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中国人寿儿童婚嫁险

发布于2021-07-28 17:34:31 阅读 27913


我是一名保安队长,今年二十六岁,体格和长相都不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才当了两年保安,就得到经理的赏识,提升为公司的保安队长。

  可好景不长,当上保安队长没几个月就出了车祸,导致神经出现问题,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还好精神病院的女护工和女医生很多,而且特别漂亮。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因 为我这个年纪被撞出神经问题,觉得太可惜,还是其他缘故,很多时候都对我特别照顾, 让我在这里过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诉这里的医生,那就是我已经恢复了,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我去找医生,坦白我恢复的事情,会让医生觉得我的病情更加严重,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没那么容易,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 装作一个精神病,暂时呆在这家医院里面,打算找机会逃出去。

  不过这几天晚上,我睡觉时一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等待着那喊我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点其他的病人应该都沉睡在梦里,我反而是越来越精神,期待着那熟悉的声音。

  “ 张千……”来了!忽然听到这几天晚上都能听到的声音,一下子机灵了起来,发现声音是从医院走廊外的 更衣室传来的。

  我立马起身光着脚下床,因为我的病房在走廊尽头,病房 房门正对着更衣室的,所以打开房门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况,里面灯光昏暗,房门半掩,隐隐约约能见到里面有个 女人

  长发披肩,身材苗条。

  那……是 杨姐!而且从我这个角度,能够隐约看到杨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还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到这儿,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

  杨姐,原名叫杨芸,是这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

  杨姐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我,因为长得漂亮,医院里有不少男医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万万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半夜在更衣(瓶子塞下体小说)室喊我的名字!虽然看不到杨姐的脸,但是我的脑中却已经浮现出了她的脸蛋,她那双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猫抓了似的,终究忍不住,轻手轻脚地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

  夜晚医院的走廊很安静,我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的越近,杨姐的的声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门边,我探过头去,透过那条更衣室的门缝朝着里面看了去。

  只见,宽敞的更衣室里,杨姐上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真是个美女。

  以往她总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微笑着照顾自己穿衣吃饭睡觉,那时候的她,就像个天使一样。

  可是现在,她却头发凌乱,眯着眼睛,脸颊泛红,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这一幕,让我心跳加剧!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脑子里也一下子窜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对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杨姐也是!以前我发病随地大小便的时候,杨姐都没有责怪过我,反而还微笑着帮我穿裤子。

  那么……就算我现在 推开门进去,杨姐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个念头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脏“砰砰砰!”直跳,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推开门!推开门!”终于,我伸出手,一把将更衣室的房门给推开!“砰!”房门撞到后方的墙壁,发出一声轻响,但就是这声轻响,使得杨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她面色涨红,慌张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这才抬头朝着我看来。

  当她见到来人是我之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才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又略带无奈 地说:“张千,你怎么不睡觉又到处乱跑,你……”或许是看到我健硕的身材,杨姐那一双美目很明显地瞪大。

  以往的杨姐,虽然每次都会替我穿衣服裤子,但那时候我还在犯病,从来没有往深处想,可今天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我已经恢复正常了!她明显心慌了,连忙别过头去,挪开视线,轻声说:“张千,听话,快把衣服穿上!”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下一阵暗喜,果然,杨姐只当我是个神经病,根本往深处想。

  她肯定还以为我是发病了,所以才会闯到这里来。

  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着杨姐走过去,走到杨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我要上厕所……”杨姐吓了一跳,还以为我真要撒尿呢,连忙起身躲开,她脸庞通红,却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轻声说:“张千!别闹,跟我走,我带你去厕所。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伸手来提我的裤子,想要帮我把裤子穿上。

  可我哪里会如她的意,装作往常发病的模样,咬牙切齿说:“我要在这里!你刚刚就在这里上厕所,我也要在这里!”说到这里,我转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杨姐刚才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观察杨姐的表情,我发现,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

  那美丽的眸子里更是闪烁着一阵难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发现刚才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她眼神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

  因为我是个神经病,她不但不敢跟我发火,反而还害怕我会把这事给说漏嘴,让其他的医生护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来,明显在想应该怎么办。

  半晌,她咬了咬牙,转身去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随即,才走了回来,蹲到 了我的身旁。

  她脸蛋红红,轻声轻气地说:“张千,你……你要答应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才能在这里上厕所,不然,我就带你去医生那儿打针!”去医生那里打针,就是打安定,强行让病人安静下来,这是医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杨姐是想要吓唬我,才这么说,所以我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连忙坐起来说:“不打针……我要上厕所……”“张千,你别动……”杨姐下意识的推开我,“好好好,你别乱动,我帮你。

  ”杨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纤细修长,指甲上还涂了淡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养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厕所,过了半晌,她发现我没动静,便轻声说:“张千,你没尿,快去睡觉。

  ”我本来就不想,本来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装作发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想上厕所……杨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来,我要找医生!”一边说着,我一边起身假意要出去找医院里的值班医生,可杨姐听到我这话,却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一把拉住我说:“张千,你没病,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医生。

  ”我皱着眉毛摇头:“不,要找医生。

  ”杨姐急的满头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开,生怕我会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给吵醒,她犹豫片刻轻声说:“不用找医生,我能帮你。

  ”说到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杨姐还有些害羞,别过脸不敢看我,美丽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我心下激动,难道杨姐喜欢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会儿,杨姐突然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着她,见她一抬头,就立马装作原来犯了病的呆愣模样。

  她稍稍放心几分,开始帮我按摩。

  “恩”这么近的距离,看着杨姐那美丽的脸庞,我感觉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时激动,不小心动了下,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美丽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住了我。

  被杨姐这么盯着,我心头发毛,坏了,难道杨姐发现我在装病?!可下一刻,杨姐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张千,现在好点了吗?。

  ”我一愣,因为我还在装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说:“难受……。

  ”杨姐吃吃一笑,摇头自语说:“就知道和你这个神经病说不清楚。

  ”她嘴里虽这么说,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吓的我以为杨姐发现我装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会引起杨姐的怀疑。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我想多了,杨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是装出来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这也让我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

  没想到,杨姐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看着她努力帮我按摩的样子,我不禁心里一阵感动!“哼……臭小子,你可真难伺候!”杨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话落入我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在向我撒娇一样,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

  看着杨姐这般模样,我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贤惠了,比我之前谈的女朋友还要好,过了好久,她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我。

  我注意到杨姐眼神里的复杂,想到到这里这么久,也没见过杨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应该是单身。

  不过杨姐这个年纪的女人,肯定有着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个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壮硕的身材,一定会有别的想法。

  难道她这是在犹豫么?我不能给杨姐反应过来的时间,急忙开口道,“杨姐……还没好!”“杨姐给你想办法,你先别吵。

  ”“痛……”杨芸抬头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变,然后抬头看着我说,“张千,等下芸姐给你玩个游戏,你不许告诉其他人,这个游戏只能你跟芸姐一起玩,知道吗?”   导读:人渴望自由,就是希望有一个自己做主的机会,可是我们总是被别人左右着所以经常有人提醒我们:你别忘了你不代表你自己。

    我的婚姻是父母包办的,丈夫比我小3岁,我们没有感情,后来从事电力工作的丈夫调到另一个城市工作。

  而且已经分居6年,空虚与寂寞让我只有在网上寻找安慰,久而久之,我患上网瘾,每天下了班便上网。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个文笔和文采都特别好的,且自称是大学教授的男人岭岭,每次他都用特别温馨、浪漫的话语逗我开心,还天天为我写浪漫情诗,令我开心、陶醉,这对于感情还算是一片空白的我来说,没过多久,就被他这猛烈的爱击晕了。

     他天天亲昵地叫我亲爱的、宝贝儿,很快我们发展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热恋地步。

  后来他要求见我,我也有强烈的欲望。

   我和老教授”的 孽海情缘  当我们第一次在车站 见面时,他非常大胆而浪漫的伸出双手把我紧紧抱在怀里,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与自己心中最爱的人抱在一起。

    屈指数来,截止到现在,我们在仅仅3个月时间见了4次面,共做爱18次。

  在不见面的日子里,我们还像以往一样每天网聊,有机会就裸聊,我被他玩的团团转,他让我做什么低级下流的动作,因为爱他,再难为情我也都满足他。

    可是没多久,单位因搞建设网线被拆除,这样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互相满足欲望了,这样不能常常在网上见面的日子,把我折磨的差点得了相思病。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每天用手机QQ聊天或者电话,靠这些方式保持联系,他照样宝贝儿的叫着我。

    可是这样的的日子保持不到一个月,有一次,我实在是想他想得受不了时,就 下班去了 网吧,但网吧里只能网聊却不能互相满足对方。

  我好久没有进空间看他为我写的浪漫诗篇,感受他对我浓浓的浪漫的爱意了,因此这次就进了他的空间。

  在浏览欣赏时我渐渐发现,他的诗里面写的不是和以前一样风格,以前的每首诗词中,他都会以我的网名和真实姓名,以及我们见面的4个地名组成的情爱诗歌,而现在好多首诗都却是以云组成的浪漫诗篇。

  我回想起这不能见面的日子里,他对我的态度明显的慢慢冷淡了,原来是因为他已移情别恋了。

  我和“老教授”的孽海情缘  我痛不欲生,欲哭无泪,因为我已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他,而且我们热恋时还专门申请了一对情侣号,起名为山水相依、不离不弃。

  想不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已弃我而去,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不死心,便去云的空间调查,结果看到他给她留了许多以前曾经和我一样的浪漫评语,我彻底相信了自己的猜测,我几乎崩溃了。

  当我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背(爱女狂欢)叛我时,他还死活不承认,并还用甜言蜜语哄我叫我不要多疑。

  被逼无奈,我气愤地跑到网吧,把他与敏敏好的证据发给他时,他竟然甩出一句让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话:谁让你不能上网满足我了?  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男人并非大学教授,而是一名退休的中学语文老师,因为时间特别充裕,他天天趁我上班的时间,为我写情诗和做适当的休息,然后养足精神坐在电脑旁等我下班回来,以此来感动我打动我,我才慢慢地完全把他当作自己的初恋一样,爱上他依赖他,所以下班回到公寓后,我再累也要第一个动作先打开电脑,等待他的温暖的甜言蜜语。

  我和“老教授”的孽海情缘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