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istress bianca

發布于2021/8/4 20:46:04 閱讀 16
mistress bianca


但只要是偶然過路的行人都紛紛側目,看向薛 佳慧


   這實在是一個可以奪走所有 男人視線的 女人,更不要說沒有劉倩的存在之后,薛佳慧就是人群中最閃耀的一顆明珠。


   詹姆斯有些癡迷的站在馬路對面看向薛佳慧靚麗的身影。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骨子里面風騷嫵媚的薛佳慧在看見自己之后,一定會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自己,看到自己的骨頭都酥軟下來。


   詹姆斯? 沒等詹姆斯從自己的幻想中醒來,那一頭的薛佳慧已經發現了詹姆斯的存在,驚喜的喊叫了一聲。


   如同詹姆斯料想中一樣,薛佳慧的眼神明亮,帶著勾人的欲態。


   別說是詹姆斯,就算換成任何一個男人也絕對會把控不住。


   詹姆斯微微一笑,也不藏著掖著,反正薛佳慧叫他來的目的,他是心知肚明,索性大大方方的朝著薛佳慧走了過去。


   薛 小姐! 詹姆斯點了 點頭,眼神卻一直游移在薛佳慧雪白的大腿上,豐滿的山丘上,隨即才緩緩的挪動到臉頰。


   詹姆斯笑的禮貌又客氣。


   他也是擺明了用這種態度來對付薛佳慧。


   薛佳慧這種女人絕對是吃不消他這一套的,他越表現的疏離,薛佳慧的心里面就越是安耐不住。


   你看我心里一直記掛著你說的攝影,這不等不及的就想趁著今晚來拍一拍。


   薛佳慧朝著詹姆斯的方向靠了靠,用自己柔軟的肌膚若有若無的磨蹭在詹姆斯的身上,眼神中帶著隱晦的暗示。


   如果只是普通的男人,當下就會軟在薛佳慧的眼神之下。


   可詹姆斯好歹也是經歷過各式各樣的花草,知道這個時候,他必須穩住自己,才能穩住薛佳慧。


   面對薛佳慧赤裸裸的勾引,詹姆斯只是平淡的點了點頭。


   記掛著攝影?! 這簡直是騙小孩子的玩意話。


   薛佳慧在一個小時之前,分明和劉倩兩個人一起回去了,不用想都是用借口打發走了劉倩,自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掉過頭來找自己。


   那所謂的攝影真的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怕是 身體的肉欲。


   只是薛佳慧這樣的尤物實在是太過于勾人,她若是真的存了心思來勾引,也抵擋的住這份誘惑。


   那咱們選個隱蔽些的酒店好好研究吧。


   詹姆斯朝著薛佳慧眨了眨眼,顯然是讓薛佳慧有個體面的臺階好下。


   至于她話中的真假在這種時候統統都不重要,反正自己話中的意思,薛佳慧是明白的徹底。


   好,我開車帶你去。


   薛佳慧點了點頭,轉身朝著自己豪車駕駛座走去。


   詹姆斯則緊緊的跟隨在薛佳慧的身后,那苗條的身段,扭動之間在詹姆斯的鼻翼之下扇過一陣香風。


   光是憑著眼前的景象,就足夠讓詹姆斯覺得激動。


   更不要說他期待的夜晚生活。


   ... 燈光迷離的酒店走廊顯得曖昧無限,薛佳慧扭動的身姿就在詹姆斯的前方,盈盈一握的小腰如同楊柳,細腰之下的臀部又呈現出一種夸人的弧度,抓人眼球。


   詹姆斯忍不住提了提自己手中的攝影器,勉強可以遮住一些自己下身的丑態。


   他是極其不愿意讓薛佳慧看到自己的欲望的,這樣的話他在薛佳慧的面前就少了一些主動權。


   雖然和劉倩比起來,薛佳慧的身上少了一種獨有的韻味,可依舊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對于詹姆斯來說,心里渴望的很。


   來啊。


   薛佳慧像是察覺到詹姆斯的遲疑步伐,扭過頭來看向身后的詹姆斯。


   嘴角微微揚起,眼神勾人且誘惑,像極了神話中的女妖。


   我是看薛小姐的身材太適合攝影了。


   詹姆斯笑了笑,從容不迫的回答著薛佳慧的問題。


   這只不過是兩個人之間的隱秘交鋒,誰都不愿意把事情放到明面上面來說。


   真的嗎? 薛佳慧臉上的笑容加深,顯得無比的嬌羞,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波瀾的看向詹姆斯。


   別動,有 東西! 趁著薛佳慧還沒反應過來,詹姆斯已經朝著薛佳慧的方向靠了過去,將薛佳慧團團圈繞在自己的懷里,緊貼在走廊的墻壁之上。


   濃厚的男人味包裹住薛佳慧的鼻息,讓她只感覺整個身體都在發軟,下一秒鐘幾乎就要倒在詹姆斯的懷里。


   詹姆斯粗壯的手臂向著薛佳慧的額頭上面摸去,似乎是真的薛佳慧的臉上有些什么,但到底是怎么樣也只有詹姆斯自己心里面才明白。


   如今兩個人的身體幾乎是毫無縫隙的挨在了一起,詹姆斯能感受到薛佳慧那豐滿的柔軟和細膩的皮膚,薛佳慧也同樣能察覺到詹姆斯的強壯。


   空氣中的曖昧似乎更加的濃郁。


   這 原本就是一場與眾不同的攝影。


   分明剛剛還有說不完的話,現在兩個人都只沉浸在這種別樣的氣氛中。


   只要詹姆斯愿意,低下頭就可以吻住薛佳慧那誘人的紅唇,也可以讓他們兩個人盡快的進入主題,可詹姆斯和薛佳慧如今都很享受這種氛圍。


   詹姆斯微微用力挺起自己寬厚的胸膛,更加大幾分力度的靠在薛佳慧柔軟的胸前,那原本就嬌嫩的寶貝被詹姆斯這樣粗魯的對待,已經扁扁的成了一團。


   光是胸部力度去感受,就知道那手感是如何之好。


   薛小姐,我看見似乎有東西進了你的身體。


   詹姆斯挑了挑眉,黑漆漆的臉上帶著狹隘的調侃,直視著薛佳慧滿是紅潮的臉頰。


   真的嗎? 薛佳慧的聲音又軟又酥,完全沒有辦法抵擋得住情場老手詹姆斯,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在挑逗著自己,卻又適可而止。


   當然,我要帶你去檢查一下,千萬不能因為這些小蟲子受傷了。


   詹姆斯頗為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抽開自己的身體,拉起薛佳慧的玉手朝著 房間的方向走去。


   原本感受著詹姆斯那濃郁的男性魅力,卻被他猛地抽離,薛佳慧只覺得全身都在躁動得不到緩解,可眼看著預定好的房間門就近在眼前,心跳又一次的加速。


   詹姆斯實在是太了解女人了,知道女人渴望著什么,更知道如何能讓女人更加沉迷。


   再配上他高大健壯的身材,對女人來說是一種無形的殺傷力。


   順從的被詹姆斯拉起,在刷開房卡的瞬間,兩個人同時的進入房間。


   薛小姐,快點去床上躺著,我來幫你檢查。


   詹姆斯的語氣嚴謹,若不是兩個人都心知肚明,還真要就這樣相信了他只是想幫忙檢查一番罷了。


   薛佳慧紅著臉,在詹姆斯的注視之下,緩緩的躺上了床。


   薛佳慧的嬌軀平躺,宛若沉睡中的睡美人,格外的動人,原本就短窄的裙子隨著薛佳慧的平躺,現在已經完全上挑,露出包裹著秘密花園的小內褲邊緣。


   特別是薛佳慧那雙吸引人注視的長腿在這種弧度下,更顯得美的驚心動魄,每當薛佳慧那充滿嫵媚的大眼流轉到詹姆斯身上的時候,詹姆斯都想要情不自禁的吞咽一口口水。


   詹姆斯朝著薛佳慧伸出自己粗糙的大手,將薛佳慧小巧的玉足放在手心中。


   嬌嫩的小腳沒有絲毫的老繭,有的只是肌膚的柔嫩, 想到今天晚上在酒吧的時候,就是這雙玉一樣的小腳糾纏在自己的腿上和胯間,詹姆斯又是一陣入火的沖動。


   有一陣沒一陣的捏在手中的小腳,而薛佳慧在詹姆斯這種曖昧的撫摸下,臉頰更是嬌羞的紅暈。


   她的目光中隱隱的透露出一種迫切和渴望,但是這些情緒都被詹姆斯視而不見。


   他喜歡吊動獵物的胃口,他才不喜歡胡亂的盲干,在這種氣氛下,兩個人的這些曖昧都是很有必須的。


   薛小姐,你的腳可真是好看,不過我已經檢查過了,腳上一切正常,那我現在來檢查一下你的腿。


   詹姆斯自顧自的說著,還沒等薛佳慧回答,他的手已經順著小腳的弧線摸索上了小腿。


   薛佳慧現在哪里還有力氣去抵抗詹姆斯,唯一還能發出的就是一聲接著一聲的低喘,整個人都在詹姆斯的愛撫之下軟成了一攤泥水。


   每一處的撫摸,詹姆斯都特意挑著薛佳慧的敏感部位。


   和那些生手不同,女性的身體在詹姆斯的腦海中已經了如指掌,不僅僅只有那幾個特定的部位才是敏感地帶,連帶著一些不易察覺的地方也可以讓女人產生沖動。


   女人這樣有趣又可愛的生物,只有你給了她極致的快樂,她才會帶給你不一樣的享受(瓶子塞下體小說)。


   詹姆斯...有...有蟲子嗎? 薛佳慧已經連說話都帶著喘息了,詹姆斯看似粗糙的手給她帶來一陣陣的顫栗,仿佛彈鋼琴一般的落在自己腿上的每個部位。


   即舒服又享受。


   但薛佳慧還偏偏咬著死理慢悠悠的問道,就是不愿意在詹姆斯的面前認輸。


   還沒有了,薛小姐,請不要著急。


   詹姆斯的嘴角揚起一模淫穢的笑意,眼睛卻滴溜溜的在薛佳慧光滑的腿上打著轉,手里的動作也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他喜歡看到現在薛佳慧的這種表情,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類。


   詹姆斯的大手慢慢的滑動著,無數次只差一點點的距離就要觸碰到薛佳慧的關鍵地帶。


   這種強烈的空虛感和渴望感都讓薛佳慧覺得全身著火,卻毫無辦法,只能睜大了媚眼看著詹姆斯,渴望他能夠理解自己的心意。


   薛小姐,你的裙子有些短,我來幫你拉一拉。


   越是了解薛佳慧在想些什么,詹姆斯就越發不想如她的意思,不僅直接越過薛佳慧的著火地帶,反倒如同正人君子一樣的幫她拉了拉裙擺。


   動作做的好,手指卻像無意中一般的勾動在芳草地上。


   短短的一瞬間就劃走。


   薛佳慧整個身體都隨著那一瞬間弓了起來。


   她和劉倩在床上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劉倩嫵媚勾人,知道男人所有的敏感,像只狐貍般的撒嬌哀求,會帶來男人強烈的滿足感。


   而薛佳慧就是一只小野貓,明明臉上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整個人都在渴望著,卻死死的咬緊牙冠不肯松口,這樣也是能讓男人有一種征服欲。


   兩個女人都各自有著自己的美感。


   哎呀,薛小姐,你看看你前面是被蟲子咬了嗎?怎么鼓起的這么大。


   詹姆斯猛的驚呼了一聲,故作疑問的看向了薛佳慧豐滿的胸前。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兩個人都心知肚明,詹姆斯的這句話無非就是一種調侃,只換來薛佳慧一記怨怨的眼神。


   詹姆斯現在才沒空搭理薛佳慧的那些小情緒,嘴里的話音剛落,大手就已經極度不老實的沖著豐滿的柔軟按壓了過去。


   嗯... 薛佳慧一聲喘息,整個人都戳手不及。


   雖然還隔著一層衣物,可這東西的手感簡直讓詹姆斯欲罷不能,那柔軟的觸感讓他恨不得能肆意的揉捏。


   詹姆斯也絲毫不和薛佳慧客氣,那一團柔軟在詹姆斯的手里變化著模樣,雖然不能解渴,也讓薛佳慧舒服的閉上了眼睛,享受著詹姆斯高超的撫摸。


   只能說詹姆斯的動作每一次都恰到好處,不過太過分,又不會不夠激情。


   薛佳慧只覺得自己這一次是十足十的看對了人,詹姆斯不僅僅只有身材完美,在某些方面也絕對是無可挑剔。


   她想要的東西非常簡單,就是和詹姆斯這樣強壯的男人可以銷魂一夜,甚至很多夜,也絕對都不介意,更何況詹姆斯的尺寸她已經領教過了,那絕對是只有黑人才能擁有的龐大。


   她的心里即害怕又激動的渴望著。


   自從鄭秀秀成年后,出落地越發水靈動人, 劉志剛早就對她垂涎欲滴。


  “沒事兒,就是桌子倒了。


  ”劉志剛故意大聲道,他知道鄭秀秀現在肯定 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于是選擇不去戳破這份尷尬。


  他回到臥室繼續和 張春華翻云覆雨,腦子里想著青春貌美的鄭秀秀,更加神勇無敵。


  鄭秀秀看到他和她 媽媽在一起了?她看到他的身體了?劉志剛對自己的資本很有自信,加上鄭秀秀又是個未經人事兒的姑娘,他甚至能想到鄭秀秀小臉羞紅偷看的模樣,不禁心頭癢癢起來。


  張春華驚訝道:“哎呦,怎、怎么又來,啊……”這一晚,張春華嗓子都叫啞了。


  鄭秀秀耳邊縈繞著母親的聲音,腦中閃過一幅又一幅生動的畫面,又羞又忍不住浮想聯翩。


  翌日,張春華紅光滿面地起來做早餐,順便叫鄭秀秀起床。


  “秀秀,飯我做好了,媽媽去上班了。


  ”她又變回了溫柔賢良的母親,一點都看不出昨夜里與人偷情的影子。


  鄭秀秀臉色微紅地點點頭,面對母親時心情很微妙。


  一整個上午,鄭秀秀總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心煩意亂。


  更奇怪的是,每次想到那場景,她的身體就熱熱的。


  這種感覺很陌生,很新奇,無疑為她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


  她想到同學們曾經的蠱惑,膽子變得大了起來,打開手機點開了一部小電影,躲在房間里偷偷看著。


  剛開始她有些害羞,甚至不敢直視那白花花一片的屏幕,到最后卻小臉通紅,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


  不知不覺,身上的衣衫已經褪至一半,彈軟的飽滿暴露在空氣中。


  她小神悶哼著,回想著劉志剛那偉岸強健的身軀,感覺越發火熱。


  劉志剛受張春華囑托幫忙修水管,他剛打開門便敏銳地聽到鄭秀秀的臥室里傳來一陣壓抑的低吟。


  他立刻警惕起來,這聲音是鄭秀秀的不會錯,頓時大吃一驚,難道鄭秀秀帶男朋友回家廝混了?他又是氣,又是嫉妒,腦海里閃過白皙青澀的嬌軀任人采劼的模樣,下意識地喉頭一緊。


  里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劉志剛終于忍不住,一腳踹開了房門。


  里面的場景,卻讓他徹底愣住了。


  鄭秀秀趴在床上,手中拿著一部手機,屏幕上播放著火辣刺激的畫面。


  她的小臉紅的如同一顆水蜜桃,衣衫盡褪,誘人的風景被劉志剛一覽無余。


  劉志剛幾乎是一瞬間便有了反應。


  他暗罵自己畜生,這可是春華的女兒,今年剛滿十八啊!鄭秀秀反應過來,小臉紅地要滴血,連忙將自己裹進了被子里。


  她羞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而此時手機視頻還在播放著。


  “啊,好舒服,美死我了啊!”鄭秀秀趕緊將視頻關掉,兩人面面相覷,氣氛有一絲尷尬。


  劉志剛連忙解釋:“秀秀,你聽 劉叔解釋,我以為你被……”后半段話沒有說出口,因為鄭秀秀害羞地將自己全都裹進了被子。


  “劉叔,你快出去,我要換衣服。


  ”劉志剛趕緊出去關上門,腦袋里卻還滿是鄭秀秀那誘人的……過了一會兒,鄭秀秀從房間里出來,臉蛋兒還紅紅的,看起來煞是動人。


  劉志剛已經平復了身體的躁動,但眼神卻忍不住流連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鄭秀秀略帶羞澀地問:“劉叔,剛才的事情,你可以不要告訴我媽媽嗎?”劉志剛沉默了一會兒,良久才聲音沙啞地問。


  “秀秀,你剛才在房間里做……那種事情嗎?”鄭秀秀一想到自己被劉志剛看到那么羞羞的事情,她便無地自容,眼睛也不敢直視劉志剛。


  “啊,你長大了,肯定會有那方面的需求,劉叔明白的。


  ”劉志剛上下打量著她,從粉嫩的臉頰,到白皙修長的脖頸,以及那發育良好的上圍,飽滿挺立,兩條美腿白嫩修長,肌膚泛著誘人的光澤。


  她正值青春年華,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來,對劉志剛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劉志剛喝了口茶,掩飾自己心頭的火熱。


  “平時經常這樣嗎?”鄭秀秀雙手絞著衣角,小聲地說:“我是第一次。


  ”“這種事情不能多做,傷身體的,劉叔也是為你好。


  (豁達大度)”劉志剛像是個慈祥的長輩一樣教育著鄭秀秀,心里卻將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個遍。


  “我知道了,劉叔,拜托你不要告訴媽媽……她知道了會罵我的。


  ”“放心吧,我不會說的。


  ”鄭秀秀這才放下心來,心里 充滿了感激。


  劉志剛起身修理水管,順手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充滿陽剛氣息的身體暴露在鄭秀秀的眼下,劉志剛木匠出身,雖然年近五十依然健碩,背影十分寬厚。


  汗水順著他小麥色的肌膚流下,鄭秀秀想到了昨天劉志剛和母親在床上的畫面,有些口干舌燥。


  剛剛獲得撫慰的身體,仿佛又重新熱了起來。


  房間里似乎越來越熱,鄭秀秀的臉頰冒出了薄汗。


  劉叔的身材可真好,比她學校里的那些白斬雞男生強多了……或許是生命中缺少父親的角色,鄭秀秀對這種充滿成熟魅力的男人充滿了憧憬,比如眼前的劉志剛。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11475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014780.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9860948.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2383827.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9311248.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641399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86993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607286.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7871486.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4484647.html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 如何破處

下一篇: fgo酒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