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sweet_tinqerbell

发布于2021/8/3 4:47:39 阅读 38
sweet_tinqerbell


他脑海里不停浮现出 曲婷婷的样子,她的娇媚的脸蛋,她的半露的酥胸,她的胸前的两座高峰,她的细弱的腰肢,她的两条大长腿…… 杰瑞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他尽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去看书,去学习,甚至是去看校园里的其他美女,那些女学生或女老师,但他发现,不管他干什么,或是不管他眼前看到什么,他都能想到曲婷婷……曲婷婷上了一天班,下班时走在小区里,又碰到 老李,只见老李正在小区里散步。


  “老李,你好啊,又遇到了呢。


  ”曲婷婷再次主动跟老李打招呼。


  老李却仍旧非常尴尬的样子,就像早晨时那样,他的脸色变了又变,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又是红中带白,白里透红……“噢,呵呵, 小曲呀,你下班啦。


  ”老李回应道。


  “是呀,下班了,呵呵,老李,你出来遛弯呢?”曲婷婷说。


  因为之前老李曾两次去家里找自己,原因都是受 陈东之托,所以,曲婷婷对老李很是感谢,心想如果不是这个老邻居,那陈东几次找自己找不到还不急死了。


  想到这里,曲婷婷便对老李 说道:“老李,多亏你啦,要不是你,陈东找不到我时肯定要着急了,那句话说的真对啊,‘远亲不如近邻’,平时没事时也显不着,这一有事了还是老邻居管用啊。


  ”老李再次尴尬地 一笑,说道:“小曲,不用谢不用谢,你这样说就太见外啦,你都说是老邻居了,那老邻居帮个忙还不是应当应分的吗?谢什么,不用谢的,应该的应该的。


  ”老李的脸色仍旧变来变去,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搞得曲婷婷再次提醒他说:“老李哥哥,你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好,你身体真的没事吗?如果有事可一定要尽早去检查啊,我是护士,我经常看到有患者因为小兵拖成大病的。


  ”“咳咳……你误会了,小曲,我身体很健康的,真的没事,谢谢你关心了,我脸色……可能还是天太热的缘故,我一向怕热。


  ”老李感到更加尴尬了,一天里两次被人说脸色不好,而且还是同一个人,“那个……小曲,我出去走走哈,咱们回头再聊。


  ”老李找了个借口赶紧走了,剩下曲婷婷一个人站在那里。


  看着老李离开的背影,曲婷婷若有所思,有那么一刻,她还以为老李是因为昨晚在自己家床底下被自己发现 的事而仍旧没释怀呢,她想,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劝劝他。


  曲婷婷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她来到厨房,想做饭吃。


  就在她刚走到厨房时,因为要途径杰瑞的房间门口,她突然听到从杰瑞房间里传出一阵女人的呻吟声!曲婷婷立刻就站住了脚步,又尴尬又好奇,其实最主要是……向往……原来杰瑞在家!而且,他还带回来了 女生……!曲婷婷霎时就觉得心里头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她觉得不舒服,真的不舒服!那天他还跟自己在家里的沙发上亲热缠绵了一阵子,怎么这么快他就带女生回来了?虽然,杰瑞是陈东的学生,他叫自己 师母,他跟自己再没别的关系,自己也完全干啥不到他的私生活,而他一个大学生,他交女朋友那是他的自由,跟自己无关,但曲婷婷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因为毕竟这是在自己家里,他就算找女朋友也不应该带到这里吧。


  呻吟声还在继续,间断还会传出男人的喘息声,曲婷婷一想到杰瑞下身的巨大……她真的是心驰神往,想到此时被压在他身下的女生正在享受他的巨大坚挺,曲婷婷竟是一阵羡慕……就在曲婷婷心情十分复杂之时,不料那种声音戛然而止了,而下一刻,曲婷婷还没来得及走开时,杰瑞的房门就从里边打开了,只见杰瑞赤裸着上身,下身穿着一条运动短裤,站在了曲婷婷面前。


  杰瑞脸色有点潮红,上身的肌肉也微微泛出汗珠,而他的下身……曲婷婷眼睛的余光偷瞄了一下,她看到了那巨大的坚挺把杰瑞的短裤撑成了一个大大的帐篷……曲婷婷的脸立刻就红了,她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给杰瑞道歉,因为不管怎么说,人家和女生正在屋里那啥,毕竟是自己突然回家的声音打扰了人家,曲婷婷咳嗽一声掩饰尴尬,然后就道歉说:“那哥……杰瑞,不好意思哦,我……打搅你们了,实在是抱歉……”曲婷婷说完就想转身上楼回自己房间,不料杰瑞露出一脸纳闷的样子,问曲婷婷道:“师母,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打搅‘你们’了?‘你们’是谁?”而听到杰瑞如是说,曲婷婷更是一脸纳闷,她心想怎么你这家伙都带女生回家做那种羞羞事了还不敢承认啊?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她嘴上却说道:“那个……呵呵,杰瑞,你们继续,继续哈,我就先回房间了……”“等等,师母,你先别走!”杰瑞把曲婷婷叫住,曲婷婷一愣,立刻就站在原地不动了,说也奇怪,杰瑞一个学生,年龄比自己小不少,自己是他堂堂正正的师母,可为何,他一句话,自己就这样乖乖听从了?仿佛刚刚那句话是他发布的命令一般。


  “师母,我真的不明白你刚才在说什么,你过来看,”杰瑞伸手拉了曲婷婷的胳膊,把她拉到他房间门口,并把自己的房门大开,指着房间里的陈设对她说,“哪里有什么人?分明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啊,所以,你刚才在说谁呢?”曲婷婷这才睁大眼睛仔细环顾杰瑞的房间,确实,他房里哪里有什么女生?分明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啊!“这……”曲婷婷不禁更加纳闷,“可刚刚……我明明听到……”“听到什么?”只见杰瑞邪魅地一笑,然后这才恍然大悟般,说道,“喔~我知道了,师母,你是听到它了吧?”杰瑞把他手里的手机往外一亮,在曲婷婷面前摇摆了几下,就在这时,曲婷婷看到在杰瑞的手机的屏幕上是他还没看完的岛国动作爱情片的镜头……“啊~”曲婷婷的脸立刻就红了,绯红绯红的,此刻,她觉得自己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啊……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都是从这岛国爱情动作片里传出来的……杰瑞倒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爽朗的一笑,然后把手机放下,就像没事人一样。


  “咳咳……杰瑞,不好意思了,师母刚才……误会你了,师母给你道歉了,呵呵……”曲婷婷尴尬地笑着,不经意间,她又瞥了一眼杰瑞的裆部,那里好像比刚才小了一些,不过还是挺大的,在那里坚挺着。


  “咳咳……师母……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回房间了哈。


  ”曲婷婷说了这一句便赶紧逃也似的向楼上奔去了。


  杰瑞在她身后喊道:“喂,师母,我还没吃晚饭呢,你吃了吗?”“我也没……我……一会儿再做吧……”曲婷婷边上楼边说道,她的心脏“扑腾”、“扑腾”跳得厉害,她得回到自己房间去缓缓……回到卧室后,曲婷婷把门关上,并且轻轻地从里边把插销拉上了,她要自己好好静一静。


  刚刚杰瑞正在看的岛国爱情片里传出的那种女性的呻吟声和男性的喘息声仍在她脑子里盘旋,而杰瑞裆部的巨大坚挺仿佛还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悠,她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啊!曲婷婷感到自己浑身燥热,某个部位更是痒痒的,酥麻酥麻的,她忍不住把双腿加紧,开始摩擦……可能因为杰瑞是米国人的缘故,他对看那种片片一点都不感到害臊,就好像看正常的电视剧电影一样,但曲婷婷就觉得在别人面前或是明知会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还公然看那种片片好尴尬啊!曲婷婷一边摩擦自己的双腿,一边把手放到了自己的两腿根部中间,她在幻想假如杰瑞胯下的巨大此时来到自己身前,来进入自己的虚空,满足自己的空虚,那将是多少美妙的滋味啊……曲婷婷一边幻想一边用手揉捏那个部位,同时嘴里发出一阵阵呻吟……但这样还是不够刺激,许是受杰瑞影响,接下来,曲婷婷躺到自己床上,把手机拿出来,她也搜到了那种岛国爱情动作片,然后插上耳机自己观赏起来,同时她又从床前的小柜子里拿出自己平时经常玩的小玩具,用它来代替自己的手给自己以安慰……一边看片片一边用玩具抚慰自己的身体……很爽很舒服……足足玩了半个小时,曲婷婷总算觉得满足了一些,她又稍事休息片刻,然后起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下楼了。


  这时,杰瑞已经在客厅看电视了,看到曲婷婷下来,他仍旧非常爽朗地打招呼,说道:“师母,你刚刚说今晚在家做饭的是吗?其实我以前有听老师说过,他说师母你做饭非常好吃,所以,我早就想尝尝你的手艺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机会而已,嘿嘿,今天,是不是可以让我一饱口福呢?”面对杰瑞,曲婷婷还是感到有些尴尬,不过情绪是会传染的,杰瑞的开朗影响了她,慢慢地,她也就不再为刚刚的事情难为情了。


  “好啊,没问题,你来我们中国读书,又拜在陈东手下当学生,我既是东道主,又是你师母,招待你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其实我早就想让陈东把你请家里给你做顿饭了,只不过以前也是时机不凑巧,现在好了,你搬到家里来住了,以后我也许会隔三差五地做好吃的给你品尝哦。


  ”曲婷婷笑着说。


  “好耶,太好了,我来中国已经有些日子了,对中国菜已经习惯了,现在一天不吃都有些受不了呢,而外面饭馆的菜自然比不上自己家里做的菜,所以,看来我以后真是有口福了,嘿嘿,搬到老师家住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啊!”杰瑞感慨道。


  “哈哈,你还挺会说,杰瑞,不得不说,你的中国话真的非常棒哦!”曲婷婷夸赞道。


  “嘿嘿,谢谢师母夸奖,我还有很多没学到的地方,我会继续加油努力的!”杰瑞说。


  说话间,曲婷婷已经来到厨房了,她从冰箱拿出一些菜还有肉,又从橱柜里找出一些调料来,然后就开始做饭了。


  杰瑞从客厅走过来,边走边说:“师母,用不用我给你帮忙呢?也就是……打下手,嘿嘿。


  ”“哈哈,这句是地道的中国话,说的不错,不过今天就不用了,杰瑞,你去客厅看电视吧,我自己做吧。


  ”曲婷婷说。


  “那好吧,不过,师母,如果你有用我帮忙的地方就说话哦,不用和我客气的。


  ”杰瑞又说道,完了他就重新走回到客厅去看电视了。


  曲婷婷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做饭,在做饭方面她是很拿手的,她厨艺很好,切菜、颠勺,都不在话下。


  没多会儿,曲婷婷就做好了几个菜,就差一个汤了,就在她要做汤时,忽然她又听到了那种声音……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而这次是从客厅传来的……曲婷婷转过身一看,杰瑞竟然在客厅拿着手机在看那种片片……曲婷婷霎时又脸红心跳起来,浑身也再次开始燥热。


  外国人在这方面还真是开放啊!这种片还真能当着别人的面看……这一点在咱们国人看来真是无法想象……曲婷婷继续做汤,但她的心思哪里还能集中在汤上,她的耳朵在仔细捕捉客厅传过来的声音,随着那一声声的呻吟和喘息声,她觉得自己浑身心潮澎湃,燥热无比,而且,很快地,她感觉到自己那里有点湿湿的……曲婷婷忍不住合拢双腿,并且开始摩擦……同时,她把一只手从自己上衣的领口处向里边伸去,伸到胸前的两座高峰那里就停下,开始揉捏……“嗯~”曲婷婷嘴里也发出一声呻吟,虽然她一直都在极力克制不让自己出声,可还是没忍住。


  自己抚慰了自己一会儿,曲婷婷重新回到现实中,开始继续做汤,但注意力总没之前集中了,因为她总会想那种事,而且,客厅里还是不断会传过来那种声音,让她想专心做饭都做不到。


  过了一会儿,杰瑞又走了过来,他的态度仍旧很爽朗,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对曲婷婷说道:“师母,确定不用我帮忙吗?”“哦,不用了,真的不用,你去……看电视吧。


  ”曲婷婷说,虽然,她知道杰瑞没在看电视,而是在看岛国爱情动作片……“电视里都没好节目可看,呵呵。


  ”杰瑞抱怨一句。


  “那你就……玩会儿手机什么的。


  ”曲婷婷说。


  “我已经玩了一会儿啦,不想玩了。


  ”杰瑞说道。


  “噢……”曲婷婷想米国人连这种事也可以这样随意说出啊,真是豪放。


  这时,汤已经做好了,曲婷婷便对杰瑞说道:“好了,杰瑞,饭都做好了,要不你帮我一起端到餐桌吧。


  ”“好嘞。


  ”杰瑞爽朗地道,然后就帮曲婷婷把几个菜一个汤都端到了餐厅的餐桌上。


  两个人对坐下来,开始吃饭。


  “要不要喝点什么?要酒吗?”曲婷婷问杰瑞。


  “哦,不要了,一会儿晚上还要去上课,不能喝酒,可以来点饮料。


  ”杰瑞说。


  曲婷婷走到冰箱旁边拿出两瓶饮料放到餐桌上,杰瑞打开一瓶喝。


  来回走动间,曲婷婷还是忍不住拿眼角余光去瞥杰瑞的身体,尤其是他下身胯部那里,她想再看一眼他的巨大,因为那个部位对她来说是十分有魅力和吸引人的。


  不过,由于杰瑞坐在凳子上,这个角度不好看到他的胯部,曲婷婷还感到有一丝失望。


  “多吃菜,杰瑞。


  ”曲婷婷不断给杰瑞夹菜。


  “谢谢师母,你也多吃菜。


  ”杰瑞也给曲婷婷夹菜。


  杰瑞的样子真的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好像他刚刚看的不是岛国片,而是普通的电视节目,这一点上,曲婷婷真的佩服他,怎么可以做到这样若无其事。


  吃着吃着,曲婷婷的筷子掉了。


  她俯下身子去捡,捡起筷子刚要起身时,一个不经意间她瞧见了杰瑞的胯部,刚才一直想看看不到,现在没想看却看到了……只见杰瑞的胯部昂头挺立,一柱擎天啊!“唔~”(完美暗恋)曲婷婷内心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巴,但表面上她仍旧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曲婷婷起身,把筷子拿去厨房洗干净,然后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继续吃饭。


  “那个……杰瑞,你有没有女朋友呢?”曲婷婷问。


  杰瑞住到自己家已经两天了,曲婷婷对他的私生活从不过问,现在,不知怎的,她想问问,她想知道。


  “没有呢。


  ”杰瑞说道,他又是很爽朗地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学习太紧张啦,哪儿有时间交女朋友啊。


  ” “哟,挺大的嘛。


  ” 利方抓着我的那处,“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一股异样从那里传来,我想推开利方,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个家伙。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这么大, 小贝,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


  ”她边说边动着。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利方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利方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别可了,快进去。


  ”我被利方强行推进木桶里。


  紧接着,她也跨了进来,将一块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头上,轻声说道:“不要做声。


  ”这时候我们的姿势非常暧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们面对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们的身子挨得挺紧,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女人体香。


  若在平时,这种情况,我绝对沦陷。


  但是,我这时候竟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就是瓮中捉鳖啊,我觉得还是离开木桶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那人到了门口。


  “宝贝,我来了。


  ”那人边说边走了进来,打着手电筒照向利方,“哟,在洗澡呢,在等着我啊。


  ”我一听这声音,顿然懵了。


  这竟然是 族长的声音!利方说道:“关掉手电筒,让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这里会有谁来啊。


  ”族长关了手电,将手电扔到床上,来到 水桶边,伸手朝水桶里摸来。


  我心惊肉跳。


  就在族长的手即将摸到利方的身上时,利方一下将族长的手拍开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个儿来吧。


  ”“什么?我药都吃了,你叫我明天来?”族长边说边要脱衣服。


  “吃了药,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说道。


  “我老婆没你的漂亮,我喜欢。


  ”族长脱掉衣服,就要脱裤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长说:“进来跟你鸳鸯浴啊。


  ”“不许进来!”利方指着族长,“我……我来大姨妈了,你要是进来,会倒霉的。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族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下面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利方说道。


  “自个儿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利方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长看着利方,严肃起来。


  “利方,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办事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族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利方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族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利方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族长抱住利方,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族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利方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利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族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说道。


  “什么!”族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说罢硬是将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强上。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族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灵琴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族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利方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族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族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族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族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族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族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贝?”族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族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族长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族长语重心长地道,“利方,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章小贝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说,“小贝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族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 张森伟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族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森伟的事。


  听他们说,要章小贝和灵琴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章小贝——”族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灵琴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族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族长刚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族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灵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章小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灵琴清不给张森伟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族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灵琴清那儿时,灵琴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族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森伟陪葬。


  ”我说着,在灵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灵琴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森伟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族长打着手电筒和利方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灵琴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灵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灵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灵琴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灵琴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灵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还看?还不出去!”灵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灵琴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章小贝,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灵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灵琴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灵琴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灵琴清坚决要在张森伟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森伟果然已埋葬。


  我和灵琴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灵琴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章小贝,快跑!”我回头一看,灵琴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 基勤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章基勤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灵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灵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章基勤等人,对灵琴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灵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灵琴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章基勤他们,才能给灵琴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灵琴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灵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青水仙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章基勤将手一挥,“打断章小贝的脚,抓住灵琴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灵琴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章基勤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只感觉脸上一痛,险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为一个村里头号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两下。


  昨天被我一脚踢飞,是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亏。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丝毫没有停下,再次挥拳朝我打来。


  我将头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个空,我一砖头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顿,朝后连退了三四步。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冲上去,对着他的肩头又想来一砖头,不料章基勤一个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砖头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挥拳朝我的脸打来。


  我完全被他刚才那一勾拳给打懵了,只感觉下巴要脱掉似的,脑袋嗡嗡作响。


  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阵剧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识地对着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对着他便是一阵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几次想爬起来,都被我一脚又一脚给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脚,我将脚抬起就将他甩飞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


  其他人已陆续爬了起来,见此一幕,都吓住了不敢过来。


  “这家伙疯了!”“他完全是个疯子!”……我一脚又一脚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灵琴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跟着章基勤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族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章基勤扶起,只见章基勤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踢死了基勤,你九条命都赔不了!”章基勤的父亲暴跳如羸。


  “是他们先打人的!”灵琴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


  章基勤还想强了我,章小贝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说什么?”章基勤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章基勤想强了我!”灵琴清重重地说道。


  章基勤的父亲瞪着灵琴清,“基勤想强了你?你要不要脸?”“你——,你才不要脸!”灵琴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森伟,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你——”灵琴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章基勤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灵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伟。


  你这两个祸害,得给森伟陪葬!”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族长。


  族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章基勤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


  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


  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


  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森伟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


  你放心,我身为族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灵琴清一眼,“基勤怎么办?”“先送去医院吧。


  ”族长没再理会章基勤的父亲,对我和灵琴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森伟家,张森伟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灵琴清。


  族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森伟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森伟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族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洪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族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族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森伟白死了么?”洪满光不甘心地道。


  “森伟的死跟章小贝没有成功给灵琴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在族长的斡旋下,灵琴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洪家,以洪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洪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


  简而言之,我成为了洪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章小贝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bandagebondage

下一篇: alexiscrystaleporn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