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啊啊!好爽!用力点|被男朋友带到家里做

发布于2021-07-28 19:15:44 阅读 37123


她知道自己应该现在直接喝止 王虎,可偏偏这种 感觉又让她心中生出了一种渴望,渴望着王虎更加用力的抚弄她的身体。

  这和她平时偷偷自己来的感觉可不一样,愉悦极了。

  林 雅雅还是未经人事的雏儿,这种体验当然是第一次,她浑身火热,呼吸越来越急促。

  王虎见林雅雅的反应。

  他心中暗笑, 小电影看多了果然有用,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林雅雅。

  他早就有了反应,可却不敢轻举妄动。

  林雅雅和陈芳不一样,想要真正拥有她,必须多费点心。

  想到这儿,王虎压下心中的冲动,从林雅雅的裙子中探了出来。

  “雅雅姐,我想起来来,积木被我不小心扔到 床下了!”说完,他便兴致冲冲地去床下找积木,林雅雅一脸的错愕。

  她脸上还带着未退却的红润,心里阵阵空虚,而王虎竟然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林雅雅 脸色红到滴血,心中的害羞达到了极点,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虎,起身摔门而出。

  “真是个 傻子!”回到 房间,林雅雅还在生气,她坐在电脑前,身上还残留刚才的感觉,意犹未尽。

  她现在明白了,王虎就是个真傻子,到了嘴边的肉也不知道吃,不是傻子是什么?她气鼓鼓地打开一部小电影准备欣赏,看着屏幕上动人的画面,脑子里却全是她和王虎。

  林雅雅心烦意乱,干脆关了电脑,躺在床上。

  晚上,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林雅雅彻夜难眠。

  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圆球似的 东西,脸色不禁一红。

  这东西是她偷偷在网上买的,还没有用过。

  打开开关,小圆球发出了嗡嗡的声响,林雅雅害羞地将它放在了那里,(儿童智力故事)回想着今天白天王虎 抚摸着她的感觉,顿时有了感觉。

  “啊……”她轻轻发出声音,满脑子都是王虎。

  林雅雅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抚摸着,幻想着是王虎正在抚摸自己。

  这让她更加有感觉,酥麻感侵袭着她的身心。

  王虎路过林雅雅的房间,突然听见她房中传来压抑的声音,心中一动。

  林雅雅竟然在自娱自乐!他心痒难耐,忍不住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倾听。

  “啊……”他脑中瞬间闪出了这样一幅画面,林雅雅躺在床上,脸色绯红,白皙的玉体微微弓起,小手在自己的那里,这不禁让他激动万分。

  他越听越难耐,干脆悄悄地推开一点门缝儿,悄悄向里面望去。

  当王虎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形,林雅雅的小脸通红,发出悦耳的声音,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他忍耐的十分难受,想象着林雅雅那模样儿,王虎恨不得直接冲进去。

   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带着一抹猥琐笑容,将眼睛凑了上去。

   村里前些 日子刚结婚的 桂芳王铁柱夫妻俩,跟李耐家就一墙之隔。

   张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无论脸蛋还是身段都属于上品,一双明亮的美眸似乎总是含着两汪秋水,能把人魂给勾了去。

   不过她丈夫王铁柱可就不 咋滴,不仅人长的磕碜,而且还是个一根筋的憨货,眼看二十九了还没娶着媳妇儿,这王铁柱他老爹一着急,干脆砸了几万块钱进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鲜花,就这么插在了牛粪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李耐简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铁柱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千百(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遍。

   但今早起床的时候,他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墙壁上的这块红砖,因为泥浆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来的,而墙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王铁柱家的大炕! 刚结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绝对旺盛到了极点,自己搞不到,总能过把眼瘾吧?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果不其然,张桂芳正俏脸绯红地坐在炕上,旁边,王铁柱正猴急地脱着衣服! 王铁柱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脱起衣服来可一点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张桂芳亲了上去,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不断摸索着。

   张桂芳的胸特别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农村女人都没有戴罩子的习惯,王铁柱很轻易就单手扒开了她的衣襟,那一对直接蹦了出来。

   雪白滑腻,丰满柔软,在王铁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断变幻着各种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状。

   这一幕让趴在墙后偷窥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朝着小腹处集中。

   桂芳,来,跌炮,跌炮! 王铁柱亢嗤亢嗤地喘着粗气,开始在张桂芳腰间摸索。

   你猴急什么?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长裤,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

   雪白浑圆的臀瓣,修长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诱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开始活动。

   老公,快点!快点啊…… 让李耐没想到的是,王铁柱看上去壮实,其实却是个银样镴枪头,动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着一哆嗦,旋即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润得了干涸的土地?张桂芳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动着丰满,催促着王铁柱继续,然而一旁的王铁柱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妇儿? 没用的东西!张桂芳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只得坐在炕边怔怔的出神。

   还不如换我来,保准能让这骚娘们儿上天! 李耐遗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 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正对着李耐,那个美丽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张桂芳纤细白腻的小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抚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缓缓探向了…… 张桂芳眼神迷离,美妙地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着。

   她低声叫着,那呻吟声比之前和王铁柱办事时还要诱惑。

   真是个骚蹄子! 看着隔壁张桂芳的媚态,李耐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种跟她滚床单的姿势了,一时之间,更加难受。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进了裤子里,然后随着张桂芳的节奏活动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张桂芳雪白的身体忽然间弓了起来,还在微微抽搐着。

   她眼神迷离,红润的小嘴微张,似乎在回味那种攀上巅峰的感觉。

   许久之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还骚浪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 难! 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 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 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 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 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 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沟壑,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小腹下方那块三角区异常明显,看上去鼓鼓的,中间似乎还有微微的凹陷,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 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 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裸裸的诽谤! 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 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话儿: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 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裆间看起来竟然真的鼓鼓胀胀,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大吗? 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握住……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再被张桂芳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顿时间血脉偾张,变得更加滚烫和坚硬。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