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被老师踩在脚下调教

发布于2021-07-28 19:22:53 阅读 9615


“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适合烧菜啊……”看着自己切出来那大小不一的白萝卜, 萧雅满脸沮丧。

   老李连忙安慰道:“别急,第一次切成这样很不容易了,我当初第一次 切菜的时候,还把手都给伤了呢,跟我比起来,你这算很好了!”“真的吗?”“你这话说的,我 这么大年纪了,还骗你一个小姑娘干啥!”看着萧雅真给自己糊弄过去了,老李当即咳嗽了两声,对着萧雅 说道:“小雅,这样吧,我手把手 教你切菜,这样你能习惯我的动作,学得也快。

  ”这次,萧雅倒是矜持了起来,没有立马同意。

  她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从小她家里面管她也管得严,可以说长这么大,除了她 老公,还没有其他 男人碰过她呢。

  萧雅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她想拒绝老李,但是又怕老李生气,直接走了。

  气氛沉闷了一会儿,老李一脸严肃正经,直接板起脸问道:“我说,教你切个菜怎么那么难,你还学不学了?”“学,我学,可是……”萧雅红着脸看了一眼老李,老李表情严肃,看不出丝毫异常(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可是什么可是,当初我就是这样手把手教的我徒弟,现在他都从一个打杂的学徒变成大厨了。

  我看,你是压根就不想学吧?”老李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萧雅内心的想法,所以将激将法给搬了出来。

  “没有没有。

  ”萧雅在惊慌下连忙摇头,她还是非常想学好做菜的,说不定以后店里请厨子的钱都能省了,而且还可以讨好自己的老公,她发现老公最近有些反常,很可能是外面有人了……“那不就得了。

  ”老李故作正经,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抓住了萧雅的纤纤玉手。

  这一抓,老李差点忍不住浑身都打了个哆嗦……这手感,真软!萧雅的手被老李压在手心,白皙的手背和他自己那粗糙的大黑爪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不仅如此,老李还觉得这个女人的手仿佛没有骨头似的,特别柔软,滑嫩。

  要不是还得教她切菜,老李都恨不得抓着她的手往自己下面摸摸,让自己的小祖宗也感受一下,肯定舒服死了……虽然说是切菜,但是萧雅羞涩的趴在身前,以一种老汉推车的姿势,长腿微微叉开,浑圆紧致的翘臀便送 到了老李面前。

  致命诱惑的少妇体香,袭入老李的鼻孔,老李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冲了上来。

  因为怕挨着老李,萧雅 身子尽量往前倾着,姿势诱惑,老李几乎都要忍不住贴上去,将她就地正法。

  老李抓着她的两只小手,大脑也迟钝了不少,切菜的速度也完全比不上之前那么顺畅了。

  刚开始的时候,萧雅俏脸布满红霞,非常的羞涩,但慢慢地放松了起来,告诉自己:老李只是在教自己切菜,用心学。

  克服了心理障碍后,萧雅开始把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手上,因为有老李把着自己,萧雅这回切出来的萝卜倒也有模有样的,都让萧雅觉得,自己这刀功比店里那俩厨子都要好了。

  不过,老李的心思早已经飘了,毕竟底子在那里,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切出花来,他现在完全沉醉在了萧雅柔弱无骨的娇躯之中。

  老李不仅手上感受着萧雅的温度,就连身子也逐渐贴紧了萧雅的后背,以至于他大脑都开始在幻想着,如果可以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在厨房后入一次萧雅,该有多好啊……不想还好,一想起来老李那 玩意儿就难受了,越来越膨胀了,到最后愣是直接顶在了萧雅的翘臀之上……“啊……”萧雅娇呼一声,因为她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异物。

  身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时间,萧雅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萧雅和老公也爱爱过不少次了,但是老公每次几分钟就完事了,搞得她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完全得不到满足,而且从尺寸上来看,老李那玩意儿好像也比老公大的多!萧雅心里惊讶极了,这是错觉嘛?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别的男人那里,所以她一直以为,男人的那玩意儿都和自己老公差不多大。

  此时,那根白萝卜已经切的差不多了,老李还意犹未尽的贴着萧雅的后背,下面早就变得巨大无比,将裤子撑的老高,顶在了萧雅浑圆的翘臀之上。

  他真恨不得直接闯进去,狠狠的索取……被这样顶着,萧雅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下面居然隐隐有些羞耻的感觉……“李师傅,我好像学会了……”萧雅满脸羞红,摆脱了老李的魔爪。

  老李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见萧雅挣脱了,老李也没了办法,取出了一半萝卜丝丢进锅里翻炒,给她做样子。

  不一会儿,香味便弥漫了整间厨房。

  “学会了吗?”等这半盘萝卜丝出锅后,老李问。

  虽然炒萝卜丝特别简单,但他倒还是希望萧雅能没看懂,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继续把着萧雅来炒一次菜。

  “学会了……”萧雅低声说着,然后接过了锅铲。

  其实萧雅心里也在打鼓,她刚才虽然把步骤都看明白了,但实际操作起来,肯定还是会手忙脚乱的。

  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她可不想再让老李站在自己身后,身子贴着自己。

  她觉得老李这个人厨艺没得说、人品也挺好,但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大晚上的,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竟然有一些莫名的紧张。

   新闻网12月21日报道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满脸通红,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 陈艺瑶,不让她挣脱,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 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旧能感受到那种丰盈挺拔和柔软, 让我 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正好贴在了她的翘臀。

   陈艺瑶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钟皓,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视线所及,看不到 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陈艺瑶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陈艺瑶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陈艺瑶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陈艺瑶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陈艺瑶已经坐在了于弘逸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于弘逸,只见于弘逸笑着对我说道: 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艺瑶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陈艺瑶也有点魂不守舍,于弘逸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反倒是常宇和范泽这对基佬,一路上有说有笑,范泽还不时在常宇身上轻轻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二人。

   和导游汇合后,导游又带我们看了一系列景点。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于弘逸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陈艺瑶三人吃完饭便上楼回 房间了,我和于弘逸还继续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于弘逸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钟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于弘逸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钟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我每次时间都很短,不能满足艺瑶,我估计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于弘逸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于弘逸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点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大炕上性经历)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于弘逸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难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间睡觉了吗?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陈艺瑶。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于弘逸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陈艺瑶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陈艺瑶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芊细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脸旁,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意,紧闭的双眼睫毛低垂,显得很长,也很动人。

   因为侧睡的姿势,胸前的两团被挤到一处,我很轻易的可以看到衣领下那深深的沟壑和两团雪白柔软。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于弘逸,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陈艺瑶,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陈艺瑶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那芊细柔软的腰肢便被我紧紧搂住了。

   老公,睡觉……别胡闹……陈艺瑶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陈艺瑶居然把我当成了于弘逸,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的手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团饱满,那种柔软细腻,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触感,让我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就贴在她翘臀上。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陈艺瑶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陈艺瑶睡衣里是真空的,让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饱满温润的一团,柔软滑腻至极,一时间让我坚硬如铁,顶着她的臀部十分难受。

   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摸到陈艺瑶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条裤裤,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便感受了湿润的水,陈艺瑶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

   她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老公,用两根手指。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