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lena reif

發布于2021/8/2 3:16:05 閱讀 24
lena reif


  我和 老公結婚已經幾個月了,最近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離婚的問題。


  究其原因就是我的 婆婆,其實我婆婆還是蠻 喜歡我的,經常給我買衣服,鞋子。


  但說起我和婆婆的矛盾,那要從 我和老公談戀愛開始說起了。


    老公以前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和我在一起是他的初戀。


  第一次見他我就愛上了他,可是老公屬于慢熱型,對我的態度一直不溫不火,這 讓我心里沒有底。


  雖然那時候還有幾個人追我,但是我還是死心塌地的喜歡他。


  婆婆曾偷偷的告訴我,我老公以前曾經喜歡過幾個女孩后來都無疾而終,還說她們都比我漂亮。


  當時我并沒有在意,因為工作的原因我每天都是穿制服,而且工作很忙,我也沒有時間去打扮自己,但是我覺得如果男人是因為外表喜歡我的,這會讓我沒有安全感,婆婆的話我只是會心一笑,什么也沒有多說,也沒有多問老公。


  可惡婆婆總是把我的丑掛在嘴邊  結婚前,婆婆喜歡讓我出席老公家的一切聚會,但是在聚會上每次都會(啊啊啊好棒)說一段話:我的這個 兒媳婦各個方面都不錯,公務員、家庭也好,爸爸是教授,媽媽是做生意的,但是我這個兒媳婦就是不愛打扮,長相上配 我兒子差了那么一點,既然我兒子喜歡我們也就同意了吧。


  聽完這一席話,我還哪有心情吃飯,草草的吃一些,等大家都吃完默默的收拾完碗筷,等婆婆和家人再評價我一番。


  回到家以后我也從來不敢和 爸媽講這些事情,因為我相信做個好兒媳要兩面瞞,有時候委屈也只能等我爸媽睡覺后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哭。


    我和老公的發展很平穩,我們雖然兩地分居,但是只要周末有時間我還是會去看看公公婆婆。


  在我們戀愛的第二年我們領了結婚證,有了一紙婚約。


  我爸媽送給我們一套三室的房子作為結婚禮物,并且按照我們的設計進行了裝修,沒想到我爸媽做的這些卻成為婆婆炫耀的資本,只要她認識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她都會說:兒媳婦家里面條件好,結婚的 東西都是他家出的,還不是覺得她家女兒配不上我兒子。


  結婚后婆婆對我很好,但是對于我長相評價卻越來越讓我 沒有辦法接受。


  但是也只能安慰自己:沒關系,做母親的都認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我要是因為這個生氣,老公在外地會擔心的。


  可惡婆婆總是把我的丑掛在嘴邊  但我最擔心 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爸媽有時候會請我的公公婆婆吃飯,吃完閑聊的時候,婆婆又開始評價我,說我長得丑,說我配不上她的兒子。


  第一次說,我爸媽還比較油涵養的回答幾句,說兩個孩子是自由戀愛,沒有什么誰配不上誰的,我們做老人的還不是希望他們幸福,但是后來聽婆婆說的次數多了,連我爸爸都生氣了。


  就在上個星期,婆婆在評價我的時候我爸媽 都沒有說一句話,我知道我爸媽在傷心,從小到大,我都是他們的驕傲,而且我也的確不丑,168的身高,體型也很苗條,在本科的時候還是禮儀隊的成員,小時候還經常被叔叔阿姨夸獎說我長得像真優美。


    在前天,我哭著給老公打電話,說我很愛他,但是沒有辦法,我們的婚姻可能走到了盡頭。


   因為穿著跟氣質都不一樣,昨晚的小菇見人總是笑嘻嘻的,一副輕浮樣,而面前的小菇不茍言笑,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盧畊弘之前才沒 認出她來。


  現在認出了,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也不敢貿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 陸勝今交代完事,終于注意到盧畊弘了。


  見盧畊弘在盯著她看,她眉頭就蹙了起來,應該是認出盧畊弘來了,開口卻是問陸勝今:“他是誰?你們在聊什么?”這陸勝今跟盧畊弘就職的公司的副總洪韜有私交,要不是胡偉明弄的那東西太難看,他也不會打回去。


  現下的機會,說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撐著。


  所以被問時陸勝今也有點慌,忙說:“哦,這是藍色閃電的設計師,我們聊的是宏文的策劃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說不行嗎?我讓他們趕了另一個版本出來,應該沒問題了。


  ”小菇可能只是認出盧畊弘是 電梯里 的人,沒認出盧畊弘昨晚跟她碰過面,或者說她不想承認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盧畊弘不順眼的模樣,直接說:“換人吧,不用看了,他們做的案子簡直連邊都沒沾上。


  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扔了吧。


  ”盧畊弘忙了個通宵趕出來的東西就這么被否決了,剛剛陸勝今還說不錯呢,所以他很是不滿,站起來說:“小……這位……老總。


  ”他本來想叫 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臨時改口,覺得她的職位應該比陸勝今高,于是叫她老總:“你看都沒看過我的案子,怎么能這么草率就下結論呢?”盧畊弘挺生氣的,著急之下口水都噴出來了。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 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誰,沒面子給的意思咯?出來賣的裝成她這樣,還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強迫似的,不知情的還真會以為她是朵純潔小花。


  盧畊弘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簡直沒了理智,哼聲說道:“既然你說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給你看。


  ”他酒勁還沒過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對這種事很無所謂,一沖動就控制不住,撲過去就按著小茹撕,也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沒問題了。


  小菇挺會裝的,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不停尖叫求饒,盧畊弘卻不管她,把她轉過來。


  誰知就在關鍵時刻,“啪”的一聲輕響,電梯里的燈光全滅了,電梯也停止了運行。


  黑燈瞎火的,小菇“啊”的一聲,然后一掙,從他懷里出去了。


  盧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到這是個密封的空間,她跑不掉,就沒追。


  他嘗試按了幾下按鈕,一點反應都沒有。


  盧畊弘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但也猜到肯定是停電了。


  正想按緊急按鈕,剛碰上他就猶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現在這樣不是更方便報仇?于是他到處摸,想把小菇抓過來操作一番再說。


  誰知盧畊弘剛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陣恐懼至極的尖叫,比之前盧畊弘冒犯她還激烈幾倍。


  盧畊弘耳膜讓她震得嗡嗡作響,酒都嚇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異,盧畊弘試探著問她說:“你怎么了?”“你別過來,離我遠點。


  ”小菇非常的喘,聲音發顫,很害怕的樣子。


  盧畊弘摸出手機一照,見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團,身體瑟瑟發抖。


  盡管秀色可餐,盧畊弘卻無心欣賞,因為他已經酒醒了。


  這會兒想到之前的沖動,他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這事要真辦了,按伍葦靜的說法,沒幾千塊自己還能走嗎?見小菇很不對勁,盧畊弘又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小茹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


  我喝酒了,所以才會那樣。


  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說著他示好的拍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卻又覺得好笑,自己犯得著對一個坐臺的這樣嗎?她應該是在演戲吧?小菇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微微抬頭看盧畊弘一眼,然后靈蛇吐信一樣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過去把身子包起來,接著還蜷成一團。


  盧畊弘皺眉看她,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盧畊弘還是看到她臉上的淚痕,還有那驚恐過度的表情,這不像演戲呀!而且,之前自己那樣對她,她都沒哭。


  怎么停個電,她反而哭了呢?這里面有古怪。


  就在這時,手機亮屏到時自動關閉了,電梯里又變成一團漆黑。


  小菇的尖叫聲隨著黑暗的到來又響了起來。


  盧畊弘難受的閉眼承受,卻聽止音的小菇帶著哀求的語氣跟他說:“你能不能一直開著手機?”“為什么?”問完盧畊弘還是把手機屏幕按亮了,接著開鎖打開手電功能。


  手電功能一開,電梯里頓時亮了許多。


  小菇抬頭看著光源,再往四周掃視,聲音發顫的跟盧畊弘說:“我有幽閉恐懼癥,不能長時間呆在封閉的空間,要不然會緊張,呼吸困難。


  你快打電話叫人來幫忙,我要出去。


  ”盧畊弘恍然說道:“我已經按緊急按鈕了,應該很快就有人來。


  ”“你是豬啊?你就不能打電話叫人嗎?那樣不是更快?”她說的話雖然強勢,但聲音更像是撒嬌,哀求。


  盧畊弘贊同的點了點頭,怕她出事賴在自己頭上,心里對她的奇怪表現也有些發毛,倒不怕她出去后報警,因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撥了電梯里的緊急號碼,誰知一直沒人接。


  打著打著,突然手機響起沒電關機的聲音,盧畊弘看著一愣,跟她說:“沒電了。


  ”“我知道。


  ”這次她倒沒叫,但害怕的語氣非常明顯,又縮成了一團。


  盧畊弘安慰她說:“別怕,有我在呢,檢修的應該很快就來了。


  ”男人對女人天生就有保護欲,盡管盧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1284237.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6408031.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28453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2796993.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8880491.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841799.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5796376.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6046206.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1904625.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7296448.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hodv21255

下一篇: koreandramatwin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