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bad santa sex scene

發布于2021/10/11 23:33:41 閱讀 13
bad santa sex scene


二牛的大手順著 劉巧云的大腿一直深入,直到他摸 到了一小塊布,下一刻他的手毫不猶豫的伸了進去。


  劉巧云當即一聲嬌吟,雙腿緊緊的夾住了王二牛的腰肢。


  這時王二牛松開了劉巧云的嘴,快速地吻住了另一只 原本無人問津的柔軟。


  “喔……嗯……”劉巧云 忍不住發出聲音,表情如癡如醉,她好像是為了報復王二牛,下面的那只手突然動了起來。


  王二牛的身體當即一顫,突然傳來的感覺讓他險些把持不住。


  王二牛自然是看出了劉巧云的挑釁,手上和嘴上動作更是迅猛犀利起來,劉巧云頓時顫音連連,喘息不斷,很快她就動情到難以自制了。


  王二牛知道時間差不多,該步入正題了,動作就緩慢了一些。


  但是劉巧云似乎是想讓王二牛出丑一般,小手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王二牛一驚,趕忙將劉巧云的那只手拿開,然后再次吻住了劉巧云,同時一把扯下了了劉巧云的裙子和衣服,然后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雄厚的資本終于是再次出現,王二牛調整好姿勢,然后在劉巧云的耳邊灼熱的呼吸道:“小云,我來了……”“哇……哇……”突然傳來的嬰兒啼哭聲嚇了兩人一跳,劉巧云趕忙推開了王二牛,將嬰兒抱在了懷里。


  嬰兒毫不客氣的將剛剛還是屬于王二牛的柔軟抱在懷里大力的吮吸著。


  王二牛挺著身子,愣在了原地,他 看著劉巧云懷里的嬰兒,心里在說,你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偏這個時候醒啊。


  劉巧云看了一眼王二牛的下面,心里突突的直跳,是真的雄厚啊。


  她羞紅著臉看著王二牛道:“這次就這樣吧,你把褲子穿上吧。


  ”“啥?”王二牛差點昏過去,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說算了?劉巧云看著王二牛的樣子忍不住掩嘴輕笑一聲。


  然后白了王二牛一眼輕哼道:“這次算是給你一個教訓,誰叫你當初拋棄我來著,另外我也是跟你證明一下,我不是個賤女人,雖然我現在也很想,但是我能忍住!”王二牛愣愣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今后這個女人肯定是屬于自己的了,既然這樣那還急啥啊,忍一忍吧。


  王二牛這樣勸說著自己,一邊把褲子提上了。


  穿好了褲子,他四處看著,在柜子上看到了一卷衛生紙,他拿過衛生紙就上了床,坐在了劉巧云的身邊,撕扯下衛生紙,將劉巧云剛剛流出的東西溫柔的擦去。


  劉巧云眼神有些癡迷的看著王二牛的動作,這真是一個細心溫柔又負責任的男人,這下她更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了。


  幫劉巧云擦干凈后王二牛又幫劉巧云穿上了小褲褲還有裙子,然后拿過背心又給劉巧云套上了。


  做完這一切王二牛原本打算直接走的,但是看著劉巧云含情脈脈的眼神,王二牛沒忍住將娘倆都抱在了懷里,又是吻住了劉巧云。


  劉巧云輕嗯一聲,并沒有拒絕,兩人吻了一會,王二牛這才戀戀不舍的松開了嘴。


  王二牛看著劉巧云紅著臉的可愛模樣,溫柔笑道:“小云,我先走了。


  ”劉巧云雖然心中不舍,但還是點了點頭,王二牛這才退去。


  出了劉巧云家的王二牛長出了一口氣,只是方才涌動的氣血還在身體里翻騰亂竄,自嘲的笑了笑道:“再來這么一遭,可得憋壞了。


  ”就在這時,王二牛的手機突然響了。


  王二牛疑惑的掏出手機,看見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由得一愣隨即大喜。


  這個 電話居然是王二牛打了兩個月都是關機的女友打來的。


  王二牛趕緊接通了電話驚喜的 說道:“喂, 小月,是你嗎?小月。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瞬傳來了王二牛做夢都想聽到的聲音,“是我……二牛,你最近過的怎么樣?”“我還能過得怎么樣,還是老樣子,就是這兩個月沒聽到你的聲音,沒見到你的人,我的心里是想念的緊啊,你這兩個月干嘛去了啊,為啥電話總是關機呢?”一般來說,要是換做別人,不管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兩個月不與自己聯系,另一方肯定是以為對方移情別戀了。


  但是王二牛從沒這樣想過,他不僅不生 趙惜月的氣,相反他還十分的欣喜,由此可見王二牛有多么喜歡趙惜月。


  “嗚……”電話那邊傳來了趙惜月啜泣的聲音。


  王二牛不由得一愣,“小月,你哭了?”“沒……沒有,就是有點感冒,鼻子不通氣。


  ”“哦,那你要記得吃藥啊,多喝點熱水,你在哪,要不我這去找你吧?”王二牛關切的說道,他聽出趙惜月的聲音好像有點不對勁,但是他很快就認為是趙惜月感冒嗓子不舒服了。


  趙惜月又是吸了一下鼻子,“王二牛,今天我們把話說清楚吧……”“嗯?”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什么說清楚?”“呼……”電話那邊趙惜月長出了一口氣,似是如釋重負,像是掩飾什么,又像是做了什么決定一樣。


  “你愛我嗎?”“愛啊,我怎么會不愛你,我做夢都想把你娶回家,你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我怎么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王二牛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趙惜月沒有回答他,而是說道:“既然你愛我,也想娶我,那好,我爸說了,別的不要,三天之內準備好二十萬的彩禮錢,我就嫁給你。


  ”“什么!”王二牛不由得一聲驚呼。


  “怎么?嫌錢太多了?不想娶了?”趙惜月聲音有著一絲顫意的說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娶。


  ”王二牛連忙說道:“小月,你也知道我家里現在是什么情況,別說二十萬了,五萬現在我都拿不出來啊,而且這時間也太短了,三天時間,你看能不能多給點時間,或者少要點?”“不可能的,王二牛,你聽好了,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沒有二十萬,我們兩個就到頭了!”“嘟!”趙惜月說著就把電話掛了。


  “喂,小月,小月!”王二牛對著電話呼喊,回應他的只是一串電話的忙音。


  電話那頭,趙惜月掛了電話,她紅著雙眼看了一旁一個兩鬢有些花白的男人一眼,什么都沒說便回自己的房間了。


  而那個男人則是忍不住搖頭嘆息道:“命啊,這就是命啊。


  ”“二十萬,我上哪去弄二十萬(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總不能去搶劫吧。


  ”這邊,王二牛皺著眉頭念叨著。


  就在幾個月之前,王二牛的母親病逝了,之前為了給母親治病,王二牛四處跟親友借錢,可是還是沒能留住母親,現在王二牛光是外債也有二十多萬了,手里僅有的兩萬塊錢,還是剛跟 齊芳玲借的,那是準備給手機店進貨的錢,這錢要是沒了手機店也就快關門了。


  “要不,跟小云去借?”王二牛突然想到劉巧云剛告訴他她有幾十萬的存款。


  不過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被王二牛掐滅了,哪有跟情人借錢去娶媳婦的,這是萬萬不能的。


  王二牛站在路上想來想去,感覺頭都大了。


  突然他的電話又響了。


  王二牛趕忙拿起手機,但是結果卻是讓她有些失望,電話并不是趙惜月打來的,而是齊芳玲打來的。


  王二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電話。


  “喂,芳苓姐。


  ”“喂,二牛,你現在有空嗎?”“有空啊,怎么了?”“那你來我家幫我修一下電腦吧,家里電腦好像壞了。


  ”“啊?這天都快黑了,要不明天吧。


  ”王二牛心情有點煩,現在是真的不怎么想干活。


  “哎呀,修電腦幾分鐘的事情啊,你還沒吃晚飯吧,剛好晚飯也在我家吃了吧,你快點來哦。


  ”齊芳玲說著就掛了電話。


  王二牛看著電話愣了一會,原本他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可是兩次差點把齊芳玲給要了,人家不過是讓自己幫個小忙而已,自己再不去的話可能就有點不夠意思了,一想到這,王二牛便拾步向著齊芳玲家走去。


  盛夏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王二牛走在路上,頭頂雷的轟鳴聲,接二連三的響起,王二牛趕忙加快了腳步。


  王二牛前腳剛跨進齊芳玲的家門,身后一聲震耳的轟鳴響起,緊接著大雨傾盆而至。


  “二牛,你來啦。


  ”齊芳玲看見王二牛到來,一臉驚喜的說道。


  王二牛點了點頭,目光忍不住打量在齊芳玲的身上。


  齊芳玲好像是特意換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個淡紫色的小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黑色的絲襪,整套裝束透露著性感的同時更是將齊芳玲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那紫色的小衫,好像快要不堪重負,被撐得鼓鼓的,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視線下移,是齊芳玲挺翹的臀線與平展的小腹,黑色的絲襪包裹著的雙腿,在燈光下閃動著燁燁的光輝,讓人忍不住想要試一試,整套裝束充滿著誘惑,而這些都是齊芳玲特意準備的……“二牛,姐這身衣服好看嗎?”齊芳玲擺了一個撩人的姿勢淺笑看著王二牛。


  王二牛有些木訥的點頭道“好看。


  ”看著王二牛的樣子,齊芳玲忍不住一陣嬌笑。


     車子坐不下我抱著阿姨她坐在我腿上發抖讓我把持不住  “ 飛哥,我想喝酒,晚上到你那。


  ”熟睡中的飛哥 被我一通電話,擾亂了清夢,掛斷電話的幾分鐘后,這廝又給我回電,再次 詢問這么突然的相聚的 真實性,我向他微信了我的車票,此事落實,且千真萬確。


    以上的決定和行程,是在學駕照反回的公交上突然 冒出來的,離開BD已至三月,徐州一別也有好久不曾見到他,此行之突然、心切,完全只是懷念與他舉杯暢飲的感覺了,然而就是這樣,我坐了四個小時的硬座,只為了一斤廉價且貴重的白酒而已。


    到了FY,由于一些現實原因飛哥沒能來接我,給了我相對具體的位址,讓我自行前往,我也深刻的理解和明白,他的那輛帶有全景天窗,且360度無死角的二手電動三輪,可能堅持不到火車站,也趕不上見我就散架了,這也不說什么,誰讓我們一起扛過槍,其關系,多的只有真誠,不會有太多的套路和心虛,到站后乘車的疲憊感被迎來的清風一吹而過,因初來此地,再想著快到口的酒、馬上相遇的故人不免有些激動,當我環視四周環境,映入我眼的市區之冷清, 相比我見識過的 城市,其繁華程度完全可以用荒涼來解釋了,此時我才深刻的了解到,中國地區貧富之間的真實存在的差距,同時也感嘆當地人民做生意的頭腦精煉,間接的感謝當地人民對外來群眾的真切熱情的歡迎,與為人之著想。


    半小時后,我來到我們相約的地址,剛下車就看到那個賊頭賊鬧的飛哥,屌絲形象被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展現的淋漓精致,本想離 多遠就要打個招呼,卻沒曾想他竟未發現我,還向我來了電話,著急的問我到了哪里,我沒有理會他電話中的詢問,只是毫無遮掩的走到他背后,向他大聲詢問了一件事情的真實性,“你是不是sb啊”。


  他這才發現這就是他昔日的老友,被我一驚,一時的他說不上話來,不知道為何突然冒出來一句“到了還接電話,浪費我一毛錢話費”。


    飛哥AH人,性格古靈精怪,稱得上德才兼備、才華容貌與一身的好男人,錢多不多要看日后發展情況,與飛哥相識五年,他至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在BD也是一樣,五年都在圍繞著他的黑板和粉筆,發揮才藝,可說上是安守本分,相比別人就沒有那么舒服的優待了,還好當時我字寫的勉算清秀,訓練的強度和適當的寫寫字互相調和,要不然我都不曉得那時的五年,自己是生是死,飛哥可謂是文武雙全,在訓練場上也算是獨樹一幟,對比同年落難的 兄弟,飛哥初來時的八塊腹肌依舊是無人能及的,也因參加過某種集訓代號“孤狼一刀”。


  (以上簡單的介紹故事的主人公)  我們找了個簡單且寬敞的燒烤店,雖然從生意(名人哲理故事)上可以看出此店的味道不怎么樣,但還是想無人打擾與之喝酒聊天的好,我們互相調侃了彼此的過往,絮叨返鄉后的各種經歷,訴說離別后生活的難言之隱,暢談了接下來人生的簡要規劃,他總說我是成大事、掙大錢的人,而我總是自嘲,反駁他,我頂多是當著太監,操著皇上的心,拿著乞丐的收入,有著世界首富的擔憂和思緒罷了。


  誰知道放在余額寶里的幾萬塊錢,能給我帶來多少的利率。


    酒足飯飽,已過次日二點,朗朗蹌蹌來到事先達成一致的按摩店,就昏昏入睡了,路上向另一位未能前來赴約的摯友發去“賀電”,同時總結出了今晚最大的收獲,做人不要太馬群。


    次日反途,相比昨晚的寂寞狂歡,和來之前還未遇到的迫切欣喜,列車搖搖晃晃與鐵軌撞擊發出的噪音,都顯的太過于孤單了,不知道下次再見,何年何月?是否彼此依舊?  我們眼前,路上每個人都是在努力且孤軍奮戰的,他們也迷茫也走錯了很多路,也有相對的理想和絕望,促使和鞭策他們一直都在努力著,我們可能會在社會的經歷中,磨去同時滋生一些東西來,但我所祝愿和要求的是飛哥和馬子,能夠一生平順、初心依舊而已。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2368043.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7767626.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120280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928857.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6279394.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2103780.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862031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790537.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027437.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756631.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