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逢見梨花

发布于2021/11/11 14:20:29 阅读 7
逢 見 梨花


去年4月的 卡尔·因奇还是个标准的胖新郎   25岁英国男子卡尔·因奇去年4月与22岁的高中恋人金姆结婚, 原本重达262斤的卡尔看到自己又胖又丑的 结婚照后深受刺激,觉得自己的笨重身影是结婚照的“污点”,更配不上 美丽的妻子。


  他于是下定决心 减肥,并在 10个月内成功甩肉114斤, 减掉“半个自己”的 体重


  他的减肥秘诀很简单:不吃外卖、拼命运动。


     目前保持 148斤稳定体重的卡尔表示,以前每天照镜子时浑然不觉自己有多胖,因为体重的变化是一个渐变过程,直到看见自己的婚纱照才惊觉自己已经到肥肿难分的地步了。


  “当时我只有一个感觉:身旁的妻子如此美丽,我却如此肥胖,婚纱照被我毁了。


  我突然意识到,趁着自己还年轻,应该早做改变。


  ”去年5月,卡尔开始加入社区的减肥团体,戒掉以往一周5顿的外卖,开始按照一份低卡食谱进食,并在健身房进行增强心血管功能的运动锻炼。


   减掉“半个自己”的体重的卡尔·因奇   不可思议 的是,卡尔竟然在短短10个月内足足减去114斤,于今年3月量得稳定体重148斤,他的腰围从1.2米缩至标准的80厘米,样子变得连“自己也认不出来”。


  上个月,卡尔凭借亮眼的减肥成绩获提名“全英减肥大奖”的“年度 男士”奖,并获得500英镑 奖金


  目前,卡尔坚持每周上5次健身房锻炼,还重拾踢足球的爱好。


     有报料说,国内某著名作家将要创作主题为婚姻三国的现实搞笑家庭剧,冲击电视荧屏上泛滥成灾的情感片。


  作品还没面世,三个人的婚姻就是一场三国演义的宣传口号已经盛行网络。


  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个贴切的比喻——三人行的婚姻,有侵略,有反击,有联合,有离间;有野心,有共存,有消亡;有谋士,有是非,有评说……  面对面  越来越陌生的 老公  与老公结婚那会,他是个穷小子。


  尽管很多人劝我慎重,我还是一意孤行地要和他在一起。


  我固执的理由是他很聪明,很有经济头脑。


    事实证明,我的固执是对的。


  结婚一年后,我们就贷款买了新房,而且在市区拥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门面。


  但所有的朋友都把这一切归功于我,说我有旺夫相。


   口述小三不过 是在 为我男人而已(4/4)  可这样的幸福日子维持得并不久。


  三年前,我的一个朋友从深圳回来,要我跟她一起买股票。


  她的老公在证券行业里打滚,对股票这一行十分熟悉。


    结婚多年,遇到重大事情,总是老公拍板。


  这一次,我却 瞒着他,把家里的五万块钱交给她去打理。


  为了翻回本金,我又从朋友那里借了4万块钱投进股市,结果又打了水漂。


    本想不声不响地赚一笔大钱,没想到却亏得一塌糊涂。


    老公知道这事后,非常恼火。


  他从没有想到我会自作主张,做出这种戳破天的事来!更麻烦的是我还因此背上几万块债务,这些靠我的能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偿还,必须要他来承担。


  因为这事,他的朋友笑话他,父母也责备他。


    老公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那段时间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晚上睡觉我总会让孩子先上床,因为和老公相偎着看电视,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但现在,老公看电视时都眉头紧锁,我靠过去,他甚至会把我推开!他还动不动把股票亏本这件事拿出来责备我,好像这件事他会记一辈子,说一辈子。


  这件事成为一个沉重的十字架,让我不堪重负。


  我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了。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不久,我和一帮女友打麻将,认识了 武青


  他和我老公年龄差不多,我对他就感到特别亲切。


    接触了几次,发现他不像老公那样,老是把我当小孩。


  他听我说话很专注,跟我交谈也从不居高临下,我对他自然有一份好感。


    交往一个月后,他约我出去玩,我没有拒绝。


    他问我愿不愿意当他的女朋友。


  也许是那几年跟老公闹得太僵的缘故,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受影响;眼前这个男人给了我一种希望,于是,一切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半年后,武青告诉我,他 老婆脾气很坏,对他的家人也不好,他要跟她离婚。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不久,就跟他老婆摊牌了。


    他老婆见到我时,眼睛红红的,才说了几句话,声音便哽咽了。


  说实话,她长得非常动人,看上去并不像他说的那样飞扬跋扈。


    当她说到和丈夫的情感时,居然泣不成声。


  当时,我的心就有些痛。


  我没想到,我和武青在一起,伤她伤得这么深。


  我几乎没有犹豫便答应离开武青。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但是我食言了,当武青再来找我时,我发现自己无法拒绝。


  更可怕的是,那段时间,我一不小心便怀了他的孩子,要做手术必须有他的照顾。


    我们单位当时正好在郑州有个项目,我就向老公撒谎说,自己要到郑州去一段时间。


  从家里出来,我就搬到武青为我租的小屋里。


  他陪我去了医院,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照顾我。


    武青的老婆发现我们继续交往后,情绪失控,说我骗了她,没有兑现承诺,死活要找我老公把一切都抖出来。


  武青的确是个很体贴的男人,他赶紧安慰我说:如果她敢告诉你老公,我马上就和她办离婚。


  真没想到,他老婆再次妥协了。


    此时我才知道,她是真正爱武青的。


    我养好 身体后,武青开车送我回家。


  快到我家门口时,他把车停下,把脸转向我,神情复杂地说,好好跟老公过日子。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告诉我,离婚太伤筋动骨,让我忘了他,两个人都再回到以前的生活轨道中去。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所幸,老公一直忙于自己的生意,很少关注我的事情,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


    故事无法结束  故事并没有因为我们回归各自的家庭而结束。


    武青当时在跟别人做生意,一个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突然带着他们所有的资金逃跑了。


  而债主又天天找武青逼债,甚至开始威胁他和他的家人。


    这意味着他必须把公司赶快立起来,迅速还清客户的欠款,为此,他以自己的房产做了抵押,开始贷款重新打理公司。


    而就在这时,武青的老婆因为受困于我和他的婚外情,离家出走。


  内外交困,他病倒了,到医院一查,竟然有心梗塞前兆。


    医院要求他住院,说他再来晚一点,人就没了。


    可以想像,那时候武青身边没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不然他不会给我打电话。


  在和他交往的这几年,我跟着他料理生意,对相关情况已经熟悉。


    就这样,我帮他代管了公司。


    到前年11月,我凭着自己的智慧终于把一大帮收账的客户搞掂了。


  这个时候,那个出逃的家伙也被抓住了,四十多万元的流动资金又重新到位。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因为我参与,武青终于渡过了这一难关。


    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又不知不觉死灰复燃。


  但我还是很诚恳地给他老婆发了一条短信,把他目前的情况告诉了她,希望她能回来看望他。


  一切都是那么出人意料,他老婆在出走几个月后回了家。


    这次回来,他老婆似乎有些变化。


  她不再掉眼泪了,说话有条有理的。


  她首先感谢我为武青所做的一切,接着又说,她想通了,就算留住武青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等他把债务问题搞清楚,她愿意成全我们,但离婚的条件是,武青必须净身出户,什么也不能带走。


    武青老婆的话让我一夜无眠。


  本来已经决定结束一切,如果她选择退出,我该怎么办?和他结婚吗?那老公和孩子怎么办?我从没深想过这个问题,她的退出却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在老公看来,瞒着他炒股已是戳破天的事,如果他知道我瞒着他,有一段交往三年的婚外情,他又要如何承受?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其实,武青公司出事,我们复合后,我的压力就陡增。


  一方面我要默默帮他,另一方面我内心又时时有一分煎熬。


  在家里,我必须瞒着老公。


  在他的病床边,我要装作是他老婆。


  在他的公司,我要承受着员工的指指点点。


  也曾想逃避,但因为爱他,也因为有一份责任,我一直硬挺着。


  这一次,他老婆一旦退出,我不仅很难抽身而退,而且势必置身漩涡中心——他会对我说,我已经离婚,就看你的了。


  那么,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太累了。


  重重压力迫使我不得不做个决绝的选择。


    还有没有残局  那天,我为他公司的事,到宁乡找一个客户。


  因为事情很难定夺,我就给他打电话,要他过来一趟。


  宁乡就那么大,可奇怪的是,武青开车过来时,却找不到我说的地方。


  我们只好在手机里沟通,正说到关键之处,他的手机又断电了。


  和他怎么也联系不上,客户还有事,只好先走了。


  我心烦意乱,只好机械地一遍又一遍给他打电话。


  他充了电话卡后,和我联系上,终于找到我所在的餐厅(妈妈啊啊啊啊)。


  两个人好不容易见了面,却都看对方不顺眼,说了没两句话,就吵起来。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我把这些日子的积怨都撒向武青,他也不甘示弱地回击我。


  到最后,他忽然说:你难道以为我们还有未来吗?你经营不好我这样的男人,你只能经营你老公那种人。


  本来就是一场游戏,可我们都没有遵守规则。


  说完,他就冲出门去。


  那已是深夜12点,他一个人开车回了长沙,却把我扔在宁乡。


  那天晚上,我在宁乡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哭了一晚上。


    从宁乡回来后,我主动找到了武青的老婆。


  把关于我和武青的一切都告诉了她,请求她的原谅。


  我的忏悔是真诚的,是含泪的。


  她默默听完我所说的一切,语气中显然多了一丝讥讽: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应该知道,武青说的没有错,你违反了游戏规则,所以你会受到伤害。


  要知道,你以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我经营一个男人而已,从这点上说,我是不是要感谢你呢?或许是太累的缘故,我还想向她道歉,她却不再让我继续说话了,只是轻轻地说: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你老公,这里的残局我来收拾……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我麻木地回家了,此后大半年时间,我除了工作就没出过门,但心却始终是悬着的,我总预感到有一天老公会知道我那些过去,那该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结局啊……  采访手记  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清楚,婚外恋和正常的恋爱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双方都知道没有未来。


  至少在开始的时候,大家寻找的是平淡婚姻之外的一点佐料,不是寻找归宿,所以免不了带有游戏色彩。


  问题往往出现在最后,某一方对另一方日久生情,于是,生活秩序就会被打乱,两个人的游戏就会变成三个人的战争。


    本文女主人公坦诚地告诉笔者,很长一段时间,她把精力放在武青身上,他的事业,他的健康,他的心情……关于他的一切,她都在操心,而自己的丈夫却被她忽略了。


  所以,武青说得没错,她是在经营他,经营别人的老公。


  到最后,才发现别人的老公远远比自己的老公难伺候——他的妻子可以逆来顺受,你做不到,你的老公可以宽容你所有的过错,可他做不到。


  其实原因很明了,别人那么长时间的夫妻感情,你一插足就给破坏了,你和他不过是露水情缘,又怎能经得起折腾?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发出一阵娇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着叫着,桃花的脸便红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针,他挺纳闷,桃花的反应怎么是这样,好像是在干那事? 犹豫了片刻,祝少杰担心会有什么不良反应,便将银刺抽了出来。


   啊——— 桃花再次发出一阵长吟,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惊,赶忙将桃花扶起,连声问:你怎么样? 桃花身软如骨,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还想要,还想要。


   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坚决地叫桃花赶紧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 看着那枚银针,陷入沉思。


   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美丽,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丽的身体好些了没。


   虽然她已嫁于他人,但毕竟曾经爱过。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医书,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声音很轻。


   请进。


  祝少杰头也没抬,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医书上。


   少,少杰。


  娇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是秦美丽的声音。


   美丽,你怎么来了?祝少杰很惊喜,连忙站起身拉着秦美丽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丽的面前。


   上午还在挂念着她,没想到她下午就来了。


   少杰,我是过来看病的。


  秦美丽捧着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丽平时总是白皙红润的脸上,此刻已是惨白一片,却意外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皱着眉头,语气里满是急切,美丽,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许多,甚至少了生气。


   听着祝少杰的问话,秦美丽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扑在祝少杰怀里。


   眼泪不断从发红的眼眶中溢出,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可怜。


   少杰,我这两天老是感觉浑身发冷,那寒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每次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


  秦美丽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这些天,她被折磨的没有睡一个好觉。


   温软在怀,哪个男人还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压制住心底的骚动。


   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自从袁克良死之后就这样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觉。


  每每睡一觉,身上就会出现一个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说的话,秦美丽甚至把后背的 衣服掀起来。


   一个乌黑的手掌印浮现在秦美丽白皙的背上。


   因为秦美丽掀开的比较大,甚至连她穿的背心都露出来。


  紫色的亵衣映衬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显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起反应吧。


   祝少杰不动声色地压下已经起了反应的分身,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搭在秦美丽的背上了。


   祝少杰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美丽,你快把衣服放下来吧。


  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


   闻言,秦美丽把自己的衣服放下来。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忍不住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美丽,袁家的人没有欺负你吧? 秦美丽摇了摇头,没。


  这手印不是人留下来的,没人碰过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无缘无故出现手印,实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说:要不,你回娘家吧,别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丽想过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让,说是怕她谋夺袁家财产。


   而他们结婚之前也确实说过,结婚后,她不准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会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妇村的诅咒。


  他把秦美丽送到门外,看着秦美丽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她述说的过程。


   难道,是老人常说的鬼压床? 忽然,天上飘起了细雨。


   祝少杰打了个寒战,发现秦美丽已经走远了,转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没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


   晚上,房门被人推开了。


  祝少杰打开灯,本以为可能是贼,没想到居然是秦美丽! 美丽,你怎么来了?秦美丽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带,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两坨若隐若现,风光无限。


   许是感觉祝少杰的目光太过火辣,秦美丽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紧。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头却看见她那比早上还要惨白的脸。


   祝少杰刚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丽却从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两个柔软紧紧地贴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让祝少杰心猿意马。


   少杰,他又来了。


  总是在暗处盯着我,还摸我,我……我们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传来一阵湿热,秦美丽又哭了。


   祝少杰长叹一口气,把秦美丽箍着他腰的手掰开。


  转过身,面对着秦美丽,美丽,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我们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


   这一刻,秦美丽像是彻底没有的希望,整个人都像没了魂一样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这里吧,我帮你守着。


  看着秦美丽,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把秦美丽扶到床上,自己则是打算去诊断台上面凑合一夜。


   看着秦美丽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好,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转身出去了。


  自己还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饭准备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况。


   想着昨晚秦美丽哭得惨兮兮的脸,祝少杰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她。


   这边的寡妇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毙,只要自己搜索足够的资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轰隆一声,昭示着马上就会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脚步,雨却突然降临。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个地方躲雨,心里想着,怎么会这么巧合。


  自己刚刚想要了解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急。


   忽然,耳畔传来一声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细辨别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着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顾不得想着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处,等到山洪从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过去后,便纵身一跃。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来。


   自己的体力并不是多好,必须尽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断地在洪水中躲避着那些杂物,仔细寻找着袁小玉的身影。


   终于,游到袁小玉的旁边。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带着她一块游回去,可是她却紧紧搂住了祝少杰。


   虽然有软香在怀,祝少杰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体力逐渐不支,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块拖入水中,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应秦美丽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说人在死之前可以回忆到很多 东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应秦美丽的事情。


   终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过,祝少杰的手还死死地抓着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久,祝少杰醒了过来。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转动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来了。


  是山洪暴发了,自己是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连忙爬起来,向四周看了一下。


  发现,袁小玉就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祝少杰连忙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颈动脉摸了摸。


   心跳已经很微弱了。


  看着袁小玉的样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呛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开,露出一片光洁的皮肤。


   看着袁小玉紧闭的双眼,祝少杰终于下定了决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软软的触感让祝少杰一阵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劲按压了两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开,给她渡了一口气。


   唇上的触感让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将舌头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着她嘴里清甜的琼浆玉露,依依不舍地从她的唇上离开。


  继续给她做心脏复苏。


   终于,在祝少杰重复了十来次之后。


  袁小玉终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过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发现天已经快要黑了。


  必须得找个地方过夜!要不然,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起来估计就起不来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来,因为她的身材娇小,所以并没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为一天没有吃饭,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经没有力气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终于,发现了一个废弃的茅草屋。


  刚刚走进去,祝少杰就累得瘫倒在地上。


  因为袁小玉在自己的怀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压在身下。


   祝少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手却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袁小玉的额头。


   好烫! 糟了,她可能是发烧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虽然是医生,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无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朴的物理降温,而袁小玉身上的湿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须脱下来。


   只是,自己是个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经过一番犹豫之后,祝少杰还是脱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还在青春期,身体还很青涩。


  就像是一个青苹果一样,让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尝一下她的风味。


   看着袁小玉的身体,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发直,有了强烈的反应。


  祝少杰不由得唾弃自己,怪不得总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过会,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额头,还是滚烫!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条亵裤。


   轻轻地把袁小玉搂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她降温。


   肌肤相触,他感觉更兴奋了,那个活儿直冲冲地顶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


  分身还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然后起来再看看袁小玉的烧退了没。


   半夜,袁小玉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热,她的手开始止不住的上下乱动,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动起来。


   祝少杰感觉到怀里有个东西在不断扭动,摩擦着自己的身体。


  忽然,有个东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脑子彻底空白了,偏偏那个东西还在不断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应。


   祝少杰在迷糊间褪去了自己最后的亵裤,让它在那片冰凉上不断磨蹭。


   有个东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轻抚,嘴巴也不闲着。


   而身下的阵阵娇吟则是彻底让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让祝少杰清醒了一点,看着眼前的场景,头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犯下了大错了。


   祝少杰静下心,将袁小玉已经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则是守在门外,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长舒一口气。


  幸好没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门,就踢中一个东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忽然有个东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惊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着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吗?袁小玉睁大眼睛问道。


   蝗。


  祝少杰点点头,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们就赶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点了点头,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围住,嘘寒问暖。


  趁着袁小玉被众人关慰的时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诊所。


   下午,袁小玉却来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脸来我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着问道,自己还是把袁小玉当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当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个医生,平时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这里帮帮少杰哥。


   其实,祝少杰本来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着自己炫亮的眼睛看着祝少杰,满脸期盼。


  祝少杰转念一想,平时如果有女患者过来检查身体,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是不合适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听到祝少杰的答复,袁小玉高兴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职了。


   这个孩子还真是活泼,祝少杰无奈地摇了摇头。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祝少杰连忙起身出去。


   门口停着一个救护车,从上面下来一个人。


   想必你就是祝医生了,我姓陈,你叫我 陈医生就好。


  那个人一下车,就来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陈医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医院那边派我过来协助你进行工作的。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


   祝少杰微笑起来,看来这个新同事还不错,以后肯定可以相处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来了。


   少杰哥哥,我来(我的男友一千岁)帮你了。


  这个小妮子穿着短裤,披着长发,笑呵呵的,一脸地阳光,年轻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锐不可挡。


   祝少杰摇了摇头,小玉,帮忙的话,可不能穿这些。


  一边说,他一边找了一个白大褂递给袁小玉,你把这个换上,顺便把头发扎起来。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换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说道。


   祝少杰点了点头,去吧,去吧。


   袁小玉冲祝少杰嘿嘿一笑,转身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旁边的陈医生看袁小玉对祝少杰这么热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错啊。


  撩到这么正点一个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闻言,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说。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吗?你是她的好哥哥。


  陈医生自以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来。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说啊,我来这里最大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村里寡妇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陈医生抛给祝少杰一个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气闷,但是也不能直接开口说,毕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陈医生看祝少杰不开口,以为祝少杰是默认了,唾沫横飞,我跟你说,我看上了一个叫 小莲的寡妇。


  你是没看到她,前凸后翘。


  那一双长腿,一看就非常带劲。


  我今天就找机会,去她家试试。


   祝少杰拧着眉头,重新给陈医生下了一个定义,这个人不能多接触。


   等小玉出来时,陈医生已经找到借口,去小莲家了。


   少杰哥哥,那个陈医生呢?眼睛里满是单纯,让人不忍玷污。


   陈医生他出去给病人检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头发,还是没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离他远点。


   袁小玉睁着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晚上,陈医生从外面回来了。


   我跟你说,那妞实在是太骚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陈医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实在不想和陈医生谈论这种问题,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说。


   约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谈论这个话题,陈医生也在说了一会得不到祝少杰的回应后,停了下来。


   半夜,祝少杰被一阵吵杂的声音惊醒,拿着一把手电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了客厅才看到,一个人影悬挂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惊,连忙把灯拉开,发现那个人影竟然是陈医生! 祝少杰吓得冲上去,赶忙把陈医生抱了下来。


   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陈医生的脸上,不知道被谁刻上了禽兽两个字。


  他的脸已经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


   祝少杰连忙打了120,等把陈医生送到医院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等到抢救过来,我才又看到陈医生,极为不解而又生气地问道:你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陈医生有些迷茫,显然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上吊。


   我这是怎么回事?陈医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脸上裹满纱布。


   我半夜起来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来一看,你的脸还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抚-摸着太阳穴,颇有些头疼。


  既然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这里好好养病。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房门。


   医疗点里没有别人,而陈医生也不会自己划破自己的脸,更不会自己去上吊。


  难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来,必须得尽快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阳下,迸发出一种名为坚定的光彩。


   回到医疗点,祝少杰现在只想倒头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祝少杰不耐烦地起来,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来。


   打开门一看,却发现门外的是小莲。


  想着陈医生今天说的那些话,他感觉自己没有办法视她。


   你有什么事吗?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没事就赶紧走吧。


   嗯,有事。


  说完,一个柔若无骨的身子就钻进了祝少杰的怀里。


   祝医生,我来找你查病啊。


  说完,贴得更紧了。


   不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我没有义务为你查病。


  祝少杰断然拒绝道。


   闻言,小莲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肆了,一双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规矩地乱动。


   你就给我检查一下又能怎么样,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样吧,既然你要检查。


  而且你还是一个女孩子,那我就找一个女孩子来帮你检查吧。


  说着,就要打电话给袁小玉。


   小莲看着祝少杰的动作,一下子急了,她是过来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检查身体的,要是被人发现了可不好了,想到这里小莲脸色立马变了。


   我想起我家里还有一点事,下次再约,下次再检查。


  说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着小莲的背影,摇了摇头。


  她估计是再也不敢来自己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来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赶到祝少杰的面前。


   没什么,刚刚有个女患者要检查,本来是叫你过来帮她检查的,既然她已经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觉。


  说完,眼闭着就要走回卧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顿住了,有什么明天说不可以吗? 我就要今天说。


  袁小玉的态度显得很强硬。


   好吧。


  祝少杰无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对面,说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吗?你们还能在一起吗?我是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在一起。


  说着,袁小玉又顿了顿,嫂子,这几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整日以泪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着袁小玉,像是想要透过她看出什么,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小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既然她当初放弃了我,选择和你哥结婚。


  那么她现在所承受的,就是结果。


  万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惊讶地望着祝少杰。


   我打算,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后,就离开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来就医本来就是为了秦美丽,而她现在嫁人了。


  虽然成了寡妇,但是,到底不是属于他的了。


   夜里的时候,祝少杰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头低下枕着鬼医十三针,可是脑海里还是在想着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这里不仅是寡妇们自己的丈夫会暴毙而亡,同时也不允许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陈医生一样。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dorababe

下一篇: 台灣學生做愛影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