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vvideos

发布于2021/8/11 4:51:23 阅读 22
vvideos


  我三岁那年,我父母亲在一次乘船事故中不幸丧生。


  哥哥与我相依为命。


  日子虽然过的很坚信,却因为有了哥哥的关爱,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没想到,十二岁那年,一场矿难又夺走了我唯一的亲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时候, 嫂子刚刚嫁到我家没过多久,就有人给嫂子说媒,对方是一个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错,人也结识。


  嫂子问了一句,带着 康明行吗?那个穿红戴绿的媒婆就再也没有登门了。


  此后,又有几家相继来说媒,嫂子始终只有一个要求,带着康明可以,不然不行。


    嫂子是殷实人家的女儿,当然嫁给 大哥时,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对,甚至要和她断绝关系,可是嫂子仍然嫁了过来,她看重的是我大哥 的人品。


  大哥去世后,嫂子没少受娘家人奚落,逼她早点改嫁,她那蛮横的弟弟甚至扬言要烧了我们的房子。


  嫂子还是那句话,改嫁可以,必须带上康明。


  嫂子,等 我毕业了 我就 回来 娶你(2/2)  尽管嫂子美丽贤惠,可是谁家又愿意她拖个累赘过去?她的家人气的直跺脚,再也没有往来。


  嫂子在一家毛巾厂上班,一个月才一百多块钱,有时厂里效益不好,还用挤压的劣质毛巾充工资。


  那时我正念初中, 每个月至少得用三四十块。


  嫂子从来不等我开口要钱,总是主动问我,明明,没钱用了吧?一边说一边把钱往我衣服里塞省着点花,但该花的时候不能省,正长身体,多打点饭吃。


  我有一个专用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的钱,日期和数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长大挣钱了,一定要好好报答我嫂子的养育之恩。


    中考之前,我对嫂子说,嫂子,我报考了中专,可以早一点出来工作。


  嫂子一听,愤怒的看着我,你怎么能这样,你将来要考大学的。


  不行,得给我改过来!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说的拉我去找老师,硬是把志愿改了过来。


  我顺利的考上了县里重点高中,嫂子得知消息,做了丰盛的晚餐庆贺明明,好好读书,给嫂子争口气!嫂子说的轻松,我听得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红着眼睛回来的,我问她怎么了?嫂子沙哑的说了声没事儿,刚才让沙子撞进了眼睛了。


  说完赶紧大水洗脸。


  第三天,她弟弟娘家人过来讽刺她我才知道,嫂子为了给我筹集学费,去向娘家人借钱,被娘家人赶了出来。


  看着嫂子还有些浮肿的眼睛,我说嫂子,我不念书了,现在文凭也没那么重要,很多工厂对学历没什么要求···还没等我说完,嫂子一巴掌打了过来,不读也得读,难道像你哥一样去挖煤啊!嫂子朝我大声吼来。


  她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发火。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那段时间嫂子总是回来的很晚,每次回来都拎着一个大的编织袋,疲惫不堪。


  我问她袋子里装的什么,嫂子总是不给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学家取书,远远的看见路灯下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面前铺着一块白布,上面摆满了鞋袜,针线头什么的。


  是嫂子。


  我没过去揭穿她。


  我远远的看见她时而躬着身个别人讨价还价,时而把零碎的钱理了又理。


  昏暗的灯光下,嫂子的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十一点半,嫂子才提着编织袋回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疲惫,却绽放笑容。


  看见我在桌前看书,走过来摸摸的头,明明,饿了吧?嫂子这就给你做饭去我背对着她点了点头,不让那个她看见我眼里盈满的泪水。


  那天晚上,嫂子晕倒在厨房里。


  我听见轰隆一声就赶紧冲进厨房,她侧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我背着她上了医院。


  医生说嫂子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贫血,加上劳累过度才导致的昏迷。


  我要在医院照顾她,被嫂子轰了出来快 回家读书,就要开学了,高一是关键的一年。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嫂子住了一天的院就回家了,脸色仍然苍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着那只编织袋去摆地摊。


  我实在忍不住,跑过去一把将编织袋夺了过来。


  她似乎知道了我发现了她的秘密,微笑着对我说,明明,还差一点,再挣一些就够了。


  说完轻柔的从我手里拿过编织袋,斜着肩膀走进夜色。


  靠嫂子每晚几块几毛的挣,是远远不够支付学费的。


  嫂子向厂里哀求着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还是差一点,她又去血站卖血。


  嫂子本来就贫血,抽到300CC的时候,护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张的拔了针头。


  这些嫂子都不曾说过,是后来那位护士----我同学的姐姐说的。


    嫂子亲自把我送到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又到宿舍给我铺床叠被,忙里忙外。


  她走后,有同学跟我说,你妈妈对你真好我心里涌过一丝酸楚,那不是我妈,是我嫂子。


  同学们唏嘘不已,有人窃语有这么老的嫂子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家离学校很远,每个月我才回去一趟。


  每次回去,嫂子都会准备丰盛的饭菜招待我。


  临走还做好多的菜,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告诉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后吃。


  每次都是看着客车走远了,嫂子才放下挥动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发现嫂子又比上次苍老了很多。


  发现她头上竟然有了白发时,我上高二。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为了供我读书,嫂子不单在外面摆地摊,还到纸箱厂联系了糊纸盒的业务。


  胡一个纸盒4分钱,材料是纸箱厂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见她在灯光下一丝不苟的糊着,我说嫂子,我来帮你糊吧!嫂子抬起头望了我一眼,额头上的皱纹像冬天的老树皮一样,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泽的黑发间,赫然有几根银丝参差着,那么醒目,像几把刀子,锋利的插在我的心头。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读书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紧冲刺,给我争口气。


  我使劲的点点头,转过身,泪水像潮水一样汹涌。


  嫂子,您今年才二十六啊!  想起嫂子刚嫁给大哥那会,是那么年轻,光滑的脸上白里透红,一头乌黑的秀发挽起,就像电视里挂历上的明星。


  我跑进屋里,趴在桌上任凭自己的眼泪扑簌簌的直落。


  哭完,我拼命的看书、解题,我告诉自己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嫂子好好读书。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我以全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嫂子买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长长的一溜铺在地上,像红色的火龙。


  嫂子点了一支香,递给我明明,你去点鞭炮吧!我接过香,就像接过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引来了四乡八邻的人们。


  那天,嫂子的爹娘和弟弟也来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见他们,就跑了过去,扑在她母亲的肩上,失声痛哭~~  晚上,五个人围在一起吃饭。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说康明,你真该好好读书。


  我挨个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诚的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好嫂子。


  最后敬的是嫂子,她站起来,笑着说明明,我们是一家人,别跟嫂子客气,啊!大学里的生活和学校比高中轻松多了,每年我都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奖学金和助学金,而且,还有很多课余时间去打工,半工半读,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的钱。


  嫂子却仍然每个月寄钱给我,要我吃饱穿暖,注意身体。


  某一天我对着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钱的笔记本的时候,突然恨起自己来,嫂子给予我的,岂是一个本子可以记载的?我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将笔记本撕得粉碎。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大三没念完,我就被中关村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将消息告诉嫂子时,她激动不已,在电话那头哽咽着好好,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也不用再为你操心了~~康英这下也可以安息了~~我突然迸出一句嫂子,等我毕业,回来娶你!嫂子听完,扑哧一声笑了明明,你说什么混账话,将来好好工作,争取给嫂子讨了北弟媳回来我倔强的说不,我只要娶你!嫂子什么都没说的挂了电话~~  终于毕业了,我拿着公司预支的薪水兴高采烈的回到家里时,嫂子已经备好了饭菜,只等我回来。


  饭桌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看见我回来,嫂子说康明,来,快叫张大哥,嫂子以后就跟着她过了···那个男人站起来,和我握了手,一边啧啧的说真不简单,大学生呢!我和他只握了两秒钟,就跑到房间里去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


  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问嫂子,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给我照顾你的机会?&rdquo(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过没多久,嫂子就和那人结婚了。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隐约听见她对别人说,看,这就是我弟弟康明,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呢!在北京工作的!言语之间透着自豪。


  后来,因为工作繁忙,我都不能时常回家,只能将每个月的工资大半都寄给了嫂子,可每次嫂子都是如数退回。


  她说: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费什么,到是你,该攒点成家立业才对。


  还时不时给我寄来家乡的土特产,说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业,等嫂子老了的时候,就到你那里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首都北京,到时你可别不认老嫂子啊!我眼泪就像洪水一样泛滥开来,心想我亲爱的嫂子,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弟弟怎么可能忘记您呢? 杨凯脸色是变了变,但是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对老金 说道:金叔实不相瞒,你这么问,之怕是你也知道什么吧? 他的话听着 好像是在问老金,但不等老金说话,他就说道:确实,跟你说的差不多,我女朋友是半个月前开始不舒服的,正好在那时候,我家遇上了点事情,我女朋友就去处理,结果回来的时候,当天昏睡了一整天,我也没当回事,但后来想想,还是觉得好像不太对劲。


   老金一听,大概能确定就是那些人了,但这事不能跟杨凯说。


   杨凯见老金不说话,又接着说道:第二天,萱萱就说她胸口闷,我就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什么毛病没查出来,大夫说可能是太过劳累了,可是休息了几天,她还是觉得胸口闷,就又去检查了,结果还是一样,所以我就托人,然后就打听到你了。


   说完,杨凯都觉得有限莫名其妙,因为最后竟然找到了老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


   不过老金今天的表现,确实是让他眼前一亮。


   在那些大医院里,说是一个个专家什么的,但最后不还是屁都不知道?结果在老金这里,仅仅是推拿按摩了几下,就好了。


   虽然当时那样子看着有点不太好看,当总归是病好了,不用担心了。


   老金想了想,就对杨凯说道:小杨啊,这件事你不要跟萱萱说,还有你要注意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记下来,如果有机会的话跟我说,到时候我想办法给你解决。


   不管是给萱萱治病,还是一口就说出来萱萱在生病之前遇上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这些都已经让杨凯催老金信服不已,这时候老金一说话,他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下来。


   回到自己的诊所,老金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今天萱萱的症状看着简单,可如果不是他,其他人还真的难以发现这其中的猫腻。


   而且他对萱萱也是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这个女人似乎不简单,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跟那些人有联系。


   还有一点是让老金想不通的,那就是杨凯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自己能治这方面的病的呢? 他虽然能猜到一定是熟人介绍来的,但具体是什么人,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也算是他的一个信号,因为有人已经盯上他了,以前那种潇洒快活的日子估计是不会太长了。


   简单洗漱过后,老金就出门去吃饭了。


   他虽然是一个人,但是生活质量并不差,平日里时不时的喜欢出去吃顿好的。


   这不今天就大学城旁边一家不错的馆子去改善改善伙食,这几天他对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该补一补了。


   老金是这家店的熟客了,跟里(我的男友一千岁)面的老板都认识,所以他出发之前就跟老板打了电话,预定了一个桌子。


   等他到了店里,老板已经吩咐厨师做好了老金今天的饭菜,只是今天老金看着这老板,总是觉得怪怪的,好像在刻意避开他一样。


   这让老金有点郁闷,但没想太多,就开始吃饭。


   只是这几口饭菜下去,老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他开始犯困了,就好像是被人下药了一样。


   本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没当回事,就接着吃了,可是这越吃就越晕,等他反应过来出事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咣当一声,老金一把推开桌子上的碗筷,趴到在桌子上。


   这时候从门口忽然闯进来两个中年男人,都带着墨镜,看不清容貌,不管三七二十一,驾着老金就从饭店里出来。


   从饭店里出来,这两人就带着老金上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扬长而去。


   老金晕过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过来,发现脸上罩着一个黑色的布袋子,眼前漆黑一片。


   这是哪儿啊?老金觉得头疼的厉害,不解的说道,就准备伸手去扯掉放在脑袋上的东西。


   可是他刚动一下,忽然发现自己被人绑住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别人给算计了,现在在哪他都不知道。


   同时他感到一股危机袭来! 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说道:金成,没想到吧。


   听到这声音,老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听到。


   不过他转念一想,或许这件事就是他主导策划的呢? 现在也不用想了,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肯定是他主导策划的,不然谁会找他的事情?自己刚刚解决了一个小小的麻烦,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估计他们早都已经盯上了自己。


   老金没有说话,而是等着那人接下来的动作,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觉得这人应该不会杀他,因为如果想要杀他,何必等到现在呢?直接在饭店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既然能够给自己下迷药,那就能够给自己下毒药,完全没有必要等到现在。


   忽然,老金听到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紧接着他头上的布套就被人揭下,紧接着他就感觉一阵刺目的光线照到脸上。


   老金下意识的迷上了眼,别过脸去,等到适应了光线,这才睁开眼。


   只可惜等他睁开眼后,眼前空无一人,只有自己被紧紧地绑在凳子上,就好像是一个小丑一样。


   倒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只是没有人,在老金面前摆着一个投影仪。


   这会投影仪上还播放着一段画面,这段画面老金看着有点眼熟,仔细一看,上面的人竟然是 林雪儿! 老金这一下就坐不住了,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林雪儿的?他们想干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啊,你这是威胁我吗? 老金忍不住说道,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有怒火在蔓延。


   要不是忌惮这人对林雪儿做什么,他早都已经爆发了;只是现在他还不清楚对方的目的,只能先忍一忍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这个声音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好像是梦魇一样,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伴随在他身边。


   直到当初那个事件结束后,这个声音才从他身边消失,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都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这声音竟然再次出现了。


   他倒是不怕有人想要对付他,大不了他重新来过一次就是了,但是他可不想让无辜的人成为这些人迁怒的工具。


   老金确实很喜欢林雪儿,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贪婪林雪儿清纯美好的身体,但是随着慢慢的接触,他不仅仅是喜欢林絮儿那美好的身体,还很喜欢林雪儿这个人。


   因为她单纯,单纯的好像一张白纸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想去守护她。


   这也是为什么昨天 宋玉想要威胁他的时候他选择了妥协,因为他不想在林雪儿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管他是不是能够得到林雪儿那具美妙的身体,亦或者是俘获她的心,他都不想让林雪儿受到任何伤害。


   一直以来别人都以为他是一个人贪财好色的人,即便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别人也都是这么看待他的,只是出了很熟悉的人,才会知道他想要装作贪财好色的模样不过是为了迷惑一些有心之人。


   以至于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做法,慢慢的竟然变成了习惯。


   只是现在又遇上这些事,老金知道自己快要装不住了。


   老金说完半天,都没有人回应他,投影仪上继续播放着画面,忽然老金身后又传来脚步声。


   原来这个房间实在是太暗了,除了个这投影仪,没有其他丝毫光线,这才导致他刚才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


   金成,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你的软肋,只可惜你掩藏的太好了,但是人嘛,总有放松的时候,果不其然,让我找到了你的弱点,你说这是不是你的弱点呢? 说着,老金身后的人急救拿出一个遥控器,不知道按了什么,投影仪上又出现一段画面,这段画面竟然是宋玉昨天去找老金的画面,而且还是第一视角! 老金一下子就慌了,这宋玉是怎么回事?这样看来,难不成他跟宋玉整那事的画面都让人给拍下来了?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老金脸上的慌张,顿时笑出了声,对老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好这一口,看来宋玉的判断没错,你就是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不过话说过来,你这眼光不错,有机会我可是要尝一尝这滋味的。


   我草泥马的,有本事冲我来啊,对无辜的人下手算怎么回事?难道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老金怒了,他再也压不住怒火了,现在他算是清楚了,昨晚宋玉就是给他下了一个套,而且还是一个死套。


   他还以为只是简单的深夜寡妇寂寞空虚冷了,想找他探讨人生了。


   嘿嘿,看你这样子还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金成吗?身后那人冷漠的笑了一下,说道:别着急,这只是开始,当年你让我失去的,现在我都要还回去! 听着身后说话的人,老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当年那些事也是没有办法才做的,毕竟人这一辈子有时候站错队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选择很重要,机会也很难得,但只要是你选错了路,就真的很难回头了。


   现在 跟他说话的这人就是这样,当年本来他是站在老金这边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墙头草,对老金这边倒戈相向,以至于老金不得不出手解决了他。


   为此老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只会最后还是没有把他揪出来,因为老金压根就没见过他,他们从最开始的合作,到后来的对抗,都是在无形中进行的。


   沉默了一会,老金说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或者是你想要干什么,但只要是你敢出手伤害无关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什么是万劫不复的滋味。


   老金的语气很冰冷,好像他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寒冷一般。


   但他身后的人好像是不为所动,依旧播放着那段画面,冷笑一声,就说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说大话吗?这么多年,你不也是什么都没有了?你那什么跟我对抗? 忽然被人戳中伤口,老金感觉很无力。


   确实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的那些伙伴一个个都不知所踪,现在要是还要跟他对抗,自己拿什么跟他对抗? 自己么?如果单凭他自己,只怕是只能看着这人一个个的伤害他身边的人,伤害他在意的每一个人,到最后再连同他一起报复了。


   这是老金不愿意看到的,这是这时候他确实什么办法都没有。


   索性老金心一横,说道:你杀了我吧,我认输。


   他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的话的,因为他也不想这样,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看着一个个无辜的人遭受毒手? 呵呵你觉得我会杀你吗?如果我想杀你,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金身后的人又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我要看着你,看你绝望无助的样子,让你也体会体会身边每一个在乎的人都离你而去你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现在我全部还给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金身后的人好像是在吼一样,吓了老金一跳,他都没想到身后的这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好,你要是现在不杀我,那就等着看吧,我以前是怎么让你输的一败涂地,这次也会让你一败涂地。


  老金深吸一口气,说道。


   现在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对方真的动手,那他就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让他得逞。


   好好好,我等着你的回应。


   说完,这人就关上了投影仪,让整个房间归于黑暗,归于寂静,管都不管老金,开了门出去了。


   老金顺着他开门的瞬间,看到外面的月光,大概猜出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忽然一下子被黑暗包围住,老金感觉很无助,但心里还有一股怒火在蔓延开来,又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动力。


   慢慢的他竟然直接是睡着了,等他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而且他还是被人给叫醒的。


   原来这里是一处废弃的工地,本来是准备拆迁了的,今天刚好有人来这里清理最后的东西,这才发现了老金。


   发现他的是一个农民工,看到老金的时候,赶紧给老金解绑了,不过没有报警。


   跟那个农民工道谢后,老金又嘱咐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给了一些好处费,就走了。


   他也知道像这些人都是为了生活努力的人,跟他不一样,不会多事的,也挺放心。


   回到诊所,已经是中午了,他刚到门口,就看到在他诊所门口站着一个俊俏的可人儿,这人不是别人,真是 青青


   只是她今天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眉宇之间还透露这一股忧郁。


   老金本来是不想让青青看到他这幅狼狈的样子的,因为他的胳膊上还有被人长时间捆绑过留下的青紫的痕迹,但是青青这妮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老金。


   金叔你怎么才来啊?青青看到老金,就小跑着,问道。


   老金不知道怎么说,就随口说了一句昨晚没睡好,起晚了才把这妮子给糊弄过去了。


   开了诊所的门,老金赶紧套上外套,免得被青青这妮子察觉出来。


   然后才问道:青青啊,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事?生病了吗? 被老金这么一问,青青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两只白嫩的小手都纠结的纠缠在了一起。


   老金一看青青的样子,就知道有什么事,追问道:到底怎么了,有啥事跟你金叔说啊。


   看着老金关切的样子,青青这才鼓起勇气说道:金叔我……我想跟你借点钱…… 听到青青要借钱,老金顿时不解的问道:你借钱干什么?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五十路母

下一篇: sm無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