公司技術科的副科長,待遇挺不錯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們二老接到城里,你們幫著帶孩子,他們繼續創業。


  以后,積累了經驗和資金,還可以自己當老板的。


  ”小麥媽見唐浩東一直關注,打聽小麥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還惦記著小麥,輕嘆一聲說:“東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我家小麥,自強雖然說也很不錯,但是跟你比起來,嬸我更喜歡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愿違的。


  小麥在城里認識的女孩子多,我讓他幫你好好物色一個。


  你年紀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們這些老街坊都要盡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東從小麥家出來,又來到 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飯。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餓啊。


  ”唐浩東湊過來,提鼻子在田蕊身上聞來聞去。


  “你……肚子餓了,聞我干什么?再說,今天我也沒說請你吃飯啊。


  ”田蕊嬌嗔道。


  確實,這幾天,唐浩東從來沒有接到過田蕊的約請,每次都是他自己要來的。


  他厚著臉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這么多菜,你一個人吃不掉豈不是浪費?”田蕊卻說:“誰說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著吃。


  ”唐浩東又說:“嫂子,咱們馬上就去香江了,這些菜豈不是浪費了?”唐浩東今天下午已經跟田蕊說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蘆山藥材運輸,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個辦事處,讓田蕊常駐那里,給自己負責賬目。


  田蕊當時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誰答應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兒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說。


  唐浩東急忙說:“好嫂子,你可是答應我的。


  你要是不去幫忙,我自己一個人怎么可能忙得過來啊?”“這個事,我還得再想想。


  ”田蕊說著,將弄好的幾樣炒菜擺上桌。


  唐浩東自己拿了筷子,打開酒瓶子,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就連吃帶喝起來。


  期間,田蕊的電話響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電話,詢問姐姐現在有沒有對象,自己認識一個條件很不錯的成功人士,想給姐姐介紹一下。


  田蕊說:“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田蕊掛了電話,唐浩東對她說:“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對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著你,你要談戀愛,也只能跟我談。


  ”田蕊罵道:“你這壞小子,真不要臉,我比你大好幾歲,真要是嫁給你,還不讓人笑話死?”唐浩東搖搖頭說:“你要嫁人只能嫁給我,要是不想嫁給我,咱倆就這樣耗著。


  一直耗到老,等你覺得咱倆年齡差不多合適了,我們倆再辦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還是比你大好幾歲。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廢話了,趕緊吃飯。


  ”田蕊說道。


  “急啥,時間早著呢。


  ”唐浩東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還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會說閑話的。


  ”田蕊說。


  唐浩東搖頭,“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過來,還不是你非要我來你家住的嗎?”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來,今天不同了。


  你少給我惹事。


  ”唐浩東滿不在乎說:“他們管得著我們嗎?要是誰敢閑言碎語嚼舌頭,我……”“你想干嘛?你還敢發橫?”“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運輸,我不管了。


  讓她們采的藥材全都爛在家里。


  ”唐浩東笑瞇瞇地說。


  “你這壞蛋,你敢!”田蕊舉拳欲打。


  唐浩東一縮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離開椅子躲開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東哈哈笑著坐回來,誰料,田蕊小腳輕輕一挑,將他屁股下的椅子踢開了,唐浩東沒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著嘴巴就樂。


  唐浩東搖搖頭,苦笑說:“好疼。


  ”一抬頭,正好可以看到裙內的風光。


  坐在沙發上的田蕊因為高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這壞蛋,蹲個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東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罷休,只見他靈機一動壞點子就冒了出來,忽然站起來,朝田蕊撲過來,口里喊道:“看我怎樣報復你。


  ”說罷,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過來。


  田蕊沒想到唐浩東要報復自己,擔心被他占了便宜,嚇得連忙往后仰,這一來,田蕊因為下意識地抬高了雙腿,頓時她裙下那成熟風光便完全地展露出來了!“啊!”唐浩東幾乎要喊出來了!因為向前沖,他的臉幾乎鉆進了田蕊的裙子里,撲面而來成熟 女性特有的體香,幾乎讓他窒息,唐浩東開始流鼻血了,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東神情僵硬,眼珠子對著自己猛看,田蕊終于發現不對,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夾緊雙腿,差點將唐浩東的頭夾在了自己的兩腿間。


  唐浩東腦門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對唐浩東嬌嗔道:“小壞蛋,你看夠了沒有?”“還沒呢……不過,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東壞笑著輕聲叫道。


  “活該!”田蕊看著唐浩東那雙火辣辣的眼睛,臉上一片滾燙,下意識將目光移開。


  時間仿佛靜止,不知道為什么,兩個人都沒話可說了,唐浩東忽然張開手臂抱過來。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發出聲音,怕被胡同過路的人聽到。


  咔嚓,唐浩東居然弄滅了沙發旁邊的電燈開關。


  屋里一下黑下來,同時,田蕊上衣的鈕扣被解開,田蕊一陣害怕,“浩東,不要!求求你,我們不能這樣……”“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給了我吧。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會娶了你,老支書已經同意了,你就別折磨我了。


  ”唐浩東懇求著,用力一拉,嘶啦一聲,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內衣的背鉤也弄斷了,他那火熱的身軀山一樣壓到了她的身上。


   三里溝村,依山傍水,風景秀麗。


  緊靠山頭的一家農戶里,房間中傳出了一個中年漢子的聲音:“ 小北,你去 果園里瞅瞅,別讓人偷了咱的果子。


  ”“干爹,咱家的蘋果,現在只有核桃那么大,根本就不能吃,誰會偷呢,這大熱天兒的我不想去。


  ”另一個房間里,傳出了 劉小北的回答聲,聽聲音就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半大小伙子。


  這兩天天熱,果園的小屋里還沒有通電,電風扇都沒有,所以中午他回來午休,現在睡得正香。


  “讓你去你就去,怎么這么多廢話,萬一牛啊,羊啊的進了果園,糟踐了果子怎么辦?”中年漢子 劉大海有些氣急了。


  劉大海之所以大熱天兒的,要把劉小北從家里攆到果園,是因為午休的時候,他忍不住摸了幾把老婆,結果,把老婆的胃口給吊起來了,讓他現在就要滿足她。


  但是,干兒子劉小北回到了家里住,這個有劉小北在實在是不方便。


  聽到劉大海生氣了,劉小北雖然不愿意,還是不情不愿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拿了一把扇子,一邊不停的扇著,出了房間,對著劉大海的房間喊了一聲:“那我去了干爹。


  ”說完便出了小院,他心中雖然不高興,這是劉大海的話是要聽的,大不了回到果園繼續睡,熱點就熱點吧,那里才是他弄常住處。


  劉大海一只從窗口看著劉小北離開。


  看到他出了院子,第一時間就跑出了房間,把院里的柵欄門上了鎖,快步的跑回了房間,看著床上的老婆,嘿嘿的笑著說道:“這一下,咱倆可以好好弄了。


  ”“你個老色鬼,大中午的就摸我,讓我都濕了,害得還要把小北趕出去。


  ”劉大海老婆,趙香琴說道。


  “怎么了?心疼了,雖然是干兒子,但是你也是他媽,可別動別的念頭。


  ”劉大海說道。


  他這老婆他可是清楚的很,雖然平時不說話,但是騷著呢,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折騰,他這身子骨都感覺快招架不住了,他很擔心,一旦滿足不了這娘們,她會不會去找別人。


  “琢磨什么呢。


  ”趙香琴給了劉大海一個白眼:“他可是我十歲那年就開始帶大的,能不心疼嗎?再說了,我也不能生養,以后還等著他給我們養老送終呢。


  ”“嘿嘿嘿……不說這些了,我們辦正事。


  ”劉大海一邊說著已經爬到了床上,兩只大手伸進了趙小琴的衣服里面揉捏著。


  很快趙香琴就受不了了,半咬著嘴唇,嘴里發出了嗯嗯的呻吟……劉小北向著村外的果園走去,一邊走想抽支煙,一摸口袋半包大前門,丟在了家里的床上。


  于是又返回去去拿。


  回到院門口的時候,卻是發現柵欄門鎖了,他頓時心中疑惑,這么一會兒時間,干爹干媽應該在家里呀?怎么門鎖了?難道是下地了?不過想想也不,這大熱天兒的,應該也不會下地呀。


  就在這時,房間里干媽趙香琴,啊……啊……嗯……嗯的叫聲。


  劉小北更疑惑,干媽明明在家,怎么院門鎖了?而且聽到干媽的聲音,更擔心,干媽這是怎么了?難道是病了?于是忙大聲對著院子里喊:“干媽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房間的叫聲噶然而止。


  房間里一絲不掛的趙香琴,此時正在被劉大海壓在身下,她緊咬著牙,不讓自己叫出來。


  劉大海,此時是氣不打一處來,停止了動作,沒好氣的對著窗外喊道:“你小子怎么又回來了?”“我煙丟了。


  ”劉小北說道:“而且我剛剛聽到干媽叫,是不是不舒服了?”“是啊,你干媽肚子疼?”劉大海說道:“正忙著照顧她呢,你別添亂,趕快去果園,煙沒了到你 桂花嬸的小賣部,重新買一包。


  ”“哦,好吧,我干媽那里不用我幫忙吧?”劉小北說道。


  “不用。


  ”劉大海還更氣了:“我一個人能搞定,別磨嘰了,趕快去。


  ”劉小北撇撇嘴轉身離開,走出了幾步?頓時眼睛瞪得老大,好像才反應過來干爸和干媽現在在做什么?“我勒個去,干爸和干媽,大白天的不會是做那種事吧?”他驚呼一聲。


  而且回想剛剛干媽的叫聲,他越想越覺得這不像是肚子疼,像是在二胖家放光盤的時候,聽到女人做那種事的叫聲。


  想到這里,劉小北基本確定了,頓時又有些意動,心里叨咕著:“要不要回去聽聽?”但是下一刻,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干媽平時很疼他的,去偷聽干媽做那種事,這個有點兒太那啥了。


  于是他就放棄了。


  去往桂花嬸家的小賣部。


  距離并不太遠,十幾分鐘,劉小北趕到了小賣部,卻是發現,小賣部里沒有人。


  “桂花嬸,桂花嬸,我賣包煙。


  ”他對著里院喊道。


  王桂花的小賣部,里面還挎著一個里院,小賣部是王桂花做生意的地方,里面則是她住的地方。


  王桂花是個寡婦,沒了男人,沒了經濟來源,又開了一個小賣部,在村里做點小生意,維持生活。


  再加之王桂花長得漂亮,村里的一些男人,有事沒事就喜歡找個借口到這里買點東西,瞅王桂花兩眼,如果有機會借機揩點油。


  “是小北吧?”里面院子里傳來了王桂花好聽的聲音。


  “是我啊,桂花 嬸子,我買包煙。


  ”劉小北回答。


  “你稍等一下,我在廁所呢,馬上就好。


  ”王桂花說道。


  “好,我不急,我等你。


  ”劉小北說道:“不過我自己先拿包煙,先抽著,等你出來我再付錢。


  ”“好。


  ”王桂花回答。


  王桂花很信得過劉小北,甚至她有時候去進貨,還讓劉小北看過店,劉小北以前買煙的時候,也都是自己動手拿,所以,劉小北在這里才這么隨便。


  他到柜臺里面,拿了一包大前門,撕開煙盒,彈了一支煙出來,點上一邊悠然的抽著,一邊等王桂花出來。


  可是是等了過幾分鐘,王桂花也沒出來,他正疑惑,王桂花的喊聲傳了過來:“小北呀,你得幫我一個忙。


  ”劉小北頓時疑惑了,桂花嬸可是上廁所呢,讓自己幫啥忙?劉小北走向里面的院子,對著廁所問道:“桂花嬸子,讓我幫啥忙啊?”“我上廁所,沒想到大姨媽來了,沒帶衛生巾過來,幫我拿過來一下哈,在房間桌子上我的包包里。


  ”王桂花說道。


  “呃。


  ”劉小北愣了一下,沒想到,竟然幫忙是做這種事?說了一聲:“桂花嬸子,你等一下哈,我幫你去拿。


  ”一邊說著跑去了王桂花的房間,好找半天才找到王桂花所說的包包,從里面翻找出了衛生巾,拿了一疊出來,跑到了廁所門口,對著里面說道:“桂花嬸子,我扔進去了,你接著點。


  ”“別扔進來呀,萬一我接不住,掉地上弄臟了。


  ”王桂花忙說道:“你給我拿進來吧。


  ”“呃。


  ”劉小北有點懵:“咳咳咳……桂花嬸子,可是你在上廁所,這個不方便呀?”“你個愣頭小子,你不會閉著眼呀,我信你,你不會偷看的。


  ”王桂花說道。


  一邊說著,王桂花自己在廁所里還偷笑。


  事實上,她根本沒來什么大姨媽,只不過就是找個借口,挑.逗挑.逗劉小北。


  她一個寡婦,守寡好幾年,弄子難熬的要命,尤其到了晚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有時候會忍不住,把手伸向下面。


  但是不解渴。


  村子里她暗中也有幾個相好,但是劉小北這種鮮嫩的小男(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人,她更感興趣,所以一直在找機會是不是能夠把劉小北勾引到床上,這想想她就很興奮。


  所以平時劉小北走的很近,有時候還讓劉小北幫她看店啥的。


  今天大熱天的,中午也沒客人來,剛好劉小北過來了,她就靈機一動,想起了這么一計。


  在她想來,劉小北十八.九歲的年紀,在她這種熟.婦的勾引下,那還不是水到渠成?“要……要送進去嗎?”劉小北還有些緊張,雖然男人女人那點事他也有所了解,但是,也就是偶爾想想,還沒經過人事的他,想想可以,真動起真格的了還有些膽怯。


  “是啊,快給我送過來,我腿都蹲麻了,而且一會兒有客人過來買東西,該誤會了。


  ”王桂花說道。


  “好……好吧。


  ”劉小北答應著,拿著衛生巾送到廁所里,很老實的閉上了眼睛,并且說著:“我會閉著眼,不會偷看的。


  ”進到廁所,劉小北感覺到了,手中的衛生巾,被王桂花拿在手中,就要轉身出廁所。


  這是王桂花非常悄悄的聲音說道:“小北,你就不想看看女人長得什么樣子嗎?”“啊!”劉小北被嚇了一跳,像受驚的耗子一般,躥出了廁所。


  在廁所外站定,才是睜開眼睛,喘著粗氣,說道:“桂花嬸子我還有事忙,先走了。


  ”說完轉身就跑了。


  王桂花從廁所里出來,望著劉小北跑遠了的背影,嫵媚的一笑說道:“小兔崽子,咱們走著瞧,不把你弄上老娘的床,我不叫王桂花。


  ”她看得出來,劉小北雖然跑了,但是那緊張的樣,明顯是心里頭波動。


  只要心動了,那就甭想收回來。


  王桂花對她的美貌有信心,三里河村,只要她愿意勾引,哪個男人能夠逃了他的手掌心?而且劉小北人長得又帥氣,這樣的小男人,她要是不吃上兩口,豈不是太吃虧了。


  劉小北跑出了老遠,才放慢了腳步。


  又摸出了一支煙續上,一邊抽溜達出村,心中則是想著剛剛發生的事。


  事情出的有點突然,他確實被驚了一下,但是現在仔細想想,忍不住開始鄙視自己,自言自語,叨姑罵道:“劉小北呀,劉小北,你tmd膽子怎么這么小?平時不是想著要弄女人嘗嘗啥滋味嗎?我今天突然被一個老娘們給嚇跑了?”越想他越后悔,不過片刻后,他又樂了,琢磨明白了一件事情,王桂花這個娘們可以弄!今天弄得這一出,不正是表明,她對自己有意思嗎?那既然這樣,今天的機會錯過了,以后也有機會。


  想明白了這一點,劉小北頓時心情變得很好。


  打著口哨,一路出了村子,向著果園自己的小破屋走去。


  果園的小破屋在半山腰,距離村子,大約有半里地的樣子。


  一路上劉小北都是在有樹蔭的地方繞著走,要不然天上毒辣的太陽暴曬,皮估計都要脫一層。


  即便是這樣,還被熱了一頭汗,即便是一邊走,一邊扇著扇子,起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而且劉小北也口渴的不行,著急趕到果園。


  果園里可是有一口老井,新打上來的老井水,喝下去那簡直是太饑渴了。


  不過當他趕到果園的時候,立刻發覺有不對的地方。


  整個果園,是用籬笆墻圍著的,只有在中間位置有一道柵欄門。


  還記得走的時候,柵欄門明明的關的很好,但現在柵欄門半開著?劉小北立刻意識到一個問題,有人進了果園。


  “難道真被干爹說中了?只有核桃大的果子也有人偷?”劉小北琢磨著。


  一邊想著這個問題,他輕手輕腳的進了果園,四下亂瞅,尋找偷果子的賊。


  這片果園不小,占地有四五畝地呢。


  劉小北伏低的身子,四下的看,上面被蘋果樹的枝葉阻擋,也就下面視野最寬闊。


  他一邊看一邊向前走,但是一直也沒有什么情況發現,就在快靠近他小屋的時候,他突然站住了。


  隱隱約約聽到小屋里傳出來動靜?“什么情況?”這是劉小北的第一個想法。


  之后開始豎起耳朵傾聽,靜下心神,他聽到了隱隱約約的:“嗯……受不了……啊……”的聲音傳來。


  劉小北頓時臉色變得很精彩,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臥槽,這尼瑪,怎么又是大白天做這種事?”罵完他就馬不停蹄的,向著小屋靠過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劉小北偷偷摸摸的摸了過去,抽到了小屋的窗戶前,向里面觀望。


  頓時看到了房間里面的兩個人,一個是村長老婆 王蓮花,另一個則是人高馬大,壯的像一頭牛的殺豬漢張二楞。


  王蓮花長得挺漂亮的,大約30多歲,比村長趙大星,足足小20來歲。


  此時的王蓮花,仰倒在床上,她上身的衣服雖然有些凌亂,好像是被人摸過了。


  夏天衣服穿的薄,劉小北看到了,她衣服下面高高的兩坨肉,把衣服頂的老高。


  不過這些,劉小北只是掃了一眼,又開始關注更吸引人的。


  王蓮花下.身穿的是裙子,此時她的裙子被 趙二愣撩了起來,雙腿被分開。


  趙二愣的大腦袋,埋在她的雙腿之間。


  王蓮花半咬著嘴唇,好看的眉頭蹙著,一副極力忍著的樣子,但是很快,好像就有點不好,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說道:“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快給我,快給我吧……”劉小北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咕嚕咽了一口口水。


  而這一下動靜有點大,正在房間里王蓮花聽到了動靜,突然止住了喊聲,看向窗口,頓時大驚失色,喊了一聲:“誰?”正在奮力添的趙二愣,也被嚇得不輕,停止了動作,站起了身,也是向外面望去。


  劉小北這下被嚇得不輕,連這地方是自己的都忘記了,嚇得轉身就逃。


  好像做賊心虛的是自己。


  不過下一刻,人高馬大的趙二愣就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看到了劉小北,大喊一聲:“小東西,你站住。


  ”一邊喊著快步追了上來。


  劉小北心中太著急,結果被一根樹枝絆了一跤,一下子一個狗啃屎摔在地上,摔的他呲牙咧嘴,鉆心的疼。


  這時趙二愣追了上來,大腳丫子一下子踩在了劉小北的后背上,同時嘴里喊道:“小東西我看你還能跑得了。


  ”“趙二愣,你放開我,這是我家果園。


  ”劉小北大喊了起來。


  不過他的力氣和趙二愣差多了,根本就動彈不得。


  房間中的王蓮花,可是被嚇壞了,他是因為村長50多了,那方面根本就滿足不了她,所以才和張二楞勾搭到一起。


  她本來是親眼見到了,劉小北今天是在家里睡的,所以才在中午的時間,約了趙二愣來果園的小屋解解渴。


  但如果這件事讓村長知道了,她可就完了,村長的兒子可是縣里的一個小頭頭,手底下一幫人,打架鬧事的事情可沒少做。


  她匆匆的穿上了,被趙二愣拔下來扔在一旁的內.褲,放下裙子,就匆匆忙忙的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見到趙二愣把劉小北踩到腳下,頓時生氣的對著趙二愣說道:“二愣,你怎么這么對待小北,這事又不是他的錯,是我們占了他的地方。


  ”“我怕這小崽子去告訴村長啊。


  ”趙二愣說道。


  這也是王蓮花所擔心的,她哀求了,看向了劉小北說道:“小北呀,嬸子求你個事,這件事不要說出去好嗎?嬸子也是沒有辦法,你知道的,村長比我大20來歲,他那方面根本不行了,所以嬸子一時沒忍住,才和二愣干起了這事,我求求你別說出去好嗎?”王蓮花一向是一個好脾氣。


  劉小北被人踩在腳下,本來是氣的不行,但是現在聽到王蓮花這么一說,頓時就心軟了,說道:“嬸子,你們倆的事我也是無意碰到,我也不是愛扯舌.頭的人,但是今天這事弄這么欺負我,這讓我心里氣不過。


  ”“二愣,快放開小北。


  ”王蓮花忙對著趙二愣喊道。


  趙二愣放開了劉小北,卻還是罵罵咧咧的說道:“小東西,我警告你,這件事如果你該說出去我打斷你的腿。


  ”劉小北狠狠的瞪了趙二愣一眼,沒說什么。


  所以好漢不吃眼前虧,劉小北心里也明白,干架的話,三個他也干不過趙二愣,這孫子壯的跟牛似的,村里人說他最壯了,力氣特別大,殺豬的話,兩百多斤的大豬一個人就搞定了。


  “小北,別聽他的,他就是一個莽漢,你聽嬸子的,這件事不是嬸子保密好嗎?”王蓮花給了趙二愣一個白眼對著劉小北說道。


  劉小北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他才不會想那些八卦的女人一樣,到處亂說呢,即便是王蓮花不囑托他也沒打算說出去。


  畢竟他想想王蓮花也確實挺可憐的,30多歲,長得又漂亮,這么水靈的女人,嫁給了村長那個糟老頭子,看著就讓人心疼。


  劉小北平時見到王蓮花的時候就覺得她可憐。


  “謝謝,你了小北。


  ”王蓮花再次感謝了一聲,稍后說道:“那我們就走了,等以后嬸子會買東西再謝謝你的。


  ”“買什么東西呀,那不得花錢啊。


  ”一旁的趙二愣不開心的說道:“我看他敢說出去,如果他敢說出去的話,我就打斷他的腿。


  ”“你個憨貨,走,別添亂。


  ”王蓮花很少生氣的,對著趙二愣頭道,然后又歉意的看向劉小北說道:“小北,別搭理他,這種人腦子少根筋。


  ”然后她就拉扯著趙二愣,離開了果園。


  劉小北看著兩個人消失的背影,揉了揉被趙二愣踩的生疼的肩膀,心中頓時就是又氣不打一處來,趙二愣太霸道了,這件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錯,他這么欺負人?劉小北心里咽不下這口氣,總琢磨著該怎么報仇出了這一口氣。


   6月14日,數百名 示威者聚集在開羅歌劇院門口, 抗議開羅街頭頻發的 性騷擾和性侵犯。


  這場抗議被命名為“像 埃及女人一樣行走”,由數個反性侵團體共同發起,有許多人以個人名義前往,舉著標語牌爭取女性的權益,表達對女權運動的支持。


  這次抗議的出席率比預期的低,主要原因是,在飽受爭議的由政府資助的埃及 國家婦女委員會(NCW)宣布參加此次示威后,幾個團體決定退出。


  此次示威的參與者有男性也有女性,有埃及人也有外國人。


  許多人認為,強奸文化的范式轉變需要政府與草根組織的共同努力,他們援引前任臨時總統頒布的新反性 妨害法為進步的表現。


  “新的法律還需要更多的細節,但是它的方向是正確的。


  考慮到現在的情況,它還是過于寬松,我們需要更嚴厲的判決。


  ”集會中的一名抗議者奈文艾爾塔維爾說,他認為,性騷擾、 性侵害與輪奸案件的增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埃及社會的動蕩。


  埃及 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安保的缺失,教育的缺失是罪魁禍首,“艾爾塔維爾說。


  “我們的國家剛剛歷經動蕩,(性犯罪的普遍)是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不管問題是什么,我們需要想辦法解決并保證以后的情況會改善。


  ”“自上而下的改變是治標措施,自下而上的改變需要民眾的意識變化。


  但是我們不想等那么久了,現在上層必須做出改變,而我們也在從底層作出努力。


  ”另一位 示威者奈文艾爾伊布拉西說。


  示威中至少三人被警方拘留。


  兩名男子因為舉著用阿拉伯語寫著“我們不會忘記內政部長的性騷擾”的牌子而被逮捕,令一名男子則因性騷擾示威者而被抓獲。


  潘拉比波與她的朋友們參加了示威。


  潘稱國家婦女委員會是性侵害中的同謀,而她參加示威的目的就是,從密集的警力與婦委會成員受眾手中,重新奪回應屬于民眾的公共空間。


  拉比波認為,婦委會和警方有意忽視了過去發生的性侵害案件,因此在示威中的存在十分諷刺與滑稽。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開羅美國大學任教的新聞學與傳播學教授拉沙阿卜杜拉,則因為埃及婦委會的參與而抵制這場示威。


  “我因為婦委會的參與而退出了(示威)。


  ”阿卜杜拉在郵件中說到,“正是這個委員會的主席,驅逐了歐盟的代表,因為他們對性妨害案件做了匯報;正是這個委員會眼睜睜地看著這種情況發生了這么多年,卻沒有采取任何行動;正是這個委員會忽視了貞操測試與塔利亞等等的十幾起案件;他們只想對著鏡頭,舉著標牌微笑,記錄下來他們與性侵擾斗爭的過程,然后什么實事也不做。


  這就是我退出的原因,我是不會幫他們做這樣的事情的。


  ”卸任前不久,埃及前總統阿德利曼蘇爾決定修訂刑法中的58號條款。


  “性”被定義成了一種犯罪,而對其的懲罰也更加嚴厲。


  新的立法擴大(姐弟亂欲)了“性妨害”的定義范圍,使其包括了口頭或肢體性暗示“信號”的使用。


  埃及的女權組織一直在呼吁有關部門對于泛濫的性妨害現象進行立法懲治。


  在2011年2月11日,埃及民眾在塔利亞廣場慶祝推翻前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時,CBS的記者勞拉羅根遭到了群眾性侵犯。


  自那以后,大型政治示威中的性侵害從未停止過。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聯合國性別平等與婦女賦權實體在2013年4月報道的數據顯示,99.3%的埃及婦女遭受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而96.5%的埃及婦女遭受過性侵害。


  本文來自:埃及日報作者:AaronT.Rose翻譯:Cherrie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https://twfgbvhnnj.weebly.com/7159787.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041592.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485882.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3963200.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90073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839049.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924313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353852.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9764929.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499359.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