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男人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和女朋友在一起会硬

发布于2021-07-28 19:38:13 阅读 1628


核心提示:跟沈浩谈恋爱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事。

  我十分欣赏他的 男子汉气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认为我是完美的。

  只是,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感到万分羞愧。

  我有何脸面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讲述者:刘淘淘 女 已婚 30岁 北京某外企高级经理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未婚夫是我深爱的男子,可我没有勇气告诉他 我还是处女身。

  不明白缘由的人,一定会觉得这是荒诞不经的事情。

    更让人难以相信 的是,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

    说来话长。

  六年前,我从外地来到北京,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收入不高,压力却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

  那时候,我没有体面的衣服,没有娱乐,更没有什么夜生活。

  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外表也不十分出众,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真是难上加难。

    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 李诚明,我才隐约看到了“突出重围”的一丝曙光。

  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 新加坡商人,生意虽然做得不大(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

  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 了我,虽然我 算不上漂亮,但至少还算年轻。

    那个酒会后不就,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

  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

  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

  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如果真结婚的话,那也只能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也许,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结婚也无非就是找个伴,以驱散单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

    认识不到三个月后,我们在新加坡举行了婚礼。

  除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结婚的事实,我骗他们说我是去新加坡 读书深造。

    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李诚明不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产阶级。

  结婚以后这个老男人的缺点暴露得越来越多,他很小气,不再像结婚前那样舍得在我身上花钱,甚至在柴米油盐的问题上也十分抠门。

  不过,我还是顺利地成为新加坡某大学的学生,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说白了,我和他只是假结婚,或者说是骗婚。

  我和李诚明结婚后,虽然同住,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没有发生关系)。

  三年后,我拿到居留权,然后就跟他离了婚,回到北京发展。

  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离婚后,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来, 那三年“有名无实”的假婚姻,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

  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除了仍是处女身,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

  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

  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2月19日上午,长沙开福区人民法院,20岁的小寒站在大门口捧着起诉书拍了张照。

  “要给自己留个纪念,因为今天要做一件大事。

  ”小寒要起诉的对象是省 民政厅

  去年年底,小寒(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向民政部门咨询 申请 成立 同性恋社会 组织,被告知不能 注册

  随后,他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要求民政部门予以回复说明。

  湖南省民政厅给他的理由是,“同性恋组织没有法律基础”,“与我国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有悖”。

  这让他觉得很不合理,决定发起行政诉讼。

  目前,开福区法院已接受诉讼材料,将于7日内答复是否立案。

  “地下”同性恋组织想“扶正”2013年5月17日,长沙潇湘大道沿江风光带,小寒发起的“同志反歧视活动”。

  活动拉起“同志亦凡人”的横幅2013年5月17日,长沙潇湘大道沿江风光带,小寒发起的“同志反歧视活动”。

  2009年,小寒与几个好友成立了“同爱网络协作机制”。

  成立第一年的12月24日,他与几个朋友穿着印有“GAY(同性恋)”的T恤撑着彩虹伞,在黄兴南路步行街绕行一周,并向路人赠送节日贺卡、圣诞礼物、征集支持同性恋的签名,当时参加活动的不到10人。

  男子申请建同性恋组织遭拒 官方: 违背道德2012年11月24日的一次活动,队伍扩展到21人,在长沙闹市街头成为关注焦点。

  此次活动向长沙公安机关备案,并获得了批准。

  2013年5月17日,小寒再次发起“同志反歧视活动”,100多名同性恋者参加。

  但此次活动小寒未向公安机关申请,被行政拘留12日。

  “可以说,过去五年我们都是地下运行的状态,开展活动、年检都不方便。

  ”小寒说。

  2011年12月,长沙市 社会组织登记监督管理办法开始实施,规定工商经济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福利类和公益慈善类四类社会组织可直接申请登记,无须“挂靠”。

  小寒萌生了将组织“扶正”的想法,“我觉得我们这个组织是社会公益类,应该可以直接登记。

  ”不能注册 理由是违背道德风尚2013年下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小寒和同伴认为社会组织的春天来了,决定申请注册。

  他还想好了注册后的新名字。

  男子申请建同性恋组织遭拒 官方:违背道德2013年11月,小寒开始向长沙市民政局咨询,“当面问了民间组织管理部门一名负责人,他说暂时不能注册。

  ”他又与湖南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取得联系,得到的答复依然是“暂时不能注册”。

  他随后填写了《湖南省民政厅机关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追问同性恋组织不能成立的原因。

  2013年11月26日,湖南省民政厅作出了书面回复,称按照婚姻法“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的规定,婚姻必须是一男一女,即对同性婚恋关系是不认可的。

  因此,成立同性恋社会组织没有法律基础。

  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社会团体必须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不得违背社会道德风尚,而同性恋与我国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有悖,不能成立。

  2013年12月,小寒坚持向长沙市民政局提交了书面注册申请,收到的是一份“不予核名通知书”。

  民政厅再度回应:不属于可直接登记的组织男子申请建同性恋组织遭拒 官方:违背道德“第一步就卡住了。

  ”小寒说,他随即提出异议,但一直没有回应。

  2014年2月19日,小寒向开福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小寒的诉讼请求是,民政厅撤销上述回复,并就“同性恋与我国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有悖”这一“侵犯名誉权”的行为进行书面道歉。

  下午,记者致电湖南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

  相关负责人称,已获悉此事,他(小寒)申请的同性恋社会组织暂时不能成立的原因有三个,一是他申请的组织不属于四类直接登记的组织,要找业务主管单位;二是从政策法规来讲,保护的是异性婚姻,同性婚姻暂时是不受保护的;三是从社会道德层面来讲,同性恋现在跟社会主流是不相容的,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关于小寒提起诉讼一事,该负责人称,“将积极正面回应,现在正在与法院沟通。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