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蜜匠婚礼:320+店从头定义婚嫁市场

发布于2021-07-28 19:34:48 阅读 39590


如今脚受伤更加的脆弱,过去很久, 林子惠才放开他,眼底闪烁着,只是没了原来的拒绝, 陈正一喜,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小心翼翼的将 嫂子放到床上,可怜的 看着嫂子,将红花油重新取出来,慢慢的替嫂子擦药,可能是陈正刚才的动作,林子惠卸下防备,安静的任由陈正擦药。

   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因素,一点一点眩晕开来。

   待擦完药,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林子惠看他虽然痴傻,按摩的技术实在不错,坐起身正准备道谢,隐约觉得后背有些不太舒服,陈正立马看出她的不对劲,上前扶住林子惠,关切的询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

  林子惠也没有察觉出异样,摇摇头道。

   想了想腿上还是不太舒服,陈正刚才的按摩确实很不错,便试探着看向陈正:要不然你再帮嫂子按一按? 陈正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忙不迭答应下来,手掌熟练的在林子惠的腿上按摩着,半点儿不像是个傻子。

   林子惠就这么斜靠在被子上,左手抵在脑袋上,眼睛看着陈正不知道想什么。

   陈正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

   所以更加卖力的给林子惠按摩。

   正想着,手掌不经意触碰到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林子惠不由得呻吟出口,比刚才的幅度还要大,陈正想了想昨天晚上的 事情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正巧这一幕被林子惠看在眼里。

   手缓缓伸过去,抓住陈正的手,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装作傻乎乎的模样:嫂子,怎么了? 陪嫂子玩个游戏好吗?林子惠讳莫如深的 笑着,本来她不打算做对不起陈伟的事情,可是如今,陈家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说是个傻子,但也算是男人,尤其是昨晚看到陈正的伟岸之后,林子惠心里也是犹豫不决。

   一面是道德伦理,一面是正常需求,就这么想了想,指了指旁边的柜子:你帮嫂子取个东西,好吗? 什么东西?陈正一头雾水,又等不到什么回答,听话的走过去,将柜子打开,然后就看见一条红绳,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好歹陈正现在也算是个正常男人,怎么会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把戏。

   转过身看向林子惠的时候,又是那种天真的模样:嫂子,要绳子干什么? 来,陪嫂子玩了这个游戏,嫂子给你奖励。

  林子惠诱惑的说着,将红绳套在陈正的脖子上,看陈正一脸迷糊,不由得起了玩意,阿正, 不愿意? 没有。

  陈正连连摇头,装作不知道道,嫂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现在帮嫂子舔一舔脚好吗?林子惠继续诱惑着说道,嫂子的脚现在受伤了,阿正愿意帮嫂子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

  陈正连连点头,不等林子惠说什么,走到炕边,蹲在林子惠的脚边,长时间的劳作并没有让她的脚变形,反而清瘦白皙,比起农村那些粗糙的脚,好了太多。

   林子惠温柔的看着陈正,见他缓缓的用嘴咬住小拇指,吮吸的时候整个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了魔一般。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以前都是她提起来,陈伟勉为其难的附和,算不上尽心,后来怀孕,这些更是变成了奢望。

   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傻子会让她情动到如此的地步。

   啊……身体不住的颤抖着,陈正看她一脸魔怔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起身将林子惠压在身下,身上的碎花裙被尽数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陈正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准备将运动裤脱下的时候,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随后听见林子惠的斥责声,你要干什么? 陈正当时愣住,手足无措的看着林子惠,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林子惠挣扎着起身,将衣服披上,冷眼看着陈正。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憨傻痴笨的小叔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嫂子,我……陈正一脸委屈,不敢看嫂子的脸,他害怕一个不小心,会让嫂子看出什么破绽,他不想让嫂子伤心,更不愿意让嫂子恨他。

   如果让嫂子知道他已经恢复神智,所有的事情都 是在清楚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肯定会把自己从陈家赶出去的。

   我错了。

  过去很久,陈正低着头,活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林子惠原本还想责备,不过看到陈正这个样子,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你出去吧。

   说来这件事情她也有错,如果不是她勾引陈正,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低头,看到陈正的运动裤被硕大顶起来,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联想翩翩,能跟这样的极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她终究是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陈正点点头,不敢看林子惠的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个一下午林子惠都没有再出来,陈正饿的头晕眼花,又不敢去找林子惠,只能巴巴的望着头顶的云,心里难受不已。

   从小到大,真正给过他关心的只有嫂子,所以陈正心里很清楚,他对嫂子不仅仅只是依恋,更多的是喜欢,他想让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种想法如春笋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发芽,就很难去除。

   陈正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说,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会赶走他。

   他宁愿就这么以痴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边,也不愿意从她身边离开。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陈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被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吸引过来,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经暗了,陈正吸了吸鼻子,准备下炕听见了敲门声,抬头,看到嫂子端着饭菜进屋,橘黄色的灯光下,嫂子的脸柔和的过分,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没吃饭,饿了吧?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

  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陈正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子惠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陈正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林子惠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陈正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陈正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

  林子惠从回忆中醒来,冲陈正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陈正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

  陈正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林子惠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冷所取代。

   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性插故事)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陈正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儿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陈正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陈正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林子惠将儿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陈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林子惠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儿子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林子惠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林子惠转过头,看见一身黑色紧身裙的 刘玉芳站在路口,花枝招展的看着她。

   头发烫了大波浪卷,画了精致的妆容,只是太白,远远看着就像鬼一样。

   林子惠好半天才看清楚来人,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说刘玉芳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因着和陈正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陈家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

  刘玉芳笑着走到林子惠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

  林子惠笑意盈盈,给陈正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刘玉芳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刘玉芳的跟前,顺势搂住刘玉芳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正还是老样子? 是啊。

  林子惠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陈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儿子和陈正就是。

   刘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着刘玉芳,顾不得将网拿上,被刘玉芳拽着离开。

   陈正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 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刘玉芳笑着捏了捏陈正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陈正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这个人……是我吗? 太大了别再 进来了 好痛h「学姐刚刚在想什么悲伤的事情吗?我看着怪难受的……」后面半句,蓝沫悠阴腔怪调的看着 两人说道。

  在不涉及感情的地方,敏锐的像只猫。

  bl公车上的纯肉时辰礼貌地回答道。

  进入游戏,脚下是令人熟悉的素质广场,名为YokyoHot的熟悉音乐响起,玩家们也是在亲切问候彼此的家人。

  要是竖起耳朵,甚至还能断断续续地听见一些对话。

  谁让你乱逞英雄的?太大了别再进来了好痛h阳静老师虽说不是什么托孤大臣,也没有辅佐那个孩子的义务,不过这次可不会如阳静老师的意了。

  不得不承认,就算此时,学生会的全体成员都在这里集中,能答上这个问题的也只有会计和她两人。

  我在心里推算一下,一天之中能和学姐相处的,大概就只有这一小段时间了。

  宝林回忆道:我醒的时候头还是很疼,只记得那个女的上半身穿的是一个胸罩,下面是一条三角裤头。

  太大了别再进来了好痛h我吃着吃着, 眯起那只有哈士奇才能眯出的双眼看着白凛,就好像被饲主喂养一样。

  清甜的糖水充斥着整个口腔,慕瑶喜欢上了这种口味,比(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以前吃过的棒棒糖都要好吃。

  以我5.2的视力,可以准确地通过体型和模糊的发型分辨出那个人是谁——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倒计时,突如其来的警报让整个控制中心都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一来一回,星与 星爸打起了雪战,星一个重心不稳,被星爸丢来的雪球打中,跌倒在地,赖而不起,抓起地上的雪,乱飞乱丢,气呼呼:讨厌,爸爸。

  刚才他还在留手,现在看来王巧儿是真的想杀他。

  任思怡抿嘴笑了笑,那精致的脸蛋上泛起点点红晕,冬奕辰耸耸肩,陈莫宇眯起眸子看着冬奕辰,你桃花挺多啊,我一看这个任思怡就喜欢你。

  所以,我现在站在这个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bl公车上的纯肉伊莎贝拉殿下她...一心一意,只看着亚尔托 里乌斯殿下,亚尔托里乌斯殿下也是如此,他们两人可谓是最为完美的恋人的形态,即便是在伊莎已经离去的现在,我的脑海中也时常出现那两人相视欢笑的场景,那般幸福的爱恋,是我的憧憬...所以说呐~尤尼克公爵千金说的那些蠢话,你为什么要当真?学校的时钟响起,黑夜便慢慢降临。

  太大了别再进来了好痛h不过效果已经达到了,看那群土匪的表情就知道了。

  是啊,我做错了,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给她道歉呢,或者说,我的道歉又能帮助她什么呢?而昊天总是第一个训练完,自然吃的最好,其他人只有吃他不喜欢吃,或者吃剩下的食物。

  你的理由是什么?蓝心儿会被骂,当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