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男 男 做愛

發布于2021/9/6 1:49:21 閱讀 9
男 男 做愛


在外人看來, 杰克遜就是一個不解風情的非洲黑人,卻不知,此時的 陳艷真的快要堅持不住,此時下面已經濕答答一片,整個內褲都已經濕透,還有一個火熱的 東西,不斷在摩擦自己大腿根部, 身體不斷有著觸電的 感覺,對陳艷來說就是一種非人的折磨。


  “別,快了,很快就好,這就是我那種想要卻不可得的感覺,讓你也嘗試一下。


  ”杰克遜半抱著陳艷一臉嚴肅 說到


  陳艷有種想哭的沖動,這種感覺對她來說 真的是太難受了,若不是有人在周圍,她恨不得立馬就撕開杰克遜的褲子,讓他的 巨龍立馬進入自己的身體,但周圍的人 目光都在他們的身上,每分每秒對陳艷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好了。


  休息一下吧,等下繼續。


  ”杰克遜 看著時間,捏準陳艷的極限所在,在陳艷即將崩潰的時候把陳艷放下來,扶到墻邊,靠在墻上休息。


  陳艷聽到這個聲音,簡直就是救命的福音啊,靠在墻壁上,雙腿的水漬已經滲出緊身褲,黑色緊身褲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清晰可見的水漬,讓陳艷連忙閉緊雙腿,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


  “這可怎么辦啊,我的褲子都濕透了,教練,要是被人發現的話,就慘了!”陳艷看旁邊似笑非笑的杰克遜低頭小聲說到。


  陳艷有些不明白,前幾天還老老實實的杰克遜今天怎么就變的這么老練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前些日子讓他忍受的太辛苦了嗎?陳艷都有點開始懷疑時不時自己的問題。


  陳艷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忍不住掀開緊身褲,把手伸進褲子里面,觸摸自己的私處,發現早已洪水泛濫,輕輕一刮,在一拿出來,指尖上面殘留透明液體。


  “杰克遜,你剛剛是不是故意的,平時真沒發現,你的膽子居然這么大!”陳艷瞪著自己的大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杰克遜。


  剛剛的事情差點折磨死陳艷了,動也不敢動,聲音也不敢發出半點,倒是杰克遜,享受了不說,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沒有,。


  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啊,這個壓腿動作可是瑜伽里面最關鍵的一個動作了,只要學會了這個動作,其他的動作就簡單多了,所以你要勤加練習,還有就是多忍耐。


  ”杰克遜十分認真的看著陳艷說到。


  陳艷看著杰克遜一本正經的模樣,嬌哼一聲,胸前的巨峰一顫一顫的,杰克遜的心神也跟著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巨峰。


  “哼!”陳艷突然站在杰克遜的面前,瞪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杰克遜。


  哪成想杰克遜看著陳艷背過身子,雙手直接朝前,用手托住巨峰,輕柔巨峰,隔著衣服捏住乳頭,輕輕揉捏起來,另一只手輕輕擠壓。


  “嗯!別,被人看的話就慘了,趕緊放開,快放開!”陳艷感受胸前的爽感,顧不得舒服,連忙推開杰克遜的雙手,連忙看向四周,發現并未有人注意到,這才松了一口氣。


  “杰克遜,你怎么回事。


  ”陳艷感覺到今天的杰克遜有點奇怪,心中有些惱怒!杰克遜的心中才沒有什么忌憚呢,既然 張強那邊已經拿出好處,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而且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進行到了最后一步,只是時間問題了。


  杰克遜今天的行為全部都是故意的,就是為了增強陳艷的欲望,這樣的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迫不及待的勾引自己。


  “真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上了一個極品,還能有錢賺,世界上怎么這么多好處!”杰克遜臉上露出笑容,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之后,開始練習一些瑜伽動作的時候,杰克遜居然本本分分絲毫沒有動手動腳,突然之間,陳艷還真有點不適應,渾身不對勁。


  這就是杰克遜的戰術,欲擒故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主動送上門來,而且晚上還有一個 王雅在等著自己寵幸。


  陳艷下午離開的時候心事重重,下面已經被水漬浸濕的內褲也忘記換下,回到家之后,下面開始瘙癢起來,陳艷猶豫一下,來到臥室床前,拿出自己的小寶庫,從里面拿出粉紅色巨根,在房間里面輕聲呻吟。


  “嗯。


  嗯。


  杰克遜。


  ”陳艷在按摩的過程當中,腦海里面最多出現的就是那副黝黑嚴肅的面孔,身體突然有輕微觸電一般的感覺,一股暖流從下體傳出,流過全身,到達腦海,仿佛登臨天堂一般。


  下午的杰克遜可是絲毫不寂寞,王雅一身紅色連衣裙出現在健身房里面同樣是吸引了足夠多的目光。


  杰克遜成為不少同行眼中的幸運兒,每天都有兩個美女級別的少婦去找他健身,奈何這個家伙是個木頭,不懂得欣賞別人的美。


  在同事的眼中,杰克遜就是個木頭,仿佛什么不懂,大家都嘆息兩個美女可惜了!殊不知,他們認為的木頭,可是個情場高手,王雅在來健身房之后就一直棲身于專屬休息室里面,杰克遜隔著紅色長裙就開始撫摸著王雅的身體。


  “嗯!想我了沒有。


  真是不敢相信,這么快就這么大了!”王雅握著杰克遜的巨龍,眼睛閃閃發光,一秒變迷妹。


  杰克遜在王雅的身上撫摸,從上到下,大腿根部的時候,用手指不不斷撥弄著某個濕潤柔軟的地方,時不時的消失一點,在抽插一下,王雅緊緊抱著杰克遜,靠在杰克遜的肩頭,輕輕呻吟。


  “你知不知道那個張強是個什么來頭。


  ”杰克遜看著懷中的王雅,輕聲問到。


  王雅也是一愣,沒想到杰克遜居然會問這個問題,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上陳艷了,她也就比我大上那么一點,有什么好的,臭男人!”王雅看著杰克遜冷哼一聲,舌頭也沒閑著,親吻杰克遜胸肌上面的豆豆,開始慢慢在身上親吻,大腿根部巨龍的時候,猶豫一下,還是閉眼眼睛,輕輕親吻,撫摸。


  “他?在我看來就是個廢物,也不知道當初陳艷怎么看上他了。


  真是瞎了眼。


  ”顯然王雅對于張強的評價也不是很高,帶著不屑的口氣說到。


  “你要是真的上了陳艷我不在意,我就一個要求,你把她的視頻給我,你是不知道她平時那么清高的樣子,說不定就是個騷貨呢!”王雅看著杰克遜滿不在乎說到。


  王雅慢慢盤坐在杰克遜的身上,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氣,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一點一點坐在杰克遜的身上,過了好久之后才慢慢上下搖動起來。


  感受著身上美人帶來的快感,杰克遜將張強的事情拋之腦后,盡情的享受著王雅帶來的溫柔。


  “啊,啊。


  太大了,受不了了。


  ”王雅就像是瘋了一樣,在瘋言亂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什么,整個人都在感受全身電流帶來的快感。


  那種 飽滿又痛苦的感覺,帶給了王雅很大快感,兩人椅子上,沙發上,地上,還是窗邊都留下他們的印跡。


  隔了很久之后,天色漸黑,隨著一聲痛苦解放的尖叫聲音落下,休息室里一片狼藉,而王雅肚皮上面全是白色液體,無力的睜開眼睛,看著杰克遜依舊堅挺有力的巨龍,眼睛里帶著無奈的目光。


  “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人,我都已經快要癱瘓了,你居然還站的起來。


  ”王雅的目光看著杰克遜的下半身,媚聲說到。


  王雅在杰克遜的猛烈進攻之下,意識變的模糊,依稀之間仿佛記得自己還在天堂,下一秒鐘自己就出現在健身房中。


  “我肯定是人啊,就是你,簡直就是個妖精!”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臉上露出好奇的目光,笑著解釋到。


  杰克遜的身體強度真不是一般人能相之比較的,無論是恢復能力,還是機動能力都是常人的三五倍,對于常人來說他就是非人般的存在。


  曾經在學校里面體檢的時候醫生曾經私下告訴過他的身體狀況,他的身體就好比是一塊鍛造的鋼鐵,而常人的只是木板,這樣的比(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較讓杰克遜立馬明白自身的不凡之處。


  看著杰克遜下面重新昂起的巨龍,王雅直接裝作沒有看到,心中有點惶恐,口中還嘀嘀咕咕。


  “這真的是人?都快兩個小時了,我都要死要活的,他居然還能站起來,真是太可怕了!”王雅連忙穿上自己的裙子,警惕的看著杰克遜。


  此時,天色已經漸黑,兩人收拾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出休息室里面,里面的一片狼藉就留給明天保潔阿姨過來收拾。


  “小雅寶寶,來吧,用嘴巴幫我一下把!”杰克遜溫柔的撫摸王雅的秀發,柔聲說到。


  王雅聽到之后連忙搖頭,剛剛自己又不是沒有做過,到現在自己的嘴巴像是腫了一樣,舌頭已經完全麻木了,若不是自己欲望夠強烈,恐怕現在早就昏死過去了。


  王雅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面容有些凝重,跟杰克遜告別之后急匆匆的離開。


  “真是個極品女人啊,有錢好看,又大,最主要的時候夠媚!”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背影,回味剛剛的感覺,眼睛露出沉迷的目光。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輛開往鄉村的大巴,緩緩停靠在站臺。


   張小強提著行李下車,抹了抹額上的汗珠。


  “大學四年,這次畢業回家,可老家還是一個樣,啥變化沒有!”張小強打量四周,處處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綠汪汪的,還不時有嘰喳鳥語傳來,跟他當初去省會讀大學時一個模樣。


  “這次回來,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長,用我在大學里所學的知識,改變家鄉。


  ”張小強暗自下定決心,向家里邁去,還沒邁出幾步,就有個聲音從苞米地里忽然傳來。


  “呀……你溫柔點,這么猴急干嘛!”這語聲怎么這么熟悉呢!張小強思慮了一會兒,跨著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時節,枝葉繁茂,苞米葉子刮得張小強手臂微疼。


  張小強走到了苞米地深處,眼前出現一幕快要讓他噴鼻血的畫面。


  前方不遠處,有座棚子,里間鋪了張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擁在一塊,男上女下。


  男的是個禿子,張小強一瞄就認出來了,他是村里的 支書 陸啟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脫的只穿戴個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嬌嫩皮膚,就像快要長大的苞米似的,張小強猜測用手都能掐出水來。


  “這不是村里的 李姨嗎,她怎么跟支書還有一腿?”張小強有些詫異,但沒有多想,鼓著眼睛看起來。


  “啊……你能輕點嗎,把我壓的身子難受……啊……”李姨面帶春潮,胸前的碩大在張小強眼前波動。


  “行行行,我輕點,可你個浪蹄子別叫那么大聲,行嗎,被別人聽到,我支書的名聲就敗壞了!”陸啟亮說著話,同時摟著李姨的腰肢,上下運動著。


  “切……你陸啟亮還有名聲嗎?咱村里的寡婦,十個都被你睡了九個,剩下一個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連張家那小寡婦也被你盯上了吧,還想腳踏兩只船,啊……輕點……”李姨滿臉鄙夷,接著又閉上眼睛舒爽的叫起來,一臉享受。


  這刺激的一幕看得張小強眼睛瞪圓,差點流下口水來,視線一會落在李姨的飽滿上,一會又瞟在她豐腴的屁股上。


  盡管李姨年紀有四十了,可身材卻保養的不錯,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滿彈性,特別是那一對飽滿,張小強估摸著自己都難以掌握。


  正當張小強目不轉睛看著的時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張小強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張小強吃痛,順手“啪”的一聲,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動靜!”李姨眼睛猛然睜開來。


  “這苞米地里哪會有動靜!瞎扯!”陸啟亮根本不信,仍舊在李姨身上運動著。


  “老娘騙你干什么!”李姨循聲望去,立刻發現藏在不遠處偷看的張小強。


  她怔了怔,馬上叫道:“那不是張老漢的兒子張小強嗎?他不是在省會讀大學嗎!”“真有人!”一聽說有人,陸啟亮隨即爬起來,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帶系好,往張小強這邊走過來。


  “張小強,你怎么在這!”陸啟亮面帶怒意看著李小強。


  張小強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陸啟亮在這和李姨在這偷情,他張小強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這啊!”張小強道:“真是難以置信啊,支書竟然和李姨有一腿!這事要是傳出去,嘿嘿!”“張小強,你 小子敢威脅我?”陸啟亮聽罷,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張小強心里有幾分心虛,這陸啟亮怎么說也是支書,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張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過了。


  但張小強怎么說也是大學生,有知識,曉法律,諒陸啟亮也不敢把他怎樣,便道:“就是威脅你,你能怎么樣?”“小兔崽子,小時候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現在長大了,讀大學了,膽子肥了啊!連老子都敢威脅!”陸啟亮擼起袖子,準備教育教育張小強。


  “我說支書,你為什么跟個小伙子計較!”此時,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過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低領T恤,走過來時胸前碩大不停顫動著,暴露出大半邊雪白。


  “這事我來處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著陸啟亮肩膀。


  陸啟亮 看了看張小強,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聲,憤憤離開了。


  “我說你這張家小子還真厲害,一回來,就敢當面威脅支書!”李姨向前走幾步,到了張小強跟前。


  這個位置,張小強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碩大飽滿,中間的溝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種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沖動。


  看到張小強的神情,蘭嫂嫵媚一笑,猛地抓起張小強的大手,往著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軟!滑膩!這手感讓張小強爽得魂飛天外,他還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沒想到感覺居然這么爽。


  “張家小子,在省會上了四年大學,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張小強按著。


  張小強略露澀意,邊按邊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們這窮鄉僻壤,即使出了大學生,也還是山溝溝里出來的。


  大學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歡咱們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滿臉誘惑看著張小強:“要不李姨讓你嘗試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剛才李姨還沒舒服,你來幫幫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當沒看見,出去別亂說,怎么樣?”“不不不,這可不行!”張小強立刻縮回手,一想到剛才,李姨光著身子在陸啟亮身下嬌喘的畫面,張小強就提不起興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張小強搖頭笑道:“李姨是長輩,我怎能做這種事。


  ”這話張小強說得很假,李姨這人,身材豐腴,胸大屁股翹皮膚白,是男人都會心動。


  但她下面剛被支書那啥過,一念至此,張小強就失去興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閨女艷紅許給我,今天的事,我就當視而不見了!”張小強忽然笑道。


  “你喜歡我女兒艷紅?”李姨打量張小強。


  “是的!”張小強點點頭,艷紅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閨女正好也到家,我幫你制造機會。


  不過我們可說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閨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紹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看見!不許亂說!”“好!”張小強滿口答應。


  接著,張小強和李姨分別,向家里走去。


  張小強家有五個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張小強猜測他們應該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這么久日子沒回來,剛好可以給她個驚喜!”張小強朝嫂子房間走去,他卻發現房門竟被反鎖了。


  “這光天白日的,鎖門干什么。


  ”張小強透過門縫,朝房內瞅去,眼前的畫面,讓張小強頓時獸血沸騰起來。


  只見房內,一名女子正脫得赤條條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開,手中拿著一根蘿卜,放在下面緩緩運動著。


  女子正是張小強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歲,就像九月的蘿卜八月的蔥,她長得是白白嫩嫩,皮膚吹彈可破,胸脯也飽滿堅挺。


  她絕美的小臉上,五官精致,一雙汪洋般的大眼睛里靈氣動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櫻桃小口,讓人有種不由得想親一口的沖動。


  盯著于薇的動作,張小強感覺小腹燥熱難忍,下身立馬有了反應。


  此時的于薇,面泛春潮,貝齒輕咬下唇,喉嚨里發出粗重的嬌喘聲,無比誘人,張小強被撩得心神激蕩。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亂性)面輕輕運動著,另一只手,則在胸前渾圓上不停來回按著,張小強看得心癢難耐,真想沖上去觸碰那對飽滿。


  “沒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這種事。


  ”張小強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剛嫁過來,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時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讓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個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張小強暗自想著,視線仍舊緊盯著房內的畫面,清晰看見,于薇手上的動作漸漸變快,口中嬌喘的聲音也變大起來,聽得張小強一陣心猿意馬。


  他很想沖進去,幫助嫂子解決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雖說大哥死了很久,但張小強仍是有些別扭,畢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讀大學的學費,也是嫂子去縣里打工給他賺的,這些年,嫂子對張小強,一直是疼愛有加。


  欲望與倫理的煎熬,讓張小強難受的不由得跺起腳來。


  他這不跺腳還好,可一跺腳,剛好踩到放在門邊的一根鐵釘上。


  “啊,疼死我了!”張小強大叫一聲,猶如觸電似的縮回腳,他搬起腳看了看腳底板,還好鞋底厚,要不然這一下肯定扎一個大洞,血流如注。


  但還是很疼!緊接著,張小強心里就暗叫一聲“不好”,剛剛喊得那么大聲,肯定被嫂子聽見了!   我28歲,和 丈夫結婚5年。


  夫妻感情還可以,但有兩件事讓我十分納悶,一件事是丈夫 行房時,喜歡舔我的腳;第二件事,丈夫喜歡躲衛生間舔我 鞋襪


    我和丈夫經人介紹認識,我們均公務員。


  初次見面,丈夫很健談,且看上去斯文,于是,我們就把戀情敲定。


    戀愛期間,丈夫經常買襪子和鞋子送我,那時,我把丈夫這種行為視為關心。


    然,婚后丈夫有一個無理要求,就是我襪子只要穿到沒臭味,他就不允許我換。


  一開始,并不知丈夫葫蘆里買的什么藥。


  直到有一次,我夜半醒來,發現丈夫不在身邊,就起床看他干什么。


  推開臥室門,只見洗手間燈亮著,走進洗手間,發現丈夫正拿著我的鞋和襪子在舔。


    我當時就覺得惡心。


  處于本能,罵了丈夫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從那以后,丈夫行房時就喜歡舔我腳,且是在我沒洗情況下舔。


  雖然感覺丈夫很臟,但是,丈夫舔我腳時,確實很舒服,也就從了他。


  也是從那時起,我就再沒和丈夫親吻過。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襪讓我覺得惡心  最近,丈夫更是在行房間隙拿來我的鞋襪當我面舔,給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現在,我不愿再和丈夫進行房事,因為每次他靠近我的時候,我腦海里總會浮現他舔我鞋襪的場景,想到這些,我就想吐。


    丈夫的這種行為算是病態嗎?如果是病態,能治療嗎?  PS:丈夫除了這兩件事,在其它方面表現都非常正常。


    回復博友:  你丈夫是典型的 戀足者,也就是說,她 對你鞋襪的迷戀超過了對你身體其它部位的迷戀,一般戀足者又會攜帶輕微或重度被虐傾向,以此獲取行房時的愉悅。


    關于戀足者形成原因有三種說法:1)腳部發出的氣味,令人產生性欲上的刺激;2)戀足者可能因天生腦部損傷導致;3)女性的腳常年被包裹,讓男性獲得強(上門女婿的三姐妹)烈窺視欲。


    現在先不追究你丈夫為何會戀足這個話題,而是想告訴你:關于戀足者,他這輩子恐怕要一直將這個癖好進行下去。


    當下最關鍵問題是:你覺得你丈夫舔過你的腳,舔過你的鞋襪,為此,你會覺得你丈夫很臟,導致你和他正常的性生活都無法繼續。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襪讓我覺得惡心  在此,給你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腸子,你或許吃過,至少聽過。


  那么,腸子在洗干凈之前,一般都是裝動物糞便的器官,但是,人們為什么還是要吃它?  既然人們連腸子都能吃,也就是說,你依然可以 和你丈夫維系正常的 接吻以及正常的行房。


  前提是,為了消除你內心對你丈夫‘臟&quo;的影響, 你需要要求 他在和你接吻之前,應該將他的個人衛生做好。


    另外一個問題:你丈夫喜歡在和你行房過程中舔你的鞋襪,其實這也不傷大雅,只要他在舔你鞋襪之后,不再和你接吻,你就由他去吧。


    在前面已經說了,你丈夫的這種癖好不過是滿足他的基本性需求,為此,你需要嘗試著適應并接納,源于他偶爾也會為自己的這種特殊癖好而自卑。


    如果你能成全他,我相信在現實生活中,他會更加愛你。


   據海內網12月25日報道:看到 陳川這種滿含侵略的眼神, 蔣楠心底一慌,尷尬臉紅著看了一眼陳川,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胸前,雙腿收縮緊緊合攏在一塊兒…… 陳川正是她家教的對象,對于這個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時候蔣楠在跟 王海親熱的時候,經常會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陳川,當然,這是她心底藏著的秘密。


   而陳川呢,對于蔣楠這個性感成熟的老師自然也是喜歡得很,自從一次聽課中,見到蔣楠,陳川就被蔣楠所表現出來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陳川就想辦法聯系上了蔣楠,以每個月五千的薪資,聘請蔣楠替他補習英語課程。


   眼前蔣楠所呈現出來的一幕,早已經讓陳川渾身不安生了,他極力忍著心底那種狂躁和不安,看著蔣楠笑了笑: 蔣老師,快進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濕了,得趕緊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蔣楠點了點頭,紅著臉跟在陳川后面走進了別墅,她不是第一次來陳川家,每次踏進別墅的時候,蔣楠心底都會生出一股特別酸酸的感覺。


   對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陳家寬敞,大氣、豪華的別墅,有一種讓她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心底渴望擁有這樣一棟房子,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動輒就是成成百上千萬的價格可不是現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擺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著一雙精致的腳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陳川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必須得趕緊換掉。


   一旁的陳川,盯著蔣楠的背影,看得出神,從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賞到蔣楠那豐腴的S形曲線,被浸透的紗質短裙上方一個輪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隨著蔣楠搖扭動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著迷。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尤物!陳川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在心底感嘆著。


   嘩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傳來了一陣流水聲。


   站到蓬頭下的蔣楠,在熱水的沖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驅散了不少,她伸手將烏黑的長發給攬到腦后,仰著頭,熱水順著她精致的臉頰,從粉紅的脖頸,流向整個身體,蔓過漂亮的肚臍眼,沿著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濺起陣陣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掛著她的 貼身衣物,天藍色的Bra正往下滴著水。


   站在浴室門外的陳川,此刻心底難以平靜,可不是嗎?浴室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嘿嘿……還好我有所準備。


  陳川在心底壞笑兩聲,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調出監控畫面。


   很快的,蔣楠那曼妙的身體就顯現到了電腦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裝了監控探頭。


   沒想到這場大雨竟然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監控探頭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蔣楠,此刻渾然未覺。


  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著沐浴露,整個浴室里騰著大片的蒸汽水霧,騰起的水霧影響了監控畫面,陳川這時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但饒是這樣也把他刺激得不輕。


   而蔣楠呢,此刻一邊沐浴著,腦海一邊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陳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都說健壯的男人那方面很厲害,也不知道陳川那里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昨晚與老公,沒有令她滿足,蔣楠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開始尋找安慰。


   特別一想到這里是陳川家,蔣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涌上心頭。


   在別人家里做這種羞羞的事,總是緊張中透著興奮。


   她緊緊咬著嘴唇,控制著那令人興奮的聲音不被陳川聽到,腦袋也不知道是因為享受還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張臉蛋上透著絲絲嫵媚以及滿足。


   這…… 電腦前的陳川看傻了,他沒想到蔣楠竟然會自娛自樂! 瞬間,他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大膽而瘋狂想法! 蔣老師,我給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門打開一下我給你遞進來。


  陳川抓著一套睡袍,敲響了浴室的門。


   此刻的蔣楠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手一抖,身體瞬間繃緊,然后又很快舒展開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竟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自己…… 蔣老師,你在嗎? 啊……在。


  在呢。


  蔣楠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渾身酸軟的不適,輕輕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把陳川手里的睡袍接了過來。


  開門的剎那,她忽然掃到陳川下方,當即小嘴張成O型。


   天吶,好嚇人。


  蔣楠在心底吃驚道。


  陳川這兒跟老公王海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話,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問題,實在是太恐怖了。


   蔣楠心底打了一冷顫,連忙關上了門。


   站在鏡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頰早已燦若紅云,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難以平靜。


  她用毛巾把身體擦干,拿過睡袍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這睡袍也太前衛,太薄了吧,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種薄紗透明款的,面料特別輕薄,想來穿在身上肯定特別舒服,只是太露了。


  蔣楠還從來沒有穿過如此大膽的衣服!她內心特別糾結。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還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開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給我找了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當下沒得選擇,她慢慢將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對著鏡子審視了一圈。


   不得不說,雖然睡袍款式大膽而前衛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特別棒! 曲線玲瓏,隱隱欲現,那種朦朦朧朧的既視感,讓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陣嘖舌,別說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種類似裙子的式樣,睡袍下角堪堪達到大腿腿根,兩條豐腴且修長的美腿,毫無遺漏的顯露再空氣里,空調里的熱風一吹,感覺溫乎乎的。


   蔣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貼身衣物,猶豫良久:小川你在嗎?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嗎? 她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覺,感覺隨時都會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蔣老師,你把衣服給我吧,我這就去幫你烘干。


  陳川巴不得這樣呢。


   嗯。


  蔣楠紅著臉小聲嗯了一句,顫抖著手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將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陳川手里,這還是第一次將自己貼身衣物給除老公以外的男人,這令她有些害羞,同時又有些興奮。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難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縱的潛質? 那邊接過蔣楠衣物的陳川,別提多高興了,他并沒有把衣服立馬拿到烘干機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絲的手感極好,面料既柔又軟。


   好香。


  陳川湊著鼻子在上面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種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兒,更像是蔣楠身上的味兒。


   這種味兒令陳川特別沉醉,就連毛孔細胞感覺都舒張開了不少,在這種香味的引導下,陳川沒忍住將蔣楠的貼身衣物放到了褲里,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瞬間游遍全身…… 數分鐘后,蔣楠一臉忐忑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臉蛋紅霞未減,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會揪上一下,她緊張且含羞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川,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蔣楠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她能感覺到陳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和貪婪,下意識的她將雙腿微微合攏,手也緊緊扯著睡袍下角,生怕陳川會發現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殊不知陳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嗎?她貼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間里藏著呢,他又沒有給蔣楠準備,她去哪穿?這么好的東西,陳川可沒有還回去的打算。


   對于他來說,好的東西就要收藏。


   蔣老師,這是我剛替你熬的姜湯,你喝一碗吧,剛才才淋過雨,喝了能驅寒,防止感冒。


  看著蔣楠那緊張的樣兒,陳川連忙將熬好的姜湯遞了過去。


   謝謝。


  蔣楠道了謝,接過一連喝了幾大口。


  她沒想到陳川會如此細心、體貼,心底立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們還是快一點補習吧,今天的課程我來的時候已經備好了,大概需要五個小時的學習時間。


  蔣楠實在受不了被人盯著猛看的眼神,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看穿似的,連忙說道。


   只有讓陳川投入到學習中,她覺得眼前這種尷尬才會緩解不少。


   好的蔣老師,那我們去房間吧。


  陳川答應了。


  然后把蔣楠帶到了他的房間里,每次補習的時候都是在這里進行(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的。


   找課本,開電腦,陳川像個乖孩子似的坐到了電腦桌前。


  蔣楠則站在一旁開始指導學習。


   小川,我們先練習一下口語吧,老師說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蔣老師。


  反應過來,陳川連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被蔣楠那纖細修長精致的小腿給吸引住了! 因為蔣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陳川稍微一低頭就能看到電腦桌下蔣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別是……特別是蔣楠那一雙光著的腳丫,小巧玲瓏,精美無比。


  此刻十指微曲,緊緊并攏著,趾甲蓋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顯得特別璀璨迷人。


   光顧著欣賞了,陳川哪里還聽得清蔣楠說什么。


   蔣楠自然也察覺到了陳川的異樣,她蹙了蹙眉,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就發現陳川竟然盯著她的腳丫! 這…… 蔣楠渾身一震,內心慌慌的,特別緊張。


  雖說她對陳川也有些許好感,但是做傳統教育這么些年,老師的那種拘謹與本分始終枷鎖著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辦?揭穿?還是假裝不知道? 猶豫片刻,蔣楠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氣,正想用英語和陳川對話,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陳川床頭上放著的東西驚訝到了!小嘴瞬間張大!一臉的羞憤以及難以置信! 天!我的貼身衣物怎么會在他的枕頭底下!不是讓他拿去烘干了嗎?他怎么……這一發現,蔣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貼身衣物上有種醒目的痕跡,可以想象得到陳川到底是拿著它干了什么! 木訥,呆滯,緊張,興奮……等等情緒開始涌上蔣楠的心頭。


   短短的數秒內,她的腦海里已經閃現過了多幅畫面,一想到陳川拿著她的貼身衣物干壞事,蔣楠整張臉蛋紅緋一片,耳垂也燙的嚇人,紅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頸,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要命的是,她竟然在這種狀態下有了興奮感! 天,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可是我的學生!意識到自己那混亂的想法,蔣楠嚇了一跳,努力的搖著頭,想把這些東西趕出腦海,但是愈趕愈濃,揮之不去。


   一直低著頭的陳川,忽然察覺到蔣楠有些不對勁,他連忙抬起頭來,就看到蔣楠臉紅不已,眼睛一直盯著他床頭愣愣出神。


   糟了,被發現了。


  陳川在心底暗嘆了一聲不妙,想著該如何跟蔣楠解釋,承認?那多尷尬啊。


  不承認?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怎么辦? 陳川思考了兩秒,然后鼓足勇氣,忽然站了起來,伸手就把還處于呆滯狀的蔣楠給抱在了懷里! 透過薄薄的睡袍,陳川能感覺到蔣楠那溫軟的身子,當然也有一些緊張,他能感覺到蔣楠嬌軀在輕微顫抖著。


   老師,我喜歡你。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說著,陳川立馬就吻了上去。


  對付女人,一柔二剛,這是鐵律。


   小川……別……嗚……反應過來的蔣楠想阻止已經晚了,她性感的薄唇被陳川堵上了。


   蔣楠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自己的學生產生什么關系,也更沒有想到陳川竟然這么大膽。


   有那么一瞬,她想推開陳川,可是不知怎么的,手上卻提不起力來。


  一股淡淡的煙草味氣息,在她的口腔里蔓延開來。


   這種味兒她還是第一次嘗到,對于接吻這種事兒,她本來是很排斥的。


  和老公王海也就只發生過一次,那還是剛結婚的時候。


  后來發現王海有口臭,有潔癖的她,無論如何也不愿意再和王海接吻了。


   可是陳川不一樣,這種淡淡的煙草味氣息,讓她有些沉醉,有些迷戀。


  漸漸的,蔣楠掙扎不是那么厲害了,她的身體也軟了下來,兩只手緊緊扒著電腦桌,雪白的尖下巴情不自禁的仰高了起來,香舌也在這種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被陳川給噙住了。


   陳川能感覺到蔣楠的身體變化,從開始的抗拒,到接受,雖然只是短短數秒,但對于陳川來說已經足夠了。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021577.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755283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7302486.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7703858.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257562.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569098.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1570729.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8885203.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1441753.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4520083.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日本av

下一篇: creampi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