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美人母乳

发布于2021/8/4 8:31:19 阅读 27
美人 母乳


王老师环顾了一下四周,班长叫了声起立,和老师相互问好之后,王老师用力的按了按教案,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 楚南,吐了口气,开始讲课。


  此时,王老师背对着大家,翘着丰臀,在黑板上写着数学公式。


  她时不时伸出手去端正眼镜框,偶尔去捋顺自己的乌黑油亮的发丝。


  手上的这一动作可就不得了,就在王老师手臂举起的瞬间,本就刚刚遮住臀部的裙摆就网上提,裙摆内的春光乍泄,若隐若现,看得班里的 男生的口干舌燥,心猿意马。


   小雅看到班里男生的样子,更是对王老师没有了好感,然后偷偷的 看了看离她不远的楚南。


  不过让小雅感到意外的是,楚南却并没有像男生一样,对着王老师的背影心猿意马,而是在周围的同学,没有多久,楚南嗯了两声。


  这两声,男生们这才回过神来,他们还有赌局呢。


  不过怎么样才能看到王老师的底裤颜色呢?在讲台上王老师的 身体微微的触动了一下,手中粉笔也停了停然后继续开始写了起来。


  此时,一干男生们却在绞尽脑汁如何才能看到底裤的颜色呢?此时,王老师转过身来,用教鞭敲了敲黑板:“楚南,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


  ”小雅通道王老师叫楚南去解题,瞬间泛起了一股醋意,心中暗骂,好不要脸,居然在课堂上还勾勾搭搭。


  不过男生们到都是一个个有着幸灾乐祸的意思。


  楚南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上去,开始在黑板上胡乱写了起来,王老师见他这么做,本想发火,但还是把火压了下去,只得轻柔的说道:“乱写什么?给我下去。


  ”楚南耸耸肩膀,故意把讲桌上的讲义给弄到了地下,在同学嘘声中走回了座位。


  令人奇怪的是,王老师却没有责怪楚南,而自己走到了掉在地上的讲义的面前,用力的握住了拳头,背着身体开始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讲义。


  就在那一瞬间,另所有的男生都不敢置信 的事情发生了,王老师的底裤在所有学生的眼前一闪而过,还真的是黑色的丁字裤。


  此时,包括小胖在内的所有的男生都惊讶的 看着楚南,只见楚南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用手做了一个数钱的手势。


  就这样,在万般不解中,总算是下课了,男生在王老师离开教室的那一刻,纷纷的把楚南喂了上来,看着楚南正从小胖手里接过来钱。


  其中一人狐疑的说道:“楚南,你不会正巧今天看到过老师的底裤颜色,然后来抽老千吧?”这个时候有人搭话:“我们今天和他一起来的学校,我敢肯定今天他没有见过王老师。


  ”楚南点了点头:“现在信了吧?嘻嘻,我只是今天运气好而已,不过我也不小气,放学后小卖部一人一根根雪糕,我请,别客气。


  ”楚南说着,把钱放进了口袋,男生们烊烊的回到了座位上。


  其中一个男生对另一个男生生窃窃私语道:“我去,打死我都向不到王老师居然会穿丁字裤,不过,你真的相信楚南这小子是运气好?”那人看看楚南,摇摇头:“其实,我更好奇的事情是,为什么王老师捡教案的时候,是背对着我们去捡的,而且不是蹲下而是弯腰,好像是想让我们看清楚她底裤的颜色是什么一样。


  不过我也相信,楚南今天没有见过老师的底裤颜色,如果不是他运气好的话,那除非是他叫王老师这么穿的。


  ”中午午休的时候,楚南带着所有的同学来到了刘秀娥的小卖部,给每人买了一根雪糕,刘秀娥在看着楚南像个小主人一样招呼着同学买雪糕,不由自主的有了几分爱意。


  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个危险的念头从脑海中赶走了,暂且不说楚南还只是一个孩子,就算他是个成年人,自己也是有丈夫的女人。


  虽然说,现在也不会把她浸猪笼什么的,但她也受不了村子里的风言风语,更何况还会好了楚南。


  于是,刘秀娥做了决定,她只和楚南做一段野鸳鸯便罢。


  不过,楚南却另有打算,付完了钱之后他和同学们一起回到了学校,当别的同学都趴在了课桌上午睡,楚南却悄悄的走出了教室,悄悄的来到了王老师的办公室。


  此时的王老师正心情烦躁的在座位上坐立不安起来,当楚南敲门进来之后,她马上关好了门,在拉上了窗帘,有些凄楚的对着楚南说道:“快点把我的底裤还给我。


  ”楚南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粉红色的三角内裤攥在了手里:“老师难道不喜欢我送的丁字裤?”听了这话,王老师脸上一阵红羞,昨晚楚南找到了她,告诉她小雅已经知道了她们之间的事情,并且威胁王老师今天要穿那件丁字裤,露出给班里的同学看到,不然的话唆使小雅去报案,诬陷她和自己的学生发生关系。


  王老师知道楚南还算是未成年人,就算是警察相信她是被楚南强的,但是她的名誉、工作乃至一生都会被毁掉,而楚南说不定还会被同学羡慕,也不用坐牢。


  跟何况,王老师知道小雅喜欢楚南,这种事情小雅一定会同意的,无奈之下,王老师只能用她的粉红色底裤作为抵押,答应了楚南的要求。


  其实楚南自己也没有想到,王老师居然会同意,他只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冒险试了试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王老师有些委屈的看着楚南问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还想怎么样?”楚南看王老师似乎要哭了出来,心中不由有些发软,清清嗓子说道:“那王老师总得把丁字裤还给我吧?王老师难道是喜欢上了?”王老师被他这么一说,身体顿了顿个,不由的加紧了大腿说道:“那个裤子脏了,我洗好了再还给你。


  ”楚南敏锐的发现了王老师表情的不正常,狐疑的看了看他加紧的双腿,拖着声音走了过去:“洗好了在还给我?不用,我自己洗就行了,不用老师这么辛苦。


  ”王老师害怕的向后退了过去:“不不辛苦。


  ”此款楚南已经完全确信了王老师的举动一定有问题,此时的王老师在后退的过程中,已经跌坐在了飘窗上,在那一刻,楚南看到王老师的丁字裤居然全被水打湿了。


  难道尿了吗?呸呸,楚南马上把这种愚蠢的想法从脑海中赶走,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水是哪里来的了。


  王老师看着楚南的坏笑,心中开始惶恐不安起来,她知道楚南已经知道了让她最为羞耻的一切。


  原来王老师在被楚南穿上如此惹火的丁字裤之后,内心开始无比的挣扎,这和她的人生观念一直是背道而驰,在此之前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会穿这样的东西,但是现在居然被自己的学生要挟穿上了丁字裤。


  那被撕碎的羞耻心,让她的身体出现了异样的感觉,在加上在讲台上捡讲义,故意让同学看到她底裤样子的情景,更加是把她的羞耻心化成了尘埃。


  在那一刻,她再也无法克制对自己的约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只觉得身体备受着煎熬。


  但是此时的办公室还有同事在,而数学组只有王老师一个女的。


  可想而知,王老师在数学组是集所有男人的宠爱于一身。


  此时,一个男老师走了过来,这个老师姓蔡,他知道王老师对他似乎是有些意思,所以经常在课间的时候,有事没事的来找王老师聊几句。


   蔡老师来到了王老师的身边,铺上了一个卷子:“王老师,你说这倒几何题,对学生来说是不是有些太深了。


  ”王老师低头看了看那道题,蔡老师也弯下腰来,故意的把脸贴的很近,手肘也不知道是不是无意中碰到了王老师的胸部。


  其实,这也是第一次,以前王老师最多也就向后多了多,但是今天蔡老师却不知道王老师此时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煎熬。


  其实,王老师一直想要嫁给城里的男人,她的确对这个蔡老师有些意思,城里人,长得也不错,还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以后可以把她弄到城里去教书。


  这对王老师可是天大的好机会,于是以往对于蔡老师这种小骚扰,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老师正打算预谋着跟他进一步深入交流时,却万万没想到被自己的学生给强行夺走了第一次。


  她倒不是守旧的人,只是,她怎么确定这个蔡老师是不是守旧的人呢?不过这还是后话,现在最让王老师难捱的是她已经胸前的那团业火已经被蔡老师的揩油点燃,她开始感到丁字裤上已经湿成了一片。


  蔡老师哪里知道眼下发生的情况,和王老师再说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就这样,蔡老师走了没有多久,楚南出现在了她的办公室里。


  此时的王老师自己也觉得很是羞愧。


  她本应该痛恨楚南,恨他破坏了自己的城市梦,恨他打破了自己经营许久的计划,打破了自己安静的生活!王老师本应对楚南深恶痛绝,但是当楚南把她逼到飘窗上的时候,她的内心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丝期盼。


  楚南,走了过去,撩开了王老师的短裙,用手指在在她的丁字裤上滑动了一下,王老师瞬间的软了半个身体,她虽然在摇着头,但还是坐在了飘窗上,羞涩的张开了答大腿,让自己的学生,在她的身体里疯狂地驰骋,感受到了做女人的真正快乐。


  王老师咬住手指,略带哭腔的说道:“楚南,这这是最后一次,听到了吗?最最后一次….”就这样,此时的王老师完全打开了她的身体,像是享受大餐一样,此时这一刻多么地美好!所有的憎恨也在那一刻抛掷九霄云外,有的只是身体的背叛,主动迎合的撞击……但是内心却有着一种反抗的意识:“楚,楚南,我们不可以这现在可是白天上课时间,这里是办公室……”王老师话还没有讲完,就感受到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打在脸上的热气。


  一时之间,王老师竟然身子有些发软。


  “王老师,不用害怕,大家都在睡午觉,不会有人来打搅我们的。


  ”王老师虽然知道楚南说的不假,但是已经放不下矜持:“楚南,不要!不要这样……唔……”两片唇瓣接触的那一刻,王老师全身涌起一股电流。


  她半推半拉,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楚南觉得好笑。


  “老师,你就从了我吧!”“不要啊!呜呜……”  楚南精虫上脑,竟然直接无视现在是大白天上课时间,也直接无视王老师眼里含着的泪水。


    数学组办公室和历史组办公室本就是一间大长房,只是中间被一块儿大木板隔开,做成了两间办公室。


    当楚南和王老师在办公室颠鸾倒凤的时候,才糜烂的呻吟传入了隔壁的办公室。


    历史老师 刘老师此时正在午休,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阵阵偷欢声音,刘老师以为自己听错了,抬起趴在课桌上的头,待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那声音却更加清晰起来。


    刘老师疑惑的粪便不能了一下方向,才确信这声音是从隔壁办公室传来的,刘老师把耳朵贴在隔板上,仔细的分辨了一下,最终确信这浪叫是隔壁王老师传来的。


    这样惊奇的发现,让刘老师轻轻的打开了门,偷偷的走了出去,悄悄的从门框上的小窗户上悄悄的向着里面的看了看,看到了让她异常惊讶的一幕。


    只见到楚南在办公室跟王老师“深入交流人生”。


  楚南疯狂地撕扯着王老师的衣服,很快便直入深宫,绽放着后庭花。


    “没想到王老师平日里外表高冷,竟然跟自己的学生在办公室里就搞了起来,骨子里比我还要闷骚。


  果然验证了那句话,外表越是高冷的女人浪起来越是放荡!”  看着王老师胸前的凸起之物,刘老师更加嫉妒起来,心中有些暗暗鄙视着王老师的行为。


    当看到楚南生龙活虎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妒忌,这王老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被那么多的男老师喜欢不说,还可以勾搭小鲜肉玩弄,真是不要脸。


    看着王老师纵情的一切,胸前的波一阵阵的荡漾着,这一切让刘老师心中奇痒难忍,竟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的兰花指,伸进自己的裙摆之下……  刘老师被里面的气氛带动着,手指尖的速度也加快的了很多,此时里面的声已经到达了顶峰,刘老师已经听得意乱情迷了,随着里面的动静,被自己的五姐妹弄得爬上云端……  楚南也算是有了些对付女人的经验,跟王老师达成了一种心灵的默契,虽然两人都不言语,但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两人猝不及防之下,迅速到达巅峰,竟快乐得控制不住自己。


    最终王老师瘫软在下来,楚南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老师还有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记得把丁字裤洗干净后还给我喔。


  ”  楚南走了出去,王老师趴在桌子上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刘老师听到屋子里的叫声停了下来,马上躲了起来,当看到楚南离开了王老师的办公室之后她才再一次的看了看里面已经睡着了的王老师,然后打开了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露出了一阵狞笑。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之后,王老师惊讶的是楚南这段时间居然真的没有来骚扰她,甚至都没有来问她要那件丁字裤。


    虽然这是好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老师反而觉得有些空落落的,有的时候居然开始胡思乱想,楚南是不是玩腻了?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不过王老师很快的就把这样的念想从脑袋中赶了出去,想要重新的回到她被高冷伪装起了的躯壳中去。


    这一日中午王老师中午正准备午休,刘老师走了进来,王老师礼节性的打了声招呼:“刘老师,有事吗?”  刘老师笑了笑:“王老师,我有个很好看的视频想和你分享你一下。


  ”  王老师也没有多想,給刘老师办了一把椅子:“好呀,我们一起看看。


  ”  刘老师看看椅子,却没有坐下,只是打开了视频,王老师一看视频脸色煞白,那视频正是她和楚南在办公室发生的情景,王老师焦急的想上前去抢视频,刘老师早有防备,用力一推就把王老师推开。


    刘老师把脸板了起来:“别动,你要是在过来抢的话,我现在就出去,把这个视频公布于众。


    被刘老师这么一吓,王老师马上止住了步子有些害怕的看着刘老师,刘老师看着她恰似可怜楚楚的样子,冷哼了一声:  “王老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竟然跟自己的学生光天化日之下……”  刘老师马上辩解起来:  “刘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  可还不待王老师为自己辩解,刘老师就打段了话,伤心地说道:  “亏我这么相信你,也亏蔡老师那么喜欢你,要是他知道你跟自己的学生就在他的办公桌上那样,他会怎么想你呢?”  “刘老师,求求你了,不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呀!”  王老师一听就急了,眼泪哗哗地流出来。


    虽然王老师不是真的爱蔡老师,但是陈老师是爱着自己的,而且他是城里人,城里的户口,有城里的家,还能和把她带到城里教书这些就足够了!  “王老师,你也知道,蔡老师人心地善良,分辨不出好人和坏人。


  他要是知道你的事儿了,对他的影响有多大难以想象呀!”  “刘老师,只要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


  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什么都答应你!”  王老师现在后悔极了,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再度痛恨起楚南,自己原本就是一只高傲的孔雀,现在变成了一只丑小鸭,这一切都是拜楚南所赐!  “我要你离开陈老师!另外,咱学校这次的优秀教师名额,你就不要跟我抢了,我就今天没有看到这回事儿。


  ”  刘老师此刻妩媚一笑,眼神里流露出一抹狡黠的狠色。


    “你!你……”  王老师听到刘老师的话,气得脸都绿了,说不出话来。


  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刘老师并不是来帮助自己的,而是来威胁自己的。


    “给你两天时间好好考虑考虑吧,可得考虑清楚了哦,不然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搞得全学校的人都知道那可就不好了,呵呵。


  ”  王老师可怜楚楚的看着刘老师,她从刘老师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这件事在刘老师那里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周旋的余地。


    无奈之下,王老师只能捂住嘴巴的,有些绝望的点了点头。


    刘老师看到王老师犹如小绵羊一样可欺,心中顿时有了一团火热,她面带凶光的走向了王老师。


    王老师看着刘老师的眼神不删,身体向后退去:“我已经答应你了,你还想做什么?”  刘老师哼哼一笑:“我可没有说这件事可以就这么轻易的了结。


  ”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王老师从刘老师的眼神中看到的是一股股的淫邪,这股淫邪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


    王老师下意识的把领口的扣子扣了扣抓了抓紧:“刘老师,你你要做什么?”  刘老师抓住了王老师的胳臂,犹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的胳膊扯开:“装什么装,你在学生面前发浪的样子我又不是没有见过,还在这里装什么纯,我呸。


  ”  王老师本想反驳,但是一想起刘老师手机里的证据,她发现自己  刘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王老师的制服里面,王老师本想挣扎,却被刘老师威胁到:“最好给我乖乖的听话,难道你忘了我手机里的东西了?”  王老师听了刘老师的威胁,挣扎的幅度开始变小,刘老师哼了一声,心中骂了一句,她单手解开了王老师的胸罩,然后把手伸了进去。


    很快的,王老师胸前的尤物变成了刘老师手中的俘虏,任凭刘老师握在了手中。


    此时的王老师更加是悲戚不已,她原本以为拜托了楚南的骚扰,可以重新让自己的生活回归到正常,却没有想到,却被自己的同事抓住了把柄,还要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


    王老师还没有来得及自怜,刘老师就开始继续羞辱这她的身体:“原来王老师这里这么柔软呢?怪不得连你的学生都会把持不住呢。


    真是恨不得让所有的老师同学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让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


  ”  王老师听她这么一说,害怕的直摇头:“不要,求求你,你千万不要,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  刘老师看了看她哼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  说完刘老师坐在了靠在了椅子上,岔开了双腿,王老师不解的看着刘老师,刘老师打开了一个视频:“不会?学学就会了,你今天就好好上一节生理卫生课吧。


  ”  王老师看着刘老师手机里的女同视频,突然的有些反胃,不由的想要退缩,但是被刘老师骂了几句再加上威胁,还是伸出了舌头,向着刘老师的下体舔去。


    刘老师如愿以偿的让这没人在自己胯下陈欢,自己也开始兴奋起来,一边污言秽语的指挥者王老师,一遍把手是伸进了自己的胸衣里面。


    王老师好也不知道过了的多久,刘老师才满意的放过了她,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刘老师露出了吓人笑容:“表现的不错,以后最好的乖乖的,不然….”  刘老师摇了摇手中的手机,说完转身就甩门而去,留下近乎绝望的王老师一人,不知所措王老师跌坐在了座位上。


    第二天,好久没有来找过王老师的楚南再次来到办公室时,见王老师一个  着天花板发呆,面无表情,整个人没有一丝生气。


    “王老师,你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楚南没有向往常一样,一进办公室就将王老师横腰抱起,然后就开始猛烈地冲撞。


    “老师,你到底怎么了?”  见王老师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楚南有点担心了起来。


  然后他走过去,伸手触摸王老师的额头,想要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就在楚南的手接触肌肤的一刹那,王老师像疯了一样,歇斯底里地嘶吼起来。


    此刻,她哪里还像是那个性感十足的美女老师。


  只见她蓬散着头发,面色发白,深深的黑眼圈馅了进去,这分明就是一只受到极度惊吓的小鸟!  “老师,你到底怎么啦?”  楚南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抱住王老师,任凭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不配找城里的男朋友,我不是一个好女人……”  王老师一边哭泣着,嘴里一边重复着这两句话。


    “老师,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但是我现在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离不开你了!老师,我错了……”  楚南看着好端端的王老师因为自己而变得现在这样精神失常,心里一阵愧疚,酸涩涌上心头。


    楚南说着就举起自己的手,朝自己的脸上扇起耳光。


    “不要打,不要打……”  王老师被楚南吓坏了,只听到“啪啪啪”的打脸声。


    而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情绪恢复了不少。


    “王老师,你别怕,以后我养着你!”  王老师在平静之后,或许是内心压抑太久了,她突然绝得楚南只是迷恋她的身体而已,从未干涉过她的生活,但是刘老师却要用视频威胁她,这么说起来,这个坏小子确实比刘老师好上不知道多少。


    王老师凄美的笑了笑,用纤细的手,摸了摸楚南的头:“小傻瓜,你还是考你爹养的呢,你那什么来养我?”  楚南被王老师这句话给耶了回去,此时的他开始有些憎恨自己的渺小起来,她(幼儿益智故事)一不能刘秀娥摆脱悲惨的身世,二不能给王老师一个幸福的未来。


    王老师看着楚南的一本正经的表情,拉了拉他的手:“傻孩子,别瞎想了,你日后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  楚南看看王老师:“老师,你为什么这么想嫁到城里去呢?”王老师看看楚南,说道:“你知道什么叫做知青吗?”楚南也不是不学无术的孩子,点了点头:“就是什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什么的吧。


  ”王老师没想到楚南还真的知道,赞赏的点了点头:“当年我的父亲就是知青,我是最小的女孩,但是当我出生的时候,父亲有了机会可以回到城里,他就抛下了我们几兄妹,一个人回到了城里。


  从此,我母亲起早贪黑,甚至不惜和男人勾勾搭搭的才含辛茹苦的把我们带大,但是父亲却在城里从新有了家。


  我们小时候,母亲整天念叨着,叫我们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当个城里人。


  我拼死拼活才考上了城里的师范,我娘可是高兴的不得了,说是以后在城里当老师,就成了城里人了,也就完成了她的夙愿了。


  于是,我在大学里好好读书,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在城里兼职,那里的马路要比乡下的宽敞、干净,那里的楼房是那么的高大,城里的女孩子穿的衣服都那么的漂亮….但是这一切都和我无关,我只能读书,上班,不能去KTV玩,大学三年也只敢在肯德基的门口看看。


  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内心也在告诉我,我要成为城里人。


  只是,事与愿违,我家里无权无势又没有钱,所以挤不进城里的学校的名额,只能来乡下支教,等待机会。


  ”王老师说着说着,泪水从眼眶里滑了出来:“机会?有了那些人在,我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我好怕,怕我这一生都做不了城里的人,怕我以后的孩子会和我一样受苦,怕不能完成母亲的愿望,你说,我想嫁到城里有什么错?”她说完开始嘤嘤的哭泣起来,楚南在一边拍了拍她的后背,他知道王老师没有错,那错的就是他了。


  第二天课堂上,楚南见王老师神情有些恍惚,数学题讲错了几道,讲道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讲的是另一道数学题。


  下课后,楚南本不想去打扰王老师。


  但是下一节课是体育课,估计又是自由活动。


  索性,楚南走向王老师的办公室,准备再安慰安慰她。


  楚南刚走到数学组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了王老师哭泣的声音,好像在求着一个人不要告诉什么秘密啥的。


  一听到王老师竟然哭了,楚南内心一紧,就气不打一处来!“难道有人在骚扰王老师?”楚南握紧了拳头,手上青筋暴起。


  楚南正欲一脚踢开门,抓他个正着,可是仔细一想,毕竟自己还是个学生,先在门外听听情况再说。


  “王老师,你想通了吗?我想你不愿意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跟那个男学生的事情吧,毕竟师生恋可是属于乱伦的范畴哦!”“女的?刘老师?怎么声音听上去有点像自己的历史老师?还师生恋?”楚南耳朵贴在办公室的门上,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一想起自己的历史老师,楚南心头一阵躁动。


  虽然她比不上王老师,但也是有着几分姿色,前凸后翘的,女人味十足!“刘老师,求求你了,不要再逼我了!优秀教师名额我可以让给你,但是请不要打破我的梦想!”“还梦想,呵呵,亏你还把这事当成梦想?”“刘老师,你开个口,我给你钱,我这个月的工资全部给你行么?”“不行!”“……”楚南在外面听得火冒三丈,原来刘老师知道了自己跟王老师偷情的事情,这个女人竟然拿着这个在威胁着王老师,还那么地咄咄逼人!怪不得王老师会如此伤心。


  此时的楚南心中有些愧疚,毕竟这一切都是他惹出来祸,他可不想做个缩头乌龟。


  楚南心里一狠,突然撞开办公室的门。


  两个女人吓了一跳,但是刘老师瞬间恢复了正常,以一种老师的口吻厉声问道:“上课期间,学生进来也不要敲门的吗?这么没有规矩!”“老师,我这节课是体育课,过来请教王老师几个问题,没想到你也在这呢!”楚南死死地盯着刘老师的胸前,眼神里露出一抹邪恶,那是一种食性的渴望,如饿狼般翘首以盼。


  “你,你就是那个跟王老师……那个的男同学!”此刻,刘老师注意到了楚南了邪恶的眼神,听出了楚南的声音,脸色有些慌张,想要夺门而出。


  楚南哪里会给她机会,马上追了上去,在后面扯住了王老师的头发向后一拉,刘老师一阵吃痛,大叫起来:“楚南,你疯了吗?你在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楚南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你想让所有的人都来参观一下你的胴体就尽管喊,反正我也不亏。


  刘老师果然好耳力,偷听人家干那事很刺激吧?要不咱们就来实战一下,我一定会让刘老师感受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的,我的话儿可是很厉害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刘老师的衣服里面,脸上的表情更加令人可怕起来:“刘老师的这个可比王老师差远了,需不要我帮刘老师开发开发?”此时刘老师一场的羞愤,她只感到胸口被一只大手熟练游走着,这手似乎很通此道,刘老师没有多久身上居然冒出了汗珠。


   “ 小娴姐,你在尿尿吗?”这天早上,牛蛋吃完早饭,敲着竹杆走进 厕所,耳根子突然一动,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牛蛋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婶子 王艳梅、姐姐 林娴三个人,他进来的时候,王艳梅正在厨房洗碗,所以,如果厕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娴。


  “小娴姐,是你吗?”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而且那种哗啦啦的流水声很快就止住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牛蛋皱了皱眉,小声嘀咕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把竹杆放在一边,伸手解开腰带,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哗啦啦的流水声再次响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实他刚才没有听错,也没有猜错,厕所里面确实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娴。


  林娴蹲在距离牛蛋不足一米远的石墩上,裤子拉到了膝腕处,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还拿着一个纤细的 排卵试纸


  刚尿到一半儿就被牛蛋吓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羞的,此时林娴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盯着牛蛋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连裤子也没法提,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牛蛋。


  “幸亏 小牛的眼睛看不见,要不然……”林娴越想越觉得害臊。


  两个人相距不足一米,担心被牛蛋碰到,所以 林娴的视线始终锁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着,林娴蹲着,这样的高度差很诡异,牛蛋扒开裤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娴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那就是男人用来生孩子的东西么?”这还是林娴第一次看,而且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


  林娴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偷瞄了几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没有辜负‘牛蛋’这个名字!”牛蛋只顾着尿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裤子转身离开,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婶儿,小娴姐呢?”“没在厕所吗?”王艳梅在厨房里应道。


  “没有。


  ”“那应该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点点头,毫不怀疑道:“王婶儿,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学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个瞎子,不能上学,也不能上班,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却根本无法赚钱养家,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从小到大都是王艳梅给他洗澡,活脱脱像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好在邻居 孙雪娥人美心善,见牛蛋可怜,就让牛蛋跟着她学按摩,说现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学好,就能赚到钱。


  牛蛋身残志坚,不想一辈子都当个废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进,只要孙雪娥在家,他就会去。


  “怎么样怎么样,小娴,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脚刚走,王艳梅后脚就从厨房里出来,急匆匆的跑进了厕所。


  厕所里的林娴惊魂初定,脸上的晕红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裤子,没想到牛蛋刚走,王艳梅紧跟着又冲了进来,她“啊呀”惊叫一声,排卵试纸脱手掉在了地上。


  “妈,你……”林娴顾不得去捡排卵试纸,一边提裤子,一边问道:“你知道我在厕所?”王艳梅瞪她一眼,没好气道:“废话,妈刚才看着你进来的。


  ”“那你怎么不拦着小牛?”林娴惊讶道。


  “干嘛要拦?妈就是要让你们在厕所里撞见,让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尴尬。


  ”王艳梅理直气壮道。


  说着,几步走到林娴跟前,弯腰捡起了(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那个排卵试纸。


  低头看到排卵试纸上那两道醒目的红杠,王艳梅瞳孔放大,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指着那两道红杠一脸兴奋道:“快看!小娴你快看,妈算的日子没错,这两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娴脸色刷的一变,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试纸上出现两道红杠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牛蛋姓牛,林娴姓林,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亲生的姐弟,而是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妻。


  他们的父亲都在部队里当过兵,是战友,有过命的交情。


  牛蛋六岁那年,父亲牛锋从部队退役,林娴的父亲林正德去车站接他们一家三口,却在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三死一伤,只有牛蛋侥幸活了下来,眼睛从此失明。


  事后王艳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当作上门女婿来养。


  牛家只有牛蛋一个男娃,而林家只有两个女娃,姐姐林娴,妹妹林欢,林欢的年龄还小,在县城读高中,所以王艳梅把两家人传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娴身上,一心想让他们尽早结婚,生个男娃姓林,再生个男娃姓牛,给林、牛两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牛蛋和林娴先上车、后补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娴能怀上娃,再让他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这些情况王艳梅不止一次对林娴说过,林娴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艳梅催促逼迫,她也不会一大早就偷偷溜进厕所检测自己的排卵期。


  让林娴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从王艳梅手里接过那个排卵试纸,看了眼试纸上的那两道红杠,林娴红着脸羞道:“妈,这东西测的不一定准,依我看,不如多试几次,再……”“谁说的不准?”王艳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别想诓我,妈是过来人,你和小欢都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在生孩子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


  ”“可是……”“没有可是,妈这就给你们铺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须把事情给我办了。


  ”王艳梅根本不给林娴辩驳的机会,话刚说完,转身就走。


  林娴整个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鸡。


  其实,林娴和牛蛋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对牛蛋呵护备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订了娃娃亲,从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结婚生孩子,替林、牛两家延续香火。


  可愿意归愿意,真到了这种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和犹豫,毕竟她和牛蛋从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称,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让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脱了衣服一起睡觉,还要做那种羞人的事,难免会觉得别扭和尴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个瞎子,从六岁开始就没有见过女人长什么样子,对女人的身体更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娴和他同床共枕,这个觉该怎么睡?总不能让林娴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扑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娴想想就觉得羞臊不堪……从厕所出来以后,林娴径直去了东屋,那是她的闺房,而此时王艳梅正在里面兴致勃勃的铺床,略微犹豫一下,林娴站在门口问道:“妈,今天晚上让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对小牛说了吗?”“还没有。


  ”王艳梅头也不回的应道。


  林娴翻了个白眼,嗔声道:“生孩子这种事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这个孩子你让我怎么生?”听到这话,王艳梅不由一愣。


  “也对。


  ”王艳梅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在生孩子的过程中,男人必须主动冲击才行,她之前只顾着关心林娴的排卵期,却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况给忽略了。


  见王艳梅迟疑,林娴趁机说道:“我觉得,让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万一到时候他不肯做,或者不会做,那我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对他?”“这……”王艳梅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还有我嘛。


  ”“你?”林娴瞪大了眼睛。


  王艳梅点点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没啥经验,如果实在不行,妈今天晚上就站在旁边盯着,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见我。


  ”林娴的眼皮一翻,无语了。


  稍微顿了一下,王艳梅接着说道:“和女人睡觉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两回熟,你要是担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顺道去镇上的药店买点儿药回来,妈听说那种药管用的很,让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着竹杆来到邻居孙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艳梅和林娴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连床都铺好了。


  孙雪娥家的大门敞开着,牛蛋摸索着走进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吗?”“在呢。


  ”孙雪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会儿。


  ”“好。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色情影片無碼

下一篇: a片按摩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