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重生弥情似欲黎暗太后 让开丞相是朕的GL

发布于2021-07-28 19:09:53 阅读 37504


  阅读提示: 网友长春国贸”昨日博客 爆料,从与姚晨(微博)的离婚纷扰中脱身的 凌潇肃,将与演员 唐一菲再婚。

  为表孝心,凌潇肃日前购得百万豪车做礼物送准 岳父,但直到昨日 记者截稿时,两位当事人及家人均不回应,集体对此事闭口不谈。

   凌潇肃唐一菲  博客爆料两人好事将近  面对媒体: 一人“听不见”,一人转秘书台  唐一菲曾被舆论当做是介入凌潇肃、姚晨婚姻的“小三”,引发网友微博恶评,导致她关闭微博,随后发表公开声明,否认“小三”的身份。

    事件过去一年,其中恩怨慢慢被粉丝淡忘。

  但昨日网友“长春国贸”一篇爆料博文却再次激起风波,“长春国贸”博客写道:“凌潇肃果然和唐一菲要结婚了!为表孝心,凌潇肃于日前大方购得近百万的豪车作为礼物送给了唐一菲的老爸,唐爸将车开回武汉。

  ”  记者第一时间致电唐一菲,但对方手机却转至秘书台。

  记者用座机拨打凌潇肃本人号码,对方手机占线,但没多久他主动回拨,听闻记者身份后,用几声“啊?”示意信号不好便挂断,记者向两人发短信求证,但直到截稿时都没有回应。

  网曝凌潇肃给准岳父买车 与唐一菲今夏结婚(啊啊啊好棒)  原本凌潇肃将于今日到武汉参加新剧《老爸驾到》的宣传活动。

  但记者获悉他将不会出席,原因是 身体不适,由母亲陪同在北京医治。

    唐一菲探班凌潇肃  网友爆料:  两人一同进出银行  今年2月底至3月初,凌潇肃主演情感剧《女人的选择》在成都拍摄。

  当时就有好几个当地民众微博爆料,称曾在成都见到凌潇肃和唐一菲。

   本报记者昨日也在微博上搜索到,网友“牙尖小米”说:“凌潇肃昨天去青羊工业园的工商银行办理业务,而他办的业务要留相关地址,结果他还申请‘客户要求保密’。

  ”  此后,成都媒体也接到读者爆料电话,说看见唐一菲也出现在凌潇肃办业务的银行,“是读者提供的热线线索,说看见两个人一起进出银行。

  ”成都记者Y小姐昨日对本报记者说,当时为证实消息,她不断给唐一菲、凌潇肃打电话,“一开始,唐一菲不承认。

  凌潇肃不接听电话。

  过一会儿唐一菲回短信说:‘实在是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请体谅,感谢您。

  ’”网曝凌潇肃给准岳父买车 与唐一菲今夏结婚  昨日,《女人的选择》制片主任牟先生接受本报采访说:“该剧并没有唐一菲的角色,我平时也很少去剧组,去了几次没见着唐一菲,没听凌潇肃提及。

  ”  传闻今年夏天举行婚礼  知情人称:还没到那个程度  去年3月,凌潇肃主演电视剧版《画皮》宣传期间,他曾很有担当地祝福前妻新恋情,并表示自己与其永远是亲人,提及自己未来的感情,他表示相信一见钟情,但不会再与圈内人恋爱。

    而关于凌潇肃将结婚的消息,早在今年3月本报记者就有所耳闻。

  凌潇肃曾托中间人找过婚庆公司,提出七八月举行婚礼,咨询相关事宜,要求低调举行。

  但他当时并未下订单,此后也没有下文。

  记者昨日就此向凌潇肃父亲求证,但对方以“在开车”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昨日向记者阐述他眼中的凌潇肃和唐一菲,“据我了解,凌潇肃离婚并不是因为唐一菲介入,唐一菲那会儿也有男朋友,两人只是认识而已。

  在他离婚前我也没听说他和唐一菲在交往。

  ”记者追问凌潇肃和唐一菲是否已经领过结婚证,准备办婚礼,该知情人士称,“还没到那个程度。

  生活中的凌潇肃善良淳朴,对唐一菲卷入自己的离婚风波,曾感到心有愧疚。

  ”本报记者任奕洁网曝凌潇肃给准岳父买车 与唐一菲今夏结婚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 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 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 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 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 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 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 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玲子的身体摇曳摆动,我正血脉喷张,欲罢不能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细腻和算计又要有男人的凶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来投奔你,咱俩必须联手对付雷刚才有胜算!”她躺在床上翻着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现在又只穿着内衣还把身体舒展的那么开,简直就是对我的撩拨。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