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老公生性好色竟对我二姐伸出咸猪手

发布于2021-07-28 19:13:29 阅读 16574


陈宇觉得自己中毒了,被女朋友的 表姐给毒到了,夜不能眠的那种。

  女朋友的表姐名叫 李馨,是个很容易让男人‘上火’的女人,头次见面时陈宇就被她迷到了。

  她白皙迷人的 脸蛋儿,修长无暇的玉腿,看起来就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

  最让陈宇觉得上火的,还是李馨身前的波涛汹涌,让他每次看到都有股子将嘴巴凑上去肆意吻弄的冲动。

  可李馨毕竟是女朋友的表姐,见面次数有限不说,还没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所以之前陈宇都是有遐想没希望,干瞪眼的惦念着。

  然而今天不一样了,托两个多月前让他腿骨骨折那场车祸的福,今天女朋友去外地出差,将休班的李馨喊来照料他,这让陈宇终于逮到了机会。

  于是在刚才,他扯了个腿麻的幌子,换来了此刻李馨弯腰趴在他身前的好机会。

  “腿麻是正常的,毕竟你在床上躺了那么长时间,血液流通没有那么顺畅……”身为护士的李馨 揉弄着陈宇的双腿,解释的非常认真。

  然而这时候的陈宇哪还有心情听这个,注意力全部被李馨胸前所吸引。

  躺在床上,目光直透过那件宽松的T恤衣领,贪婪地注视起那令人震撼的壮阔豪景。

  只一眼,陈宇就忍不住的暴躁了,尽管只是看到些边缘,却也依旧把他魂儿给勾了进去。

  舔了下干裂的嘴唇,想要看到更多的陈宇泛起了贼心思,“表姐,你再低一点儿。

  ”李馨一时间没听明白什么意思,望向陈宇的目光斥满好奇。

  陈宇赶紧装出一副正经样子,“你往前点,低下头,你头上好像有东西。

  ”李馨恍然,随后她就毫不怀疑的将身子往前凑了下,同时也低下了脑袋。

  这个时候,她宽松的T恤衣领下垂的更厉害了,这也就导致她胸前的撩人豪景彻底暴露。

  一眼瞄上白皙的全貌,陈宇立刻口干舌燥,整个人都仿佛被火焰给点燃,躁动到要爆炸。

  太过瘾了,太美太壮观了!单凭眼睛去看都能感受到那种丰盈的光滑,手感肯定特别棒。

  而且在黑色蕾丝花边里衣的衬托下,显得更是白皙可爱,让陈宇双手不自觉的做出了揉弄的动作。

  甚至于,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他仿佛都嗅到了来自李馨那里的迷人芳香……“陈宇,你不是说我头上有东西吗?”见陈宇没动静的李馨好奇询问。

  陈宇的魂儿这才从T恤内的豪景上离开,然后装模作样的把手放到了李馨头上。

  发丝很柔软,也很光滑,但李馨的玉背更性感,陈宇甚至都 看到了香肩上黑色 肩带的存在。

  下一瞬,心怀旖旎的他,手指不知觉的就往李馨香肩抹去,更是勾动起肩带。

  那光滑温润的玉背,那黑色带花边的性感肩带,无一不让陈宇暗暗亢奋。

  可这时候有所感觉的李馨却是羞急,“陈宇,你干什么?!”肩带可是她里衣上的,在陈宇勾动她肩带的瞬间,她甚至都羞赧的感觉到胸前被扯动。

  那种里衣与身体的酥痒摩擦感,让她很是羞人。

  陈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无意识中做了什么,于是连忙扯谎,“是虫子,我怕它咬你!”李馨恍然,意识到误会了陈宇,这让她脸上斥满赧然。

  好在陈宇随后表示虫子已经飞走了,而且也没有就这事多说什么。

  李馨微红着脸蛋儿,继续低头帮陈宇揉弄起双腿。

  望着面前那张娇艳迷人的脸蛋儿,回味着刚才李馨如同丝绒般光滑的肌肤,陈宇心中对她生出了更多的旖旎惦记,跟这么漂亮的女人单独相处,假如不发生点什么,那就是暴殄天物!而且之前陈宇也有听女朋友说过闲话,表示李馨曾托人帮忙买了些进口的男性药物,因为她未婚夫在那方面有些难言之隐,即便有钱也治不好的那种。

  所以陈宇放肆的琢磨着,如果把自己的暴躁展现给李馨看看,应该会诱惑到李馨。

  心里惦记着,陈宇也就大胆的开始做了。

  下一刻,趁李馨弯腰抬头准备挪动身体的时候,陈宇趁机把盖在身上的薄被单给扯开。

  而这个时候,李馨只想着换个位置帮助陈宇揉弄发麻的双腿,根本没有注意其他。

  以至于在突然间,她感觉胸前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戳到了,而且还挺有力……李馨很诧异是什么东西戳着自己,第一时间就低头去看。

  结果这一眼,当时就把她给看羞了,白皙的脸蛋儿更是刹那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戳在自己胸前的,竟然会是那个……羞急之中,李馨赶紧挺起腰身避免继续接触,随即更是在慌乱中背转过身去。

  这时候的她美眸紧闭,脸上说不出的紧张,更是热辣滚烫。

  “陈宇,你混、混蛋,你臭流氓!”羞急带恼的,李馨对陈宇发出了娇声训斥。

  但陈宇却表现的特别无辜,“表姐,对不起,真对不起,可我不是故意的。

  ”“你刚才挪动身子的时候,把我身上的被单给卷走了,所以才会这样子。

  ”“而我之所以会有反应,主要是因为你太美太性感了,刚才手又揉弄我大腿。

  ”“你也知道,我是个正常男人,所以那种反应我在忍了,可忍不住……”陈宇很是‘委屈’的做出了解释,尤其是最后越来越小的声音,更是将话语内被冤枉的味道展现到淋漓尽致,活脱脱的一副老实人被冤枉形象。

  听到陈宇的这种解释,李馨这才稍稍好了些,没那么急恼了,可羞涩却依旧存在。

  虽然她没有见到陈宇那种,也殷切希冀着未婚夫可以那样儿,但陈宇毕竟不是她未婚夫,而是她表妹的男朋友,刚才竟然看到了表妹男朋友的那里,还被戳在胸前……想起这些,李馨就 羞到无地自容,转身就要逃出房间。

  然而脚底却不小心被绊了一下子,恰好磕向了陈宇的身下。

  好在这次接触位置不算太尴尬,是用胳膊肘接触的那里。

  但不论如何终究算是再次接触了,所以李馨羞到起身就跑,不管不顾的。

  而陈宇则只能揉弄着大腿里子暗呼庆幸,得亏没再偏点,不然这辈子都不用找女人了……望着慌乱‘逃离’的李馨,此刻的陈宇心中忍不住有些小懊悔:那毕竟是女朋友的表姐,而且人家还好心照料他,帮他揉弄双腿,自己却起色心惦记着,实在有些不该。

  可望着李馨远去的迷人背影,再回味下刚才感受到的娇媚弹性,那种小懊悔瞬间被心中的渴望火焰给焚烧殆尽,甚至对于李馨娇媚胴体的渴望更加强烈。

  因而陈宇眼珠子一转,再次计上心来……客厅里,李馨满面羞红,刚才经历的事情把她羞到心中乱糟糟的。

  自己竟然看了陈宇的那里,还用胸前接触了,还怎么、怎么面对表妹啊?同时她也在担心,自己离开时不小心给的那记肘击,会不会对陈宇造成伤害。

  正在她焦急不已的时候,屋内突然传出了 痛苦的轻吟声。

  起初李馨以为听错了,可随即冷静下来仔细听听,还真是,听起来好像挺痛苦的。

  于是李馨试探着问道:“陈宇,陈宇你还好吗,你没事吧?”陈宇痛苦中夹杂着呻吟的声音响起,“表姐,我没、没事,我没事。

  ”那有气无力的动静,怎么听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担心肘击造成重大伤害的李馨赶紧冲进卧室。

  冲进卧室的第一时间,李馨就看到了手捂身下满脸痛苦的陈宇。

  好在这会儿有薄被单隔着,李馨也就不觉得那么羞人了,可她的担心好像变成现实了。

  “对不起,陈宇,你没事吧?”道歉过后李馨赶紧询问伤势,但陈宇就是不说。

  直至她再三询问,陈宇这才羞于启齿似的赧然开口。

  “确实是有点痛,而且现在好像还肿了。

  ”“但是你不要担心,我没事的,我真没事……”陈宇的话,让李馨心里斥满了愧疚感。

  可除了愧疚感之外,更多的是觉得陈宇太善良。

  她都伤到陈宇了,陈宇不仅不怪她,反而还劝她别担心,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

  这种表现,让她心中对陈宇稍稍多了些好感,也彻底相信被戳的事的确是意外。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更想缓解陈宇的痛苦。

  只是她一个女人,又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哪知道怎么帮陈宇缓解。

  所以李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120急救电话,并且掏出了手机。

  然而数字刚拨了(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两位就被陈宇给阻止了,“表姐,不要,传出去就丢死人了!”想想也是,医生会问陈宇怎么受伤的,再问为什么受伤,要真把刚才的事给传出去……“可你那里怎么办啊,你现在这么痛苦。

  ”李馨也是真心的为陈宇着急,这点从她那紧皱的秀眉上就看得出来。

  见火候差不多了,于是陈宇面带苦楚,万分艰难又纠结的开了口。

  “表姐,你能不能……用手帮我解决下?”“啊?!” 可以说这一层沙曼根本什么都挡不住,向 小云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在意我看到,我很快找到位置,将振动棒按下去。

   这一刻 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这种场景我做梦都没梦到过,耳中听着让我激动万分的声音,手还时不时地碰到,我觉得裤子快要破了。

   受不了眼前景象的刺激,我选择闭上眼睛,反正手已经找到了位置,可是我发现即便闭上眼睛,那香艳的画面依旧出现 在我的脑海。

   配合上向小云的浅唱低吟,我觉得自己快要到达极限了。

   我的手都有些抖,然而似乎我这一抖,让她更舒服了一样,她叫的更来劲了,我心头那把火越来越旺,只觉得快要将我整个人点燃了。

   不过好在这些刺激没多久结束了,就随着好像要刺破我耳膜的一声高音之后,向小云的叫声消失了,只剩下她粗重的喘气声。

   我松了一口气,第一时间将手收回来,正要转身睁开眼睛,却正在这时候感觉向小云的脚碰到 了我

   原本下面都要突破天际了,这下一被刺激,我就觉得好舒服,就不想离开了,还往前凑了凑,然而很快我感觉不对了,因为前面热气扑面而来。

   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就对上了向小云带着红晕的美丽面容,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咕噜! 我吞了口口水,就觉得她这一刻真是美极了,我忍不住伸手就隔着沙曼 搂住了她,自然,也就顶在而来她身上。

   向小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反而是慢慢将纱幔拉开,似乎想和我近距离接触。

   本来她就将浴巾放下了,此刻那种炙热让我失去了理智,直接压上去。

   瞬间的失神之后我一下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急忙起身又转过身去,动了动裤子,让我自己丑态不那么明显后,才低声道歉:对,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向小云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没关系,你是男人嘛,有需求是很正常的,我很理解。

   她虽然说没关系,我却是感觉身子僵硬,很快我听到身后细细索索的声音,没一会,向小云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已近穿上了一条红色的裙子。

   短款的包臀裙,将她迷人的身段展现出来,此刻的向小云,除了脸上的红晕没有消退,看上去已经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知性优雅,气质极佳。

   我们重新回到了客厅,她 说道:我手里有一个连锁成人用品店,我很喜欢你的产品,想要和你们公司签订一批订单,怎么样,有兴趣吗? 我自然是欣然点头,道:那当然好了,我对我们的产品很有信心,相信能带给您极大的利润空间! 我心里想着这样我到了销售部,也算是有了第一笔业务,不过具体的合同细节还需要公司专业的人去谈,于是我对向小云道:之后我会让公司的人联系您,到时候细谈。

   向小云点头,我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就起身道:那我就先离开了,期待与您下次见面。

   向小云起身送我,到了门口,我竟然有种放松了的感觉,心里苦笑,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给我好大压力! 但这时候向小云突然凑近我身边,她的红唇距离我的耳朵似乎只有不到一厘米距离,热气弄得我痒痒的,她说道:下次有新产品可以继续找我,我希望还是你亲自帮我讲解! 向小云的意思我怎么可能听不懂,她是想让我下次再来帮她‘试用&quo;!这让我想起之前的丑态,我脸一下红了,有些慌乱的点头道:好好,有了新产品我一定给您送一份。

   说完我快速换上鞋就离开了。

   出了门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感觉一下放松下来了,这个女人给我压力好大。

   我找到徐敏,没多说,只是说谈妥了,让她找销售部的人过来签约就行,徐敏这一下没有再摆着冷脸了,但也没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做的不错。

   我习惯了她的态度,不以为意。

   回到家里我简单吃了点东西,有去超市买了好多菜准备晚上给林荫和莹莹做点好吃的,剩下时间则是看着徐敏给我的关于销售的资料。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我看时间差不多就开始做饭,果然当我菜烧的差不多了,我听到了两女进门的声音。

   侧头看过去,正好看到林荫弯腰的动作,那个身材,那种弧度,我急忙收回视线,只是一眼,我竟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了,我暗骂自己现在越来越没有控制力了。

   莹莹和林荫应该是听到了厨房的动静,换了拖鞋都第一时间跑过来。

   姐夫,你做什么呢?好香呀!林荫跑过来就搂住我的胳膊,亲昵的问道,满脸笑容。

   我宠溺的看了她和莹莹一眼,道:就是简单的家常菜,好久没做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倒退,快去换衣服,很快就能吃了。

   林荫笑着跑回房间了,莹莹看她跑了,做贼一样的快速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我震惊于这 丫头的大胆,她一下亲在我的嘴上,媚眼如丝的道:成阳哥,想我了没有? 这一刻我的心突突的跳的很快,生怕被林荫发现了,但是软绵绵香喷喷的莹莹在怀里,我又心猿意马了。

   放下锅铲,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搂住她的纤腰,狠狠亲了她一下,才说道:想了,很想! 莹莹俏脸一下红了,眼波流转之间,我仿佛能从她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不过这时候房间内传来林荫的声音:莹莹,我睡裙呢? 莹莹俏皮的伸手在我的胸膛画了个圈,小声说道:晚上给你留门。

   说完快速跑掉了,我苦笑不已,她和林荫一起住,给我留门我也不敢进啊! 很快饭菜上桌,吃饭的时候林荫和莹莹坐在我对面,林荫叽叽喳喳的说着学校的事情,我和莹莹都若无其事的听着,但是在桌子下莹莹这丫头那双光滑的玉足却不断的在我腿上磨蹭。

   我在林荫低头夹菜的时候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竟然完全不在意,甚至变本加厉的将脚伸到了我坐的椅子上,我那里被刺激的有了感觉,她就用小脚丫踩上去…… 我被她弄得有点难受,想着要惩罚一下她,就反过来将脚伸过去了。

   莹莹脸色一下变得羞红了,看上去娇艳欲滴的非常好看,林荫见状奇怪的问莹莹你怎么了,莹莹摇摇头说没事。

   而我却知道她怎么了,我的脚已经撩起了她的睡裙,反欺负着她,而莹莹能正常说话已经不错了。

   我看莹莹强装镇定的模样,就说:莹莹是不是病了? 莹莹偷偷瞪了我一眼,她腿一动,我就感觉自己的脚不能动弹了,不过看到她这幅模样,我却更舒服了,让你小丫头挑逗我! 为了更好的‘报复&quo;,我装作很开心一样的,抖起了腿,这下子莹莹真的没法吃饭了,我已经看到她拿着筷子的手捏的很紧,而且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我笑眯眯的看着莹莹,帮她夹菜,道:多吃点,胖点好。

   林荫萌萌的,什么都不知道,也给莹莹夹菜,很认同的道: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我看着这一幕差点笑出来,莹莹又瞪了我一眼,然后却是咬着牙说道:成阳哥,抖腿不好,吃饭的时候不可以抖腿哦! 我已经占尽了便宜,也就不再‘报复&quo;了,见我收回了脚,莹莹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能好好吃饭了,只是那张俏丽的脸蛋上,依旧残留着红霞。

   吃完晚饭,我去厨房洗碗,林荫和莹莹都跟进来了,一左一右的帮我收拾,而这时候我趁着林荫不注意,伸手在莹莹的翘臀上掐了一把。

   莹莹没想到我会这么做,被我突然来这么一下,顿时叫了一声。

   林荫急忙问道:莹莹你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好像就不对劲,是不是不舒服? 我背对着林荫,脸上都是笑容,莹莹脸色红红的摇头道:我,我没事,就是不小心碰到手了。

   收拾完,林荫和莹莹愣是拉着我看电视,我本以为他们要看电视剧,但不知道这俩丫头从哪里弄来的电影碟片,还是恐怖片! 说实话我是不相信鬼什么的,但是架不住电影里配上音效以及演员的一惊一乍,还真挺吓人。

   所以我是想拒绝的,然而我一拒绝,这俩丫头就直接撒娇,一个 搂着我的胳膊,一个直接想要搂脖子,我直接完败,只能陪她们看。

   关了客厅的灯,我们三个坐在了沙发上,开始看电影。

   别看莹莹和林荫都吵着要看,但真开始了,她们就一左一右的缩在我身边,用力搂着我的胳膊,那紧张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脑袋埋在我怀里,而且基本是用手挡着眼睛,然后在手指缝里在看。

   而我的心思就没法放在电影了,身旁两侧两个软绵绵的女孩不断往我和沙发之间的缝隙里挤,我怎么可能还有看电影的想法。

   而且莹莹和林荫此刻都是用力搂着我的胳膊,她们胸前软软的挤压在我胳膊上,再加上她们竟然又是没穿内衣,这让我一下就感觉到了那看不到的诱惑。

   没一会,我就不得不弯下腰去看,因为我怕自己的丑态被她们发现。

   啊! 林荫突然尖叫起来,因为电影里一只鬼突然出现,她吓得一下扑到了我怀里,我急忙拍了拍她颤抖的后背,轻声道:那都是假的,不用怕,没事没事,姐夫在呢。

   林荫颤抖了一会,这才脸色红红的起身,有点不敢看莹莹,坐回我身边,我这时候突然发现莹莹竟然不在看电影了,而是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看着林荫那张颠倒众生的俏脸,有种想要把她抱过来好好亲一番的冲动,但这时候电视里一阵尖叫将我惊醒。

   林荫这时候抓着我的手低声在我耳边道:姐夫,我害怕。

   我再次安慰她:没事,都是假的,实在害怕要不咱们不看了? 一听我说不看了,林荫立刻摇头,不说话却就这么拉着我的手不放开,还搂住我的胳膊贴在我身边不动弹了。

   又看了半天我发现林荫没在尖叫,奇怪的低头看去,却是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丫头竟然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莹莹似乎也不在看电影了,她欠身看了一眼林荫,然后我就看到莹莹竟然慢慢的起身,将她的红唇凑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亲上来。

   这一刻我真的是吓得心狂跳,觉得她这胆子太大了,我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让林荫睁开眼睛,莹莹也有这个顾虑,所以她很小心,只是轻轻亲我。

   瞬间,那种异样的刺激让我激动,我感觉自己和莹莹这样好像是在偷。

   我朝她眨(两根一起插进去)眼,然后慢慢向后挪动脑袋,可是我低估了莹莹的大胆,这丫头竟然跟着我的脑袋,一直没离开我的嘴唇,我感觉心跳的更厉害了。

   好巧不巧的林荫这时候低声道:姐夫,你心跳好快! 听到林荫的声音,我感觉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而莹莹似乎知道这样是在玩火,也慢慢下去了。

   我受不了了,生怕自己再这么下去被刺激的直接释放了,那可真是英明扫地了,我趁着客厅漆黑,急忙推开这两个粘人的丫头跑进卫生间。

   姐夫你怎么了?门外林荫的声音传来。

   我急忙道:没事,就是太热难受,想洗个澡。

   我没说谎,我真的热,也是真的难受,被这俩丫头轮流刺激,尤其是莹莹这个妖精,我感觉下面要爆炸了。

   我放了冷水,足足淋了十几分钟,这才感觉好了一些,擦干身子,我走出卫生间才发现外面客厅的灯已经亮了,电视也关了,显然没了我,这俩丫头就不敢看了。

   不过这时候我看到林荫还坐在沙发上,莹莹似乎回房间了,见到我出来,林荫立刻起身走过来。

   不得不说这丫头真好看,五官精致,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裙露出一双白白的长腿,这一幕若是被她学校那些男生看到,一定会发疯。

   这个美丽的精灵让我觉得用一辈子去守护都是值得的。

   林荫见我直勾勾的看着她,脸色就一下红了,但是嘴角却露出笑意,我连忙收敛。

   这时林荫对我说:姐夫,我明天学校舞会,我想你陪我。

   我一愣,舞会?我可不会跳舞,这让我怎么办,我说道:姐夫也不会跳舞啊! 林荫摇头,道:不用会跳舞,只要陪我就行,嘻嘻,其实我也不会跳! 我想起明天要和徐敏去销售部报道,心里一阵纠结,不过看到林荫那张美丽的面孔,以及眼中的情义,我硬着头皮点点头。

   林荫高兴的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颊飞快亲了一口,我都没反应过来她就跳着跑回房间了,我听到她和莹莹说‘姐夫答应了&quo;。

   看她这么开心,我也轻笑一声,回房间先给徐敏打了电话,结果是关机,没办法了,只能明天早上请假了,我生物钟还是比较准时的,躺在床上没过一会就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觉一个滑腻的身子钻进了我的被我,我被惊醒,借着月光,我看到竟然是林荫这丫头。

   你怎么来了?我惊疑不定的看着她问道。

   林荫搂着我的脖子,将身子贴上来,我这才发现,她竟然没穿衣服,那滑腻的感觉让我心神荡漾,她说道:姐夫我害怕,之前看那个鬼片,我,我总想着,好害怕。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标签代码}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