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tyod232

发布于2021/10/27 16:36:49 阅读 10
tyod 232


【这年代, 男人危险】近年来,男人被 强奸事件频频发生,但是在 法律上似乎 还没有健全的 处罚 规则


  男人也危险啊,保护好你们的 小丁丁!【 耍流氓 也要文明点啊!】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刘伟心中已然翻江倒海。


   孟玉洁 说道:你哥临走的时候我就在一边,说起来我还算是个见证人呢。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 事儿嫂子啊,我的好嫂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还找什么柳悠悠啊。


   刘伟正想着,孟玉洁雪白的臂膊又缠了上来,娇声说道: 小伟,留下来陪嫂子好不好? 嫂子,这几天帮着村长家里干活,我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你也知道竞选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我要是不保存些体力,怕是武选这一关我都过不了,你看这么行不行,等我当了治保主任以后,我好好地伺候你一晚上行不?刘伟说道。


   好吧,不过你可不许骗嫂子啊。


  孟玉洁也不再坚持,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刘伟一下,明天有机会的话,我跟我哥也说说,让他也拉你一把。


   真是比我的亲嫂子还亲。


  刘伟恋恋不舍的转身出了门。


   一路上,刘伟脚步飞快,到了家见嫂子 桃花正坐在他的床上一手拿针,一手引线,正在认真的缝着什么。


   小伟,你回来了。


  听见脚步声,桃花抬头见是刘伟便微笑着说道:方才给你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你蚊帐破了个小洞,嫂子给你缝上。


   刘伟心里顿觉热热的,如果能和贤惠疼人的嫂子共度一生,那得多么幸福。


   好了。


  桃花用牙将线咬断,然后认真的看了看,哼道:这下那些该死的蚊子就进不去了,饿死他们小样儿的。


   娇哼中分明带些小 女人的调皮,刘伟不由心中一荡,嫂子,我问你件事。


   桃花见刘伟一脸正色,忙问道:怎么了这是? 嫂子,我哥临死前,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呀,看你一脸严肃,嫂子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


  桃花边收拾针线,边道: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你哥让我帮你找个漂亮贤惠的老婆,不然他死不瞑目。


   就这些? 嗯,就这些。


  好了,不早了,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


  桃花说着起身要走。


   刘伟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嫂子,其实我哥临死前除了这些还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桃花的手一颤,整个人僵在了当地。


   此时不用她再说什么,刘伟已经知道了孟玉洁没有骗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镇定了下来,虎着脸挣 脱了刘伟的手,你从哪里听的这些风言风语的,没有的事儿。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说闲话,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为对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欢你,你的下半生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刘伟再次抓住(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说道。


   桃花避开刘伟火热的眼神,可是心却乱了。


   小伟,我认真的告诉你,你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下一秒,桃花再次挣脱了刘伟的手,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说乱七八糟的,可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们再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说了,我不怕。


   行了,别说了,再说嫂子跟你翻脸了,睡觉!桃花沉着脸说句,扭头走了出去。


   望着桃花毅然决然的背影,刘伟一时间心里也乱了起来。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欢我,还是真的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 躺在床上,刘伟又一次转转反侧,难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儿,他还为竞选的事发愁。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刘伟知道大队会计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设两人,和张五河关系特别好,也就是说他们这两票肯定是会投给张强的。


   而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两票,一票妇联主任孟玉洁的,一票副村长郄 喜来的。


   现在就看剩下的村支书孟满仓,和村长 柳金岭将票投给谁了,投给刘伟胜出,投给张强,张强胜出。


   虽然杨小凤已经答应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但是刘伟知道杨小凤根本做不了柳金岭的主,不过既然杨小凤说了话,怕是柳金岭也会好好考虑自己。


   所以他这一票是悬着的,另外就是老支书孟满仓那一票了。


   孟满仓是老支书,为人处世向来秉公刚正,对人向来是看能力说话,因此想要获得他那一票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行。


  虽然孟玉洁说要在老支书面前帮自己说说,但是他知道效果应该不会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让老支书认可自己的能力呢? …… 因为答应柳金岭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刘伟又跟着上了山。


   可能是杨小凤跟柳金岭说了袁 大壮哥俩的事儿,柳金岭也跟着上了山。


   因此,杨小凤也没再找机会亲近刘伟。


   老老实实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桃花对杨小凤说道:小凤嫂子,下午我想带着小伟去趟乡里,给他买两件衣服。


   去吧,小伟不是要竞选治保主任嘛,总不能总穿着部队带回来的衣服,人靠衣服马靠鞍嘛。


  杨小凤十分痛快的应道,小伟,你放心,我会跟金岭说的,给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这衣服还能穿,现在咱家的情况能省点就省点吧。


  刘伟知道嫂子桃花没有多少钱,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伟,我答应叶小翠那婆娘让你和她家郄媛媛相亲了,你怎么也得捯饬一下吧。


  桃花见刘伟又要说什么,脸色一沉,听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气了。


   刘伟无奈只好跟着桃花向乡里走去,嫂子,买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亲。


   小伟,我问过叶小翠了,孟朝阳虽然喜欢郄媛媛,但那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叶小翠说郄媛媛对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阳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我绝对不能抢她的女人。


  这事儿没的商量。


  刘伟固执的说道。


   桃花看了刘伟一眼,只好道:好,先买衣服,这事儿下来再说。


   此时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上了车。


  此时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会在服装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壮,更没有想到……. 到了乡里的服装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两件T恤,小伟赶紧试试。


   刘伟接过来换好后,问道:嫂子,怎么样? 刘伟肩宽,这种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当过几年兵,肌肉发达,所以换上新衣服后,那叫一个精神,帅气,就好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一样。


   好帅,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没等桃花说话,旁边的女售货员早已经 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


   桃花看的也不是连连点头,满眼欢喜,真精神。


   其实刘伟也很中意这件T恤的,不过一看价钱三百八十八,他立马就将衣服脱了下来,装出一副看不上的样子,嫂子,我怎么就觉得不好看呢?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


  桃花知道刘伟是心疼钱,所以直接对售货员说道,见刘伟还要说什么,美目一瞪,听嫂子的。


   见此,刘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嫂子。


   后来桃花又要给刘伟买裤子,在刘伟的一再坚持下,这次桃花听了刘伟的,只买了一条不到一百块的裤子。


   因为桃花给了刘伟一条自己的小裤衩儿,所以在给刘伟买好以后,她就去转内.衣区去了。


   刘伟不好意思跟着,便去了门口抽烟。


  一根烟还没抽完,就见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忿色。


   刘伟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嫂子? 他们试衣间里偷安装了摄像头,有人偷窥我。


  桃花差点儿哭了出来。


   原来她挑了一套衣服,走进试衣间准备试试大小,结果刚要脱就发现面前的一个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闪了一下,开始她也没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脱下了一半,亮光又闪了一下。


   对于试衣间被偷装摄像头这种事儿她在网上看过,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细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装着摄像头。


   居然有这种事儿?嫂子,你领我去看看。


  刘伟说完拉着桃花走了进去,一看,还真是有摄像头。


   妈的! 刘伟当即就火了,腾腾走出试衣间,对售货员吼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 怎么了?听到动静,老板娘急忙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妈的,居然在试衣间安装摄像头,你们这店还想不想开了? 有这事儿?老板娘一愣。


   正说着就听一个声音怒道:他妈的,谁在我姐的店里闹事儿? 刘伟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大个子叼着烟,横眉立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卧槽,这不是袁大壮吗? 大个子正是袁大壮,这家服装城是他姐夫开的。


   袁大壮这小子特别的坏,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试衣间里安装了摄像头,用来窥视在里面换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见进来的是黑石头的大美人桃花,顿时激动的差点儿流了鼻血,正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桃花这个大美人的时候,没想到桃花脱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妈的,又是你个王八蛋!刘伟骂道。


   袁大壮见到刘伟,心中这火腾地就上来了,那天被刘伟揍了以后,他一直还想着报仇呢。


   刘伟,想买衣服就买,不买滚蛋,再在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袁大壮,尼玛的在女试衣间里装摄像头玩儿偷窥,还有理了是吧?刘伟骂声朝袁大壮冲了过去,对着他的眼就是一记封眼锤。


   袁大壮躲闪不及,一下就被刘伟打了个熊猫眼。


   啊!袁大壮咆哮一声,像是一头狗熊似的朝刘伟扑了过来。


   要论个头,力气,刘伟绝对不是袁大壮的对手,但是刘伟毕竟是当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选择以硬碰硬呢。


   见袁大壮扑过来,他横向一个滑步躲过了袁大壮的拳头,然后闪身到了袁大壮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袁大壮虽然身强体壮,但是因为方才一拳用尽全力冲击,再加上刘伟这一脚顿时收势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扑倒在不远处的衣架上。


  铛啷啷一声连人带衣架扑倒在地。


   刘伟一个箭步上去骑在了袁大壮的身上,对着袁大壮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样红! 只一下,袁大壮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壮像是一头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两声仗着一身蛮力就将刘伟推了开来,然后红着眼睛和刘伟扭打在一起。


   眼见自己弟弟打不过刘伟,袁大壮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装城对面,所以很快的就跑过来两个警察。


   都住手!两个警察拉开了刘伟和袁大壮。


   此时的袁大壮满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再看刘伟身上也不过有个脚印儿。


   这一战刘伟完胜。


   王哥,你们来了啊。


  袁大壮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从兜里掏出烟给两个警察敬烟,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伟一眼。


   心说,看见没,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别来这一套。


  唤作王哥的警察刚想接过袁大壮的烟,发现桃花正在用手机录视频,忙一把推开了袁大壮的手,说!怎么回事儿? 警察同志,这小子在女试衣间里安装摄像偷.窥我嫂子。


  刘伟说道。


   唤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壮,袁大壮,怎么回事儿? 王哥,我们是安装了摄像头,可那都是为了防盗的,而且我们白天都没开摄像头,哪里来的偷.窥一说?都是这小子血口喷人。


  袁大壮解释道。


   没开?刘伟哼道,袁大壮,有种告诉我监控视频的电脑在哪里? 对,开没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个警察说道。


   一听这话袁大壮慌了,不仅方才桃花的视频没有删掉,他还保存了很多以前来这里买衣服,长相不错的女人视频在电脑里。


   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一头小波浪的秀发,明媚皓齿,唇若点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御姐的气质,随着步伐,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动人。


   女人叫 杨杏,和刘伟是一个村的,她是郄喜来的老婆,在乡政府上班,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却特别的傲娇。


   因为她姑姑嫁给了二十亩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壮的叔叔,所以袁大壮的姐姐就打电话把她叫了过来,让她从中间说和说和。


   因为杨杏在乡政府上班,两个警察自然认识她,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来干什么来了,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还是私了比较好,两个人交代了两句一定要处理好的话后就走了。


   袁大壮,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待两个人刚走,杨杏就指着袁大壮的鼻子骂了起来。


   袁大壮低着头,屁也不敢放一个。


  先被刘伟揍的跟狗似的,现在又被杨杏骂了个狗血喷头,袁大壮只觉自己好比一只钻进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窝火。


   你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摄像头拆了去?杨杏又骂一句。


   见袁大壮去拆摄像头了,杨杏这才将刘伟和桃花拉到了一边,桃花,小伟,这件事儿呢肯定是大壮不对,不过你看你把他给揍的那个熊样儿,你们两个看这样行不行,一会儿大壮回来以后让他给你们道个歉,还有你们买的衣服我做主免费送给你们了,这样行不? 喜来嫂子,我听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刘伟知道杨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给面子也是不行,万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让郄喜来把那一票投给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说道:嫂子,这也就是你,不然换做是谁都不好使。


   小伟,嫂子谢谢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吗?到时候嫂子给你整两个大菜好好感谢你一下。


  杨杏非常高兴,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喜来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谢我,就帮我再跟喜来哥说说让他把他那一票投给我。


  刘伟又道。


   虽然郄喜来已经答应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让杨杏帮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事儿,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这样,一场风坡算是平了。


  不过在刘伟他们走后,袁大壮的姐姐却狠狠地给了袁大壮一个耳光,几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窝火才怪。


   这么大人了,净干些生儿子没屁.眼儿的事儿,你以后别来我店里了。


   袁大壮捂着脸,那叫一个委屈。


   到了晚上六点,刘伟穿上新买的衣服,拎着两条杨小凤给的软云去了郄喜来家。


   见到刘伟手里拿着烟,郄喜来心道,这小子还真是会办事儿。


   如果真能让他当上治保主任,说不定以后自己当了村长,这小子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


   杨杏有个妹妹叫杨桃,去年毕业以后在县医院里当实习护士,经人介绍和张艳红订了亲,张艳红马上就要到台裕乡当副乡长了,所以他就想着等他来了,借势挤掉柳金岭自己当村长。


   小伟,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啊。


  郄喜来忙接过刘伟手里的软云。


   亲戚给的,我抽不惯。


  刘伟左右看看,见没有杨杏,忙问道:嫂子呢,还没下班? 正说着杨杏边在围裙上擦手,边走了进来,看见刘伟的那一刻,杨杏不由有些惊呆。


   这小子换了衣服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是活脱脱一个小鲜肉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她笑着说道:小伟你先坐会儿,嫂子马上就把菜做好了。


   杨杏说完走了出去,望着她那扭.动的小屁.股,刘伟恨不得摸上两把。


   妈蛋的,这郄喜来家里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还去偷吃孟玉洁。


   郄喜来和刘伟聊了几句后,说道:小伟,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发展? 嗯,现在大城市机会少,相反我倒觉得咱农村大有可为,现在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农村特色经济,所以我就想试试。


   这话倒是不错,听我挑担说咱们乡里上报市里的要开发龙阳湖的工程已经批下来了,这可是省级重点工程,据说要投入几个亿呢。


   真的假的?刘伟有些惊讶。


   绝对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担他爹可是省厅级干部呢,不瞒你说,我挑担之所以下调到台裕就是为了这个工程,只要这个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进一步的垫脚石。


  郄喜来有些神秘的说道,到时候别说乡长,怕是得当县里的领导。


   喜来哥,那到时候你可就发达了。


  刘伟羡慕的说道。


   郄喜来悠然的点上一根烟,仰着头,充满憧憬的说道:到时候别的不说,我要想当咱们黑石头的村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喜来哥,别说村长,就是支书也没问题啊,你放心,到时候我铁定掏心挖肺的跟着你干。


  刘伟说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


   这话我还真不是跟你客气,你看老书记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现在的形式。


  如果我当了支书,别的不敢保证,把黑石头弄成台裕乡第一村绝对没有问题。


  小伟啊,哥哥看好你,到时候我要当了支书,就让你当村长。


  郄喜来说道。


   说话说到这份上,刘伟知道郄喜来这一票彻底没问题了。


   正说着,杨杏将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两个人边喝边聊,几杯小酒下肚,郄喜来骂起了柳金岭。


   小伟,你说柳金岭这个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他能当上村长,还不是因为他爹,因为他们兄弟多,这么些年别的没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妇女。


  你说你玩儿就玩儿呗,还尼玛玩儿到老子头上了。


   刘伟一惊,喜来哥,难道柳金岭他把嫂子给睡了? 郄喜来愤恨的将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裤子都给扒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他娘的,你说杨小凤那娘们儿长得多水灵,这个王八蛋放着她不要。


   刘伟暗中撇嘴,尼玛的还不是一样,放着杨杏这么个大美人儿不要,偏偏惦记人家孟玉洁。


   郄喜来你个王八蛋还好意思说柳金岭,你他娘的还不是整天想着孟玉洁?杨杏端着菜进屋,正好听到了郄喜来的话,瞪着眼睛骂了起来,要是猫尿喝多了,就赶紧滚回屋子睡觉去,我陪着小伟喝。


   郄喜来嘿嘿笑了两声,没多,没多。


   没多就堵着你那张嘴。


  杨杏哼声在刘伟身边坐了下来,顿时一股子香气钻入了刘伟的鼻孔。


   嫂子,我给你倒上。


  刘伟拿过酒杯,给杨杏倒酒,心跳瞬间加速。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 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手,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头就凑了过去。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渴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让人爱不释手。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连忙并拢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おしゃぶり学園

下一篇: ppas00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