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朋友被前任睡过_两人结合处粘腻的水声

发布于2021-07-28 18:44:49 阅读 1248


深夜, 张欣在镜子面 看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一阵寂寞袭上心头。

  她今年29岁,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

  但是半年前,她老公受不了她的需求,跟已经怀孕的她提出了离婚。

  离婚之后,张欣考虑到自己年纪不小了,一个人把孩子生了下来。

  因为忙着带孩子,她也没时间和精力找伴侣,只能每天晚上忍受着……这时,躺在婴儿床上的儿子突然哭了起来。

  张欣连忙停下思绪,去哄儿子。

  但是不管怎么哄,她儿子还是一直哭闹,而且越来越厉害。

  担心儿子可能是生病了,张欣只好带着他去了医院。

   到了 医生值班室,她发现值班的儿科医生居然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外国人,有着立体的五官,身材高大健硕,蓝汪汪的眼睛,金黄的头发微微卷曲,还挺帅气的。

  外国人正坐在办公室内看病历,听到脚步声便抬头看去,然后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张欣赶来的路上因为抱着儿子,再加上心里着急,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单薄的面料便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你好!”张欣不知道面前这个外国男人会不会讲中文,便尝试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 杰尼,美丽的 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吗?”杰尼医科大学毕业原本是可以回国的,但因为他对东方女性情有独钟,特别像是张欣这样的特别有女人味的少妇,所以才留下来当了医生。

  平时医院里人来人往,也不缺美少妇,可像张欣这样的尤物还是很少的,突然见到,杰尼自然激动的很。

  张欣没有想到杰尼的中文说的这么顺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医生,麻烦您帮我看看我儿子,他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杰尼看了一眼正在张欣怀里乱动的孩子,恨不得现在在张欣怀里的是自己。

  “你先把孩子抱过来我检查一下!”说话间,杰尼便拿起了听诊器帮着孩子检查,在听孩子脉搏的时候,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张欣,更是让杰尼心脏狂跳。

  “目前还看不出来,要不你先 给孩子喂饱来,让他安静下来吧!”杰尼故意这么说,湛蓝的眸子时不时的会瞟一眼张欣。

  张欣点了 点头,她不好意思当着医生的面,便小心的测过身子,尽量挡住杰尼的视线。

  就算是这样,杰尼也依然能够看到张欣侧面的风景。

  看着看着,嗖的一下, 身体里就好像钻进去了一团火苗,将他给点燃了……孩子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杰尼只好忍住内心深处的冲动,继续检查。

  “感觉是吃了什么上火的东西,导致发炎感染了,你今天给孩子吃了什么?”张欣愣了一下,孩子才几个月,能吃什么呢?“除了母乳,也没有吃别的东西呀??”“您先别急,我先给孩子打一针,等下你去做个检查,到时候就知道了。

  ”张欣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打完针之后,孩子很快就睡着了,杰尼让张欣到他办公室去取样化验。

  但张欣的本来就少,刚才喂了儿子之后就没有多少了,现在根本排不出来。

  杰尼等不及便问道怎么回事,张欣有些尴尬的说了出来。

  “没关系,让我来吧,我有办法,应该没有问题。

  ”张欣有些为难,杰尼毕竟是个男人,让一个男人帮自己多羞人呀,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张欣又不得不咬牙答应……杰尼心里大喜,他没想到张欣居然会答应,激动地整颗心都开始颤抖了。

  一双眼睛不由得便盯在了张欣,然后开始了……张欣自从离婚之后都没有过男人,此刻忍不住就想要叫喊出声。

  可因为这里是医院,要是她真的这么做了的话,肯定会被人嘲笑的,所以,只能咬紧牙关强忍住。

  “医生,怎么样了?”张欣实在是忍得难受,下意识的便催促起来。

  “你这确实有点少,还没好呢。

  ”杰尼回道。

  “那个,医生,要不就算了吧,给孩子喝奶粉也挺好!”张欣怕再这么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丢人的事情呢。

  这番话,张欣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才说出来的。

  杰尼心里有些遗憾,看来还需要再加一把火。

  “可是,还要化验呢!”杰尼拿掉自己的手,有些为难的对张欣说。

  是呀,要怎么化验?张欣急的眼睛都 红了,孩子可是她的命,要是有点什么差错,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怎么办,医生,您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张欣觉得,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医生再试试,自己再忍一忍就行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嘴!”张欣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里就她跟杰尼两个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吸的,难道要让杰尼帮她?张欣本就不是个随便的人,要是平时,她怎么都不会答应的,可现在为了儿子,张欣纠结之后终究还是妥协了。

  “那个,医生,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一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张欣觉得要是地上有一个老鼠洞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就钻进去。

  杰尼得偿所愿,心里也高兴地很。

  “自然可以,能够帮您这么美丽的女士,我荣幸之至。

  ”对上杰尼炙热的目光,张欣只能压下心底的紧张,将自己的衣服掀开,然后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杰尼开始了,张欣极力隐忍,可依然忍不住叫了出来,身体一软,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突然,她感觉到小腹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张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点,心里却惊讶不已,外国人也太……压下心底的紧张,张欣心里想着,如果前夫也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那样的话,俩人也不会吵架,说不定现在也还没有离婚呢。

  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多,张欣的脸就更红了,甚至连抬起头去看杰尼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要是别人知道,还以为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呢。

  张欣急忙压下了心底那旖旎的想法,故意表现的有些生气,用质问的语气问道:“医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说完,又不由自主的朝着杰尼看了一眼,对他有点好奇跟神往……杰尼心里其实也有些紧张,害怕张欣生气,刚才他一时没有控制住,忍不住贴了上去,可不得不说,就算是隔着衣服,那种感觉也让他十分的受用。

  现在,他顾不得回味,急忙对张欣解释说:“对不起女士,都是我的错,实在是您太漂亮了,您是我见过最漂亮,也最有魅力的东方女性,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忍住的,可却还是没有抵挡住,所以才……”被杰尼这番甜言蜜语一夸,张欣也就不生气了。

  看着杰尼拘禁紧张的样子,张欣又觉得不忍,毕竟,他也是为了帮自己,说起来她也有错。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刚才检查了,有问题吗?”张欣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听到张欣不追究了,杰尼也放下了悬着的心,接着说:“我发现您最近火气比较重,小孩子喝了之后才会上火,导致发炎感染了,您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上火了?”张欣仔细思考了一番后,摇着头说:“没有呀,我从怀孕之后就一直很注意饮食的,也没有吃什么容易上火的东西呀。

  ”杰尼听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几秒钟后,才抬起头问道:“冒昧问一句,您是不是单身?”张欣愣了一下,随后点头说:“没错,我跟老公离婚了,可这个跟单身有什么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单身太久体内的虚火就会冒上来,就会容易上火,所以孩子吃了就也跟着上火了。

  ”杰尼的一番理论说的张欣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瞠目结舌的等着杰尼继续说下去。

  “这个问题要是不能解决,您的孩子以后就会经常感染。

  ”张欣对于杰尼的话有些不信,但毕竟人家是医生,由不得她不信。

  而且她发现自从跟老公离婚以来,虽然经常自己动手,但是身体却一直越来越难受,的确是有些上火。

  但要是解决的上火的问题的话,难道要她随便找个男人?这怎么可以?张欣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否决了,她可不是这样的人。

  “那,这要怎(完美暗恋)么办?”最终,张欣看向了杰尼,毕竟人家是医生。

  “其实也可以通过 按摩帮你舒缓,这样的话,问题就解决了。

  ”杰尼心里早就有了想法,于是便直接说。

  听到按摩可以解决,张欣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那就麻烦医生了。

  ”“只是……”杰尼这时却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张欣。

  “怎么了医生?”张欣有些不解,不就是按摩吗,有什么好为难的?“这种按摩跟传统意义上的按摩不一样,因为要释放体内的火气,在按摩的时候必须要褪了衣服,只有这样的话,才不能影响效果……”刷的一下,张欣的脸就红了。

  按摩她能接受,可要让她除去衣物,她却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

  “那,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张欣尝试着问道,双拳紧紧的攥在一起,显得纠结而又无奈。

  “当然,只不过最后一个办法对您有些困难,毕竟,您现在单身!”杰尼虽然没有说明,但张欣已经知道了杰尼要说的办法,要是从找一个男人跟褪掉衣服按摩中选一个的话,张欣宁愿选择后者。

  “其实女士您不用太纠结,这种按摩说直白一点也是治病,您也知道,有些妇产科还有男医生呢,他们在给女性治病的时候女性也是要清除衣物的?”对呀,反正是治病。

  张欣被杰尼说服了,压下了心底的羞耻,终于点头答应了。

  “那好,您帮我按摩吧!”为了儿子,张欣决定豁出去了。

  说完,直接干脆的将身上的衣服除掉了,然后躺在了杰尼办公室的床上。

  看着灯光下的张欣那精致的身体,杰尼一时间看呆了。

  明明是生过孩子了,可张欣的小腹依然平坦,连一丝赘肉都没有,还有那纤长的两条腿,更是多一分则太粗,少一分则太细,美好的刚到好处。

  “医生,可以开始了吗?”张欣因为害羞,躺下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半天,却依然等不到杰尼开始,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催促起来。

  “可以了,马上就好!”杰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伸出手……“啊!”娇呼声猝不及防的响起,让杰尼心里更是大喜……“对,对不起,我……”张欣瞬间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羞人的事情,一时间都不敢去看杰尼的眼睛了,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OK,很好,就是这样,美丽的女士,请不要隐忍,更不要压抑,我们要的就是释放,只有将你体内的火气排出来,这样你的火气才能散开……”杰尼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番言论,听的张欣的脸更红了。

  此刻,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心房了。

  她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外国人都是性格开放,习惯将情情爱爱放在嘴边,当着众人的面也可以随便的搂搂抱抱,以前她一直觉得不可理喻,刚才听到杰尼疯狂的言论,张欣终于有点明白了。

  杰尼其实一直注意着张欣的情绪,发现张欣果然慢慢的放松下来后,心底大喜。

  吞了一口唾沫,杰尼的手继续按摩着。

  “美丽的女士,正式开始之前,您必须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杰尼突然 说道

  “您,您问吧!”张欣此刻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感觉中难以自拔,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杰尼的动机。

  “您平时哪里最灵敏,还有,您喜欢怎样的动作?”这样私人的问题被杰尼这么一本正经的问出来,张欣的脸都红的可以滴血了。

  “女士,您先不要生气,我这么问也是为了治疗,只有对您的身体足够的了解,我才能够尽快的让您排解。

  ”张欣犹豫了,杰尼说的似乎也有道理,稍微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压低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平时都是我躺着,我老公在……”“那您喜欢简单一点的还是直接一点的?”张欣更加为难了,她老公根本不行,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她要怎么回答?“要不直接点吧,一般女人都会喜欢的。

  ”杰尼一点点的引导着张欣,及其认真的建议着。

  “怎么试?”“啊!”张欣刚刚问出来,杰尼突然将她的腿用力打开……“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其实还可以更直接一点,您要不要试试?”此刻,张欣就好像飞翔在空中,基本上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了,听到杰尼这么问,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啊!”还没有等张欣反应过来呢,杰尼又以极快的速度压在了她的胸口,然后伸出手指……那异样的感觉,再次让张欣尖叫起来,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与此同时,杰尼已经弯腰,低下了头……那如同被蚂蚁蚕食一般的感觉,让张欣顾不得其他,夸张的叫了起来。

  “美丽的女士,您可以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将您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火气全部都挥散出来!”此刻,张欣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杰尼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得逞了,趁着张欣被迷醉其中的时候,急忙将自己的裤子解开。

  “医生,怎么样了,好了吗?”张欣觉得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喘气,平时她自己动手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现在,她就好像是在烈火中炙烤一般。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 佳宜的话还没说完, 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 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