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你要不要吃我的鲍鱼公交车摩擦|污到爆的小说

发布于2021-07-28 19:53:33 阅读 37972


不是 小娇觉得难过,是早已经觉得和这种人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必要,能说些什么了?该说的早就已经说过了,现在自己的生活过的这么幸福, 老林对她也是百分之百的好,难道她还指望着什么?本来和 阿良就算做不成情侣,也希望对方能好好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这点阿良都做不到的,不然就不会这样连脸皮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上门。

  上一次听老林说阿良居然还敢带着吸毒的毒友们一起去打老林,已经足够让小娇担心好多天的了。

  “怎么了?理亏的不敢说话了?小贱人,想想你对我做的事情吧!”阿良看着小娇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更是气的不行。

  以前他说什么小娇就做什么,看看现在哪里还搭理他?“你再啰嗦一句信不信我揍你?”老林再也懒得和这种人啰嗦了,好像阴魂不散,每天都围绕在自己身边一样。

  老林把袖子挽起来,准备冲上去和阿良分个高低,却被小娇紧紧的拉住。

  就算阿良这种人渣活该被揍,但是也没必要为了他费神,小娇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看不到眼前的阿良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老林也知道小娇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搂着小娇从阿良的身边擦肩而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冲着地上恶狠狠的吐了口痰。

  有些人你就不用和他客气,因为你和他客气了他也看不懂你的善意。

  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就需要你的以暴制暴。

  就在老林搂着小娇没走多远,突然察觉到了后面的跑步声,带起的风和老林擦肩而过,等老林和小娇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一把锋利的匕首顺着后背插在了老林的肚子上面。

  “啊!!来人啊!!救命!!救命啊!!”老林不可置信的看着肚子上面的匕首和不停冒出来的鲜血,视线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不清,老林在昏迷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小娇不停的呐喊声和哭啼声。

  老林好想说一句,别哭。

  可是眼皮好重好重,一点一点的沉入了深渊。

  等老林醒过来的时候闻到 的是一股刺鼻的医用药水味道,还有满眼的白色房间。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医院。

  老林的床边趴着还在熟睡的小娇,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应该累的不轻,平时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面挂着深深的两个黑眼圈。

  虽然伤的是自己,但是老林现在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感,还是让身边 的人为自己担心了。

  对了!阿良!没想到这个臭 小子居然对自己偷袭!昨天捅了自己一刀以后肯定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做,在那种市中心,人来人往的地方也敢对自己下手。

  虽然老林大病刚好,但是还是改不了色心。

  熟睡的小娇呢喃了几句,微微侧了侧身子,从老林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波浪起伏的弧线诱惑着他,偏偏小娇的胸前丰满,腰肢还十分的纤细,感觉盈盈一握, 男人最喜欢这种独特的曲线美。

  老林忍不住伸出手覆盖在小娇的丰满之上揉捏了几下,恩,手感还和自己昏迷之前一样的让人难忘。

  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货色可以相比的。

  “哎呀,不要…”熟睡的小娇发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听的老林下腹一紧,手又不老实的顺着小娇的丰满向下再向下。

  还没摸到目的地,老林的伤口随着他乱动撕拉开来,让老林发出痛苦的抽气声,而小娇也听到这声抽气声醒了过来。

  “哎呀,老林,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小娇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扑进了老林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这可把老林疼的不轻,伤口恐怕又被扯大了一些。

  “别哭了,我这不是一定事情都没有了嘛。

  ”老林心里清楚小娇肯定是为了他难过的不像样子了,这种傻姑娘肯定总是感觉自己像电视上面那些人物一样捅一刀就死了。

  就在老林还抱着小娇安慰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推门而入的是警察和医生同行。

  原来小娇在老林被捅伤之后就疯狂呼救,路人帮着一起送上了医护车,然后小娇毫不犹豫的拨打了警察的电话,报了警。

  虽然一直很想给阿良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但是现在差一点点老林因为她连生命都失去了,她已经不能再纵容阿良的胡作非为了,一定要让警察们把他绳之以法。

  “老林同志,你醒了就好,我们是来通知你,捅伤你的那位阿良已经成功的被我们缉拿归案,经过我们的尿检核实,他的确是一位吸毒人员,而且现在还加上恶意伤害罪,我们即将走法律程序把他处理。

  ”警察一脸严肃的冲着老林说道。

  他们深感愧疚,没有保护好这片土地上每一位人民的安全问题。

  让这些恶势力这样的猖狂嚣张。

  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吧。

  这个阿良最起码要做一个三五年的牢狱,不然是出来不了的。

  “以后你们可以放心。

  你们的生命安全足以够得到保障。

  ”“那真的是谢谢你了,警察同志,你们抓捕坏人的速度这么快我就放心了,这个阿良袭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一定要严肃对待啊!”“这是肯定的!”既然小娇都选择报警,那老林肯定一分情面都不会留给阿良的,趁这个机会就让阿良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几年,省的又放出来给自己找麻烦。

  送走了警察同志,还留在原地的医生也笑眯眯的冲着老林祝贺。

  “听你 夫人说,你平时很注重锻炼,好就好在平时你注重锻炼,这一次 身体也回复的很快。

  ”医生的话把老林的整个脸都涨红了,刚才警察在都没这么尴尬。

  “没…没…这不是我夫人…”小娇毕竟比他小了这么多,一下子外人对他说夫人这个词,搞得老林十分不好意思。

  怎么都用上了夫人这个称呼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小事小事。

  ”医生明显是个过来人,十分豪爽,马上察觉到了老林的尴尬,挥了挥手示意他这些都是不要紧的事情。

  “你的伤很重,昏迷了两天,都是你的夫人一直在照顾你,本来还以为是你的女儿,还是这位女士自己一直强调是你的夫人了。

  ”老林刚送过来的时候,医生也以为小娇是老林的女儿,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岁数相差的比较大,而且小娇衣不解带的照顾,大家都以为是孝顺,结果还是小娇一再强调这是自己的先生。

  老林的心里五味杂谈,自己的年龄毕竟大了,在家里胡闹还行,在外面对自己对小娇的名声好像都不是很好听一样。

  “你这次肠胃都被划烂了,需要好好的调养,特别是饮食方面,油腻的 东西就别吃了,每天吃点清淡的,早点调理好身体早点就能出院,你现在还需要住院观察个一个月。

  ”医生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这医生是真的贴心,也许是看多了这样的场景,知道自己还处在这里不好,说完就马上退了出去。

  “老林,你可千万别有事…”说着说着,小娇又一次扑倒了老林的怀里哭了起来。

  老林微微低头就能闻到小娇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还有那诱人的曲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老林的粗糙的手掌不自觉的不听使唤,之随着大脑的本能摸进了小娇的衣服里面,那种软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脑神经。

  “哎呀,讨厌,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对人家这样…”小娇的语气十分的娇羞,虽然是 病房里面,好歹也是公共场合,就这样被轻薄了,整个人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我都快要忍不住了,快给我摸一摸解解馋。

  ”老林急色的说道。

  天知道这玩意他就是当饭吃,一天不做都想的慌,荒废了二十多年的枪总要有使力气的地方。

  病房里面一片春色,小娇的呢喃一声小过一声,再然后…小娇昨天晚上禁不住老林的死缠烂打,就随着老林一起睡在了医院,好在医院经常都有陪住的人,还加上老林是单独的套件也就无伤大雅了。

  只要两个人声音小一点,不要骚扰到其他的人,别的东西就不好说什么。

  一大早起来的小娇气色又是极好,脸蛋红扑扑的,有了老林的滋润,小娇再也不存在有之间美虽美,但是很疲惫的感觉。

  老林早上又是抱着小娇一顿乱摸,女人身体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秘密宝藏,藏着的东西多之又多,一般的情况下总是让男人觉得捉摸不透,还想挖掘到更深的地方一探究竟。

  小娇靠在老林的怀里嘻嘻嘻直笑,她现在的生活是春风得意。

  有了老林这样一个活宝,加上再也没有阿良的骚扰了,现在的她是心情愉悦。

  老林某些方面更是没话说,哄的小娇只想床上床下叫爸爸。

  “别闹了,我真的得去上班了。

  ”小娇好不容易从老林的怀里挣脱开来,穿好了衣服。

  “上班?怎么又要上班,我都病了,还不留下来照顾我。

  ”老林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

  自从小娇那个店搞起来,是压根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陪自己。

  可怜了自己的小兄弟禁欲了好久。

  小娇含羞带怯的白了一眼老林。

  病人?照顾?就老林那个如狼似虎的身体还需要照顾?昨天被阿良捅的肠子都穿了,还一个劲的要和她亲热,他行动不方便,就让小娇自己动。

  反正一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小娇的脸又红的发烫。

  “不管你了,你这个大坏蛋,反正我要去工作了,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喊护士进来帮你弄。

  ”小娇捂着红彤彤的脸蛋提着包就出去了。

  留下郁闷的老林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面。

  他不习惯像年轻人一样玩(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手机,总觉得手机翻来覆去就那么点东西。

  以前还拿手机看一点新闻打发打发时间,现在有了小娇以后压根是碰也不碰手机了。

  病房里面摆的几本书都是医学书,翻来翻去都是那个样子,老林也看不懂。

  只能拿着遥控器来回的调节电视,希望能翻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节目。

  “打扰一下,我是寻房检查的护士,方便进来吗?”正巧,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随着病房门的拉开,老林的色眼又是一亮。

  好一个精致漂亮的大美女啊。

  和小娇的妩媚动人不一样,眼前的大美女扎着利落的马尾辫,还穿着一身合体的护士服紧紧的绷在了身上,把身上的那些完美曲线都勾勒了出来。

  不同于小娇尺寸惊人的丰满,眼前的美女盈盈一握的胸,纤细的腰,最漂亮的莫过于那双在护士服夏的美腿,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看的老林简直要精虫上脑。

  视线看向老林的时候含情脉脉,这是一个眼神自带了羞涩的女人,和小娇不一样的风情,但是都足以让老林觉得疯狂。

  “你好,我是你房间的护士李雅婷,我是过来例行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的。

  ”所有的病房都有护士,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进来帮病人检查一下身体。

  以防止有什么东西被疏忽了,又有什么东西严重了。

  “老林是吧,你该挂今天的药水了。

  ”说着,这个叫李雅婷的美女大护士就端着消炎水瓶走到了老林的身边。

  哇!老林简直要疯狂。

  随着李雅婷的微微低头,可以从她的前胸里面隐约的看到呼之欲出的两大块软肉,这个角度看过去的丰盈更是十分的丰满。

  两个腿微微并拢在一起,老林似乎都已经能感受的到丝袜摩擦自己身体的感觉,还有那淡淡的丝袜肉香,这全部都是能让男人疯狂的东西。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 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 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 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 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 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 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